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呕吐事件

    云青奕的话语,听来虽说淡淡的,没什么威慑力。但是不知是不是因为这黑暗的原因,程楚楚总觉得有一种背脊发凉的森感。

    突然一个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之上,将她搂到臂弯之中:“如果我在,就脆弱些吧。”话语轻柔的如同蝴蝶停落在花瓣上时,那微微一颤的蝶翅……仿佛落在了程楚楚的心上,让她的心化成了一片湖,湖心因为蝶翅的停落,晕开一圈涟漪。

    “我终于明白了有些事。”程楚楚自言自语的说道。

    “什么?”

    “怪不得男人总是喜欢晚上约女人,黑暗中没安全感的女人最好骗,对吧!”

    ……

    云青奕沉默小会儿,将放在程楚楚肩膀的手收了回来,啪啪的拍打两下:“等等出去,我还不如找头牛说说话……”

    程楚楚默默一忍,这平常冷漠的人说个笑话,到真是,忍不住戳中笑点。

    时间一直在过去,可是外面一点儿发出动静的意思都没有。

    “这里面透风么?”程楚楚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处四下张望,似乎自己能够看出些什么似得。

    “我是大皇子。”云青奕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透出尊贵感,只不咸不淡。然而恰恰这种无所谓的话语,才更让别人觉得是赤果果的炫耀。

    “啧,”果然,程楚楚听不顺耳了“大皇子了不起啊,大皇子没有肺啊,大皇子不用呼吸?“连续发问,字字带刺。”

    “我是说,我是大皇子,不至于这么简简单单的在皇之外被活活憋死。”有点儿觉得这女人费劲了。说什么都非得字句解释到位。

    坑!

    虽是知道自己理亏,可是刚刚华丽丽的连续问句都抛出去了,这下…..“唉唉唉!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活要面子吧。

    “好。”云青奕却不说什么。

    程楚楚见云青奕这般绅士没脾气,不自觉的在黑暗中点点头,心中隐隐给加了分。

    “你是怎么想的?”

    这时候。云青奕终于开始了自己心中疑惑很久的问句。

    “嗯?”程楚楚觉得这问题有些没头没脑“什么怎么想?”

    “你为了要同生璧而与我在一起,现在都做了楚皇妃,你怎么还偏执这同生璧。难道这东西对于你来说有那么重要?”

    虽是个积攒已久的问题,但是程楚楚瞬时灵光一现,想出一个可能获得同生璧的办法:“哎,其实对于我来说没那么重要吧。”语气掌握的很好,虽只是试一试,但若是余下的部分被接受,那么也许不费周章就可轻易获得了。

    “那你为何?”都已经搭上了自己的终幸福。现在说不那么重要。云青奕怎么可能会

    “你大概是没有见过倔强的人。”程楚楚看着眼前黑漆漆的空间“我格就是极为倔强的。我父亲早先就去世了。母亲为了让我过最好的生活,继承了祖父的事业。”

    这样的背景,似乎也不能够解释程楚楚为何执迷于同生璧。云青奕并不插话,等着程楚楚的娓娓道来。

    “我祖父是一代盗圣‘我来也。’”

    “我来也?”闻所未闻。

    程楚楚自然是知道云青奕不知道这所谓的神偷“我来也”,拜托,那是民国时期为背景的电视连续剧好么!程楚楚心中虽是讥笑,语气却努力压抑住绪“是我们村庄最最出名的侠盗。只要是富绅豪强,若是夜里听到一声‘我来也’,第二天家中一定会失窃的。”

    “是么?”黑暗之中,能够听出云青奕的语气中带着深深地质疑。

    “嗯,”很真诚很肯定的确认“侠盗之中,除去偷心贼楚留香,就是我祖父我来也了。”程楚楚虽是口中谎话一个接着一个,但是这些虚幻人物的节交织,多多少少还是让她有些混乱。

    “楚留香又是谁?”

    这样的问句无疑是乱上加乱。

    程楚楚干咽一口,遏制住自己将要分裂的神经:“楚留香是我哥哥。”

    “那你哥哥为什么姓楚,你姓程呢?”

    ……事实证明,吹牛果然是要打草稿纸的。但是事已至此,只得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了!程楚楚挽了挽自己的袖子,摆出一个要做大事的样子:“我娘亲姓程,我爹爹姓楚。本来是决定一个叫程楚,一个叫楚程的。但是爹爹不愿意哥哥跟着娘亲姓,所以干脆哥哥跟爹爹姓,爹爹取名。我随着娘姓,娘取名了。”

    “哦。”听程楚楚这么一说,觉得有些合合理了“可是,你哥哥为何在你祖父之上?”

