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过往情事

    依旧是微醺的烛光,摇曳着的烛火透着浅浅地暧昧。直到此刻,云青奕才算是真正意识到,自己是在与一个女人独处。

    记不得有多久了,似乎除去年少时那段模糊地记忆,他从未这么长时间的与一个女人在一起。况且此刻,他的手被紧紧握着。

    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女人,所以就算女人嘴中呼唤着别人的名字,他也心有悸动。看着那张痛苦的脸,他似乎有些好奇关于感的东西。只是这一类,从来都是他不可企及的。

    你,怎么了?程楚楚此时睁眼看着云青奕,没有了平的那份精明,似乎很虚弱。她也未曾预料到,自己会在好久好久之后,在这里,做有关苏炎的梦。

    嗯?云青奕看着程楚楚,不知道她为何这么问自己。

    你看起来似乎并不开心。说话间直起子,从上坐了起来。虽是记得云青奕又用迷药对付了自己,但却并没有不依不饶,反而更关心云青奕此刻的绪。

    没。微微低下眼睑,好半天才抬眼对上程楚楚的双眸,话语说的温柔:不早了,刚刚见你喝醉酒,怕你一时糊涂说错话才用了迷药。看你样子,现在应该是清醒了。说着稍稍有些尴尬的抽出被程楚楚紧紧抓着的手你早点休息吧。话落便起准备离开。

    诶。却一把抓住云青奕的手,没有想放开他的意思。

    云青奕不明白眼前这女人到底想干嘛,只能一脸疑惑的看着。

    陪我会儿,好么?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女人明明是那么坚强倔强的。怎么会在此刻,用这样充满乞求和软弱的眼神看着自己我......我现在不想一个人。

    透过程楚楚支支吾吾的话语,云青奕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有话想说。不由又坐在了边:怎么了?他明明很怕麻烦的,却不知为何在此刻表现出无比的耐心。也许是因了这昏暗的烛光,毕竟人往往在暗处更能表现的真实。

    程楚楚抬眼看着云青奕。那样一张近乎于幻觉的脸,她似乎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只愿意就这么呆呆的望着,相信刚刚所梦见的一切,包括此刻都是梦。梦里有一个人永远的离去,梦里也有一个美丽的男子到来。如此,她才不会顾影自怜,像受伤的猫一般,舐自己受伤后留下的孤单。

    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毫无防备的伤感。也许是因为信任,也许是知道。未来属于我的子里不可能有你。

    沉默延续了很久。

    云青奕突然站起子,眼神直直盯着程楚楚,慢慢地弯下腰。却是一把搂住程楚楚的子,死死扣在怀中。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那么做。也许只是想试试。

    天旋地转。因为突如其来,而忘记了所有应该有的挣扎。好久好久,似乎时光静止。

    原来,他还可以这样的拥抱一个女人。

    你.......程楚楚抬眼看着云青奕,满脸的不解。没错,她可以从一个人的表揣度出他的目的。可是这个男人让她措手不及太多次了。她似乎已经完完全全失去了所有关于云青奕的理智判断。况且这个看似简单的男人隐藏了太多的东西,一个作为特工该有的敏锐嗅觉,闻到了有关危险的味道。如果还有着最基本的理智,她要做的应该是远离。

    不是说。拥抱能够给人安全感么?因为站了起来,所以眼睛稍稍向下地看着程楚楚。是俯视的眼神,仿佛全世界只此一人。

    谢谢。已经想不出别的词语。

    云青奕嘴角微微挑起一丝淡笑:好多了吧,那我先走了。话语间没有留下一丝空隙,明明是想急着逃开。

    她能够听出云青奕的意思,却摸不透明白为什么这样做的理由。但是如同楚楚自己的考虑,这样的复杂人物,若是对任务没什么帮助。了解的越少越好。尽管此刻。她还是很害怕关于苏炎的记忆。却因为上背负的使命,而选择了不去脆弱。只点了点头,道了声:好。

    云青奕转离开。没有一丝拖泥带水。那般果断的离开,似乎刚刚的拥抱不过是一时兴起。能做特工的人不是单纯的白痴,她知道自己没有被,却莫名心底泛起一丝失落。

    心理分析:有时候不能得到的失落感并不是因为,而是挑战**、。

    微微一笑,似乎豁然开朗。

    只是,黑夜里一个人的独处,往往给了所有不愿意被想起的记忆一个浮现的机会,让它们可以肆虐的撕开你尘封已久的关于过去的伤口,任痛苦像病毒一般,一点一点的繁衍。

    clling.......

