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丢人至极

    见云青奕有想要解释的意向,程楚楚将手大气地一抬,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云青奕见程楚楚这个样子,到嘴边的话又缩了回去。

    “你不用多说什么,也不用解释什么。”像是一代枭雄大侠似的,有股凛然正气积攒在心中一般的感觉。很爷们儿的拍了拍膛“我原谅你的鲁莽。”说着掸了掸衣服,“只是......”十分郑重其事的看着云青奕“我不是能够与你相恋的女人,所以后请不要这样了。”话说完,也不等云青奕解释,便自导自演地给了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云青奕看着渐渐远离自己视线的程楚楚,好半天才缓缓开口:“莫名其妙。”

    “天啊天啊天啊!”确定已经远离云青奕的实现,程楚楚立刻一副发羊癫疯的模样,子开始不停筛糠一般的抖擞,脚也不安分的跺着。“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可以上我呢!怎么可以!”不停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只要想想刚刚那一吻,就觉得心烧的厉害。她怎么能想到,那个榆木疙瘩居然会对自己有这样的感。“原先那般不屑,我还以为真的很讨厌我,没想到......”脸上竟然露出花痴才有的笑容,果真女人都是虚荣肤浅的生物,哪怕她是个特工。哎,怪不得一直救我,还装冷漠,原来都是因为早就芳心暗许,一片真心交付给了我......痴痴想了好久,才恢复正常,回到海岛上的小竹楼。

    等到朝歌一觉醒来,海岛上已经换做静谧的夜色。直起子,环顾了下四周。发现只有程楚楚一人。

    “大哥呢?”朝歌又刻意看了看四周,仍然没有发现云青奕的影子。

    程楚楚听朝歌又提到云青奕,只眼神闪闪躲躲,说话似乎也开始结巴:“啊?我...我...我哪里知道。”

    这般无故的紧张,朝歌自然会觉得莫名其妙了:“到底怎么了?”说话竟然有些认真起来。

    “嗯?”程楚楚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什么怎么了,没什么怎么了啊?”

    解释的也那么结巴,朝歌皱着眉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程楚楚见朝歌表变化这么大,知道自己撒谎的功夫肯定又出差错了。不由急忙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让自己保持清醒。你不是白痴,你也不是花痴,你不能轻易坠入河,你不能轻易失去功力......心里默默念叨着,似乎在催眠自己。

    就在此时,云青奕慢慢了走进了竹楼。

    朝歌本来已经憋忍很久,只差一点点就对程楚楚发脾气了。谁知这时候云青奕一来。朝歌眼角立刻泛出笑纹,话语也十分雀跃:“大哥回来了啊!”

    云青奕对朝歌点点头,微微一笑。

    程楚楚见云青奕进来,立刻低下头,不敢直视。

    云青奕见程楚楚这个样子,觉得奇怪:“你怎么了?”

    “真是的......”程楚楚心中埋怨的不行,明知道我会不好意思,明明见面尴尬,你干嘛还要叫我。心中似乎在咆哮,你想干啥!!!但是表面却并没有说话,只死命低着头,不去看云青奕。

    云青奕见程楚楚不回话,浅浅一笑:“是不是朝歌与你讲明了这赠珠蟹的奇妙,心中懊悔了?”语气很轻松,表也很淡然。相比之下,程楚楚似乎是那个神经过敏的患者。

    “赠珠蟹?”朝歌听到,立刻十分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莫非得到了赠珠蟹的彩珠?”语气中充满惊喜与期待。

    程楚楚在一旁,心中犯嘀咕“这赠珠蟹真有那么神奇?”

    云青奕点点头,十分感激地看着程楚楚,对朝歌说道:“赠珠蟹赠给了程楚楚,程楚楚反赠给我的!”

    “哦?”朝歌一副另眼相待模样地看着程楚楚“真没有想到,你不仅人长得漂亮,还这么慷慨啊!”

    听到朝歌这么自然的称赞,程楚楚不好意思的抬眼笑笑。余光瞟了云青奕一眼。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堂堂大皇子,高富帅啊!自己虽然在穿越之前也看了点儿腐蚀精神的言,但是现在正儿八经的发生,还真是......有些害臊。勾引别人的时候没感觉,现在被勾引,还真是.....有些抵不住啊!

    “那.....余气呢!”朝歌突然这么问道。

    云青奕稍稍一顿。看了程楚楚一眼,幽幽道:“当时就她边,所以自然是传给她了啊!”

    “诶?”听到这里,程楚楚猛然抬头,“什么传给我了?”似乎觉得这故事的发展有问题......

    “余气啊!”云青奕悉心解释道“彩珠虽然是自己融化,但是最后会留一定的精华,也就是余气。这种余气是不能够直接被承载体吸收的,所以我刚刚才传给你了啊!”

    “传给我?”依旧是一脸的迷茫“什么时候?”

    “我嘴对嘴传给你的啊!”云青奕一脸无辜的表“你不是还疯疯癫癫的说了一大串,然后走开了的么!我想解释都没来得及,对了,你刚刚说什么‘不能相恋的女人’,我到现在都还迷糊着呢......”

    “啊?那个......”真尼玛丢人啊,如果可以请在这个时候就让我穿越时空吧,程楚楚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那个就,可能是病痛的后遗症,我总觉得厮杀的时候伤了脑袋,真的...嘶...哎呀,头又疼了.....”程楚楚捂着脑门儿,扭头想隐藏此刻无比尴尬的绪。

    朝歌听到这里,用有些异样的眼神打量打量程楚楚,语气有些醋酸味儿:“怪不得刚刚一直神经兮兮的,原来是因为大哥吻你了啊!”自然的附送鄙夷的眼神。

    程楚楚此刻只觉得脑门一炸,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耻感从脖颈处一直蔓延到自己的脸上,然后慢慢侵入自己的心上,给自己一种无法摆脱的无限羞耻,羞耻,羞耻!

    云青奕看着眼前已经尴尬的想死的程楚楚,嘴角泛起浅浅的笑意:“之前来不及解释,真是不好意思了。”

    这时候这样的解释,分明就是雪上加霜。程楚楚暗自捏了捏拳头,抬眼瞪了云青奕一眼:“我先休息了!”

    云青奕憋忍着笑,微微点点头:“哎,好!”

    朝歌在一旁看着,不知为什么,脸色似乎并不是太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