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替罪羔羊

    此时却被子虚一把握住手,声音有些微弱:“其实,你好像......好像我娘。***[***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话落,两声咳嗽,咳出的竟全是凝结的血块。

    “子旭!”程楚楚神色慌张,眼中泛出泪光。

    却还是握住程楚楚的手,对上眼眸:“你这样的女人,不是不会害怕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动感。”说着微微颤颤的抬手将程楚楚的眼泪擦了擦“这不是你该有的角色。”

    程楚楚看着子虚,眼中全是不懂。

    “你是杀手,不是么?”眼中生出的是怜悯,那种让人想要落泪的怜悯,似乎很久之前从另一个人眼中看出的怜悯。

    还想多说什么,子虚手下的人就已经赶到。

    “让开!”已经对程楚楚不陌生了,自家公子受伤手下之人已经难逃干系,却还是不敢对程楚楚有什么大动作。只一把推开,将子虚扶上马背,快马加鞭,匆忙离开。

    程楚楚呆呆的坐在冰凉的地上,耳中不断回旋着那句话:你不是杀手吗?你不是杀手吗?你不是杀手吗.......

    她,其实也算吧。

    深深呼了一口气,擦了擦脸颊上未干的泪迹,慢慢地往云青尚之前宫外落脚的地方走。若是逃跑,岂不是暴露了自己?没错,就算是这个时候她依旧是理智的。从内心深处来讲,她甚至没有任何痛心的感觉,只不过习惯了演戏。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竟然看穿了自己。程楚楚感受着幽幽袭来的寒气,眼中的干涩让人颇为难受。只是还有人在直面人生的惨淡......

    “怎么回事?”云青奕冷冷地看着云青尚,语气很淡。

    “呃......”捏了捏自己的小指头,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云青奕虽是表面上超脱世外,但是对于任何事都了如指掌。但这云青尚本就只会点儿三脚猫的功夫,怎么有能力将这偌大的宫毁成废墟。皱着眉头,斜眼看着云青尚,想要用自己的威慑力出些什么。

    云青尚见自己的大哥已经瞪眼儿了,心中知道不好,恐这货要暴走。膝盖又是一软,啪嗒一声瘫软的跪在地上,已经开始抽泣:“大哥,大哥,大哥我错了,我错了!”完全没有了男子汉的气概。

    云青奕眉头微微一敛,听着云青尚重复着对疑问完全没有解答效力的废话。

    “大哥,我真的错了!”抬头,一脸苦兮兮地看着云青奕,手不自觉......抓住了云青奕的衣角。

    “错哪儿了?”很少连续发问的云青奕,终于又强忍着多说了几个字。

    云青尚一怔,心中琢磨着要不要供出楚楚口中所谓的“x01摧毁器”。

    见弟弟眼珠子转动,云青奕心中知道这混蛋心中恐怕又在琢磨什么鬼点子。深叹一口气,暗暗闭眼,似乎在酝酿着怎么暴走。而就是此刻,一声悠长的通报:

    族王驾到!

    云青尚一听,心中暗喜这救命恩人来的及时。长舒一口气,准备站起来。

    嘭!猛地一脚将云青尚踢趴下,这才面容淡然地等待着族王。

    云青尚鼻子一酸,似乎要哭出来。但毕竟是个大老爷们儿,况且这么多人看着,也不敢说什么。拍打拍打上的脚印子,抿嘴憋着苦闷,爬了起来。

    “奕儿,奕儿!”还隔着很远的距离,族王便慌慌张张的唤着云青奕的小名。

    “舅舅。”语气很淡然,似乎这大楼倒塌事根本就没有发生一样。

    族王慌忙地走近,见云青奕毫发未损,这才安心的舒了口气。

    “族王有礼!”云青尚已经习惯了这种被直接忽视的待遇,况且是自己的亲大哥,就算是想争个宠都没有胆子呃。

    族王这才觉得自己怠慢了青云族二皇子,立刻笑脸示意。继而转看着后将士,一脸威严:“到底怎么回事?”

    将士们哪里遇到过宫中大楼无故倒塌这类荒唐事件,况且还是靠近正的这座刚刚翻修的贵客接待楼。族王一问,皆惊慌地准备跪下。

    “都不知道!?”族王见状,脸色变得更难看。

    将士们一时答不上来,又不敢唐突下跪,只弯着腰,抬头也不是不抬头也不是。

    “是他干的。”云青奕淡然地指着云青尚,答道。

    !!!云青尚一脸被卖的表,心中哭喊:是不是我哥啊!不帮我也不用出卖的这么彻底吧!

    “哦?”族王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怎么说也是一幢巍峨大楼。族王早就知道云青尚不过个小角色,更是好奇他是怎么办到的。

    危难时刻,头脑总是比平常好用万倍。云青尚咽了口口水,一脸歉意地看着族王:“刚刚与大哥在屋内,本准备一起休息的。”话到此时,云青尚不由瞟了一眼云青奕“但是哥哥知道我最近认了个特别厉害的师父,偏要我展示新学的功法,我一时没能收住功力,就造成如此祸端了。”说着歉意地看着族王“真是万分抱歉!”

    族王一听,这本来青云族二皇子犯错就不能太过为难,现在居然还有自己亲侄子的份儿。也不好多说,只能尴尬笑笑:“也罢也罢,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是枉然!”说着回命令手下的人为两人重新安排住处。

    云青奕刚刚虽是踹了云青尚一脚,但是心中还是担心云青尚脱不了干系。没想到自己弟弟已经炼化到敢拖自己下水的地步,不由嘴角一笑。

    只是不常笑的人突然来一个这般温和的表,常人一般是很难接受的。云青尚哆哆嗦嗦地看了云青尚一眼,好半天才挤出几个字:“哥,我....我....我去方便下。”

    而此时龙泽千叶因为正面承受了子虚的一掌,上寒气颇重,脸色惨白的躺在太医院。族王也是与云青奕两人照面之后,才知龙泽千叶遭遇了袭击。

    “这是怎么回事?!”族王看着龙泽千叶脸色煞白,虚弱地躺在上,心中不由升腾出一股怒意。

    “族王......”想多说几句,却因为口如万只马蜂蛰刺的痛楚感,住了嘴。

    “堂堂皇龙族,一夜居然发生这么多荒唐事!”猛地一掌拍在木桌上,想是完完全全上了火。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