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暗下狠心

    既然都来了,云青尚也不想白白浪费机会:“大哥此次来就是为了带我回去,不知道族王怎么看?”这皇龙族也算待够了,婚事成影,自然想早早回家。[******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

    族王没想到云青尚话说的这么直接,可是眼下同生璧没有找到,又不能大肆盘查,不由稍稍一顿。

    “难道,族王不舍得?”云青尚见族王这副模样,打趣问道。

    “舍自然是舍不得,可是也没有强留人的道理!”气氛还算融洽,族王慢悠悠喝了口茶“只是,这次来就是为了见小女,难道尚儿就没有什么话想要说?”

    尚儿,这称呼多少有些可以亲昵。也让听得人,多多少少有些尴尬。将云青尚沉默不说话,族王只得干笑两声:“不方便说,那就也作罢吧!”心中却对这个半天问不出几句有价值话语的云青尚,抱有些许不满。

    “这倒不是不方便,只是对公主,实在是没什么话好说。”

    “什么?”族王一愣“无话可说?”怎么说也是自己心头之,怎道没话讲,族王听到这里更是想了解个清楚。

    云青尚见族王这般激动,心中料想应该是想偏了,便即刻解释:“我这意思是,公主倾城之貌再多说无益,我口齿拙笨,哪里能够形容的来。再说,公主与我并没有男女之的意思,我这么贸然评价别的女子也不好,自然只能无话好说了!”云青尚解释完,直觉额头直冒汗。

    “哦~”族王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那看来......”

    还未等族王开口,云青尚便接话道:“看来还是算了吧,即是有缘无分,也强求不来!”

    云青尚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族王也不好再找理由强留。喝了口茶,似乎思量:“那即是这样,我安排宫中人士准备些皇龙族的特产什么的,你带回给族王族后吧。”

    “多谢族王!”云青尚觉得可以回青云族,心不由大好。

    云青尚离了族王寝宫,有人便从后面的卧榻间走了出来。定睛一看,原来是族后。

    “你这般躲着,又是个什么意思?”

    族后懒得跟族王解释,脸上颇有些气不顺的意思:“什么公主倾国倾城,与他有缘无分!”眼神中尽是不满,“分明就是看不上我家孩儿,上次上不闻不问,说话倒是说的好听!”

    “唉!”族王见自家婆娘心不平气不顺的,只能安慰“管他这么许多干嘛,无论是看不上还是得不到,没了这亲事就好!”

    “你懂什么?”族后扭头看着族王,气势凌人。

    族王被这么一吼,只得顺势闭嘴。但心中自是觉得女人都是目光短浅的生物,只知道争争闹闹,完全没有考虑过国家社稷。

    “刚刚手下之人告诉我,龙泽千叶是寻那什么程师父的时候看见的云青尚。可见又是与那程楚楚在一块!”族后深深呼气,似乎极度不满“之前还说是与奕儿有婚约的人,现在又天天跟云青尚混迹在一起,真是......”

    “再怎么样,关你什么事?”终于是爆发了。

    “你说什么?”族后眉头一锁。

    此次族王似乎并没有退步意思:“不就是觉得小女没能将云青尚迷个神魂颠倒么!小女对云青尚又没什么感,人喜欢的是千叶。你在这边穷折腾,到底图个什么?”

    “我就是觉得绮儿不适合千叶这孩子。”怒气冲冲的说了一句,赌气离开。

    此时的程楚楚呆在宫中,并没有急忙去寻若子虚。她还有些理不清头绪,但是有一点可以知晓,这子虚定是不愿意将“生”给自己,才将玉石藏匿起来的。但是这理由,程楚楚暂时还想不到。

    云青尚见完族王,便径直向程楚楚的住处走去。心中一直担心龙泽千叶会为难楚楚。“程楚楚!”还没跨进门槛,先闻其声。

    “这么快?”程楚楚有些惊讶,但是想想刚刚云青尚那一抱,又似乎多出些尴尬。

    云青尚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立刻问道:“那龙泽千叶怎么说,有没有为难你?”

    只一愣,刚刚都对云青尚说那样的话了,现在还这般担心自己的安慰,她何德何能。便表有些生冷:“没什么,后的事不用你心。”

    “是么?”云青尚坐下,喝了口茶“也是,我马上回青云族了。你要找的玉石还没有到手,定是要留在这边。看来我们是真的要分开了,我想要心也心不到了。”

    没有想到,程楚楚听云青尚说,只愣住。

    将茶杯放在桌上,看着程楚楚的反应,淡淡笑了笑:“怎么?舍不得了?”

    “没。只是觉得少了个可利用的人。”说着起,准备进自己的卧房。

    “该不会是躲着哭去了吧!”见程楚楚有失落的意思,云青尚不知为何,心颇好。

    事态发展的一发不可收拾,程楚楚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完全全理清头绪。

    现在一块玉石应该在子虚手中,就算一时半会儿弄不到手,也要想清楚子虚要这玉石的缘由。但是心中揣测,应该是与自己有关,毕竟之前子虚完全不了解这玉石。其次,还有一块在皇泽绮儿手中,现在自己已经完全被龙泽千叶怀疑,想要再次近躲玉,恐比登天还难。而云青尚此刻又要回宫,事似乎更加紧迫了些。

    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有些难办。

    子虚那边的,后多加周旋应该是能够办到。已经能够感受到子虚对自己的兴趣,比起云青尚这种纯净的孩子,她更愿意与对自己有企图的人打交道。但是与皇泽绮儿一直就没什么交,要怎么才能够得到。考虑很久,似乎想到了最后一招。只是表有些凝重,若是这么做了,想必自己该被千夫所指,成为名副其实的人了!虽是这样,还是下定了决心。

    她是特工,她所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手段完成任务。这是她活着的使命,背负着全社会的发展,是她一生来最重要的部分,不可撼动。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