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宴会风云

    本只是去赴个晚宴,程楚楚完全不懂自己为何这般紧张“等等他若来了,定不要再耍心思的好,这类人表面简单,内心盘算极多。*[*****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若是扭扭捏捏定是不能得到信任,索将话说开,扯扯兄弟之,没准儿有可能拔刀相助。”程楚楚想到这里,长呼一口气,平静地等着子虚。

    子虚急急忙忙上楼,并没有第一眼看到程楚楚。

    “子旭兄!”程楚楚爷们儿地唤了一声。

    子虚见程楚楚又是一男儿装扮,不由一怔。

    “怎么,即是喝散伙酒,自是应该与初次相遇一样打扮了!”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子虚坐下说话。

    子虚也不多说,颇有气势地盘腿坐在软垫上。

    “怎么一的防备姿态?”程楚楚学习行为分析这么久,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什么?”子虚一愣,不明白程楚楚何出此言。

    “上稍稍后靠,双臂刻意支起,脖颈处想必也在不自然的用力。”程楚楚一一指出来“难道不是在防备我?”

    子虚没想到这个女人竟会这样厉害,心里不由更多出些想法。

    “是不是内心判断我的实力,在想一个聪明的人心里知道就好,怎地还要与你说出来?”眉毛一挑,很轻松地看着子虚“又觉得我似乎没那么聪明?”

    这下子子虚是完全防备了。

    “给!”说着给子虚递过一杯酒“我是很聪明,而且玩心理战很多年了。但是......”语气稍稍一顿,脸上表有些邪“我为什么要跟你玩?”

    “?”子虚一愣。

    “我来这地方,皇龙族、青云族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算是不小心扯进纷争,我定是那个一无所知的。”说着仰脖子喝了一杯酒“我与你凭什么玩心理?”

    万万没想到酒局才刚刚开始,程楚楚便将自己所想的说了个一清二楚。但是子虚不傻:“既然知道我在防备你,想从你上知道什么,今白天不就说了,好聚好散?”

    “呵,”程楚楚无奈的兀自又喝了一杯,表颇有些无奈“我若是说求你有事,你会不会被吓跑?”

    “自然不会。”子虚笑了笑“只是我能够帮你什么忙?”

    “哈。”程楚楚看了子虚一眼,心中知道他是个极度冷静的人,像自己一般。不由端起酒杯“先喝。”

    子虚浅浅一笑,却还是端起了酒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青云皇子,青云皇子?”小丫鬟轻轻戳了戳被子,很小声的唤着云青尚。

    “唔......”云青尚睡眼朦胧的从被子中探出脑袋,一看是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小丫头,不由猛地一下裹紧被子“你是谁?”

    小丫鬟似乎也是第一次叫个大男人起,云青尚这么惊慌,小脸也猛地一下红扑扑了:“那个......族王今设宴,让你快些起来!”说着小脸看到别处。

    “哦哦哦!”云青尚有些慌张的连连答应“你先出去吧,我穿衣服。”

    丫鬟却并没走,小心弯腰行礼,走到屏风后面,将一个横杆子衣架拖过来:“青云皇子,您想穿哪一件?”眼神楚楚可怜,怯生生的。

    “哎,”云青尚抓了抓睡的乱七八糟的头发,“我自己来,你出去吧。”

    “啊?”小丫鬟无辜地看着云青尚,眼中似乎有了点点泪光“小堇哪里做的不好嘛?”话语很轻,似乎很伤心。

    “不不不不......”云青尚一见小丫鬟这样,完全慌了神“我这是不习惯,再说咱俩男女有别的是不是!”说完不好意思的笑笑。

    “那......”小丫鬟指了指门外“我?”

    “嗯嗯嗯,你先出去,我马上就起,马上!”

    小堇明媚的笑笑,转轻快的走了出去。

    云青尚长舒一口气,“要是在自家,母后也派这样的丫鬟唤我起,哪里会有叫不动的。”

    小堇刚走出门外,就得意洋洋地看着其余丫鬟们:“以后跟姐姐学着点儿!”说着拿了一块甜点,颇有些得意。

    云青尚这几玩的实在无聊,但是族王每每都命人送这送那,要是草草就离开似乎太不给面子。只没没夜的昏睡,没想到现在又设宴招待,云青尚只觉得无奈。

    穿好衣服,小堇等人服侍着云青尚洗漱完毕,去了大

    “族王有礼!”云青尚抱拳行礼。

    “请入座吧!”族王看着云青尚一皇族贵气,颇有气势,不由露出满意的笑容。

    “好。”云青尚淡淡笑了笑,按理论来说,自己是尊贵客人,自然应该坐在左边首位,但是......皇泽绮儿正坐在一旁。

    族王见云青尚有些迟疑,不觉有些不解:“二皇子请啊!”

    “哎,好好好。”云青尚尴尬的笑笑,硬着头皮挨着皇泽绮儿坐下。

    皇泽绮儿虽是早就知道自己坐在云青尚旁边的位置,但是云青尚坐下的时候还是稍稍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

    “我上没虱子的。”云青尚戏谑的一挑眉。

    皇泽绮儿只默默不说话,并没有被逗乐的意思。

    “二皇子这几在皇龙族玩的可好?”趁着摆宴的空档,族王和蔼的问道。

    “好,小公主前些天才带我观赏了皇龙族有名的山水街,景致连绵入眼,让人目不暇接,别具一格!”

    “哦?”族王一听云青尚与皇泽绮居然私下还有交集,不由挑起兴趣“看来二皇子与小女相处地很是融洽啊。”

    皇泽绮儿见自己父皇这么说,有些着急,子前倾,似乎要出头说些什么。

    “哈哈,自然。”没想到云青尚却先开了口“公主倾国倾城,温柔娴静,哪有不融洽的道理。”说着看向皇泽绮儿,眼神中透着一股真挚“正是因为如此,我俩决定后兄妹相称,做个义结之交!”目不转睛地看着黄泽绮儿,一字一句说的清楚。

    族王哪里料想到云青尚会这么说话,在大之上,静默良久。一时气愤冷漠,在场的众多人士都不知所措起来。而将话听得清清楚楚的皇泽绮儿,更是一脸震惊。

    反倒是云青尚,嘴角微微一扬,笑的傲气。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