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各怀鬼胎

    子虚也不知自己到底怎么了,心中竟然有些不愿。******$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

    程楚楚点头,脑子却没有停止,既然是与龚虚子敌对的,留在边迟早是个祸害,要走就走吧。不过却心中还是凄凉“可这龙泽千叶手里的同生璧要怎么办!!”

    “既然话都说开,”子虚笑眼看着程楚楚“我马上就回去了,今晚喝最后一杯?”

    “嗯,好。”想都没想,直接应了下来。

    雀儿站在一旁,虽是不说话,却将对话字句记在心中。

    子虚看着程楚楚,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想着要不要先离开,等到晚上再喝酒.....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与程楚楚做这样的约定,心里乱七八糟,只觉得慌。

    程楚楚余光瞟着子虚,自然了解他是什么心态。若是现下得了玉,后不与龚虚子见面也是可以的。反正目标是得到玉石,龙泽千叶手中的玉石到手,到时候还有什么是困难的......

    想到这里,程楚楚不由计上心头。“那我们晚上今儿吃饭的酒楼见。”说着想雀儿示意,两人离开。

    “好。”子虚只淡淡答话,看着两人背影,心中暗想:若真是这样,当追杀程楚楚,龚虚子又怎么会舍命相救?现在龚虚子的徒弟又将这女人带到皇龙族,难道不是为了逃难?不由冷冷一笑,差点儿因这女人的直白战术晃了眼,心里也开始琢磨着晚上要怎么办......

    “偷得同生璧就好,还管他那么多干嘛!”想到这里,程楚楚从行李中拿出一华丽服饰:“看来只能这样了!”嘴角泛邪,心有诡计。

    雀儿对这程楚楚没了什么好感,但毕竟是公子的女人。现在居然又与这么美貌的男子相约夜傍对饮,总觉得会出点儿差池。心里着急,纠结着要不要私下联系公子。雀儿在自己房内纠结好久,终于是一只信鸽放出。却担心公子不能及时赶回,急急去程楚楚房门口堵着,想用尽方法拖住再说。

    此时正好遇上程楚楚开门,门缝一开,站在门口的雀儿瞬时傻了眼。

    高发绾起,一根细亮白玉簪插入如墨黑发。一席冰蓝衣衫,袖口流云花纹修边,白玉腰带束了腰。裙摆是青绿与深蓝勾勒祥云图案,整飘逸靓丽。剑眉飞斜,朱唇一点粉红,眉宇之间英气人。手握山水墨画折扇,扇尾轻巧悬挂前些子公子送的定信物。珠玉浑圆透亮,更添贵气。

    程楚楚见雀儿傻了眼,嘴角邪邪一扬:“看够了没?”明眸一敛,充满调笑。

    “啊?”雀儿立刻回神,不解地看着程楚楚“小姐,您这是什么要干什么?”

    “我干什么还需要跟你解释么?”说着走近雀儿一分“今晚就不要跟着我了,我要做些男人做的事,别碍我事儿!”语气很轻,丝丝气息钻到雀儿脖颈处,惹得她一阵颤栗。还未回神,程楚楚已经出了梦蝶庄,慢走走向与子虚相约的地方。

    “怎么办!”雀儿懊恼地拍了下手背,眼下追上去意图太过明显。按照这女人的子,铁定得挨上一顿骂,而且还

    而此时子虚在客栈之中,却并没有程楚楚那般怡然自得。

    “我安排的事怎么样了?”表冷,眼神中全然没有一丝不安与羞怯,似乎完完全全换了一个人。

    手下之人低低跪着:“一切按照公子所说,都实施的完美。”

    子虚淡淡点头:“若无事,尽量不要找我。至于门主那边,若是问什么就如实作答就好。”语气稍稍一顿,“至于这女子的事,还未探出完全的眉目,先不说为好。”

    手下人一愣,却不反驳,只恭敬点头道了声:“是”。

    子虚命手下之人退下,窥了窥窗外天色,觉得是时候出发了。起将一枚手链拽在手中,也走了出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而此时,龚虚子终于是长舒一口气。

    “我怎么了?”夜泊醒来,看着陌生的环境不由有些慌张起来。

    “给老子好好躺着。”虽然是打心眼儿的欢喜,却还是一贯地作风“有刀飞来,居然整个子的飞来挡住,你当自己是铁打的?”

    夜泊准备哼声一笑,没想到牵动伤口,瞬间期期艾艾的叫唤起来。

    “被他妈瞎动弹,不知道自己肚皮上豁了脸盆大个口子吗?”嘴上虽是这么说,却早就担心的站起子准备帮着夜泊。

    “别尼玛的矫了,老子不就是反应太快才不小心给你挡的么!”蔑视地看了龚虚子一眼,“你要不鬼扯什么‘终不用雾虚门的功夫’,我能成这吊样?”

    龚虚子听夜泊又提这茬儿,只默默地不说话了。

    “那内线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夜泊见气氛不对,立马换了话题。

    “我哪里知道!”回从桌上拿来料酒,一点点清理用发丝缝着的伤口“估计是出什么事儿了。”

    “唉......”夜泊本是准备叹口气的,哪里知道独自一起伏牵动了伤口,瞬时转化成了连贯地“唉......呀.....呀.......”

    龚虚子看着夜泊的滑稽样儿,不由扑哧一笑:“白口子都翻出来了,你还装什么惆怅!”说着又是急忙抹药。

    “你......妈的!”奈何上有口子,连直起子都困难,也只能骂几句。

    而这时,回刚刚采完药材回来,看到夜泊醒了也很欣喜:“感觉怎么样?”回与夜泊关系并算不上好,夜泊属于那种孤僻人士,在若虚门也鲜少和他们混迹在一起。此时回这般关怀,夜泊显然很有些吃惊。

    “人问你话呢!”龚虚子似乎觉察到夜泊的诧异,提醒道。

    “哦,还好。”夜泊对着回友好的点点头。

    “昔你在若虚门都不怎么与我们弟兄在一起,现在说话是生分了些。”说着将背篓中的药草放在桌上,“但是后都是普通人家,可别再那般注意什么门类。”

    夜泊点点头,表却并不是那么明朗。

    “我等等给你配付上好的创口药,保准你不出两就能下地活动。”并没有怎么注意夜泊的脸色,贴心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