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凤舞之谜

    在去往若虚门的路上,夜泊想了很多,但是大多预想的结果都是在未见到雾虚的人之前就被门徒杀害。[*****$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他似乎觉得有些不值,却并没有停下.......死就死吧.......

    依旧是那片深山,依旧是那个极为隐藏的洞。夜泊下了马,四周的景致出奇的安静,更让他左顾右看,深感不安。一步一步往前走,还没有感受到危险,握着容海刀的手就已经在暗暗用力,想必还是有些怕的。毕竟真正的面对,与气头上的豪迈是两码事。

    风轻轻吹过,将树叶刮的发出沙沙的声响。

    “谁?!”夜泊回头,却只看见摇晃中彼此摩挲的树叶。心下明了,一股不知何处来的脾气竟然窜了上来!“的,劳资难道一辈子都只配做个缩在壳里的乌龟!”愤怒地自己骂了一句,抬头之时,眼神已经改变!

    “雾虚!雾虚!”中气很足的呼喊声“龟孙子,你他妈的还敢不敢出来了?”

    此时的洞中已经换了光景,为了子虚能够好好的恢复才来到这溶洞中,现在一切都恢复正轨,自己也觉得应该搬回去了。只是,毕竟在这里很久,那种湿冷的感觉让他很舒适,不由遣散了门徒,一个人坐在石椅上静静环顾,如几十年前一样,一如既往地念旧。

    “雾虚!雾虚!........”虽是因为距离让声音很微弱,但是雾虚怎么会听不到。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叫他。不由眉头一皱,对喊他的人,生出几分好奇。

    “你他内内的,怎地创建若虚门创建成个缩头乌龟了!”夜泊对着洞口,辱骂地话一句接着一句。

    “是你?”雾虚却并没有从洞口出来,而是从另一端的小道慢悠悠地走到夜泊的后面,用很淡然的语气开了口。

    夜泊猛地回神,握着容海刀的手瞬时暴出了青筋。

    雾虚低眼看到。不由冷冷一笑:“来者不善?”

    见雾虚这般淡然轻蔑的表,作为功夫并不精湛的夜泊来说,自然是生出几分胆寒。但是事已至此,不生则死,他眉毛一横,有些狠意地看着雾虚:“双生武馆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眼中透着疑惑。十分不解地看着夜泊,一副闻所未闻的表

    夜泊见雾虚这个样子,心下觉得不对劲,不由追问:“难道双月的死与你无关?”

    “双月死了?”很震惊。

    虽是这样,夜泊依旧不觉得雾虚能够脱得了干系:“地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若虚门’三个字,难不成你还想跟我装糊涂?”说着眼睛微微一敛,挤出些许皱纹的眼。透着杀气。

    虽然不是雾虚下的手,但是他一细想,暗自判断,这事儿**分与自己的两个儿子有关。不由冷眼看着夜泊:“若是我杀的,你又能怎样?”语气中含着满满的轻视,夜泊这样的小角色,他在旧若虚门时就不放在眼里,况且是现在。

    “你......”对于雾虚的鄙夷,夜泊怎么会看不出来。不由恨得咬牙,再也说不下去。

    雾虚也只是与夜泊对视。没有丝毫服软的迹象。

    “你.......妈......的!”一声怒吼,猛地挥动手臂,将容海刀在自己头上绕了一圈,猛地冲了上去。雾虚见夜泊像一只疯狗一般冲过来,微微侧,脚下像是抹了油一般猛地向后滑出好远。夜泊见雾虚这么快的速度,稍稍愣住。

    “什么时候,一个下等门徒也敢这么叫嚣了?”雾虚轻蔑地看着夜泊。表很是悠然。

    这么一激,夜泊心中更气。刚刚鲁莽一招不过试试雾虚的本事,但凭这躲避时功力的控制,夜泊已经知道雾虚的功夫不能同而语。却还是暗暗握了拳。想拼他一拼。不由脚步滑了个八字,全运功,将容海刀的刀锋用内力助锋。

    雾虚见夜泊全僵硬,脖颈处青筋暴露,知道此时定是动了真格,不由手掌暗自一转,也运功在手中。

    “八仙过海!”手臂与容海刀合作一体,像是一条水蛇一般,猛地在半空中如波浪一般左右摇晃。刀影太快,忽而竟像一条宽阔大道!就是此刻!夜泊一个飞,猛地踏上刀影,冲向子虚......

    就在子虚一掌出袖,凌厉的气冲飞杀过去之时,夜泊竟然猛地一滚,刀影如被夜泊握在手中的绸缎,一个回甩,冲向子虚!

    子虚疾步后退,刀虽还未到,却已经感受到强大的杀气!猛地一下止住步子,后脚跟滑出一个巨大的深坑。闭目凝神,竟是准备正面承受这一刀!

    嘭!

