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利用计划

    “你们在说什么?”朝歌不知何时,站在了一旁。**********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

    “!!!”程楚楚双眼圆睁,一时语塞。

    “你什么时候来的?”相比之下,云青奕明显淡定很多。

    “刚过来。”说着蹲下子摸了摸云青奕的衣服“怎么把衣服弄湿了?”眉宇之间透着温柔,伸手将云青奕一把拉起来,“快换衣服,我给你洗了晒晒。”

    云青奕很乖巧地被朝歌拉着站起来,准备去竹楼换衣服。可是朝歌却伸手拉住云青奕腰间的衣带,表十分平静:“先脱了吧,这么湿容易着凉。”说完扯开衣带,准备帮云青奕脱下。之前怀疑朝歌有问题的时候还努力让自己适应,觉得没什么。现在程楚楚同意自己的观点,也觉得朝歌是龙阳癖,云青奕一下子觉得难以接受了。却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只能求救地看了程楚楚一眼。

    程楚楚见云青奕可怜兮兮的眼神,心领神会,一个箭步冲到云青奕面前,将朝歌握着衣带的手一把拉开:“不用不用,是我给弄湿了的,我来我来!”说着竟然自个儿亲手一把扯开了云青奕的衣服,精壮地上半一览无遗。程楚楚这么近距离地看着,脸唰地一下红了个透。太过羞怯,假意看着别处,手却还是死命扒着衣服。

    云青奕莫名其妙地被程楚楚扒了,朝歌看着云青奕被莫名其妙的扒了......

    两人都呆愣着,不知道这女人在干嘛。

    “我我......我我..”程楚楚东西南北的胡乱看了一通。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理由,只得捂着额头,很做作地喊了一声“啊呀”......子一软,假装晕了过去。

    ......

    这么拙劣的演技,只让两人更加迷茫......

    程楚楚死命闭着眼睛躺在沙滩上,她不要睁眼,死了也不要!怎么可能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怎么应该!自己是特工好不好。高智商的特级人物好不好,怎么可以这么荒唐!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死了算了。

    “我们走吧。”看了程楚楚一眼,朝歌对云青奕微微一笑。

    “嗯。”应了一声,跟着朝歌向竹楼走去。

    又躺了一段时间,觉得两人应该走了,这才缓缓睁开眼睛。这么无语的事她都能做出来,也怪不得别人叫她憨豆!她明明一直觉得自己十分优秀的.......却还是担心云青奕被朝歌咋了,急急忙忙走到竹楼。

    “不晕了?”朝歌刚刚坐定就看见程楚楚来了。话语中多少带点儿讥讽。

    程楚楚心里明白,现在说再多也是白搭,索装傻的笑了笑。看着一旁刚刚换上干衣服的云青奕。

    云青奕不理解程楚楚为什么要看着自己。甩了个疑惑地表

    “大皇子,我有事儿跟你说!”说着指了指门外“是关于二皇子的,我们能出去说么?”

    依旧不知道程楚楚想干嘛,但是她话都说出口了,云青奕只能瞄了朝歌一眼,道:“好的。”说着便与程楚楚一道走了出去。

    朝歌看着两人一起离开。心中总觉得有一种浅浅的不安。

    “你要干什么?”还没走多远,云青奕便开口问了话。

    “我要干什么?”程楚楚回头看着云青奕“是你要干什么!你刚刚为什么要给我使眼色,你看看我多慌张!”

    “噗!”想到刚刚程楚楚荒唐地举动,云青奕就忍不住笑“我哪里知道你会这样做......”

    “哎!”程楚楚挥挥手,看着并不怎么着慌的云青奕“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既然你不喜欢男人你就要跟朝歌说清楚,要不然以后你准备咋办。”

    “我知道。”云青奕看着程楚楚的双眸,表很认真。

    “知道你怎么还不说呢?”明显有些焦虑。

    “因为我不想死。”云青奕说这话时透着很强的愧疚感“我不能离开朝歌,他掌握着我的一切。我若是从一开始就死了倒还好,可是现在我是青云族的大皇子,我的存在牵制着很多的事,我真的不能死。”

    “所以......”程楚楚正想发表自己的结论,便被云青奕接了过去“所以我只能利用朝歌,哪怕是在利用他的感,你明白吗?”眼中藏着很深的无奈“他若是要别的,财富、权利或是世间的任何一种,我都能办到,可是男人与男人,我怎么办?”

