第九十六章 及时收手

    随着辰亦天有力的进攻,诺溪的愤怒再度化为一池充满柔蜜意的水,心严重分离。

    心满意足的离开诺溪的体,辰亦天骄傲的他的骄傲

    “以后还说它不成比列的话,我就在让你好好试试它的威力!想想刚才是谁叫的那么**,是谁那么心动漾,哈哈,……现在拿着你的卡穿好赶紧离开,我不想出来后还看见你在这,下周我会陪凯凯去美国!就不劳你费心了”

    倍感屈辱的诺溪强忍着想要杀他的念头,几下好衣服拿着辰亦天塞过来的卡,走出来乘车回到家。回到家看凯凯没在,自己先洗了个澡,然后收拾好自己绪下来来到店铺,曾蓉见诺溪的懒懒的模样,也没多问,只是对她说

    “凯凯去江滨路玩滑板去了。”

    “哦,那我去找他。”

    来到江滨路顺着护栏走着,突然摸到想起那张卡,急之下摸摸口袋,还好,放在这口袋了,要是放在家里给他们看见就不好了,对了,自己留着它做什么,自己又不想要他的钱,何况还是那样的况下给的钱?

    掏出来用力扔进江里。

    凯凯买玩水回来,苏进已经依着栏杆站在那,凯凯把水递给苏进

    “爷爷,您的腿好了。”

    “好了,好了,你看看,爷爷呀觉得这里的水特别清,微波粼粼闪着金光,尤其是有风吹过江面的时候,更是好看,凯凯你要要看看吗?爷爷抱起你起来看看!”

    “谢谢爷爷!”

    苏进把水放在一边,抱起凯凯,凯凯弯腰子前倾看着江面

    “爷爷,真的很好看!”

    苏进咬着牙抱着凯凯的手慢慢的送开,凯凯的子倾斜的更加厉害,脖子上掉出来一块玉佩在阳光下显得特别的刺眼

    苏进犹豫着挪出一只手抓住玉佩,仔细看看又看看凯凯,松开的手用抓牢凯凯搭在栏杆上的体,声音有些发抖的问道

    “凯凯,你这块玉佩真好看?谁给你的?”

    凯凯看着水面,挥舞着双手

    “外婆给妈,妈给我的。”

    “你外婆?你外婆叫什么名字?”

    “外婆叫诺秀云,妈叫诺溪,我叫诺凯!

    “诺秀云、诺秀云……”

    苏进嘴里喃喃的念着,这个像把刀子似的插在心窝里的名字,让自己恨着愧疚着着的名字让他一时迷糊了。诺溪远远的看着一个老人抱着凯凯伏在栏杆上,赶紧跑过来抱着凯凯,从老人手里接过凯凯,苏进失神的松开手,看着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真的像啊,眉眼表,长的跟她妈妈年轻时一摸一样,甚至还更漂亮些!

    “凯凯,你怎么能让老爷爷抱着你趴在栏杆上看风景,多危险!还不谢谢爷爷!”

    “谢谢爷爷!”

    “谢谢!”

    诺溪也跟着说声谢谢,然后牵着凯凯拿着滑板走了,苏进迷糊的挥挥手,冲着他们的背影

    “不用谢!”

    嗡嗡作响的脑袋里那些尘封已久不愿回忆的痛苦片段瞬间回来,思绪回到了二十几年前那个冬天的早晨,自己开着车一大早开车去郊外的工厂,在拐进工厂的那条下路上不小心蹭到了一个骑着三轮的女人,三轮车往旁边倾斜,倒在了地上,上面满载着蔬菜撒了一地,那个女人也紧跟着倒在了地上,三轮车的车头压着她的脚。苏进赶紧下车查看,谁知那个女人竟然自己挣扎着把脚从车头下面拔了出来,爬起来站在那摘下包裹着严实的围巾口罩,口罩下竟然是露出一张俏丽的年轻女孩子的脸庞,一双乌黑的大眼尤其醒目,只见她抖抖上的泥土,

    “我没事,只是我的菜!”

    “我赔给你,只是你真的没事?”

    女孩摇摇头

    “没事!”

    说着跛着脚去看她的菜跟三轮车,苏进看着她一跛一跛的赶紧伸扶着她,不放心地

    “我还是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女孩子推脱着,最后还是让苏进带着去了医院检查,还好女孩子只是脚踝处有轻微的扭伤剩下的就是些擦伤,没什么大事。

    尽管如此,苏进还是让女孩子在医院住了几天观察,等她好的差不多出院时,苏进跟她的关系已经有了质的飞跃,苏进的温柔体贴关心跟成熟男人的特有的魅力让她心里起了涟漪,而她的温柔跟美丽也让苏进的心起了变化,就像干涸的土地迎来一场不大不适中的雨。跟老婆相比她不见得样样都好,可是说话言语间自然流露的温柔跟可人却让苏进着迷,送她回家后还是每天去跟她见面,甚至连上班都想着她,那种心就像从未恋过的小男生,那段时间的苏进心里只有那个女孩子,除此再无别人,包括孩子跟老婆。

    后来她怀孕了,可是面对苏进时却一言不发,甚至从未说过要苏进为她孩子做点什么,她这样无无求的跟着他,苏进反而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就对不起她。

    那天几经思量的苏进终于下定决心做了决定,回去跟老婆摊牌,然后离婚跟她长相厮守,谁知回去他还没开口,老婆就冷冷的看着他说道

    “我绝对不会跟你离婚的,你死这条心吧!”

    有那么一秒苏进呆住了,自己以为她还什么都不知道,没想到她已经知道了,这时只见老婆从抽屉里拿出那块自己的祖传的玉佩

    “另外那块给那个人了吧?既然这样这快还留着做什么?”

    说着愤怒的把玉佩摔在了地上,玉佩应声而落从中间断成两块。苏进慢慢弯腰捡起地上摔碎的玉佩

    “是我对不起你,她有孩子了,我们离婚吧!我会把所有的东西留给你跟阿紫。”

    “你是说房子车子钱吗?我不稀罕,阿紫也不会稀罕,因为这些东西不能替代一个父亲一个丈夫!苏进,你跟我当初的誓言呢?那些言犹在耳的誓言呢?结婚仪式上你说的那些话呢?都是放吗?如果钱可以替代一切,那我宁愿把钱给那个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