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生化武器

    程楚楚怔怔站在原地,好半天才回神:当真是自己太过冷血了么?”

    “不去就不去!”云青尚将下人准备的几衣服扔在上,埋怨声不断“想带你去玩才叫你的,”又随手扔了几衣服,“了不起啊!”深呼几口气,懒得去想。*****$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解开衣衫,准备换体面的衣服。

    “嘭”的一声,门被猛地踹开。

    “啊啊啊啊......”云青尚回头一看是程楚楚,像猴子一样猛的窜到上,随手拿过一件衣服遮住自己**膛。

    程楚楚站在门口,有些局促的意思。

    “干嘛?出去出去出去......”

    “知道!”程楚楚不好意思的捏了捏后颈,好半天才开口“刚刚......是我不对,对不起啊。”

    此时的云青尚哪里有心思听程楚楚的道歉,只不停催促:“出去出去,你先出去!”

    “还生气么?”突然觉得这局势有利于自己的,故意磨蹭的问道。

    云青尚一愣,抬头看着程楚楚,似乎看清了她的伎俩。

    “呀呀呀,还瞪我,看来还在生气啊!”说着又往屋内跨了一步“还生气呢?”

    云青尚将牙齿咬的咯吱响,手也不断揉搓着捏在手里的衣服,好半天才满脸堆笑的抬头:“不...生...气!”语音拖得很长。

    “似乎还在生气呀!”程楚楚嘴咬手指,眼睛还不住往云青尚衣服后面**的体瞟。

    云青尚警戒的遮了遮,很有些狂躁:“都说不生气,不生气了!!!”

    程楚楚见云青尚真急了眼,不由扑哧一笑:“哦。”转往门外走。

    “下流!”云青尚将衣服一扔,准备走下

    “什么?”程楚楚却突然一个回马枪,猛地从门后面探出头来。

    “啊啊啊啊啊!!!!”云青尚猛地扔出一件衣服“滚!”

    程楚楚无奈的耸耸肩:“又没什么看头,那么激动干嘛。”憋着笑走出去“纯小处男。”

    云青尚火速穿好衣服,满脸涨红的走出门去。

    “穿好了?”故意色迷迷的上下瞟着,满脸猥琐。

    云青尚浑一颤,刻意紧了紧衣服。像小媳妇一样,弱弱的瞟了一眼。

    “哦哟,之前进青楼不是能的么?”

    一记白眼:“为老不尊。”

    程楚楚一听“老”字,如若重伤。火噌的一声,冒了起来:“老???你说谁老?啊?”

    “作为师祖,怎么能偷窥徒弟呢。”

    “咦额......”程楚楚一口闷血,好半天才缓过来。合着这小子一开始就没把自己当女人看......

    梦蝶庄,阁楼上的走廊处大大小小摆满了盆景。花草一如初醒,沾染着露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男子一素白,伟岸伫立,手中握着一支长箫,似乎想要吹奏,却心神不宁。只呆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偶然的一只蝴蝶,萦绕飘飞,却更显出形单影只的孤独。

    “走了么?”

    站在门边的女子小心翼翼点头。

    “好。”男子淡淡道。

    ——————————————————————————

    “紧张不?”程楚楚陪在一旁,看着云青尚一脸凝重的表

    猛地回头,眼神凛冽:“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哦?”程楚楚故意逗云青尚“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娘子了,还能没点儿绪波动?”

    “都说不是我娘子,我才不要准备好的。”云青尚大步跨着,似乎不愿意多做谈论。

    “就这么肯定,连面都没见过呢!”

    “连面都没见过就结婚不是更荒唐?!”

    似乎也没说上几句话,就已经到了绮丽宫。四处的摆设布置都是皇宫的格调,繁华精致却绿色自然。早已经在必经之路等候的护卫见云青尚等一行人过来,立马上前行礼:“公主让公子去近水楼台相见。”

    “近水楼台?”稍稍一愣“哪里?”

    守卫急急站起来:“这边请。”

    “这是要私会啊!”程楚楚心下觉得自己去似乎不太合适,步子稍稍一停,准备原地等候。

    云青尚走了几步,发现程楚楚没有跟上来,不由回头:“干嘛?”

    “我去不太好吧。”

    无奈叹口气,火速走到程楚楚面前,猛地将程楚楚的手一拉:“合适不合适,我说了算。”

    程楚楚被云青尚突然的拉手弄的一愣,傻愣愣的跟着去了。

    近水楼台处,风光绮丽。长长的走廊像是一条长龙卧于水上,小河里浅浅的波光印在朱红木的廊道上,仿佛镀上了层水晶石一般。河中的荷花并不是连绵成片,只在偶尔的几处有片荷叶,却更让人觉得与这小景相得益彰。走廊尽头是座小亭,彷如在水中央。

    云青尚站在走廊的一头,窥得亭中有女子背影,心中暗想应该是皇泽绮儿。便命令尾随的人在外等候,却死命拽着程楚楚,要求一起前往。

    “我与公主无怨无仇的,你干嘛一定要拉上我?!”

