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泡妞培训

    “这么贸然来见,有什么要事?”皇泽绮儿的表并不是十分好看。******$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

    之前留下那样的印象,云青尚对皇泽绮儿这样的反应,倒并没有什么十分吃惊。“没什么,只是想跟你解释些事。”虽是喜欢皇泽绮儿,但并没有将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

    “解释?”皇泽绮儿皱眉“我们之前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有,”云青尚着急的向前一步“有很多!”

    程楚楚本就是帮着云青尚壮胆的,便也没怎么在意,眼神四处瞟着,心里盘算怎么摆脱云青尚,去宫中寻寻“阳生”的线索。而就是此时,正好看到皇泽绮儿手中有浅绿颜色的玉石。

    “!!!”心中一惊,“莫非?”

    皇泽绮儿见程楚楚眼睛瞬间睁大,似见了什么恐怖玩意儿一样,好奇问道:“你怎么了?”

    程楚楚指了指皇泽绮儿手中的玉,心跳很快:“你手里拿的是?”

    “呵,”皇泽绮儿淡然一笑“同生璧你都没听说过么?”

    “!!!”程楚楚一愣,成功居然离自己那么近了!心中过于激动,一时竟没接话。

    云青尚先前就推理出这同生璧对程楚楚来说,定有着至关重要的用处。现在看程楚楚反应,心中更是确定了。

    皇泽绮儿见程楚楚奇奇怪怪的,便也不多说。很傲慢的姿态看着云青尚:“云公子,您到底想解释什么?”

    “我......”看着皇泽绮儿的脸,云青尚只觉得心中万马奔腾。

    “嗯?”

    “我要做你的男人。”

    “!!!”程楚楚刚回神,就听到云青尚这么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台词,急之下猛地将云青尚口鼻一捂,满脸歉意的看着皇泽绮儿“这孩子忘吃药了,忘吃药了!”

    这云青尚本来就给皇泽绮儿的印象就荒唐的,便也没受多大个惊吓。只点点头:“快把他带走吧。”

    “好!”程楚楚刚走了两步,似乎觉得不妥,回头说道“公主,我是云青尚正儿八经的师父,没有任何别的关系。还有,这孩子之前确实是不想按照父母的意思娶您,但是自打上次见面,就真的跟失了魂儿一样,是真心喜欢的。”

    “先回去吧。”

    程楚楚点头,虽是不可能让皇泽绮儿立刻喜欢上云青尚,但毕竟也算是帮了忙。现在两块玉的位置都知道,估计离开这皇龙族也是指可待,能帮点儿就帮点儿了,毕竟时空穿梭都能相遇,算是很深地缘分了。

    云青尚被程楚楚捂着,变得很乖。本来是想说,“做你的追随者”,哪里知道居然说了那么一句不着边儿的话。就算皇泽绮儿不下逐客令,自己也没脸再待下去。

    “你当真那么喜欢公主?”程楚楚一面走一面问话。

    云青尚点头:“从来没有对女子有这种感觉啊!真的好清新!”

    “你要是真喜欢,想与皇泽绮儿在一起,就不要这么二!”

    “二?”云青尚一愣,似乎不懂这个字的意思。

    “额......”程楚楚沉思一会儿,找了个相似的字句,很认真的看着云青尚,“就是,蠢!”字儿咬的很重,直戳云青尚的小心脏。

    “......”此时的云青尚只看着程楚楚,一言不发。

    似乎觉得自己说的过分了些,有些愧疚:“也不是责怪你,只是给你个建议,以后做事儿要走心。”语气渐渐有点儿像个年老的长辈。

    云青尚现在脑子乱的一塌糊涂,只默默点头。

    程楚楚看着云青尚这般模样,在想想现在玉石的位置也已经了解的一清二楚,便计上心头,很意味深长的看着云青尚:“你还小,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要不给你几个建议吧。”

    “!”云青尚打量打量的程楚楚,看她那本清纯稚嫩的脸,语气颇有些怀疑“你懂?”

    程楚楚看云青尚的眼神,只感无奈:“到底要不要听!”

    “哦。”只应了声。

    “一、要在皇泽绮儿面前表现出极强的上进行,责任心,成熟感。

    二、时常赞美赞美她。”

    扭头发现云青尚不住点头,似懂非懂一般。

    “啪!”的一掌,挥在云青尚头上“拿笔和纸来,给我一条一条的记清楚!”

    “啊?!”似乎有些不愿,却还是磨磨蹭蹭的照做了。

    “三、不能太正经,也不能太随便。

    四......”

    时间似乎走的有些不知不觉,本来不怎么感兴趣的云青尚似乎也听得津津有味。等到讲的差不多,程楚楚才发现窗外已经是傍晚的景致。心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低落的意思,看着还默默看着笔记傻笑的云青尚,更有些不是滋味。

    “今天就到这儿吧。”将手放在云青尚肩膀“努力做个成熟的男人,万一皇泽绮儿真的不喜欢你,要相信,这世上女人不只一个。”

    云青尚看着程楚楚的表,搞不懂什么况:“楚楚,我怎么觉得你快死了呢!”

    “?”

    “跟我说话,跟说遗言似的。”

    程楚楚一愣,火直冒。本来就有大事儿要做,这孩子说话怎么那么不吉利:“你找打是不是?”佯装抬手要打得样子“啊?”

    云青尚一缩子:“我知道错啦,知错了!”

    本还想说什么,但是怕真的被怀疑,只挥挥手:“滚蛋,你楚楚姐要休息了。”

    “哦哦!”乖巧的准备走。

    “把纸币带走啊!”

    云青尚回头,笑的灿烂:“明天不还得细讲嘛,只给些文字都不懂深意,怎么能用啊!”

    程楚楚表稍稍暗淡,却还是一副冷淡表:“滚滚滚.....走你的!”

    龚虚子快马加鞭将夜泊送到城中一个年轻时代就很熟悉的医师那里。大夫很快的查看了夜泊的伤势,表变得有些凝重。

    “怎么样了?”龚虚子也受了刀伤,又因为一路上的飞奔,口子裂开失去不少血。现在嘴唇煞白,也虚弱的很。

    “一刀直接豁开皮,”一边说,一边解开树藤“不过只要有气息在,能救活的!”

    “真的?”龚虚子面露喜色,却觉得眼前一黑,猛地栽倒在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