    “这个很简单。”程楚楚慢慢开始有些飘了“这偷盗之事,最稀疏平常的就是翻墙爬窗,直接盗取财物。其次呢,就是造假诈骗。但是最最上乘的盗窃,你知道是什么吗?”

    云青奕似乎觉得程楚楚知道的,完全是自己不了解的世界:“是什么?”很配合的表现了自己的好奇。

    “偷心。”虽是黑暗之中,但是程楚楚觉得自己的嘴都要裂到耳根后面了!我就是天才好不好,这谎撒的多顺!

    “偷心?”云青奕像小孩子一样,迫不及待地想要听接下来的事

    “哥哥天生英俊潇洒,嘴吐莲花。只要是女子,见了我家哥哥一定被迷得神魂颠倒。若是我哥哥锁定的目标,最长不超过七天,就能让那家女子乖乖送上他想要的东西。”

    “这就是你所谓的偷心?”语气中带有一丝鄙夷。

    “怎么?”觉得云青奕的语气似乎不对,不由猛地一刹车。

    “不过是个花言巧语欺骗女人的浪子,你到时夸耀的如同圣人一般。”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里,内心不知为何有些郁闷。

    “不许你说我家哥哥!”楚留香一直是程楚楚心目中的男神好么,虽是未见其人,但是一直都觉得比各种魅力偶像帅上千倍好么!

    “我就说怎么了,我愿意!”事渐渐演变的有些像……粉丝之间的互掐了。

    “你敢!”

    “我就敢!”

    “你就是嫉妒!”

    “你觉得我需要么!”

    “有脸无脑,有嘴无口才,有腿无肌!你就是比不上我家哥哥!”

    ……

    门“吱呀”一声打开,好久未见光的两人此时都很自然的挡住眼前袭来的亮光。本是早晨头刚刚升起时来用早膳的,一晃都快正午了。

    “恭祝大皇子、楚皇妃头吵架!”下人一脸喜庆,有点儿幸灾乐祸的意思。

    “诶,头吵架?”只觉得荒唐,“这哪里来的,还头吵架!”云青奕竟敢辱骂自己的男神,他怎怎么敢!两人一场闹腾之后,程楚楚渐渐胆肥了起来,居然敢质问起礼节。

    毕竟是堂堂大皇子的头号小妾,不敢怠慢,只将门帘猛地拉开……果然,刚刚站的地方后面有一张大大的……木……!

    程楚楚只觉得额边华丽丽的黑线三条……

    “大皇子,楚皇妃到咯!!!!!!!!!”就是此刻,负责通报的四个人员齐声高呼,声音震耳。

    程楚楚本已经调整好了绪,但是被这么一声吆喝,瞬时又吓怂了:“今儿个到底咋了?”越来越觉得气氛古怪,若真是婚礼中必须经历的,为何云青奕也一副新手上路的姿势。

    “请!”还是那个负责领路的仆人。

    也管不上那么许多,程楚楚索死死跟在云青奕后。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直大不了坏船只!

    云青奕抬脚跨过门槛儿,程楚楚紧跟着进入大

    悠扬的编钟乐曲响起,程楚楚恍恍惚惚觉得有种进教堂的感觉。四周两排人都坐满了,全部是与自己年纪相仿的青年。因为太过紧张,只粗略的扫了一眼。

    “儿臣参见父皇!”云青奕虽是不知道这么大的阵势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这一切都赶上了祭祀之时的浓重,只双膝下跪,双臂前伸,行了大礼。

    “草民…….”呃,程楚楚刚叫出一声就卡壳。可是四周那么多眼睛都盯着自己,程楚楚只觉得额头上冷汗直冒:我应该称什么来着,儿臣他老婆不是臣妾吧,那是?那是?微微抬眼,发现族王正表凝重的等待着自己行李。这下可真就……

    云青奕见程楚楚卡壳,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可是自己站在前面,也不敢太过明显的提醒。况且今的都是自己的皇弟,怎么好做这样的小动作。

    “呕!!!”就在云青奕着急自己帮不上忙的时候,程楚楚突然用手绢捂着自己的嘴巴,猛地呕了一声。

    “这……”躺下一片哗然。

    “呕!!!”呕吐声不止,程楚楚似乎真的病了似乎,眼泪都开始狂流。

    “怎么了这是?”族王见程楚楚这个模样,猛地坐直。

    “娘子!”早就习惯了程楚楚的不按常理,只得急急忙忙地跑到旁,假意恩的扶着,以示关

    “呕!”声音还是很大,呕的依旧很凶。

    此时,大左侧,云青尚坐在首位,看着两人。这程楚楚明明是吃嘛嘛香的人物,这么呕吐,莫不是……眼睛一亮,恍然大悟:“该不是怀孕了吧!”

    ps:

    华丽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