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神秘人士

    “你没事吧!”

    慢慢睁眼,似乎觉得这景致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难道......回家了?

    “小姐,小姐?”小丫头看着程楚楚目光无神,很有些担忧。**********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

    “这是哪儿?”程楚楚想直起子,却觉得口一疼。

    小丫头见程楚楚想要起来,立马近去扶住,娴熟的在程楚楚背后垫上了舒适的棉枕。“小姐,我家公子说您现在不宜大动。”

    “你家公子?”程楚楚一愣,这才打量起四周来。典雅的陈设,幽幽弥漫的香气以及独特的雾气缭绕,“这是......梦蝶庄?”

    小丫头捂嘴:“原来小姐还记得清楚!”

    “呵,”程楚楚看着丫头“你家公子救的我吗?”

    “嗯!”丫头点头“公子清晨喜欢四处走走,正巧遇见您晕倒在路边,便带回来了。”

    程楚楚点点头:“那公子人呢?”

    丫头微微一笑:“公子有事儿,先离开了。您的伤势公子已经处理好了,现在只要休息几,就没事了。”

    “是么。”觉得好奇“那你家公子什么时候回来?”

    稍稍一愣,有些思考模样:“可能很快,也可能不回吧。”

    “?”

    丫头解释道:“这梦蝶庄本不是公子的,是我家开的小茶楼,因为经营不善,亏损的厉害。前些子公子到此,给了我家五百两白银,说是老板算他一个。”大眼睛透着敬佩的神采“后来吩咐木匠做了什么梦蝶,就是这种一半酒水一半淡茶的木器。还要求保持烟雾缭绕,改名梦蝶庄了。反正公子给钱,父亲也就照着做了,没想到这生意真心好了呢。”

    程楚楚淡笑:“看来这人还会赚钱的。”

    “哪有。”丫头嘟嘟嘴“就找我爹爹要了间雅阁,其余什么都不要了。我看啊,就是纯傻!”

    “哦?”不由心里觉得奇怪,“这男子到底何人?”

    丫头看着程楚楚,止不住满心的好奇:“小姐,你跟我们家公子什么关系啊?”

    程楚楚被问的一愣:“没关系呀!”

    “切,没关系怎么会共处一室的!”走到桌边,帮着倒了杯茶“是夫妻吧?”顺手将茶水递给程楚楚喝。

    听这小丫头片子一说,程楚楚更是无可奈何的一笑:“我连你家公子都不认识,怎么能说夫妻呢!”

    “啊?”小丫头不解的抓抓头发“那公子还说要好好照顾你,后可能是夫人啊!”

    程楚楚一听,心“咯噔”停掉一拍。“你家公子真这么说?”虽心里轻视,但不知为何,心竟还是有些畅快。

    “?g~~小姐就不要装了。”丫头撇撇嘴,接过空了的茶杯“快,躺下休息吧。有什么事记得叫我!”回之时,却不似那般单纯可,竟是哧鼻一笑。

    程楚楚点点头:“你叫什么,总不能‘喂喂’的叫吧!”

    “那也没事儿!”立马换做可模样,调皮的眨眨眼“小姐可以叫我雀儿!”

    不知是不是因为茶水的缘故,这刚刚躺下,就觉得困意袭来,眼皮重的像是挂了秤砣一样......不一会儿,又进入梦乡。

    “少爷,弄好了!”雀儿对站在门外多时的男人轻声说道。

    “气色如何?”男子手握折扇,看着走廊外的风景。小风吹过,扬起鬓角青丝。

    “好的,不过似乎还能感受口刺疼。”说话认真小心,没了刚刚的小丫头子。

    “好。”也不多说,走近屋里。

    程楚楚此时已经完全陷入沉睡状态,对外界事一概不知。

    男子进了屋,关紧房门。走到边,将折扇一收放在头。贴近程楚楚一分,轻手揭开铺盖。轻纱下的段尽显,饱满的双峰随呼吸一起一伏。男子虽是一脸的淡然,但是解衣物的手却还是有些稍稍发抖。雪白的肌肤完全暴露在视野,部上方的掌印已经泛黑。用腰间拿出药膏,细细涂抹。又拿出随带的木匣,打开,里面竟然全是细针。却不似针灸的那般长,皆短小却透明,似还冒着水气。将九根细针全数插进掌印之中,针一进皮就不见了踪影。但淤黑的掌印似乎渐渐泛红,有恢复的迹象。将程楚楚的衣物整理好,这才盖了被子出了房门。

    “公子,”雀儿看着眼前的男子“又要走了?”

    男子点头:“莫要提我。”说着转离去。

    皇泽绮儿晨起梳妆完毕,一开门,竟然发现龙泽千叶双目泛红的站在门外。“千叶哥哥,你怎么来了?”很惊讶的看着龙泽千叶,却一脸开心的样子。

    “昨晚宫中遭了窃,来看看你是不是还好。”语气很淡,脸上却因为见到皇泽绮儿活蹦乱跳而少去几分担忧。

    “昨晚?”皇泽绮儿见龙泽千叶一脸倦容“那怎么现在都没叫我。”

    龙泽千叶宠溺一笑:“绮儿从小时候开始不就讨厌别人吵你睡觉么?!”

    “哼,”有些责备的看着龙泽千叶,那我要是在房内受伤,难不成你都不准备进去看么?”

    “偷偷在窗户看了,见一起一伏还有小猪一样的呼噜声,气息这么通畅,应无大碍。”斜歪着头看着皇泽绮儿,表明朗。

    “千叶哥哥!!!”轻轻跺脚,小嘴一嘟,美眸也瞪的圆圆的。虽是一脸埋怨,却掩不住喜色。

    “呵。”看着皇泽绮儿温柔一笑,完全不似在别人面前。伸手将皇泽绮儿有一丝乱的头发理了下“哥哥现在有事儿跟你说,但是不能伤心好么?”语气很温柔,就像是邻家哥哥。

    皇泽绮儿本笑的灿烂,听龙泽千叶这么一说,只手中动作一顿,脸色瞬变:“怎么了?”不知为何,已经是悲伤的状态,眼中似乎有朦胧水气。

    看着皇泽绮儿这样,有些心疼,将手搭在皇泽绮儿肩膀上:“别想多了,哥哥只是想告诉你,你手里那块阳生可能不见了。”龙泽千叶守在门外时见窗户未锁,就料到了。

    “什么?”皇泽绮儿一愣,不知为何,眼泪竟然扑簌簌的直掉。

    “绮儿!绮儿!”见皇泽绮儿这样子,龙泽千叶心中发慌,手足无措。只能双手轻握皇泽绮儿的肩膀,不住唤着名字。

    好久才哭停,睫毛上还挂着泪水,慢慢睁眼,有些仰视地看着龙泽千叶,声音哽咽:“千叶哥哥,你以后...以后说话能不能不要吓人,我...我还以为...你说你...你不要我了呢!!!”说着,又是止不住的泪水。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