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突袭一吻

    说着对手中的小生物哈了一口气,用很刻意的可腔调对手里的赠珠蟹说道:“你说是不是呀,小东西?”

    云青奕在一旁只静静地看着,有些屏气凝神的意思。

    “嘎嘣。”

    程楚楚只听到一声细微的破裂声,似乎这小生物的壳还是什么的裂开了。“啊?这是怎么了?”这手中的虽然是个小蟹,但是透亮的小爪子和珍珠一样的壳着实长得好看,这么突然的一裂,程楚楚不有些心疼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云青奕似乎一直很在意一般,急忙从水里抽出脚,跑到程楚楚边。

    “裂开了......”程楚楚指着手中蟹壳已经破开的“赠珠蟹”,心疼的说道。

    “不可能吧。”云青奕难以置信地看着程楚楚手中的小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裂开了!”

    “喂,”终于是抵制不住内心的好奇,“你到底怎么回事,刚刚就一副遇见活鬼的表,不过是一只小蟹,你老是那么惊讶干什么?”

    “你不懂。”云青奕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程楚楚手中的赠珠蟹,“这赠珠蟹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它会赠珠。”说着指了指程楚楚手中的小东西“它现在裂壳就是想把自己的珠子赠送给你。”

    “诶?”活这么大,什么没见过。哪里听说海蟹还会赠送给人东西的,不由觉得荒唐“你有病吧!”

    云青奕此时却懒得跟程楚楚多说话,只目不转睛的盯着程楚楚手中的赠珠蟹,似乎稍稍一眨眼这赠珠蟹便会飞走一般。见云青奕这般,程楚楚也不好说什么,只两人一齐盯着。

    只见这小小的赠珠蟹。先是裂开了自己的壳,然后一直像筛糠一般抖擞着自己的体。程楚楚本就将这小玩意儿放在自己的手心,赠珠蟹这么直抖抖,程楚楚只觉得一阵抓耳挠心的瘙痒感。

    “别动,别动!”云青奕双手紧紧握住程楚楚的肩膀,子凑的很近。程楚楚甚至能够感受到来自耳边的云青奕浅浅地鼻息。

    过了好久,只听到一个碎骨的咔嚓声,一个小拇指头大小的彩色珠子便抖在了程楚楚手上。而本来小巧可的赠珠蟹瞬时化作一个八脚小丑怪。

    “哈哈!真丑!”程楚楚笑的止不住。

    “别动别动!”云青奕轻轻伸手,将赠珠蟹接到手里。慢悠悠地走到离海水很近的沙滩位置,弯腰将它放在了沙滩上。

    程楚楚见云青奕这个样子,不知为何竟然有那么一丝丝的好感。

    云青奕忙完,走到程楚楚面前:“那颗珠子,能给我看看嘛?”

    “这个?”程楚楚将手中捧着的彩色珠子递给云青奕“这是很神奇的东西么?”

    云青奕很诚实地点点头:“赠珠蟹数十年才上岸一次,若是遇到它喜欢的花草或者动物,就会无条件的将自己最宝贵的珠子赠送。珠子两个时辰之内若不被吸收。就会随风而逝。”说着像是看着旷世奇宝的看着手中的彩色珠子“这珠子对于凡人来说完全就是仙物啊!”

    “有没有那么神奇。”程楚楚嘟嘟嘴,见云青奕越说越悬乎,更是不愿相信。

    “是真的!”云青奕将珠子玩弄了一小会儿,才念念不舍的很郑重的放在程楚楚的手上“这可是上百年的精华,不要小看了。”

    “那它到底有个什么用?”还是不能理解眼前的男人对什么都一副云淡清风的样子,怎么到了这小小的珠子上面,这么注重起来。

    “可以养,治疗顽疾。”抿抿嘴,可以看出很明显的渴望神色。

    “是么。”程楚楚理解地点点头。“我本就没什么顽疾,也不需要养。”抬眼看着云青奕“要不,给你吧。”话语说的十分轻巧,似乎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真的么?”云青奕眉头皱的很紧,“我可是一点没说假话,千根人参都抵不上它一分!”

    程楚楚摇摇头:“你救我一命,理当涌泉相报。”事实上。她也受够了接受这种无端端的帮助。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被处的世纪熏陶的太过世故,她一直觉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无端端的举手之劳。但是现在,这么单纯的国度,那么多人一次又一次没有理由的帮助自己,一次又一次显示她灵魂的丑陋。她宁愿回报些什么,不为证明自己存在人最初的善良,只是不想欠这本与她无关的世界那么多。

    云青奕有些迟疑,虽是很想得到。却总觉得这女人完全不懂这彩珠的重要。如果自己这般贸然的拿走。是不是算得上欺骗。

    “哎!你这人!”说着从水中抽出脚,站直了子“这珠子是要吃的么!”

    云青奕点点头:“吞食就可以。”

    “哦哦!”程楚楚点点头,对云青奕勾勾小指头,示意他过来。

    不知道程楚楚想要做什么,却还是很听话的走到程楚楚边。

    “我跟你说句话!”程楚楚淡淡一笑,示意材有些伟岸的云青奕俯下子。云青奕虽是有些稍有迟疑。但还是慢慢弯下了子......

    程楚楚猛地一把将珠子塞到云青奕嘴里,死命捂住他的嘴。

    “唔唔......”云青奕眼睛睁的很大,完全的难以置信。他已经感受彩珠在融化,在沁入自己体内!

    “哈哈。”程楚楚得逞的拍了拍手,一副自豪的表

    就在此刻,云青奕突然一把将程楚楚拉到怀中,猛地捧住程楚楚的脸颊,不带一丝迟疑地直接吻住了她。

    程楚楚瞪大双眼,似乎觉得周遭的景致都在旋转。她似乎感受到了花瓣在天空下飞舞,此刻的自己就像是一朵昙花,在黑暗的最后一刻展开自己最后的一瓣花。那种微小的不能微小的感觉那般梦幻,那般不可触及......而源自唇上的余温此刻却那般清晰......

    不知道吻了多久,云青奕才慢慢松开手。脸不知是不是因为害羞,竟是红透了!

    直到云青奕的嘴唇离开,程楚楚才喘息了一口。大大的眼睛依旧惊愕地看着云青奕,刚刚的戏码她......完全没看懂!

    “我......”云青奕抿了抿嘴,似乎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