    当电话铃声第十一次响起的时候,程楚楚才意识到,这个电话是非接不可。尽管况危急,但是她不得不接。瞟了一眼目标人物,似乎还在控制之中,不由按了接听键。

    你在哪里?是清亮的男声,光是声音都让人沉溺。

    怎么了?已经习惯在危机关头表现的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她微微呼出一口气我现在在工作。

    不是说好八点见么,为什么又放我鸽子了。我不会对你坚持什么‘事不过三’,但是都已经第三十次了,还要放我鸽子么。

    微微咬住嘴唇,心虽是痛,却什么也不能做:不要这样好么,我是真的很你。以为可以像每一次一样,只要说出这句话,一切都会归于平静。

    你要嫁给我么?短短六个字,却是透着万种深

    冗长的沉默,明明还有任务要完成,明明接下来不应该是这句台词。

    你到底要不要嫁给我?声音并没有加大,却能够感受到隐隐压制的绪。

    她真的要回答么,在这样的况下。她能给得起这样的男人,一个像样的婚姻?真的很这个男人,却没有关于婚姻的想象,因为想象不出来,因为安定对于她这样注定动的人来说太过奢侈。

    我用三年零四个月来琢磨你这个女人,用你一百零九次的突然消失来学会忍受,用三十次的无端爽约来确定我是真的你。现在我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像你证明,我能忍受这样的你一生一世。可是,我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当我在满地玫瑰的结婚圣,在电话中听到你简单的‘不能来’。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她的爽约,似乎想好了所有的台词如果出现我们就用在一起,好么?

    已经落下了本该在求婚现场出现的幸福泪水,却还是强迫着自己说出了那样不合主题的话:如果不来呢?

    又是冗长的沉默,她似乎看见了苏炎捂着口死死痛苦的样子。

    那就分手吧。

    那就分手吧。

    那就分手吧。

    那就分手吧。

    那就分手吧。

    电话被挂断,留下一个关于开端或者结局的选择题。

    目标中观察的男人拿着皮箱,开始了行动。程楚楚的心在滴血,她能预见此刻若是坚持下去,面临的会是什么。却还是迈开步子,猛地翻挂在栅栏上,将追踪器精准的打在了男人提的箱子上。已经跟踪了整整一个星期,大鱼马上就要浮上水面 ,她不可以这般轻易放弃。 只是却有人先选择了放弃,当玫瑰花一点一点的蜷缩,像是自己因为伤心的缩影。明明已经很了,难道还不够么。盒子中本来应该璀璨的戒指,现在看来,闪耀似乎都是苍白的。慢慢地起,慢慢地上车,慢慢地离开。我为你坚持那么久,难道为我坚持一次都不能够?

    恭喜z887实习特工顺利完成任务,按照任务等级,组织上破格提升,将z887编入正式特工队伍!

    程楚楚手中握着关于成功的花束,却不知这花朵更适合祭奠。

    s集团少公子苏炎与m集团千金闪电订婚,打破了关于与灰姑娘地下相恋的谣言

    几乎是同时出现的消息,还没来得及欢喜就开始悲伤了。

    程楚楚看着幽幽摇晃着的烛光:苏炎,难道我在与你不同的世界,都不能忘记你么,哪怕只有一刻。分明是你娶了别人,为何偏偏错的是我。

    一个人的一帆风顺,往往是失去了什么而换得的,比如感

    胡思乱想最能降低一个人的攻击力,但她不能够。本应该想办法分担出去,却在面对云青奕的时候没能开口。程楚楚死死抓着自己的头发,开始强迫自己做无用的分析。一遍又一遍的思绪整理,直到因为疲惫而睡去......

    此刻却依然有人面临着与程楚楚一样的问题,龚虚子也一样的睡不着。尽管说要去摘星楼寻找那鬼机灵的一世,可是内心却还是在挣扎。他想弄清楚雾虚到底对林影做了什么,可是现在雾虚一见他便只想要置他于死地,若是没有老友帮忙又怎么可能出只言片语,况且双月的死想必也与雾虚脱不了干系。应该要集结旧门徒的,可是......林勇之林大人临死的交代就这么被破坏掉么?自己一生好不容易磨砺出的无视功名就这么被抛弃.......

    所有的一切,似乎只因这夜太长。

    ps:

    慢慢写~听说字数能够看出诚心。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