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鬼灵难缠

    天才蒙蒙亮,龚虚子就醒了。说不上睡着了,只不过在接近凌晨的时候迷迷糊糊的躺了一小会儿。起之时,只觉得头昏脑胀,十分疲惫。

    摘星楼。

    虽是纠结了一整夜,但是所有的思考似乎并没有改变起初的决定。若是不与雾虚对峙,不主动出击,想必最终自己将会如同煮水青蛙,到死的时候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是的,这趟摘星楼,他龚虚子是非去不可了!

    龚虚子草草抹了一把脸,便急冲冲地去找夜泊。话说这兄弟多年之后的相遇本不该带个外人,但是这一世素来以鬼灵子自居。与这王八羔子相处的几年,龚虚子每每都被整的非常凄惨。一想到往的悲催遭遇,龚虚子不由觉得心内发凉,也盘算着拉个垫背的。而另一边的夜泊似乎并没有料到龚虚子的鬼心思,正躺在上,鼾声震天,肚皮一起一伏,睡的甚是香甜。

    起来了!用手推了推夜泊。

    昂唔.......扭动硕大的子,换了个姿势,咂咂嘴,继续睡去。

    早就知道夜泊会这般,虽是隔了层墙,那呼噜声都震天动地的。现在若是手指轻轻一戳就醒,也太不正常了。龚虚子无奈地看了看四周,想着有什么好方法能够给夜泊致命地一击。果然,一个亮黄的铜质脸盆,被果断挑中。

    哐哐哐!!!哐哐哐!!!

    正睡的舒适地夜泊突然听到这般尖锐的声音,猛地从穿上弹坐起来,太突然的遭受这一切,夜泊只觉得自己满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快起来!完全没有愧疚的龚虚子,看着夜泊近乎愚蠢的表现。嘴角似乎还泛着邪邪的笑意。

    你......妈.......的。被这么一阵吓唬,睡意全无,也不想与这龚虚子多理论什么,只简单骂了一句便开始慢吞吞地穿起衣服。

    今天去摘星楼。龚虚子说了一句,眼睛有些审度的看着夜泊。

    哦。只简简单单应答了一句,似乎有口无心。完全没有将龚虚子所说的话放在心上。

    龚虚子歪头看着龚虚子的表,眼睛还微微闭着,似乎因为醒的太早还有些迷糊。等了一会儿,夜泊似乎仍然没有想问话的意思,龚虚子这才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你都不问问去干嘛的?

    夜泊一个蛤蟆大张嘴,打了好大一个哈欠。才泪眼婆娑地看着龚虚子:干嘛去的?虽是问了,可是表明明透着不屑。

    见夜泊这不疼不痒。事不关己的样子,龚虚子想要细细说明的心思瞬时灰飞烟灭。只觉得无聊地挥了挥手:算了,算了,等等去了就知道了!

    似乎真的毫不在意,龚虚子这么说完,夜泊也只点了点头。穿衣整理又折腾了好半天。才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一本正经地抬头,看着龚虚子的眼神中透着真切。

    龚虚子见夜泊这副表。心中终于是觉得有些被关注的意思。

    管饭么?却是这样一个透着现实主义的问句。

    龚虚子只觉得心内万匹野马奔腾而过,将自己充满期待的小心脏塌成了稀泥。但于此同时也减轻了自己心中本有的......负罪感.......

    摘星楼。

    长木高立,一层足有七米的木质楼阁恰若耸入云端的阶梯。却没想这样一座恢宏的楼阁却偏偏坐落在荒郊野外。青云族皇城本一面环山,这摘星楼正是坐落在这荒山之中,十分之突兀。相传为前族创世先皇所建,为的是窥视江山,却没想后来因为政绩败落,这摘星楼也成了废楼。青云族建立的宫离这片地远了几公里,便也没多花人力拆除。相反,决定将这高耸的摘星楼当作激励后代的警示标志。

    一个男人悠闲地翘着二郎腿,躺在四角亭台的一个角落处,啃着鸡爪子。不知是不是因为鸡爪子太过生辣,嘴已经辣红的如同两片熟透的香肠。却还是猛地喝了一口烧鸡,继续吃着。原先鬼机灵地一世大人居然成了这么个懒散样子,岁月果真是把非常锋利的杀猪刀。

