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迷药惊魂

    子虚也不去看,自顾自解开衣衫,除去亵衣。******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细腻紧致的肤质完全展露,虽是瘦削的材,却完全符合男人追求的完美标准。手臂与腹部的肌,轮廓很清晰,隐隐透着充满阳刚之气的致命吸引。

    程楚楚本以为自己宽衣解带会吸引子虚的目光,没想一回头,完全呆掉。匀称的材与透着光泽滑腻的肌肤,再加上那一张举世无双的脸,程楚楚只觉得心猛地一沉,仿佛呼吸都可以忘记。口不断起伏,垂下的手有些发麻,似乎若不加控制,就会猛扑上去一般。

    “怎么了?”子虚发现程楚楚正盯着自己看,问道。

    “妖孽妖孽!”程楚楚心中暗叹,却不表现出来。只佯装淡定:“没什么,只是看见你的材,没勇气脱衣服而已。”

    子虚听程楚楚这么一说,脸上神色稍稍有变,却依旧只是微笑:“程楚兄说笑了。”

    而就是这么蛛丝马迹的小举动,程楚楚也是完全看在了眼里。“我只是提及下不想脱衣服就是这般的神采么?”心中暗暗已经判断出子虚定然是怀疑自己女儿了。

    想到这里,衣衫已经脱去大多,只留亵衣。因为绑扎的很好,况且自己每本就是超负荷的体能训练,胳膊看起来也并不是像平常女子一般。

    子虚目光并未转移,只是脸上的疑惑更重。

    慢慢解开腰带,似乎真的要露上一般。而余光正瞟着子虚,“果真是目不转睛。”程楚楚看着子虚的表,心中已经明白自己不可能瞒过去了,准备脱下亵衣的缓缓打开的手猛地一合,有些尴尬的看着子虚:“你老盯着我干嘛?”

    “?”子虚一怔。

    “哎。本来两个人睡没什么的,”说话间缩了缩脖子,“只是都赤**我还真心没试过。”说着便转走到房间中间的桌边,坐了下来。

    “没事的。”子虚虽是这么说,但是隐约也算是窥探了程楚楚的段,再加上满楼帐中的暧昧,本来肯定的事,现在也是四分有底六分疑惑。

    程楚楚兀自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心中却在判断,到底怎么办才好。

    子虚见程楚楚不入睡,毕竟时辰也不算太晚,便也坐在一旁。

    “哎,”程楚楚将杯子一放,脸上表不是很好看。

    “怎么了?”子虚皱眉。

    “刚刚光顾着喝酒,没怎么进食。准备睡觉的时候没怎么发觉,这一杯茶下肚,觉得烧的慌。”还没等子虚开口,程楚楚直接站起来“我去吩咐客栈炒点儿青菜素食,我俩暖暖胃再睡。”

    “别别别,我去!”子虚一抢。

    “哎,”程楚楚提醒的叫唤了一声,“带点儿清酒,少喝点儿有助睡眠。”

    子虚点头,出了门。

    “居然这么密实的守着我。”食指在木桌上敲打,脑海中也在判断着一切可能的因素,却仍就是毫无头绪。只得不做多想,实施下下策。将自己的手链拿出来,手链是二指宽度,上面是精细的丝绸包裹。程楚楚仔细看着上面十二个分格的图片,找到一个与上次摸出晶片不同的颜色浅淡的位置,将上面大拇指头大小的丝绸掀开,用手指慢慢滑出两枚透明的晶片。从怀中拿出趁与老鸨讲话间隙要来的蒙汗药,将药物慢慢摇晃成堆状。两个大拇指各贴着一枚晶片,从左右两个方向像中间挤,通过高分子运动规律以及晶片特有的强效附着压缩特质,药物竟然慢慢被分解压缩。直到两个晶片似乎合在一起,程楚楚才住手。

    过了一小会儿,酒水小菜到齐。

    “来!”程楚楚很自然拿过酒壶,为子虚倒上酒,递了过去。

    子虚虽是自然的接过酒杯,却在喝进嘴里的时候,稍稍一顿。似乎确定无事,这才喝了进去。

    程楚楚只嘴角微笑一扬,也一口喝干。

    两人又毫无主题的闲扯了几句,子虚只觉得头脑有些发昏。

    “怎么了?”程楚楚走近,满脸关怀的看着子虚。

    此时子虚看程楚楚的眼神却很是不对一般。本凡尘未染的一张脸,先竟然有些怒气,程楚楚不由觉得有些可怕。却还是将子虚扶到上,让他很舒服的躺下。

    子虚已经双眼模糊,困意袭来。

    “材怎么这么好!”程楚楚自言自语的赞叹一句,手不由附上去小占了一把便宜。但要事要紧,不便多停留,急急找客栈要了一匹好马,连夜兼程,直奔皇城。

    此时的云青尚还在城中专门为他准备的豪宅休息的安逸,敲门声却急促的响起来。

    “嗷~~”云青尚将背子往头上一遮,无视。

    “咚咚咚......咚咚咚......”坚持不懈。

    云青尚猛地将背子一揭,满脸愤然:“哪个混蛋活的不爽了!?”

    门外的将士全直哆嗦,却还是不住的敲门。

    “找死么这是!”猛地一下拉开房门,看着全跟抖得跟筛糠一样的下人“是你不想活了?!”

    “说是,族王派来的人。”牙齿抖得止不住“我也惹不起......”

    “什么?!”云青尚四处张望,“谁?人呢?”

    手下的人哆嗦的更加厉害,躺着也中枪的炮灰,承受的压力也是极大的。

    “啊?!”云青尚有些暴躁“人呢!”

    下人哆哆嗦嗦的举起手,向楼下指去:“用餐呢,让您速度下去。”

    “我.......”云青尚一抬手,想呼下人一大嘴巴,但是转念觉得不对,只忍了忍怒火“哪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混账玩意儿!”也顾不上梳洗穿衣,火气冲冲的走了下去。

    宅院偏南一角,来的人似乎已经用餐完毕,悠然的饮着淡茶。

    云青尚大步流星的走过去,带着一股准备掀起恶战的气势。然而,刚刚走到离那人有些近的位置,喝茶的人便开了口:“穿这么少,小心着凉。”

    不紧不慢的语调,云青尚只觉得全一震,怒气瞬间消亡,连还有些蒙蒙的睡意都烟消云散了。

    “大哥!”一时激动,竟然双膝一软,跪了.......

    云青奕看着云青尚的举动也并没有什么很震惊的表,过了好久,才缓缓开口:“贤弟是没用早膳,虚弱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