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破罐破摔

    “全放松,此时应该能够感受到气海的紧绷,努力传输真气,聚集包容,渐渐达到放松状态......”朝歌一句一句的说着,此时指导的却不是别人,而是程楚楚。******$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因为云青奕还不能很好的掌握运行真气的方法,没有办法掌控最佳的传输时间,朝歌还要一次一次的亲自运行,由此帮助云青奕。几天下来,体力耗费了不少,现在程楚楚体内真气又没有排出,自己实在是没有多余体力亲自帮她,只能按照一般的精气运行方式教程楚楚。

    “气海在?”程楚楚瞪大双眼,眼神空洞地看着朝歌。

    问这种问题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朝歌从来不知他此生还会教这么白痴的人物,无奈叹了口气:“你就放松体,让体力顺着下去,到了肚脐位置就能感觉的到........”

    程楚楚盘腿而坐,继续出脉中真气。就在这个时候,朝歌站起子,似乎想走出这石室。

    “你要去哪里?”程楚楚虽是练功,却一心两用。

    朝歌回头看了程楚楚一眼,对她这样的反应渐渐有些不能理解:“我去哪里与你有什么关系吗?”

    虽是吃了个实实在在的闭门羹,程楚楚却并没有放弃的意思,很憨厚样子的笑了笑:“我就问问,问问。”心中却害怕朝歌觉察出端倪,索按照自我判断方式得出了结论。假装不想练功的样子,站起子,拍了拍长衫上的灰尘“哎,一个人无聊死了,我去看看云青奕在干嘛。”程楚楚似乎从来就没有唤过云青奕的名字,这么假装轻描淡写的唤出,心里总有种奇奇怪怪的感觉。

    朝歌不解,却不好多问。只得硬着头皮与程楚楚一起去。

    “你们怎么来了?”云青奕因为按照朝歌的指导,又疏通了一遍血脉,此时周顺畅。正闭目养神感受血液流动。以便更好的掌握真气应该游走的方向。

    “没。”程楚楚笑的十分灿烂“就是想来看看你。”说完挨着云青奕坐下,一副又准备运功的样子。

    “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们的关系这么亲密。”话语中隐藏着浅浅地醋意,表却依旧温和,没有直接攻击的意思。

    “哈哈,是么?”没想到在这样的况下,程楚楚却夸张的笑了笑,将云青奕的肩膀一楼“我们关系一直都很好的!”

    云青奕被程楚楚这么突然地一搂,脸竟唰一下的红了。

    朝歌看在眼里,表越来越不好。

    程楚楚见状,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事。可是虽说她是特工。勾引过无数人,但是这种夹杂在同志里面的事她是真心没遇到过。只得小心翼翼地放下手:“你找云青奕也有事?”

    朝歌不知程楚楚为什么老是对他的一举一动那么感兴趣,不由微微皱眉:“你到底是怎么了?”

    “嗯?”程楚楚佯装不知,发出疑问的声音。

    “有病吧。”说着转离开。

    被一个男人,这么尖酸的指责,程楚楚的心自然不会很好。云青奕见程楚楚神色黯淡,知道一定又被伤了,只能在一旁有些尴尬的安慰:“没事吧。别放在心上。”

    程楚楚扭头看着云青奕,一个略带脆弱的微笑:“我没事。”她是真的没事,毕竟指望着云青奕帮忙找玉石。她心里清楚云青奕不会那么轻易的帮助她,倒不如多打几张同牌。

    “谢谢你。”如同预想,云青奕果然觉得自己欠了她太多。

    “你还要修炼多久?”程楚楚十分认真地看着云青奕,“不是说再过几,你就完全能够自我运行了吗?”

    “嗯。”云青奕不否定的点点头,“多亏了朝歌,现在本来发育不全的血脉已经完全被打通畅。只是心脏位置的频率过快,必须多等几天。若是心律齐整,哪怕是稍稍慢下一点,相信我就可以自己运功了!”

    听到云青奕这么说,程楚楚十分开心的点点头。

    “放心,我会帮你找到你要找的人。”他看着这个女子的笑容,那么纯粹的开心应该不是因为自己的痊愈而是因为自己后续能给她带来好处吧。

    程楚楚没有想到云青奕会这么说:“我只是开心你马上就好了。”居然毫无隐藏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因为我?”云青奕有些难以相信。

    “不相信就算了。”程楚楚站起子,“你好好修炼吧,若是朝歌找你有事,我会尽量不让你们单独在一起的。”

    云青奕点点头,也不说太多。

    大海,是个让人能够忘却自己的地方。傍晚时分,红霞印照在海洋之上,有那么一块一块影,伴随着海水汹涌而来的怒嚎声,显得那么森。

    “怎么又在这里。”程楚楚站在朝歌边,“先开了口。”

    “你们到底怎么了?”朝歌并没有多说废话,直切主题。

    程楚楚没有想到问题会来的这么快,一时没有招架住,只能安静地沉默。

    “很久之前就认识了?”问每一句话的时候都没有去看程楚楚,直视前方,似乎在努力压制着什么。

    “也不算久。”程楚楚轻轻说了一句,不知道朝歌为什么要这么问。

    “梦蝶庄是第几次?”

    无休止的沉默,却并不是程楚楚此时的大脑。到底要怎么回答,若是说是第一次,那么朝歌定是知道我俩没那么好,现在这么寸步不离肯定会招来朝歌的怀疑。但是若不说第一次,要怎么编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呢?

    “怎么沉默了,记不住?”

    “在宫中见过。”程楚楚轻声道,眼神中已经换上完全沉溺的神采“那时他在宫中凌霄阁,站在竹楼上,一席白衣,仰望着竹楼后不算高的小峰。”形容的时候,声音那么轻,轻的仿佛她整个人都已经深深陷入当时的景。

    “所以?”虽是努力用着简短的问句,表却已经渐渐没有了平的明朗。

    “所以刻骨铭心,到现在都还不能忘。”程楚楚扭头看着朝歌,她心里知道若是说两相悦定会让朝歌拂袖而去,极有可能放弃帮云青奕治疗,她不能,于是决定上演一场单相思。

    “你他?”.......

    ps:

    大家都订阅订阅,看一看吧,呜呜呜呜呜,太惨淡了也.....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