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极限杀戮

    双月两人气力已尽,却发现子虚未亡,不由眼微微一敛,表平静,似乎静候死亡......

    子虚手中运功,一团冰蓝色的光环将双月两人围在其中。[******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瞳孔中血红色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不要!”若啸天刚刚喊出口,只见子虚手猛地将双手握成拳状,继而速度张开!蓝色的光团像是被双月两人吸收一般猛地消失。就是此刻,两人的肤色渐渐呈现冰蓝状态,眉毛位置竟然刹那间凝结出了霜雪!

    “这......”若啸天自出生起从未见过这等功夫,不由心下一寒,直直地往后退。

    可就算是这样,子虚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细眼生邪,伴随着眼中的一丝狠劲儿竟是一把将双月两人的体举至半空!

    啪!

    直直摔在地上,因为体被冰冻,支离破碎!头颅骨碌碌地滚到子虚脚边,未闭的双眼让一切都那般森。

    若啸天已经看不下去,只觉得下肢有些发软,却还是一步一步地往后挪动着,似乎想逃开这里。

    此时的子虚才渐渐平静下来,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已经干了的血迹,嘴角的笑容微微泛起。这,才是他,才是真正的若子虚。

    已经忘记起初的所有想法,若啸天心中除了恐惧,什么都没剩下。世上怎么会有这类武功,怎么会这般邪乎残忍......他受不了,即使他支配着整个影门,无时无刻不等待着杀戮。但是这样妖邪的东西,他真的无法接受。

    “啸天!”第一次,没有带着姓氏的一声呼喊。

    若啸天猛地一停步子,眼中透着惊恐。

    “要去哪里?”子虚扭头见若啸天已经走出好远。不由剑眉微微一扬,似乎对他现在的反应很有几分不理解。

    “没......没......”结结巴巴的话语明显表明了此时内心的恐惧。

    子虚见若啸天这般,只冷冷一笑:“堂堂影门门主,原来不过只有这几分胆量。”

    尽管这般。若啸天也没有想表明自己厉害的意思,只挪动着步子,想先离这个人远一点。

    “怎么.......”说话间已经渐渐靠近子虚,眼中的冰蓝色还是很重,只是血红在一点一点的消散。亮白色的发线印照在这样的脸上,让人更加畏惧。

    若啸天见子虚一步步靠近,突然将后的长剑抽了出来。

    唰!

    刀锋泛着寒光,眼神凛冽。

    子虚眼神玩味地看着若啸天,好半天才慢悠悠地开口:“这是?”

    若啸天眼神中突然透着强烈的压制神采。语气生冷:“你这样子。我没办法。”

    “哦?”只是简简单单说了个问句。眼神中的血红便渐渐升腾起来。

    若啸天见子虚这个样子,心猛地一沉,似乎已经意识到此刻若是刺激他。想必后果不看设想,不由见剑猛地一收。眼神不再那么强烈。

    “怎么停了?”并没有缓释的意思,一步一步靠近,发丝已经开始飘扬,似乎在运功。

    难道?难道已经不能自己控制自己了?若啸天睁大眼睛,双腿仿佛被注了铅水一般,怎么也挪不动。

    一步一步,子虚脑中已经完全空白,只记得鲜血的艳红。

    “子虚......子虚.......”若啸天子往后仰,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完全丧失理智的男人,心紧紧提了起来。

    手微微旋转,似乎要下手......

    “该回去了,爹在等着呢!”若啸天突然在此刻说了这么一句。

    手一顿。

    若啸天看在眼里,似乎想到了可能躲过死亡的机会:“爹现在肯定很想见到你,还记得爹说的么,要答应你的婚事。到时候爹坐在大之上,见你与你心之人拜堂........”不停的说着,不停地形容细节。

    子虚眼中的血红色一点一点的消逝:街道上,当所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时,曾有那么一个女人直视自己,眼中透着那么明显的慕......那眼神,他此生难忘。

    “大哥?”若啸天见子虚似乎恢复正常,轻轻唤了一声。

    “嗯。”若子虚浅浅回答一声,转走出武馆的大门。表十分冷淡,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

    若啸天呆呆站在原地,好半天才回了神。

    子虚心中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但是这就是他武功的短处。虽是杀伤力大,但是因为水寒功法最高层冰寒功法才刚刚炼成,自己还不能完全控制,往往会因为控制不住体内强大的寒毒而失去理智。

    上天赐予他一寒毒,他所做的却不是悖逆而是顺从。十多年的水潭修炼,一次一次将自己的寒毒与深潭寒气交融,多少次的蚀骨之痛才练就了此刻的成就。就算杀戮无度,他又怎会就这么白白的让这一绝学湮没。况且,原来心内还有最柔软地一处。他一直想不通,不过是个女人罢了,自己为何这般苦苦迷恋。知道理智迷失的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只是因为起初那一眼。

    你不曾因我满头白发而以为我是异类,你当面说:你怎么那么好看。原来我所要的,只不过是全世界有一个人不曾怜悯。

    之前因为不想让那女人看到这样的自己才未用此功,既然你已不在,又还有什么值得顾及!

    而此时,另一边的某人也是彻夜未眠。

    在这荒岛上那么久,就算是修养,也不能白白耗去那么多时。云青奕的伤势她也完全看不出苗头,到底什么时候可以达到他所希望的地步,程楚楚完全不知道。真的要这么一直枯等下去,若是再耗去几,自己的生命是不是就真的岌岌可危了?她似乎在此刻才真正懂得,什么叫做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生活。

    云青奕,呵。

    程楚楚拉上被子,将整个头埋在被褥之中,每当有些事想不明白的时候,她就喜欢给自己一个最小的空间。像是一条毛毛虫,钻进满是羽毛的洞。她喜欢在这种环境下思考,研究或者摸透一个人。

    行为研究表明:一个人最炫耀的东西,就是他内心最缺失。

    突然觉得云青奕为什么会那么突兀的做那样的举动,装作那么不屑,不就是怕自己泥足深陷么?不由嘴角一扬,原来男人终究还是越不过这红颜祸水.......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