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大事不好

    泽绮儿一收步子,有些省视的看着程楚楚。**********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

    “公主有礼。”这样被一个女人看着虽是有些尴尬,但是程楚楚还是努力装出很平常的样子。

    “怎么,”皇泽绮儿饶有兴趣的看着程楚楚“青云族二皇子带你来的?”

    程楚楚不知道皇泽绮儿问这话什么意思,安全起见,只默默点头,并不多说。

    此时的云青尚,正被打捞中......

    “呵.......”皇泽绮儿脸上似乎有些不悦的颜色,却还是微笑的看着程楚楚“难不成你们是恋人?”

    “啊?”程楚楚被这无厘头的问题雷的外焦里嫩。

    “你们家二皇子不会是怕我缠着他,连自己心的人都带来,誓死不娶我吧。”语气虽是冷,但是眼中比起气愤更多的似乎是羡慕。

    “我......”程楚楚看着皇泽绮儿,再想想云青尚坚决不娶皇泽绮儿的决心,似乎下定了心“是的,二皇子说要堂堂正正表明他的真心。”

    “你们在哪里相遇的?”

    “青楼。”程楚楚心中暗笑,心想堂堂公主怎么着也不会要一个宁愿上烟花女子也上自己的人吧。

    皇泽绮儿满脸惊讶的看着程楚楚,眼中却并没有鄙夷。“难道当着青云族族王也像今天这般不卑不亢,宁愿以死相?”

    程楚楚默默点头。

    不知为何,似乎触动了皇泽绮儿的伤感绪。皇泽绮儿深呼一口气,笑靥如花:“真羡慕你。”却不再多说,径直离开了。

    云青尚被折腾好久,才爬上岸来。顾不上整理狼狈样儿,急急忙忙追过去。而此时的皇泽绮儿已经走了很远。

    “刚刚你们聊什么呢?”云青尚眼中满是留恋的深凝望着皇泽绮儿远去的方向,不走心的问道。

    “我说了我是你深的人!”有些邀功的看着云青尚“师祖我是不是帮了你很大的忙?”

    “什么?!”一副雷劈了的表“你说了什么?”

    “怎么了?”云青尚这般生猛的气势吓得程楚楚说话都有几分怯生生的意思。

    “你...你...你怎么可以对我家娘子说这样的话!”

    “娘子!?”

    “被你害死了。”

    ————————————————————————————

    龚虚子二人按照计划安顿好了晴?,虽是局势危急,但是自两人回到青云族,并没有遇上什么杀手。原本紧绷的弦似乎有些松懈,虽然夜泊仍然着急,但是龚虚子却不想那么鲁莽的寻找隐退的旧若虚门门徒。打算找现在在若虚门的老熟人,旁敲侧击的打听打听。

    将打算说与夜泊一听,夜泊满脸惊讶:“妈的,你在新若虚门居然都有眼线?”

    龚虚子笑了笑:“自若虚准备自创门户那起,我就防备了。”有些得意地看着夜泊“怎么说,老子也是若虚门的军师,难道会笨么?”

    有些崇拜的点头:“但是既然是暗插的眼线,你就一个人去吧。”夜泊有些不放心的看着龚虚子“别以为跟若虚相处很久就了解他,人是会变的!”

    龚虚子看了夜泊一眼:“**跟个婆娘似的唠叨,要不跟劳资一起去好了。”

    夜泊摇头:“你就是这么容易相信人,劳资要是若虚的人**准备怎么办?”

    ”切......”龚虚子玩笑地推了夜泊一把“别的扯了。”

    虽是打打闹闹,但夜泊最后一句却说的认真:“小心着点儿,若虚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龚虚子拿定主义,便立刻准备启程。若虚门并不在城内活动,除非有什么大的任务,一般况都是隐藏在地下城中,彻夜训练、养兵。之前因为实在是厌倦打打杀杀,也不觉得若虚门能成什么气候,只选择逃避。现在居然下了诛杀令,龚虚子是怎么也不能袖手旁观的。快马加鞭,若是不出什么状况,当傍晚应该是能够与门内眼线会面的。

    因为是在城外深山,夜泊更加不放心,将自己上能用的都悉数交给了龚虚子,千叮咛万嘱咐,生怕出了差池。

    ————————————————————————————

    云青尚见皇泽绮儿已经离开,也不好再去烦扰人家,只得垂头丧气的回了皇龙族安排的住处。

    而程楚楚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终究是抵不住内心的好奇:“什么况?”

    云青尚一脸憧憬的看着远方,神痴迷:“我家娘子完全不是凡尘之物,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

    程楚楚一听,稍带鄙夷:“那你之前......”

    “嘘!”云青尚知道程楚楚又要挖苦自己,立马打断话语“那是我年轻不懂事,这相亲就是天定的缘分,我定会顺应天意,娶她做老婆!”

    见云青尚这般。程楚楚实在是忍不住泼凉水的好:“可人家公主好像不会嫁了吧!”

    唰!一个凌厉的眼神:“我云青尚堂堂二皇子,仪表堂堂,气质不凡,怎么可能不嫁?!”

    程楚楚赞叹的点点头:“只是大之内摸了舞娘的股,初见带了心的女人,自己还投了湖。”

    本还是满脸期待的表瞬间冰封,鼻子微微颤抖,似乎有些心酸的意思。眼中含泪,一脸孤苦。站了好半天,才肝肠寸断略带嘶吼:“我娶定了!”

    ————————————————————————————

    龚虚子急急赶路,夜幕降临,眼看就要到若虚门。为了谨慎起见,不在快马疾驰,而是四周观望,慢行细看。这若虚门的眼线,龚虚子鲜有联系。当初安插之时约定,每细看洞左侧歪脖子树。若龚虚子有求,定绑上白色绸缎。只要线人看见,晚上必然出去接头。时刻已久,现在贸然去找,也有赌博的意思。离若虚门仅有两三里的样子,龚虚子下马,准备步行。

    而就在这时,草木攒动,似有人来。龚虚子蚕丝出袖,飞上树。这才发现不过是野物奔跑弄出的声响。心中不由暗暗舒缓一口,准备下树继续前行。而就在此时,却窥得树上黑影。似乎并不是一人,不由心中有些发慌。却不知对方到底发现没有,准备偷偷开溜。谁知刚下树,对面黑影唤了一声:“谁?”

    龚虚子一愣:大事不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