    刀竟然猛地被打回了,子虚单臂一振,只觉得整个手臂骨头一下子粉碎成细灰一般!

    “啊!!!!!!!!!!!!”一声哀嚎响彻山谷,惊动远处林间鸟雀,扑棱棱飞去好大一片。

    雾虚睁眼看着右臂已经如同软泥的夜泊,冷哼一声:“之前在若虚门就不自量力的献策攀结,没想到了现在,还是这般不自量力!”

    经脉皮皆受了毁灭的创伤,手臂如同被万把尖刀凌迟一般。脸颊两侧已经开始渗出冷汗,嘴唇也因为不能承受的疼痛,渐渐发白。夜泊强忍着,睁眼看着雾虚。但是这种锥心刺骨,似乎牵动了夜泊的神经,只觉得眼睛发花,要冲出血来。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雾虚走近几步,低头俯视夜泊“当年要你加入新建若虚门,不过念你一直是条不错的看家狗,难不成你还真觉得自己有几分本事?”眼角的蝎子尾巴因为笑纹而变形,显得丑陋而森。

    夜泊抬眼看着雾虚,眼中已经没有乞求,甚至连不甘都没有,视死如归。

    雾虚见夜泊这个样子,只撇了撇嘴,啧啧两声,摇了摇头:“这种完全没有气节的死狗眼神,看的真叫人不爽!”话语间猛地运足手中气力,似乎想一掌了之。

    夜泊料到,闭上眼睛,并不准备挣扎。

    “哐当!”就在雾虚准备下手的那一刻,只觉得后背一丝冷气,猛地回头,精准地打掉暗器。

    龚虚子猛地从树上跃下,来的正好。

    “龚虚子......”夜泊很艰难的喊了声名字。

    “去你妈的,”龚虚子看了夜泊一眼“居然他妈的还没死?”

    却没有注意到旁边雾虚的眼中已经起了火,那种想要一下子将龚虚子吞噬掉的表,雾虚似乎从未有过。

    龚虚子看着雾虚,却并没有雾虚表现出的那种怒气,反倒微微皱眉,多出几分不理解。

    “你来了。”不像是问句。

    “嗯。”龚虚子稍稍将跃龙剑往后挪了挪,这才抬眼看着雾虚“我已经没有阻止你新建若虚门了,怎地还要杀了双月?”

    “呵。”是很无语的笑,不知是笑龚虚子的话,还是笑龚虚子说了话。

    事实上龚虚子一直想要好好与雾虚谈谈,比如到底是从何时起两人演变成这样。只是雾虚不知从何处来的火气,总是截断龚虚子想要彻谈一番的机会。

    就在两人沉默之时,雾虚窥到龚虚子后的跃龙剑,突然脸色一僵:“你还在用跃龙?”眉头一拧,似乎杀气更重。

    龚虚子早先就发誓不再与若虚门有任何关系,现在上背着跃龙剑,一时找不到措辞。

    雾虚见龚虚子为难的表,不知为何突然笑的明媚:“你是不是以为我一直找不到你?”说着只听唰的一声,从袖中穿出一把与龚虚子神似的宝剑。

    “舞凤?”龚虚子一愣,猛地抬眼看着雾虚“这剑你怎么会有?”语气中充斥着很深的怒意。

    “下去了好好问阎王吧!”说着眼中杀气一现,长剑直刺。

    龚虚子一个后退式旋,顺势抽出跃龙剑,两剑双击,闪现巨大的火花!四目相对,雾虚眼中充血,一脸杀气;龚虚子也是死命抵挡:“这剑你怎么会有!?”已经是失控地怒吼!

    雾虚见龚虚子那么心急,笑的更是讥讽。手腕猛地一旋,子后仰,结束两剑相抵的平局。子柔软,招招式式都像是女子舞的长袖舞一般。而龚虚子招招激进,恰似猛龙腾云,气势磅礴。

    夜泊已经疼的两眼发花,却还是死死盯着两人的招式!招招都是之前若虚门有名的“龙凤起舞”,可是这凤舞剑不是一直随着林影儿消失了么?而且这凤舞剑法,子虚怎的这么娴熟?心中迷雾重重,百思不得其解。

    而此刻的龚虚子,不停地接招,因为这熟悉的凤舞剑法,心中比夜泊更加疑惑!

    一时晃神,肩膀处被砍出一道很深的白口子,顿时鲜血如注......龚虚子猛地捂住伤口,并没有再接招的意思。

    唰!

    剑尖稍稍一颤,直直指着龚虚子脖颈,却猛地停住了。

    “究竟是为什么,你怎么可能会有这把剑,你又怎么可能会凤舞剑法?”这锋利的剑好像根本不是指的不是龚虚子一般,他根本不在乎生死,只想将心中的疑惑弄个明白。

    雾虚听着龚虚子急切的问句,冷冷一笑:“我就是要让你抱着疑惑去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