    云青尚回头,程楚楚这才发现这货脸上早已汗流如注。

    “你紧张?”

    云青尚诚实的点点头,眼中尽是乞求。

    “我最多在小亭外等你,行吧!”完全对云青尚束手无策。

    听程楚楚这么说,云青尚安心的点点头。随手从怀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闻必呕”,之前实验也顶多抹上个一两滴,现下似乎下了血本,将携带的一瓶抹了个全部。

    程楚楚嗅感灵敏,顿感臭气熏天,猛地捂住口鼻,眼中因为味道过于刺激,飙出泪来。

    云青尚回头见程楚楚这般模样,才想起来自己没有事先提醒,立马补话:“师父,快点敏嗅!”

    程楚楚先是一呆,而后只觉昏天暗地,心中暗嚎:劳资哪里知道什么敏嗅

    云青尚却没发现什么异样,先封了自己的道,而后站在程楚楚面前,一脸得瑟的表:“师父,我是不是很天才?”

    程楚楚死忍住往外翻腾的胃酸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竟然还要张口回答问题,完全是办不到,只铁青着脸......点了点头。

    终于得到认可,云青尚乐的不行,凑近程楚楚,“真的真的?师父也觉得我是天才了?”

    “唔......”程楚楚努力克制住胃酸,气力虚弱“滚!”

    “啊?”云青尚一愣。

    程楚楚举起垂死的手,眼中尽是眼泪“为师在这儿等你。”云青尚刚一回头,程楚楚彻头彻尾一阵狂吐,若不是子骨强壮,估计五脏六腑都能呕出去不少。

    小亭走去,一边走一边擦拭额头上偷偷抹上的水。心中笑:“等等那女人要是非要嫁给我,我就说我有的人了”。意味深长的回头看了程楚楚一眼,“要是还死缠,我就说她坏了我的孩子。”似乎盘算的好。

    因为河面上水气比较重,虽是奇臭却不能飘散的很远。皇泽绮儿在小亭,并没有觉出什么异样。只是等待了好久,还不见人,心中有些急躁,不由回眸张望。

    此时云青尚恰好走到不算远的位置,正好对上皇泽绮儿双眸......

    眉若细柳,眸似银月,高鼻秀,樱桃小嘴。凝脂肌肤在波光粼粼下似乎闪烁着光芒。瀑布般的长发垂及腰间,只是一件白纱长裙,一席衣角上浅浅绣着几朵小花。一根浅黄丝巾明亮,添一丝俏皮灵动。

    ......

    云青尚只觉得看见仙女,魂儿都被抽了去,呆呆的站了好久,若不是湖面上迎面而来的风,不知何时才能回神。

    “这女子居然是我的老婆!我的!”心中欣喜,恨不得一步飞到皇泽绮儿边。就在这时,皇泽绮儿也准备走近云青尚。

    “糟糕!”云青尚猛地一惊,说时迟那时快,云青尚一个后空翻,直直落水。

    皇泽绮儿本只是想走近说两句话,哪里知道云青尚竟然以这么直白的方式表达对自己的厌恶。心里很不少受,扶着栏杆:“你若不想娶我,大可直说。不用搞这些没用的,娶我还不如投江是么?”就算是生气,都觉得美得不可胜收。

    云青尚痴痴傻傻的看着皇泽绮儿,满眼桃花。

    “你......”皇泽绮儿正准备说什么,便发现云青尚周遭的鱼竟然肚皮泛白,飘了起来。“我的月光鱼!”眉头微微一颦,小脸有些焦急模样。

    “怎么了?”云青尚回头,正发现一条小白鱼突了个大眼珠子,升天了。“嘿嘿,这种鱼多的是,不过死了一条......”正想说,发现又有几条陆续漂浮。“惨了。”云青尚心下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莫非药水太多,水溶蚀不了全部毒?”刚想通,却觉得鱼腥味儿铺天盖地。一扭头,白茫茫一片肚皮白。“......艹,要不要死的这么整齐?!”

    “我的鱼,我的鱼!”皇泽绮儿愤恨的看着云青尚“你究竟扔了什么进去!!!”

    “我...我自己啊。”云青尚一脸无辜,不能解释倒不如死不承认好了。

    “你......”皇泽绮儿嘟嘴瞪眼,很生气的模样。

    美人儿生气,云青尚还是很慌张的:“我...我给你赔好不好......好不好......”

    “还说不是你!”瞪眼看着云青尚“不是只扔了你自己么,这鱼到底怎么死的!”

    心下一慌,支支吾吾半天才开口:“算命先生......先生说我,五行缺心,天生克......鱼。”表很认真的看着皇泽绮儿。

    “白痴!”说着头也不回的转离开,却正好与程楚楚照面。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