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开诚布公

    子虚只觉得一种绝望的绪涌上心头,而此时门徒正好将最后的药汁敷在他左边心脏的位置。***[****$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

    “呃啊~~~~~~~~~~~!”透着绝望的哀嚎再一次响彻洞府。

    雾虚坐在大中的石椅上,紧闭双眼,极力忍受着这惨叫声带给自己的苦痛。他是多么想去看看子虚,去像一个父亲一样握着他的双手,陪他一起。整整十年的疏离,他多么想像小时候一样带着他,四处玩耍。可是他不能够了,他知道这是儿子在乞求。而这样的要求,他只需稍稍退一步,便会带给他万丈深渊。所以他只能极力忍耐,双眼因为闭的太用力,周围已经起了很深的皱纹沟壑。却还是坚持着......印着苍苍白发,一切都显得那般凄凉。

    难道真的是因为心有灵犀,同时刻的程楚楚终于睁开眼来。只觉得浑一震颤栗,手掌位置的焦灼感愈发清晰。“啊......”程楚楚轻唤一声,表十分痛苦。

    “怎么了,怎么了?”云青尚见腿上的人儿醒了,立刻慌忙的观察。

    程楚楚睁眼发现是云青尚,心中知道应该已经出城,一时激动,泪涌不止。

    “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因为突如其来的眼泪,有些慌乱。却不知道能够做什么,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询问。

    楚楚兀自抽泣一声,感激地看着云青尚,好半天才开口:“谢谢。”

    正是这一句谢谢才让云青尚想起之前的种种,脸色瞬时暗淡,两人间的气氛不由尴尬起来。程楚楚知道,也许此刻的云青尚都没有想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有些吃力的直起子,脸色因为虚弱,还没有完全恢复。“是不是有些后悔救我了?”

    云青尚没想到程楚楚第一句会问这,稍稍迟疑:“也算不上吧。”

    就算四目相对,也并没有想表明自己的恨意。楚楚不知道云青尚是个什么人物,上天派下的天使么?她看不到云青尚眼中的恋,她知道这尊贵的二皇子对自己不过是很纯净纯净的感。可是除了与亲,是什么值得他这么拼尽全力?异之间的友谊?这样荒唐的解释,程楚楚怎么可能接受。

    云青尚见程楚楚沉默了,有些犹豫的发问:“同生璧,在手里?”

    这话题太过敏感,但是程楚楚却避之不及。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点点头。毫无顾忌地拉开腰间的薄衫,手指摁了clv装备上的按钮。腰右侧部位有块长方形的薄片像门一样打开,同生璧赫然展现在眼前。

    自从遇到程楚楚,云青尚遇到太多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事物。这种已经接近麻木,却无法解释的好奇,似乎将他磨的十分淡然了。

    程楚楚将同生璧拿出来,从另一边的同样位置拿出一个纸片厚度的金属物质,将整个手覆了上去。金属周闪现蓝色光芒,不到二十秒,一个四方盒子展现在眼前,正是之前在大用过的传输器!并没有跟云青尚解释什么,将玉放了进去,想确定真伪。果然,龙泽千叶是个不折不扣的自大之徒。传输器腾空而起,在高处眼睛一寸的位置飞快旋转。

    “medy!medy~”已经有了一次经验,包子脸很自然的唤了英语名字。

    “就这么说吧。”程楚楚扭头看了云青尚一眼,有种示意他好好听的意思。

    包子脸博士点点头:“az887汇报况!”

    “物质都已经完全掌握,现在手中获得一块,另一枚不知所踪,希望部门尽力延长时间。”完全没有任何表,像是机器人一般。

    “e计划尽力实行中,若能成功将立刻将你传输回现代。”包子脸微微一笑“有物质原形,复制起来也是有可能......”话刚说完,扫描时间便到了。图像即刻关闭,一切回归当初。

    “这是......”

    “这就是我盗取同生璧的原因,”程楚楚看着云青尚“我所在地方的人比你们现在更加聪明,技术水平更加发达。但是你们是接近原始的状态,有许多我们没有的物质,我们要尽力拿回去让它尽到该有的作用,而不是因为时间而消失......”似乎在想解释。

    “等等,等等......”完全的云里雾里,“你是说你们那个族的人比我们更聪明?”那么多不懂的句子偏偏纠结在这上面。程楚楚完全泄气,分明是对牛弹琴!“是不是太欺负人了啊?”云青尚扬了扬眉毛,有些挑衅。

    程楚楚心内暗自叹了一口气,终于知道这人为什么那么心甘愿自己的帮自己了,什么纯净单纯,分明就是蠢!

    “怎么,怕了?”

    程楚楚扭头:“你有十只老母鸡,每只老母鸡平均一天生一个蛋,一年多少个鸡蛋?”

    “噗,”云青尚嫌弃地看了程楚楚一眼,心算已经开始“三千六百五十个。”一脸嚣张的看着楚楚。

    “364天呢?”此时程楚楚将手伸到脖子,似乎在摸刚刚云青尚扯下的挂坠。

    云青尚并没有注意到程楚楚此时的举动,认真的计算着.....

    “糟了!我的东西呢!”脸上出现很少见的慌张,在轿中座位的四周找寻着。

    “什么啊?”云青尚无辜地看着程楚楚,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慌乱。

    “我的挂坠呢,我的挂坠!”那么冷静地人,现在急的像是锅上的蚂蚁。

    “这个?”展开手,挂坠在空中微微晃动。他心里有些害怕,自己随便拿别人的东西本来就不对,况且还是让她那么心急的东西。

    “啊,幸好!”程楚楚握着挂坠,放在口,长舒一口气。

    “我......”似乎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做,云青尚有些歉意地看着程楚楚“我不是故意的。”声音很轻,可以明显看到脸上的忏悔。

    因为这样的事道歉了,对她这样的人。该评价这个人太笨,还是谴责自己失去了人最初的格?

    “真的......”云青尚见楚楚愣愣地没有缓和的表,还准备补充几句。

    “是我对不起你。”将手很自然的放在云青尚肩膀上,似乎有很多的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