    楼上的人虽是闲适地很,可是摘星楼下的两人却早已脸色青紫。

    龚虚子仰面看着这根本没有台阶的摘星楼,面如死灰。

    因为是在深山山顶,山风阵阵,况且还是早上,气温有些低。夜泊本就穿的不多,这么几阵小风吹过,只觉得如同迎头的冷水,凉彻心脾。不由死死裹紧子,蜷缩起来。

    怎么上去。完完全全没有想到这鬼灵子会来这么一招,不由话语问的有些飘忽。

    夜泊看着高楼,吸了吸鼻子:不知道。干脆利落。

    龚虚子听着夜泊的话,只两眼无神的回头看着:能给劳资说点儿有用的么?话语虽是假意说的温柔,却透着压迫。

    似乎感受到龚虚子隐隐地愤怒,夜泊立刻认真的抬眼看着摘星楼:这楼高的,似乎......隔了好久,似乎在深刻思索。

    龚虚子见夜泊这般,似乎觉得他有可能想出什么可用的方法。

    似乎.......似乎不简单啊!又是这么不疼不痒的一句话。

    龚虚子眯缝了下眼睛,从早上开始,眼前这不走心的货就惹了自己不止一次了。暗暗握拳,努力压制心内怒火。

    夜泊完全没有注意到旁龚虚子心内熊熊燃烧的怒火,将手捂在袖子里,样子颇有些怂地往旁边走了走:劳资又不是什么女人,你带我来这荒郊野外的.......说着哀怨地抬眼看了龚虚子一眼,到底是干啥的?蹲下子,蜷缩在灌木丛边。

    怎么?似乎觉得夜泊很有绪,龚虚子不由皱眉,想看看这夜泊到底是几个意思。

    夜泊瞟了龚虚子一眼:能怎么,劳资大清早的二话不问就跟来了。说着抬眼看了摘星楼一眼可是叫我爬这高的要命的破柱子,劳资可没心。说着扭头不去看龚虚子,像是个闹别扭的小媳妇儿。

    龚虚子见夜泊这德行,心中怒火蹭蹭直冒:这楼上的可是鬼灵子,劳资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带你见我的老弟兄,你......妈..的还不乐意?

    什么?夜泊猛地回头看着龚虚子你说一世大人鬼灵子?语气中充满惊愕。

    见夜泊一脸被炮打了的表,只不屑一笑:难不成这世间还有第二个鬼灵子!

    蹭的站起子,拍了拍手,抬头看了一眼摘星楼:鬼灵子真在上面?

    你那么激动干嘛?有些瞧不起地看着夜泊。

    素问鬼灵子才思敏捷,行踪飘忽。之前在若虚门,我这种下等门徒并未见过几面,现在自然是心激动了!说着往自己手上吐了口泡沫星子,眼中透着熊熊战意的搓了搓手掌。

    见夜泊这架势,龚虚子更是觉得滑稽:你这是要干什么?

    夜泊眼睛直直盯着摘星楼:若是能得到鬼灵子的指点,想必心智会大有提高啊!话毕,猛地一个箭步,双手张开,在眼看要撞上摘星楼的大根柱子之时,一把抠住。活像一个还没有进化成功的猿类。

    龚虚子只觉得额边冷汗一滴:我说,你是准备爬上去么?

    夜泊抱着柱子,有些吃力地看着龚虚子:难不成呢?说话之时,两条短粗的小腿儿还在虚无地想要蹬住什么。

    深叹一口,总觉得这夜泊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仰头看着这高耸入云的摘星楼,好久好久。

    在这期间,夜泊坚持不懈的爬了好几次,都因为体力不支,摔得四仰八叉。

    鬼灵子!!!!!!!!你个娘的,快给劳资下来!竟是一声怒吼,似乎是准备用激将法。

    夜泊抬眼看着摘星楼,好半天似乎都没有反应。不由有些嘲讽意思地看着龚虚子:你确定这鬼灵子不是耍你?可别被放了鸽子......本还想多奚落两句的,没想到从天而降好大块鸡骨头,打的夜泊脖子一缩。

    滴!虽说只是个骨头碎片,但毕竟是高速下落,砸的夜泊两眼昏花。夜泊立马顿在地上,死命揉搓着被砸痛的头。

    ?似乎已经想到鬼灵子在摘星楼上吃的爽,不由心生妙计,仰头继续叫喊劳资带了上好的女儿红,你他妈再不下来,我可就喝了!似乎想惑。

    楼上的鬼灵子抹了抹嘴上的和辣椒,爽辣的吐了吐舌头,才打起精神将后一捆绳子扔了下去。

    龚虚子看着眼前粗壮的纤绳,无奈叹口气。将绳索往上一系,缓慢沉稳地运功,脚尖轻轻点着摘星楼的圆木柱子,唰唰几下,爬的十分速度。

    夜泊见状,也一把抓住绳索,但是手却没有龚虚子那般敏捷,一步一步爬的似乎艰难。再加上早晨还未来得及进食就被龚虚子叫了来,子发虚,攀爬很是不易。

    虽是借助功力爬的很快,但是毕竟是激进方式,还没过多久便有些坚持不下去的意思。努力要紧牙关,心中想着上去了怎么收拾那王八孙子。

    却没有想到,鬼灵子准备的戏码才刚刚开始.......

    ps:

    - -小年快乐~~大家~~~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