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好戏开始

    程楚楚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可是她愤怒,由衷的愤怒。什么样的男人会对自己动手,他什么都不懂,凭什么理直气壮?

    云青奕被程楚楚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直接震住,一时晃神,舌尖便趁机侵入。每一个挑动都像是带着愤怒一般,云青奕想要眼前的这个疯女人停下来,可是却不知为何使不上力气。

    好久,好久,程楚楚似乎才恢复了理智,慢慢离开云青奕的唇,表带着认真:“你做什么都可以,但是请不要那一个人最在乎的东西开玩笑。”

    最在乎?

    云青奕有些迷茫地看着程楚楚,眼中依旧是清冷的神色:“同生璧?”

    程楚楚不想再去多解释什么,自己都已经说了那么多遍,他怎么可能还不懂。

    “不屑一世荣华,不屑贞洁,甚至成为一个那样的人。“云青奕微微眯缝着眼睛,又是那样省视的目光“这同生璧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魔力?”明明好久之前就努力强迫自己,不去对这女人的任何事感兴趣,可是终究没能忍住。

    “我很久之前是不是对你说过,不要妄图了解我。”话语很冷。

    其实自始自终都知道这个女人不会告诉自己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可是他忍不住想要去靠近。他无法判断这个女人会不会给自己带来危害,无法知道关于这女人过去的任何消息。从开始到现在,他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般无知过。

    因为这些事已经耗去了不少时间,程楚楚将被子捂在自己的前:“你转过去,我起。“

    嘴角微微泛着邪气:“不是什么都看过了么?“

    !!!

    没有想到这小小的插曲竟然莫名其妙的让自己暴露了,纤细的手指死命的抓住被子,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感莫名袭来。

    云青奕似乎能够了解此时程楚楚的心,却并没有想要去顾及的意思。很自然的直起子,小麦色的肌肤闪耀着男人独有的吸引。

    程楚楚看着云青奕光滑而肌肤紧致的后背,微微抿嘴,却不知道是在克制什么绪。

    很果断的起。并没有再多看上的女人一样。像是很多电影景中坏男人一般。带着轻蔑地系紧裤腰带,毫无迟疑的离去。

    程楚楚呆呆看着与电影如出一辙的景,鼻尖一酸,却并没有流泪。这就是一个特工所要面对,可能面对各种人的各种对待,或许忍耐、或许反抗。这种自鼻尖传来的酸意像是一种尖锐的提醒,这绪中积攒了太多太多因为负面影响出的绪。她一直在压抑,一直紧紧藏在心底。可是,如果事的发展一直是这般,那么改变是必须的。她明白。时间就像是紧箍咒一般,一直不断地提醒着自己要努力。要加油,甚至不惜运用一切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她做的似乎还远远不够。

    本来准备起的程楚楚,此时环抱着自己的双膝,陷入沉思。

    而云青奕此时早早离开,是有更加重要的事要面对。

    “参见大皇子!”

    云青奕听到这声音,只子一颤。猛地停住步子。

    “怎么,很不习惯我这种请安的方式么?”消失了的宋芷怡,此时就那么定定地站在了云青奕的眼前。

    他虽是知道自己是迟早要面对的,但是没有想到事会来的这么快。眼前的女人曾经在自己最最困难的时候,陪着自己,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来拯救自己。可是自己呢,现在却从另一个女人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甚至上还残留着那女人的味道。

    “为什么不说话?”宋芷怡眼睛没有丝毫闪躲的意思,直直地看着云青奕。也许是因为不恨了。也许是无奈,总之此时的她像是一具失去了直觉的木偶,在演着一场受着支配的木偶戏。她所看重的,只不过是那结局。

