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螳螂窥探

    “可是,我之前下达命令之后,明明进行了追杀的。*****$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

    “嗯!”若啸天点了点头,“我这山庄也是当时爹忽悠我,说给我建立影门的基础资源。”

    “你刚刚不是说是赌局赢得?”

    “那是里面的摆设,这些宅院又不是。”若啸天长叹一口气,看着四周的石室,“为了收拾这做到一半的烂摊子,我从十二岁起就觉得自己在衰老了。”说着很幽怨地看了子虚一眼“你的那个烂摊子似乎更加不好捡啊!”

    “是么?”子虚淡淡一笑“不过是杀几个退出江湖的隐士,有什么难度?”

    若啸天听子虚那么简简单单的说出“杀”字,心中不由生出几分寒意:“为什么?”他从一开始就接触的不是这样的思想,现在自然是更加的不懂。

    “爹从一开始想重建若虚门时,就受到旧门徒的百般阻挠。他本就优柔寡断,先不说留下旧门徒可能会使他们集结起来,灭去爹幸幸苦苦创立的若虚门,但凭他们旧若虚门的份都有不得不死的理由。”

    若啸天虽是认真听着,却还是完全不懂这是个什么逻辑。

    “你觉得如果若虚门真正建立起来,最有可能的结局是什么?”子虚突然看着若啸天,问出这么一句。

    “成为族王的金牌护卫队?”回答之时,还是稍稍疑惑。

    子虚摇摇头:“不攀结大臣,无人进入官场,不过是集结了高手的一个不知名的类似杀手的团体,你觉得有可能吗?”

    “那......”若啸天显然从来就没有想那么远。

    “只能成为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对于族权来说,太过隐秘危险;对于旧若虚门来说,可是是毁去他们前‘无视名利,一心为国’的伟大功绩的罪魁祸首,也可能会是他们表现自己忠良之心的垫脚石。”所以,子虚看了若啸天一眼“什么原因下。应该留下这旧若虚门的门徒。”

    “他们与世无争?”似乎并不是什么很难的问题。

    “世上什么人会与世无争?”冷冷一笑“爹之前不是说过。就算退隐都有诗词之约么,难道真有人甘愿默默无闻一辈子?”

    若啸天似乎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让他莫名恐慌了。不过是些可能的事,他便这般下了死手。终于想通子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物了,心猛地一沉,是雾虚永远不能成为的人物。将所有的事都做到百分之百,宁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这个难道就是爹要交给子虚的?可是之前不是百般强调心可以狠,但路不可以错么?现在这样子的人,这样的想法,难道真的就不会错?

    若啸天看着子虚嘴角泛着的浅浅微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和我们比武一样,我们从一开始就是有差别的。”子虚将手中的字条猛地握住。“出去吧。”话语中没有了一开始的温柔,不明缘由的冷漠让他若啸天感受到这个人的善变。可为何,雾虚要将自己培养成这般,难道自己真的不值得一用么?或者是因为别的?却不想再想太多,只点点头:“走。”语气很轻。

    影门秘密的商讨之处,子虚坐在主座之上,看着手中关于影门近期计划的通告:“到现在。一个隐士都没有出动?”微微皱眉,不知为何让人看起来那么森。

    “我还是想不通要这么做的理由。”若啸天依旧固执己见,“贸然行事,只会趁早地激化矛盾。”

    “那就练练手吧。”子虚将纸张十分随意的扔在桌上,轻描淡写的对若啸天来了这么一句。

    “人命岂是玩笑。”此刻还是进行了辩驳。

    子虚慢慢抬眼,脸色不知为何与雾虚如出一辙:“宋明良马上就要下手了,这件事你可知道?”

    若啸天一怔,他完全不知道子虚已经知道了那么多。

    “若是他拿到我们一直奢求的东西,无论新旧若虚门。你觉得还有存在的理由么?”

    若啸天只皱着眉头,想要听清事的原委。

    “我们现在手上没有东西,只有信息。而真正拿着东西的人却愚昧无知,难道我们不应该尽力得到?”说着浅浅叹了口气,“一定要在宋明良找到之前动手!”看着若啸天,“派影门的人从双月下手吧,不是开了武馆么!上次不过小小血洗,想给那一直阻碍若虚门的龚虚子点儿警告,现在是到动真格的时候了!”

    若啸天心中知道,若是宋明良抢先一步,不仅重建若虚门成一场空,甚至还会引起更大的动乱,只得点点头:“总之先把那张图弄到手吧。”

    子虚看着很封闭的石室,似乎十分喜欢这种封闭的状态:“跟爹说,我后就在这里了。”

    “什么?”若啸天不解地回头。

    “这影门才是若虚门的正体,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说着摸了摸被磨圆了的石桌桌角“那山洞也该放弃了。”

    若啸天只能点点头:“大哥若是喜欢这里,自然没问题。”

    子虚似乎没有听到若啸天说话一般,四周望了望:“娘亲是在哪间石壁后面?”

    若啸天只用手一指,没有加更多的言辞修饰。

    “看来这石室也不是你一人的心血啊。”说着微微一笑,看着眼前沉的石壁“爹独自一人来过很多次了吧。”

    若啸天不觉得有需要回答的必要。

    “林勇之,”子虚轻声说出了这个名字“最信任的不是我爹,也不是那什么龚虚子,这旧门徒中,你说谁最有可能。”

    “最没有可能的人。”按照对人心理的判断不应该是这样么。

    “那若是觉得我们一开始就会这么想,又是不是会放在最可能的人上?”

    “你说龚虚子?”

    子虚听到这里,却摇了摇头。“若真是在那个人手里,他为何要这么明目张胆地与爹较量,我虽是没见过这个人,但是隐隐感觉不应该是他。”

    “那......”若啸天似乎给不出更合理的答案。

    “杀吧,杀到孤狼慌了,自然会有集结的时候。”说着摩挲摩挲食指上的扳指“到时候收网就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