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宴会风云

    王之上。

    宋明良一阵**过后,冲冲赶到宫中。此时已经面红耳赤,有些喘不动气的意思。明明只是跑了到皇的一小段路,竟累成这个模样。

    参见族王!宋明良刚到大,立刻双膝下跪,行了大礼。

    族王见宋明良这般,眉头微微一皱,却并没有表现出太明显的不喜:宋卿,快快请起!

    宋明良听到族王的话,这才赶紧起了子,靠着右边第一个位置坐下。

    此时,所有已经入座的人都看的认真,想看看这宋明良对宋芷怡莫名出现的反应。

    宋明良转准备上前,自然是一下子看到了坐在自己座位旁侧的宋芷怡,猛地怔住,完全没了表

    爹。轻声唤出,笑的似乎很开心。

    怎么会,怎么可能。

    完全没有女儿失而复得的欣喜,而是疑惑、怀疑与不安,虎毒尚且护子,怎么有人冷血到这般?

    爹?宋芷怡依旧保持着甜美的笑容,似乎对宋明良愣愣地反应感到不解。

    被唤了两声,宋明良才缓过神来。毕竟是大之上,再多的疑惑也要等等再说。不由慢慢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表假意轻松,却仍然看得出他深藏的不解。

    大皇子到!

    此时靠左边的尊贵皇族才一一到来。

    程楚楚跟在云青奕后,本以为宋芷怡会一道去,没想到竟没见她。心中不明有些不安,脑海中一直环绕着云青奕昨的请求。她是不是真的能够办到?

    二皇子到!

    偏偏在这个时候,云青尚也来了。期待了那么久,终于是能够见到程楚楚了。云青奕只觉得心里开心到不行。

    云青奕先入皇,抱拳行了皇子之礼。一声暖黄长衫,金丝镶边,透着皇族贵气。

    宋芷怡自云青奕进来的那一刻,眼神就完全没有离开过。在一旁的宋明良都看在眼里。心中也琢磨着这两人之间又是个什么况。

    拜见族王、族后!微微欠。程楚楚此时装束淡雅,并不像达官贵人那般张扬艳丽,在这大之上,反倒让人看的舒心。族王早先就觉得实在是忽视了这救命贵人,现在仔细瞧这程楚楚,也是伊人一位,不由心生感慨。点了点头:免礼。赐坐!本只是平民之,还是女儿,按照青云族的规矩是完完全全没有资格坐在左侧的。但是救下两名皇子,乃大恩人!族王不由一抬手。赐了靠左之位。

    众人因族王这样的举动,都将目光转向了程楚楚。

    父皇!云青尚此时穿着一淡雅的浅蓝长衫。装束随意,发髻高数,一枚莹绿玉带束发显得文气儒雅。似乎这几的书海遨游,带给云青尚不小的影响。

    毕竟只是小宴。

    左侧也只是来了少数几位皇子。程楚楚便又挨着云青尚,坐在他旁边。

    楚楚!云青尚一坐下来,就看着程楚楚两眼发亮。

    好久没见了。现在看着云青尚心中竟是会生出那么亲切的感觉。嘴角微微一扬:最近好么?这种类似敷衍的寒暄显得特别苍白。

    云青尚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因为程楚楚这种稍稍官方的关怀,显得两人有些生疏。

    此时,宋明良微颤颤的伸手端起一杯酒:族王,请!还因为不可预料地见到宋芷怡而晃神。

    族王见宋明良这般,不由粗犷大笑:素问宋丞相冷静理智,今儿个居然也有懵的时候,实在是好玩!说着拍了拍手......就是此刻。准备好的宫廷盛宴便一一被侍女端了上来。奏乐响起,气氛稍稍变得轻松。

    你的伤全好了?趁着奏乐。云青尚低下子小声问着程楚楚。

    程楚楚见云青尚那么担心自己,不由淡淡一笑:没事了,你呢,过的好不好?这话问的温柔,完全不似她的作风。

    云青尚不知怎的,竟有些不好意思似的,稍稍低头:还好。

    两人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的火,可是在一旁的云青奕,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现在宋芷怡完完全全是个女儿家,况且细细打扮一番,也是颇有姿色。况且还目光灼灼地看着云青奕,完全不怕旁人异样的注意。

    族王与族后两人对酌了几杯,发现宋芷怡眼神不移地看着云青奕,两人也甚是疑惑。

    此时云青奕发现了不对劲,眼下没辙,只能绕过云青尚的后背,轻轻点了点程楚楚。

    程楚楚被云青奕这么一碰,自然想起了自己的任务。不由附耳对云青尚道:我能不能跟你换个位置。

    云青尚眼睛瞪得老大,完全惊讶。这族王赐坐哪有换的道理,程楚楚是脑子坏掉了么?