    “也就是他要是女人,这事儿倒是好办了哈。”程楚楚笑的有些无奈。

    “可惜他不是,”说到这里,云青奕走近程楚楚,双手捏着程楚楚的肩膀“所以,我求你帮我,好吗?就这一次。”语气十分哀求“待我办完所有的事,我会选择用死亡来了结,可是现在,我求求你帮我。”

    程楚楚被云青奕这样子的话完全弄懵了,好半天才傻傻开口:“为什么是我啊?”

    “因为......因为你相信有男人是龙阳癖,你相信朝歌就是!你相信了我不敢相信但是不得不相信的东西,这世间只有你一人啊!”大概那么久对世人的沉默,在此刻终结了。他至少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而且这个人不觉得自己荒唐。

    “我.....”程楚楚不知道怎么办,她马上就要消失了,她怎么同意。

    云青奕能看懂程楚楚的迟疑,可是......“你不想帮我?”五个字,惨杂着失望与期待。

    一个内心理智地人永远不会在事发生之前就给足希望,慢慢抬头,看着云青奕,不知何时换上了那样让人怜悯的神:“我子也所剩不多了。”

    晴天霹雳。给人首先的反应却不是震惊,而是怀疑。

    “什么?”云青奕皱眉,难以相信刚刚从程楚楚口中说出的话。

    “我也是个将死之人,我要怎么帮你。”泪水开始渐渐噙满眼眶,那积攒的过程被云青奕看的清清楚楚。

    “怎么会,”放在程楚楚肩膀上的手渐渐松开“怎么会......怎么会.......”好不容易可以好过一些,怎么会这样。

    “对不起。”程楚楚一低头,泪水便滴入了沙滩,泪痕因为阳光的炙刹那消失。

    “不治之症?”声音很轻,似乎在颤抖。

    此时的程楚楚没有否认,轻轻点了点头。

    “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最后的几个字都像是空气一般,那么没有气力。才抓住的一丝希冀,就这么轻易断掉了。他,怎么办。

    “有。”却抬头说了这样一句话。

    眉头紧锁,不知道这女人接下来会说什么。

    “同生璧。”三个字,终于解开了所有疑惑。

    “呵,”冷笑一声,鄙夷地看着程楚楚,“这才是你要表达的重点,对吗?”话语间有了怒气。

    难不成以为我在威胁他?程楚楚抬眼看着云青奕。

    “如果找不到,你就不会帮我,是吗?”

    果然。程楚楚心内有些想笑,世间的人首先想出来的理由果真是肮脏的。却并没有说穿的意思,看着云青奕,说出了他出乎意料的那一句:“我帮,到我死之前。”说的十分清楚。

    “以退为进?”云青奕挑眉,完全没有想要相信程楚楚的意思。

    程楚楚看着眼前的云青奕,表依旧哀伤,可是心内的小算盘却噼里啪啦打的顺畅。不知道沉默的算不算久,反正程楚楚最佳的心理攻击已经找到:“你有没有想过,此刻你对我毫无信任的猜忌,像极了你想象中与朝歌的对局?”

    “什么意思?”云青奕冷眼看着程楚楚。

    “你觉得我荒唐,可是反过来呢?你之所以现在要我帮你,是因为我相信了‘你的救命恩人是同恋’的事实,我赞同了你荒诞但是却真实的事。可是为什么我说的就不是了呢?我难道就真的只是一个不知死活的毛贼,我变态到偷圣石?这圣石我就算拿到了,我是能够卖钱呢,还是能够炫耀?这种就算得到了都不能见光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偷,难道你不会想一想?”

    很合理。云青奕看着程楚楚,稍带些自我怀疑:“真的是真的?”

    程楚楚闭眼,表十分痛苦:“我凭什么要理解你,凭什么!”泪水从脸颊慢慢滑落,微颤颤的睫毛上,那一滴摇摇坠的泪珠,看的更让人心疼。

    “我......”云青奕伸手将那滴泪珠抹去“我帮。”

    “耶!”心中狂喜地嚎叫一声,却还是表哀伤地睁眼看着云青奕:“我知道让你相信很难,但是我会慢慢解释的。”说着侧看了竹楼一眼“我们进去吧。”

    云青奕点点头,脸上不解的表明显昭示了自己还在云雾之中的事实。

    程楚楚走在云青奕后面,打着小算盘:若是云青奕真的相信了自己,连皇龙族都通吃的大皇子,想必无论是在青云族还是皇龙族,发布个搜索命令就能寻得子虚了。虽说是这么想,却仍然想不明白之前遇到的那个老者为何要带走子虚。一无所知,但是宁愿千里迢迢将子虚带回去,应该不是死敌。况且当时子虚负重伤,还那么大费周章带回青云族,就更应该是不敌人了吧。只能这么初步分析了,程楚楚看着云青奕的背影,得逞的笑容绽放的十分张狂。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