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桃色事件

    “有我们的人?”男人着自己彰显财富的大肚子,后背依靠着小亭的栏杆,问话问的很随意。*****$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

    “是。”将士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一看便知是武将。

    “呵。”却是冷淡一笑,扭头对着旁依偎的女人张开嘴。妖魅的女人很自然明白了宋明良的意思,娴熟的剥了颗葡萄,送进他嘴里。

    “噗......”将一粒葡萄籽儿直接吐在了女人脸上,女人狐媚一笑,将葡萄籽儿从脸上拿下来,直接塞进了宋明良的嘴里。

    “正好杀鸡给猴儿看。”说着对将士挥挥手,似乎没有心思多说。将士本以为宋明良要他发雷霆的,谁知这么简单就交了差。急急行礼,退了出去。

    “怎么就那么懂我呢!”宋明良从嘴中拿出那粒儿葡萄籽,咔嚓一下捏碎。女人却没有被吓到的意思,纤细的手轻轻摩挲着宋明良肚子上的肥:“天赋咯。”声音像是百灵鸟婉转的歌声,妖媚至极。

    “你的天赋还不只那一点点......”嘴角突然一丝邪,手直接从女人有些低的领口伸了下去......因为手有些冰凉,女子子微微一颤。宋明良却没觉得,一把捏住女人前的柔软开始狠狠揉捏。

    “啊.....”不知是不是因为下手太重,女子眉头一皱叫出声来。

    “嗯?.......不舒服?”猛地一把将女子揽入怀中,肥厚的嘴唇凑到女人的耳边,“说。舒不舒服,嗯?”又揉捏了好一会儿,才撕拉一声将女子前的衣物扯开。女人像是得到指示一般,一个横跨。叉腿坐在宋明良的腿上,私密处正好被宋明良的坚部位顶着。双峰也如白兔一般,跳跃着。宋明良将脸埋在女人的双峰之前,头左右摩挲着。此时,女人却并不去扒宋明良的裤子,而是隔着衣服不停的上下颠晃着子。“你这妖精!”完全把持不住。翻将女子摁倒长凳之上,女子趴在长椅上很乖巧的撅起股,宋明良猛扇了一下圆润的股蛋儿,一把扯下亵裤,后而入......

    “宋明良倒是真敢啊。”雾虚听到手下的汇报,很平静的说了一句。

    “那我们要怎么办?”此时在下的人物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正是新建影门门主。他自幼父母双亡,机缘巧合归于雾虚门下。雾虚亲手养大,他自然是一心将雾虚当作自己的生父,取名若啸天。

    “你大哥现在也该长点本事了。”雾虚看了一眼若啸天“你说是不是该让你大哥试试看?”

    若啸天七岁起跟着雾虚。终止了颠沛流离的生活。那时,子虚因为内遗传的寒毒噬骨,必须跟着雾虚的师父,也就是子虚的师祖归山修炼。所以雾虚为了慰藉自己,收了若啸天。若啸天心里一直清楚自己的位置,现在雾虚这么问。似乎想征求他的意见。这等苦心他还是明白的,便笑的明媚:“后这若虚门是大哥的,现在让大哥接手也是应当的。”话语说的十分坦

    雾虚见自己的二儿子这般懂事,赞许的点点头:“不愧是我影门门主。”

    若啸天笑了笑,却不由换上担心的神色:“大哥的伤势怎么样了?”

    直到若啸天问出这句,雾虚才想到,子虚这次回来若啸天还未见过,不由道:“你先去看看吧,这几年一直让你训练影士,都忘记这些了。”

    子虚出了潭水之后。雾虚心中觉得他是该出去走走,没想到就带了这么一伤的回来。现在静心疗养之时,似乎也应该让他适应适应有若啸天这个事实。十年之久,恍若隔世。子虚回到雾虚洞中,又在潭水中静养了半年之久。雾虚为了能够更好的照顾子虚。这才决定将新的若虚门建在这溶洞之中,毕竟只有这里才有千年的岩洞潭水。子虚是在千年雪峰峰顶完成了十年的修炼,所以在潭水之内有呼吸困难的反应,必须不断运用真气调整养护。所以虽是回来半年与雾虚交流甚少,更别提若啸天了。但是门内事他悉数听入耳中,了解的也算全面。

    “大哥。”若啸天第一次与子虚单独相处,心里多少有些生疏。

    没想到会这么叫自己,子虚心里知道这个称呼自己为大哥的人填补了自己不在雾虚边的十年,却还是很难让他接受这声称呼。

    子虚没有应答也是在意料之中,若啸天尴尬的笑了笑:“伤势好些了么?”

    依旧没有搭理,说不上对这人多么讨厌。但是如果可以,子虚宁愿两个人一辈子不认识。

    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介意,但是却努力说服自己,给子虚最大的理解。估计再说下去,两人的关系也并不能有所缓释,不由从口摸出一瓶丹药放在一旁:“这个是练武人士珍的丹药,吃点儿对伤势应该有好处的。”并没有再奢求子虚回答什么,将药瓶放在边的石凳上,小心的退了出去。

    子虚看着洞顶昏暗的光芒,他本以为自己下山之后,父亲至少会陪着自己去踢一次沙袋,赛一次跑或者攀爬一座高山......至少能够做一些弥补自己童年的事。却没想到半年来,耳中听到的都是如何振兴若虚门,如何完成雾虚毕生的梦想。现实与梦想永远有着不可逾越的沟壑。他已经放弃了,想帮着父亲做一件事,却没想到这般乌龙收尾。此刻的他更加不愿意见到若啸天,影门已经按照计划被发展壮大,而若啸天直至今天还未满十八。他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嘲讽,在子虚眼前晃,提醒着自己的一无是处。

    若啸天退出子虚的房间,暗自觉得可悲的嘟嘟嘴,叹了口气。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但是可以很肯定的感受到子虚一点都不待见自己。“慢慢来吧。”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是影门门主,而是一个一心想要讨好自己哥哥的小孩儿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