    芷怡,就在此时,族后开口你不见的那些子都在哪儿呢?

    宋芷怡被族后一唤,猛地收回目光:回族后,宋芷怡当时年少无知,因为自己太过浮躁,于是投了无子道人门下,练习静心养的功法。

    无子道人?族后一听,显然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不由疑惑地扭头看着族王。

    不正是大皇儿的师父嘛!族王在一旁亲力解释。

    哦!族后恍然大悟,似乎对宋芷怡刚刚目不转睛的举动稍有理解,不由看着云青奕那奕儿与芷怡岂不是很熟悉了?

    云青奕一听,只觉得心一惊,觉得躲不过去了。

    自然是,宋芷怡很自然地趁着云青奕沉默而接过了话两人经常一起练功,很是熟悉。说完竟是羞地一低头。

    坐在对面的程楚楚见宋芷怡这个模样,不由心内暗笑:照这么下去,云青奕是非娶不可了啊!虽是想帮他,可是现在还找不到机会,只能默然旁观。

    而坐在一旁的宋明良虽是也想说什么,但是现在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也只得默默坐在一旁,装作和蔼可亲的模样。

    青奕!族后却突然将话锋转向云青奕。

    云青奕一听族后呼唤,心猛地一悬。自己已经二十有四,按照正常的皇子,不说后宫三千,这一两个女人是绝对有了的。奈何自己一直清心寡,现在族后话锋针对自己,恐怕又是要叨叨这事了。宋芷怡又恰巧这么积极,可别等等趁着酒劲儿,定了终

    族王坐在一旁,想要阻止,可是找不到理由,也只能为云青奕暗暗捏一把冷汗。

    母后。尽管这样,云青奕还是不得不回应。

    语气有些责备的意思:你一直与芷怡在一起,怎么都不告诉我们呢!说着稍稍表现出不满你可知宋丞相多么担心他的女儿,我们也是多么的焦急。

    这......云青奕抬眼瞟了宋芷怡一眼芷怡妹妹一直是男人装扮,我完全不知她是......话语刻意停了下来,似乎不愿意多作解释。

    云青奕这么一说,族王才想起初见之时宋芷怡的男儿装扮。颇有些理解地对族后解释来龙去脉。而此时的云青尚才回神,这宋芷怡不正是少时的好友嘛!

    好了!似乎与族后说的差不多,族王端起一杯酒既是宴请,可别只说不喝!说着与在座的人一齐喝了一杯。

    族王!程楚楚稍稍示意,表示自己喝完了。

    族王微微一笑,立刻将话题转向程楚楚:早先听尚儿说你武功高强,一直想一窥真容,这次能见到正是有幸!

    堂堂一族之王,说话竟是这般客气,程楚楚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多谢族王,二皇子一直说话夸张,想必又是多添了些。

    我哪有!云青尚语气有些卖乖,似乎撒似的。

    呵。程楚楚见云青尚这样,只扭头看着他笑了笑。两人这般,关系明显融洽。而程楚楚这么做,并不是毫无缘由的。本就是一介平民,现在看族王这般,也并不是十分注重自己,想必觉得自己这类草民能够入宫参加宴会已经是荣耀了。现在若不借着表现出与两位皇子关系的密切,想必此次宴会一结束再给点黄金大发,这感激仪式便结束了。果真,昭告天下的感激之心,因为时间的磨砺少去了不少。

    族王见两位这般,并没多想,只当两人私下关系不错。

    你......宋明良看着宋芷怡,想问些什么。宋芷怡却并不去看宋明良,这样使得他想多问两句的想法也暂且搁置。

    毕竟婚姻不是儿戏,就算是此刻对宋芷怡与云青奕两人的关系十分感兴趣,也不能说太多。这一来不明白云青奕的想法,这二来宋芷怡刚刚出现,到底去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会不会做了对名誉有影响的事等等一概都不清楚,便也只能先不说,准备从长计议。

    歌舞!族王示意一旁的随从唤出晚宴准备的节目,一旦歌舞开始,在座之人就不用再太过注重宫廷之礼,可以放松地享受。

    这是,宋芷怡立刻端起一杯酒,走出自己的座位,目标明确地朝着云青奕走去......程楚楚看的清楚,暗暗咬唇:一定要阻止!

    ps:

    求订阅~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