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不堪回首

    一个人的过去总是让无知的后来人,瞠目结舌。**********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

    当年若虚门,龚虚子与雾虚,两个好男儿志同道合,在管理若虚门上都有很好的建树。但是奈何龚虚子平吊儿郎当,一副纨绔公子哥儿的模样,很让书香门第的林大人看不下去。最主要的是龚虚子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在之事上完全不能把持住自己。况且当时龚虚子二十出头,小脸儿生的俊俏,嘴儿又甜。每每只需要简简单单几句话语便将女孩子逗的心绪怦然。林勇之因这事儿没少说龚虚子,却每每不能引起改变。直到林大人一将自己的义女带入若虚门,这龚虚子才算是安定了。不仅一门心思的呆在若虚门,而且也不与别的莺莺燕燕瞎胡闹。所有人都知道这龚虚子定是看上了影儿,奈何这影儿生就与众不同,偏偏不吃龚虚子那一

    事似乎就这样告一段落了,可是未想这影儿却在某一莫名其妙的失踪。林勇之寻之不得,将火气全数撒在了龚虚子上,对其也益生出厌烦绪。也正是此刻,雾虚开始与龚虚子树敌,不仅没了往好兄弟间的玩闹,还多出杀气。一部分人觉得龚虚子无辜,而另一部分则觉得雾虚做得对!因为一个女人,若虚门未散之前就已经分崩离析。恰巧此时林勇之宣布若虚门解散,除了几个高等门徒懂得事原委,其余人都暗自认为是龚虚子不知分寸私自动了影儿,才生出的事端。

    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而后若虚门分散之时,众人对龚虚子唾沫侮辱,曰其是:“一辈子只能生活在女人裤裆下的禽兽!”

    也就是此起,龚虚子欣然收了众多师父都不愿意教的云青尚,拿着宫中俸禄开始,娼**。好兄弟都觉得龚虚子对影儿一往深,分散之时还留下了归期之约。而雾虚却不知到底因为什么。死死不放过龚虚子。

    “你当若不死死纠缠影儿,我们又怎么会说。”夜泊虽是这样说,心中却并没有完全认为自己错。就算龚虚子此刻也是这般放纵自己,难不成还能说他痴

    “妈。的,这雾虚重建若虚门关我鸟事。就算他放纵自己的儿子又与我有什么关系!”说着猛地一把摆在桌案上“劳资还他。妈不管了!”

    夜泊见龚虚子这么说。脸色焦急:“难道他儿子要叛族,你都无所谓?”

    “现在不是什么都没发生么?”龚虚子扭头看着夜泊笑了笑“就算是与宋明良混在一堆也说明不了什么。”说着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我瞎个什么心。”

    “影门一共一百八十八名影士,其中只有十八名是上将。”若啸天笑眼看着子虚。“这十八名都没有出过任务,但是他们都已经知道后听你差遣......”将影门中的事一一仔细的介绍。

    子虚一边仔细听着,一边打量着旁地这个男人。眼神分明是那般的清亮,为何能够做成这样的大事。要找到无依无靠的人,收入自己门内,怎么会是简单的事。可是眼前这个还这般稚嫩的人居然办到了,而此刻,这般云淡风轻地将自己幸幸苦苦构建的一切转给自己,竟然没有一点怨言?

    也许子虚眼神中的疑惑太过明显。若啸天小心问道:“大哥,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大哥,依旧是这样的称呼自己。子虚嘴角不自然地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只是注意到了你而已。”

    注意到了。

    仅仅是这个程度,若啸天便一脸明朗的笑容:“真的么,早知道我就应该将这影门组建的更好,这样才能助你完成毕生大业!”

    “帮我?”子虚微微皱眉。不能理解若啸天的话语。

    “嘿嘿,”若啸天见子虚疑惑地看着自己,竟然傻乎乎地笑了笑“爹虽说老是提醒我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但是我一直知道我拥有的一切将来都是你的!”说着像是亲兄弟一般拍了拍子虚的肩膀“我强体壮,所以有更多的时间来忙若虚门的事。现在你好了。一切都应该交给你了。”

    这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幸幸苦苦为别人种出果实难道是那么令人愉快的事么?

    若啸天见子虚呆呆地看着自己,心里也十分清楚他在想什么。一如既往的笑看着子虚:“我不过是个孤儿,以前就想做个浮萍,随波漂流。现在有了父亲还有哥哥,给你做点儿事也算不了什么的。”

    就算是这样子的环境,这样的哥,也觉得幸福?

    子虚不知道此刻应该怎样接话,但是他很想说什么。因为那种冷漠的排挤,他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办不到了。不知道是因为被感动,还是本就心软。可是看着若啸天,整理了好久,依旧只是无止境的沉默。

    若啸天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坐在一旁的石桌上,将图纸展开,上面是每一个影士的背景,标注的十分清晰:“上次刺杀的时候,我们影门里面出现了别的人。”说着脸色瞬时变得凝重,没有了先前的天真与憨实“这就说明有人在暴露影门的踪迹,说明有内贼!”说着抬眼看了一眼子虚,似乎在征询意见。

    “是么?”此刻的子虚终于是开了口,声音虽是很小。

    “嗯,”见子虚似乎开始关心若虚门的事,若啸天的积极一下子被提了起来“多出来的死尸还是前若虚门的,这样的份明显会让对若虚门有怨恨的人的目光集聚在我们上。”说着抬眼看着子虚“像是故意挑起的。”

    子虚若有所悟的点点头,却似乎还有些不了解事态:“是干什么去被发现的?”

    “刺杀啊!”若啸天一眼迷茫地看着子虚,完全不知道为何要问这个。

    “刺杀?”眉头微微一皱“刺杀谁?”

    “很久之前杀了双夜的一个女人,”若啸天努力回想了好半天,才开口“叫什么楚楚的。”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