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重温激情戏码

    辰亦天心里骂咧着来到火车站,在候车室看见了找的满头大汗的曾蓉,看他的神色就知道没有消息,心里一沉,这个死女人到底会带着凯凯去那里,到底要搞什么东东?愤怒之后镇定的对没有头绪的曾蓉说

    “走,这样找不是办法。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我来想办法。”

    车站监控室里,辰亦天跟曾蓉盯着监控视屏,仔细查看着人头攒动的候车厅售票处,生怕露个一个细微处,又怕诺溪带着凯凯做别的车走了,一颗心忽上忽下不得安宁。就在这时,忽然售票处外一个女人引起了辰亦天的注意,厚重的眼影艳红的嘴唇,卷发,边牵着一个帽子低低的小孩,那熟悉的装扮让几年前那段尘封的记忆一下子涌上心头,所有的记忆瞬间全都恢复。难怪自己记不住,当年她也是这个打扮,这么多年过去了化妆技术没一点长进,化比不化难看。辰亦天面带冷笑的指着视频

    “在哪,我们走,改天来谢。”

    话才说完人已经冲出监控室,出来跟曾蓉飞一般的跑过去一左一右包抄过去,紧张地四处看着的诺溪猛的看着眼前站着者两个黑着脸的男人,低下头打算不认,谁知却被辰亦天一把扯起

    “走,凯凯过来。”

    凯凯望着辰亦天

    “爹地曾叔叔你们来了,妈我就说嘛爹地肯定会找来,你是白费力气,你还不信?结果打扮成这样只起到了毁了我的三观的作用。”

    感你小子什么都知道,知道还不想办法通知我们,让我们一通好找,辰亦天生气的瞪着凯凯

    “知道还不想办法通知我们,让我们无头苍蝇似的乱找。”

    凯凯伸伸舌头

    “因为我也很想知道我跟妈在你心里的位置,所以就、对不起了,爹地曾叔叔,下次妈要是在想逃跑我坚决揭发,。不过爹地你也不要怪妈,她只是怕跟我分开,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我再说一次,我绝不会跟诺溪妈分开,因此妈你就把心牢牢的放在肚子里,爹地你要是想接我回去认祖归宗那就请你连妈一起接收。”

    曾蓉对凯凯伸出大拇哥,抱起凯凯

    “我们先回去,你们好好沟通沟通!”

    诺溪看见曾蓉带着凯凯走了,也要跟走,辰亦天一把抓着她把她带上车,上车后诺溪还打算要下车,结果让辰亦天把车门给锁了,

    “开开,我要下去!”

    辰亦天看着前方的公路,大半夜把自己从上吵起来,就想这样算了,没门!诺溪伸手拍打着辰亦天

    “让我下去!”

    辰亦天开着车来到自己的另外一所房子,开门自己先下去了,站在那等着诺溪,诺溪左右看看,心里虚虚的

    “我不下来!”

    懒得跟诺溪废话的辰亦天过来开开车门把诺溪拽了出来,拖到屋子里把她扔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黑黑的屋子,诺溪咽着口水缩成一团,黑暗中透过窗户外微弱的光亮,眼前的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多年那个夜晚,看着缩在那的诺溪,觉得很好笑,人有人道鼠有鼠道,看来她对她自己还颇为了解,知道从正面接近自己靠进自己都不可能,就走了个非常道,把自己弄的出奇,吸引自己的好奇心,这个伎俩果然高,高的把自己的死死的。不然她今天也不会再次使用,再次使用的目的不就是想勾起自己的记忆,并且拉上凯凯,利用凯凯来要挟自己,到达自己最终想要进入辰家的目的,真是可恶至极。想到这俯而下,不就是旧事重演吗?这有何难?就当是自己今天发癫压了一头猪,虽然世上不可能有这么美丽的猪!脸上邪邪的看着缩在那的诺溪,微光下他的脸上挂着鄙夷的笑,眼睛露出让诺溪心跳不稳的暧昧,见他近,子下意识的往里缩了缩,哆嗦着

    “你想干什么?”

    辰亦天勾住她的下巴

    “干什么?你说呢?这深更半夜的把人吵醒看你这幅嘴脸,不就是想旧事重演吗?看在凯凯的份上我配合你,让你演的过瘾,不过你就真的那么想进辰家吗?”

    “谁说我想进你家了?”

    “你不想进那干嘛搞这么多事!早点直接把凯凯给我不就完了,何必拖到现在”

    诺溪刚要张嘴反驳,就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扯开,双手捂住前,部因为激动颤抖着,

    “你住手,神经病!”

    辰亦天咬着牙,闷声说道

    “我神经,今天我就好好的神经给你看看!”

    几下扒光诺溪的衣服,拖着她的双腿就开始了他的进攻,诺溪试着脱离这种处境,无奈双腿被他紧紧的锢着,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辰亦天得逞,忍受着体传来的刺痛,辰亦天冷眼看着诺溪反抗跟叫嚷越是加大进攻的里的力度,每一次都到抵达最深的温暖,痛过之后体的愉悦让诺溪神魂颠倒的乱叫着,释放着压抑许久的能量,期待着他的狂野跟伟岸……

    不知道反复纠缠n次,不知道几时转移的战场,当辰亦天才精疲力竭的松开诺溪柔滑的体,躺在一边呼呼大睡之后,诺溪听着他的鼾声,才拖着酸痛无力的体走进浴室,把自己疲惫的体扔进浴缸里浸泡着,上的咬痕还有那些可恶的草莓印在白皙的肌肤上清晰可见,那些刚刚过去的疯狂也跟着这些东西再度被回忆起,诺溪懊恼的捧起几捧水浇在脸上,怨恨自己为什么对他老是无可奈何,明明很想恨他,可是想起起却都是甜蜜,牙根痒痒的出来坐在边打量着熟睡的辰亦天,睡梦中的辰亦天问到诺溪上刚沐浴完的清新气息把诺溪一把拽到边用强有力的手臂将她牢牢圈住,诺溪徒劳的扭动几下,最后跟着迷迷糊糊的睡了。

    凯凯跟着曾蓉回到家,想着爹地拽走妈的模样心里多少有些感到可怕,担忧的问曾蓉妈会不会有事?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