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杀机暗藏

    程楚楚活生生在梦蝶庄憋了一,终究是扛不住心内的焦急,决定铤而走险,开溜。******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只是这雀儿完全是寸步不离,程楚楚煞费苦心也没能找到突破口。不由满脸愁苦,茶饭不思。

    “小姐,”雀儿有些同意思的看着程楚楚“是不是感觉自己很弱,想逃又没有能力?”

    程楚楚苦兮兮的点点头:“你家公子怎么能到这个地步……”话语间伴有轻微抽泣。

    “啊?”雀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台词吓的一惊。

    “,本就是自由的,不是么?”将雀儿的手一握,“我知道你家公子是对我好,可是如果不一个人,无端承受别人的好,会觉得莫名的愧疚和深深的负担,你懂么?”眼神中全是对理解的渴望。

    “所以呢?”雀儿瘪嘴,程楚楚的话似乎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所以,无论你家公子对我有多么的迷恋,我也不能这般肆无忌惮的享受他的关照。救我一条命已是我对他一辈子的亏欠,我怎么…”强挤出悲伤的表,装出哽咽的声音“我怎么…还能留在这儿呢!”慢慢抬眼,对上雀儿的双目,红唇轻启,声音柔细“你,懂么?”

    雀儿点点头,有些无聊的意思:“懂,你想出去是吧。”

    “o(?□?)o”楚楚无言。

    雀儿舒服的做了做伸展运动:“走吧!”

    “?g?”程楚楚一惊,完全不能相信。

    “怎么了?”雀儿瞟了程楚楚一眼,“公子早就说过,你这种人是不可能安分的。让我闲着没事把你晾出去透透气,这样你才能安静些。”

    “我这种人?”程楚楚轻蔑的嘟嘴,心中暗暗不爽:对我很了解么……傻2。

    云青尚翘着二郎腿,百无聊赖的躺在上消磨时光。

    “二皇子,二皇子!”很温柔地如同银铃般的声音。

    “?”云青尚朝门外张望,曼妙姿,华贵长裙。“公主!?”猛地弹坐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瓜子屑,急急忙忙迎出去“公主怎么来了?”

    皇泽绮儿看着云青尚,脸上似乎有克制的不满:“二皇子对我父皇说了什么?”

    “嗯?”云青尚茫然的看着皇泽绮儿,“什么说了什么?”

    稍稍抿嘴,有些克制不满的意思:“为什么父皇会问我,是不是喜欢千叶哥哥?”

    “嗯?”云青尚好了懂了什么,淡淡笑了笑“我只说你心中有人,可能是你父皇推断出来了吧。”

    皇泽绮儿见云青尚说的轻描淡写,更是有些不悦:“二皇子为什么要这么说,本来千叶哥哥就不想让别人知道,你这么说,以后我要怎么交代?”鼻子一酸,似乎眼中泛泪。

    “我只想成全你们,才这么说的。‘看不上你皇泽绮儿’这类的言辞我定是说不出口,‘配不上你皇泽绮儿’这类自践的话语也不是我云青尚说的出来的,只能说有份无缘,无心于我了。”眼神很坚定的看着皇泽绮儿“若是喜欢一个人,哪里有不昭告天下的道理。你该质问的是龙泽千叶,不是我云青尚。”

    皇泽绮儿:“这用不着你担心。”心里虽是五味陈杂,却一心只想护着龙泽千叶。

    云青尚也不想多说:“以后公主若是因为这种事找我,大可不必。我云青尚不是死缠烂打的人物,也没有毁人姻缘的好。”

    “我……”皇泽绮儿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觉得自己行事似乎确实太过分了些。

    云青尚准备回头,似乎想到什么。回头看了皇泽绮儿一眼:“那个,能不能带我出去玩?”

    “!!!”皇泽绮儿无语的看着云青尚,这货是人类么?

    “嘿嘿,”云青尚尴尬的挠挠后脑勺“你这宫中的摆设都与青云族大同小异,现在又因为害怕族王误会我对你我无缘婚事的事心存芥蒂,不能擅自离开。”说着深叹一口气,可怜巴巴的看着皇泽绮儿,“我怎么说也是个二皇子,活活无聊死,实在不是个光彩的死法。”

    皇泽绮儿一天到晚除了琴棋书画、女工刺绣,也没什么要事。况且云青尚对于自己那么直白的拒绝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不由点点头:“我带你玩就是。”声音虽是说的细小,却不算牵强。

    云青尚见皇泽绮儿答应,心中不由开心,自然地搭了下皇泽绮儿的肩膀:“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

    “你……”皇泽绮儿退了两步,离云青尚稍远,“换轻便的装束,等等通知你就是。”说完便慌忙离开了。

    云青尚看着皇泽绮儿远离的背影,不知为何,笑的盎然。

    只是谁都不曾料想到自己此时已经是温水中的青蛙,虽是处的舒适,可是死亡就在眼前。

    雾虚看着手下汇报的任务况,笑的邪魅。果真,追寻归隐门徒确实是明智之举,刚开始只是想让子虚自己玩玩儿,现在看来与自己的计划完全顺道。不由心中暗喜,不愧是我雾虚培养出来的好儿子,倒真是有几分他母亲的智慧。

    “宋明良真是这么说的?”雾虚坐在尊椅上,“只需获得那报,成功指可待?”

    下男子却并没俯首称臣的意思,虽是对雾虚直呼主子姓名,心有不爽。但毕竟大局为重,也不放心上:“我家大人是这么说的,成功与否就看您雾虚大人的造化了!”

    雾虚点点头,有些疲惫的揉揉额头:“知道了。”

    男子微微一笑:“您这事要是办得好,想必宋明良宋大人定会对您赏赐有加的!”话说的很刻意。

    雾虚抬眼,带有笑意:“宋明良让你这么说的?赏赐是么?”

    男子一愣,脸上已经有惊恐颜色。

    “我懂你是迫不得已,但是我也我的难处。”对于雾虚来说,最不能办到的就是戮杀同门,现在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又有何顾忌!只顺顺了头发……

    府邸宅院,绿荫朱门,一男子眼睛睁的很大,表狰狞,似乎看到什么极其恐怖的事。却已经目中无,只机械的抱着精美盒子走进去。

    一官员正坐在庭院与小妾下棋闲谈,回头正看见男子一步一步走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