    “芷怡。”从来没有唤过这名字,这般的充满暧昧。云青奕能够感受到这女人眼中的绝望,全是因为自己。如果可以,他永远不会选择伤害。

    因为这一声明显带有妥协的呼喊,已经如同死灰的心微微一颤。如果还,哪怕心已经碎成灰,也能飞舞出别样的美。眼神中瞬时透着希冀,她就知道这场婚姻的原因没那么简单。

    “能等我以后解释么?“他想说的更加明白些,可是此时的云青奕还完完全全办不到。只能这般模糊其词,留下一个宽大的悬念。

    就一个字。无论这男人口中所谓的解释存不存在,合不合理,她宋芷怡是一定能够等下去的。

    “参见大皇子!“

    就在两人双目对视,陷入无限地沉默之时,宋明良出现了。

    “丞相免礼!“云青奕微微弯,亲自伸手扶起了宋明良。”宋丞相,看你脸色纳黄,似乎体不太好啊!“很自然地打开了两人的话题。

    “今府上之事太过繁杂,地方官员所呈上的奏折又多为灾上报,实在是…….”说到这里,只得无奈的长叹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青云族好在能够有您这样一位兢兢业业的丞相,实在是万民之福啊!”云青奕微微一笑,很自然的坐在了左侧的木椅上“宋丞相,请!”说着指了指与自己并排的右边的位置。

    自古,以左为尊。宋明良见云青奕这般,脸色稍稍暗沉。

    “丞相不会是不满意这个位置吧。”云青奕抓住这表,话语带刺的问了一句。

    “哈哈,大皇子真是说笑了。这坐在哪里,能有什么区别。“话语回的非常自然,似乎完全没有听出云青奕的话外之音。

    云青奕听到宋明良的话,似乎真的相信一般,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怪不得先皇在世之时对您委以重任,原来真是肚里能撑船的容量。“

    听云青奕这般夸耀自己,宋明良只微微一笑:“大皇子谬赞了!”这样带着唇枪舌剑的你一言我一语,对于在官场混迹良久的两人,不过家常便饭。但是无事不登三宝,宋明良心中自然明白,云青奕此行并不是那么简单。但是却不想过多的展现出自己的想法,只继续与云青奕扯着无关紧要的话语,等待着云青奕说出想要说的话。

    两人不知不觉又聊了好一会儿,云青奕喝了一口新上的茶,看了看门外的天色:“时间似乎过去不少了。”像是在自言自语。

    “也不算太晚,总之离午膳还有段时间。“说的轻松,依旧在演着。

    ”哈哈,“云青奕笑了笑”平恐怕可以在您府上吃上一顿,但是这新婚不久,似乎有些不便啊。“将茶杯放在桌上,起准备离开“你不知道,这楚皇妃的脾气可真不是好惹的。”说这话时,眼神中充满了宠溺。与程楚楚骗人之时,有着一样的真实感。

    两人之间究竟谁有着更高的演技?

    必须尽力控制住这云青奕,无论是,还是,还是其他。她必须要抛开一切,用自己的最高能力来面对这件事。自己手中已经有两块玉石了,关于同生璧的纹理信息,差的就只有这未曾现的“同生”了!

    可是,事往往在接近大功告成之时最困难。

    程楚楚起了,坐在铜镜之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喜欢这样看着自己,那张熟悉的脸,她可以看着自己摆出任何她喜欢的表,无需隐藏。好久以前,喜欢拿着一根细烟,深深地吸一口,然后对着镜中的自己轻松地突出烟气。当烟气触碰到镜面之时,烟会像花朵一般绽放,这是看着镜中模模糊糊地自己带着那种轻松与冷漠感,就像是两种格的相遇。

    拿起眉笔开始细细描画,胭脂也擦的恰到好处,嘴唇上人的大红色像是一朵盛开的罂粟花,充满危险与引。当一个人的外表开始发生变化之时,那么就表明其内心也天翻地覆。对着镜中妩媚的女子淡漠一笑,既然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程楚楚。“

    装束刚刚整理好,主角就到了。程楚楚背对着云青奕,鼻腔中刻意吸入一丝凉气,似乎想要刻意清醒自己。悠然转,眸子里充满灵动,眼尾带着高雅而妖邪的妩媚。

    云青奕只觉得心猛地一落,原来美貌对自己还是起作用的。

    ”怎么了?“声音很轻,却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刻意。是那种游丝一般温柔的侵袭,配着这样的容貌,只觉得,倾国倾城。

    “该用午膳了。”既然已经正式地在一起了,那么能够好好利用的时候就好好利用吧。云青奕说完话,不再去多看一眼。不是不想,更多的是不敢。

    程楚楚见云青奕这种有些闪躲的姿态,嘴角微微泛笑。果然,人类都是视觉动物。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她必须好好把握现在的气氛,迈着轻盈地步子走到云青奕边:“走吧。”

    此时,尽管云青奕心内疑惑,但是却不知道能说什么,只点点头。

    好戏才开始.......

    ps:

    晚安,亲的孩子们,加油!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