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首次任务

    在这封闭的空间,沉默的氛围像是时光停滞了一般,静止了很久。**********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

    “好些了?”若啸天终于先开了口,皓齿闪亮,一如此时脸上的灿烂。

    “嗯!”微笑很暖。

    两个大男人之间,这样的矫,似乎有些过了.......子虚好久才回过神,猛地收回自己的手,脸上有那么一丝尴尬。

    “哈哈!”若啸天看着子虚这个样子不由笑了笑“又不是小女生,是羞了么?”眼角透着邪气,完全是平调戏女子的模样。

    子虚此时不知道应该给个什么样的反应,索站起子,脱下几件毛皮:“做正事儿吧。”绪依旧在这么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完全整理好了。

    “好。”若啸天不想去多问太多,毕竟,这一切他都没有发言权。将子虚带到了石室中真正的影门门徒户籍库,想让子虚先了解一下影门最顶尖的十八位高等影士。“这里!”若啸天指了指一个有很多方形凹槽的石壁。

    子虚看着凹槽,完全不懂若啸天让他看的意思。

    见子虚这么的迷茫,若啸天知道他定是没有看到最应该看到的,不由手指往上一指,示意子虚抬头看看最上面的凹槽。果真,他瞬间就懂了。最高层有两个凹槽,其中一个摆放着他母亲的灵位。下面整整齐齐的三排六列,定是放那十八位影士灵位的位置。可是为什么除了她母亲灵位旁边的一个空位,整个墙壁上就没有突出的位置。难不成父亲从来没有准备将自己的灵位放上去。或者,根本就没有他自己的位置。他不懂,却只能将疑惑积攒在心中。

    若啸天见子虚又沉浸在思考之中,不由说道:“爹说过,就算是死了,这也是影门需要守护的人。”

    “是么?”听到若啸天这么说,他似乎知道这凹槽中放的是谁了。却心底莫名凄凉,难道就真的这么恨自己的父亲么。宁愿死,宁愿抛下自己?

    若啸天长舒一口气:“这影士中,你目前能够见到一个。”说到这里,便扭头看着子虚,有些卖弄的意思。

    “怎么?见若啸天这个模样,子虚很顺从的上道“难道这人很特别?”

    若啸天点了点头,小嘴撅着:“十分特别。”

    似乎越说越悬乎了,子虚看了看四周:“是谁?”有些迫不及待的意思。

    终于是激起了子虚强烈的好奇,若啸天满意地笑了笑。将手指四处胡乱一指。子虚顺着若啸天指尖游走的方向,并没有看到所谓的特殊影士,不由有些不满。绕了好大个圈子。若啸天终于绕了回来。指中了自己。

    “什么意思?”子虚还是不能明白。

    “不会那么笨吧。”若啸天没有想到给了这么直白的提示,子虚首先的反应竟然不是感激而是迷茫。

    “难不成,是你?”更是觉得诧异了。

    “自然!”明明是堂堂影门门主,却那般自豪的想子虚展示自己是所谓的高等影士之一。子虚已经完全摸不透这若啸天脑子里面都是装的什么。“怎么?”见子虚听到这样的话,居然一点点感动的意思都没有,脸不由垮了下来。透着严重的不满。

    “爹对你很好么?”却猝不及防的问出这么一句。

    若啸天听到这个问题,子一颤,眼神很不自然的避开子虚的目光。

    “不怎么好吧,不过是天天让你练习武艺,教一些你根本就不愿意懂的知识。”说着伸手摸了摸被擦的十分干净的凹槽“到最后。还是由我拿走你的一切。”

    “哎!”就算是说道这样的程度,若啸天也没有一丝埋怨的意思:“我现在抬手就有人端茶送水。晚上睡觉有人铺暖被窝,要是不遇上爹,我指不定就饿死了!”说着站在子虚面前,眼神中充满疑惑“我怎么觉得你老是想要我恨你似的。”

    被若啸天这么一说,子虚赞同的点了点头:“好像有那么点儿哈。”语气像极了开玩笑。

    “哈!”氛围终于是轻松了些,若啸天走到墙壁一遍,不知道按了个什么机关,方形凹槽里面的一个悬空挡板便旋转半周,除了上面最两个凹槽,十八个影士灵位摆放位置上都出现了一本书籍一样的本子。

    “这是?”子虚一面问话,一面拿下一本开始翻看。

    壹影,生辰不详,父母不详,于清辉末年入队,擅用短刀.......好像是每个影士的资料。子虚心中知道,要想了解这些人,这厚厚一叠是一定要看完的。里面较大篇幅记录了未成影士之前的战功,杀戮记录并不算太多,多为训练良将的记录。

    “似乎每一个都怎么杀人。”子虚一面翻看,一面道。

    若啸天见子虚这么快就看出了重点,不由欣慰地点点头:“现在若虚门留下的大半都是旧若虚门的门徒,爹每次都让他们出去完成没有的任务,或是小任务,若是在途中无故杀戮,回来定会直接除掉。”说着看了子虚一眼“大部分都是因为爹那句要让若虚门成为堂堂正正的族内部门进来的,以后留下也基本是贪恋钱财或是权利的鼠辈。”

    “什么?”子虚眉头紧紧拧着,若啸天此刻说的,没有一个字能够符合他的预料。他见惯了自己父亲无故杀戮的景,听多了关于如何将自己培养成心冷、城府深的言论,此刻......若啸天说的都是什么。

    若啸天似乎知道子虚在想什么,很安慰地拍了拍子虚的肩膀:“你真正要知道的还有很多!”说着从石墙的一个长缝中拿出一个字条,上面写着:剩余残党,一律不留。是子虚的笔迹,是他第一次出去时做的决定。若啸天将字条递给子虚:“爹跟我说,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

    子虚看着自己写着的东西,脑中完全混乱了。眼神迷茫地看着若啸天:“这又是什么意思?”

    若啸天淡淡一笑:“这是你自己的决定,自然由你自己完成。”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我第一写的就是,新建门派。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