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危难之时

    他真正在乎的是:我这般真心待你,你却宁愿为这玉石,不惜反目?

    程楚楚对上云青尚的双眸,她想表现的可怜,表现的无可奈何,想得到云青尚一点点的理解,只是一切已经惘然。*****$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不由力道加重,刀刃再近一分:“让龙泽千叶带玉过来赎人,否则......”眸子里换上清冷之色,嘴角显一丝邪“她可真要红颜薄命了。”

    已经感受不到什么了,紧张或者伤心,或者别的。“你做不到的,我眼中的程楚楚做不到这个程度。”还是不信,即使亲眼所见。

    “噢?”脸上再也没有任何愧疚无奈的神,仿若不曾与云青尚相识。刀刃入了绮儿脖颈处的细,嫩白的皮肤上瞬时出现一条血印。

    一阵刺痛,“啊......”皇泽绮儿此时才感受到真正的恐慌,脸色惨白,眼中吓出泪来“不要不要不要.......”因为清醒的疼痛,到了崩溃的边缘。

    “住手!!!”撕心裂肺一般的嘶吼,终于是怒了“你若是敢动绮儿一分,我此生都不会放过你!”

    此生又如何,本就是过客。

    “你以为我会在乎你放不放过我么,”轻蔑地看了云青尚一眼“没有同生璧,她就是死路一条。”说着手中力道加重一分“是不是还想看到更多的血,才愿意去通知。啊?”表发狠,面目狰狞,似乎杀人恶魔一般。

    暗暗咽了下,似乎在努力调整自己的绪。眼中已经闪出泪花,却强忍着:“我去。”到最后,也只能说出这简短两字。

    程楚楚见云青尚这般,也只能沉默。

    “不要再伤害公主,你背叛我就已经够狠心了,若是还对公主做出什么,我真的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只说了这一句,便急忙往皇宫方向跑去。

    皇泽绮儿虽是惊慌失措,很害怕。但是毕竟是皇族之后,不是那种脆弱的女子。微微闭眼,调整了下自己的绪,暂时忘却脖颈处的刀刃:“你....为什么要这样?”

    《特工任务守则》之九:危难之时,挟持人质,切忌交流。

    程楚楚并不开口。

    “你不是二皇子的师祖么,而且之前还跟我说喜欢他来着。他就算与我一起,也常常提及你。”稍稍顿了顿,“他都带你来皇龙族了,你们的关系应该不浅吧。”

    手死命将皇泽绮儿的脖颈一钳:“住嘴!”

    似乎摩挲到了伤口,皇泽绮儿咬牙忍住,心中也认为自己的话语起了作用:“你这么做,良心上能过得去........”

    话未说完,便被打断:“你别妄想着我会有什么负罪感,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有良知的人。”语气生冷“你最好乞求你的千叶哥哥能来的及时,其间若是再多说一句,我就毁了你这倾城倾国的容貌。”加上冷哼,更让人不寒而栗。

    终于只剩沉默。

    ——————————————————————————————————

    “什么?”龙泽千叶听到慌张的云青尚说出这几句,蹭的站起来,满脸的难以置信。

    云青尚想着刚刚程楚楚那逢脖颈不带迟疑的一刀,就慌张的不知所措。也来不及与龙泽千叶说更多,只急急想要他带玉赎人。

    “等等。”却步子一停。

    “你?”云青尚不懂此刻的龙泽千叶到底想要做什么。

    龙泽千叶冷静地看着云青尚:“这程楚楚不是二皇子带进宫的么,怎么会......”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因为太过焦急,不由一声吼了出来。

    毕竟是堂堂青云族二皇子,龙泽千叶立刻赔罪:“我只是觉得这事太过蹊跷,再者玉在我手中,程楚楚一心要玉,短时期内是不会对公主做出什么的。”

    明明是相的人,他怎么敢这么冷静。云青尚不能够理解,却知道这正是眼前这男人的能力。只努力压制住自己想要迸发的绪:“先过去吧,公主受伤了。”

    “受伤?”龙泽千叶一愣,终于是冷静不下来,带了精锐兵卒与云青尚急急前往。

    是很清亮的天,却有丝丝凉意。长长的茅草在风中微微摇曳,程楚楚手臂有些支撑不住,却依旧努力的坚持着。

    “我在想,你会不会真的杀了我。”皇泽绮儿第一次被人这般威胁,除了刚刚自脖颈的血痕让她惊魂不定,事实上似乎并没有那么害怕。

    程楚楚不知道皇泽绮儿为什么问这句,却回答的认真:“会。”仅仅一个字,少去了前面的铺垫与解释,听起来那么让人容易相信。

    终于是不知道还能够说什么,皇泽绮儿看着远处,她心底知道,应该是死不了。毕竟只是一块玉石,与她堂堂公主的命相比,完全是不值得一提的。

    又是一阵清风掠过,丝丝凉意。

    龙泽千叶正对着程楚楚,握紧手中的细剑,直视程楚楚。想不到,这么快那女人便气急败坏的使出这样弱智的招数。

    “玉呢?”此时的程楚楚并没有再去看云青尚一眼。

    “先放人吧。”龙泽千叶这一声说的很冷静。

    程楚楚以为至少会吼她一句,或是怎样。却没有想到这男人竟然连崩溃的迹象都没有。心中不暗叹,果真不简单!深深呼了一口气,冷漠地看着龙泽千叶:“你我都不是愚蠢之人,心里自当明白,就算是你给了我玉,我此刻也不会立即放公主走。”

    “程楚楚,你!”云青尚站在一旁,听到这话,更是愤怒。

    程楚楚只当没有听见,看着龙泽千叶:“但是若不将玉给我,我定会留下一具死尸!”

    没有想到这女人会将自己疑惑那么清楚的解释,心中只觉得不妙,似乎她口中所谓的

    “下杀手”有那么几分可信度。却依旧在纠结,此刻到底是给还是不给。

    有时候,不合时宜的理就是犯傻。皇泽绮儿没有想到自己的千叶哥哥在这样的时候,还会那般。她知道,眼前这男人永远能够做出最正确的判断,用最好的方案。只是此刻的她,宁愿上一个鲁莽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