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同床共枕

    程楚楚看着已经微微闭眼的女子,干咽了一口。******$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却还是硬着头皮吻了上去,开始后,反倒没那么难了。舌尖轻轻挑拨着,手也渐渐深入女子的衣衫。

    “唔...嗯...嗯~~~~~”不知是亲的太舒服,还是因为程楚楚在女子衣衫内的小动作。女子竟然突然迎上去,死死的抱住程楚楚。程楚楚一愣,见事态发展良好,便猛地将女人衣服一扯。

    子虚双眼一闭,脸上的表完全冷掉。

    “啊~~~嗯~”女子还准备叫唤,程楚楚便将女子往上一扔,表很是不好“叫唤什么叫唤,我这还没开始呢!”说着猛地掀开帘子,掸了掸有些皱的衣服,走了出来。

    子虚依旧只是坐在那里,似乎完全愣掉了。

    “子虚兄,”程楚楚一脸不爽的看了一眼刚刚的女子“我现在实在没什么心,先走了!”说着准备离开。

    “喂,”又是一把将程楚楚拉住“别走。”

    程楚楚一愣,看着子虚,心下完全不知道这男人究竟想做什么。连前戏都做了,难道还在怀疑我是女人?!“子旭兄,”程楚楚颇有深意的看了子虚一眼,“你这是怎么了?”表很是怀疑,“我记得从一开始,你不是这状态啊!”

    “呵呵~”子虚眼神稍有闪躲,却似乎很不好意思一般“这托你的福才看到这大好的花花世界,怎么好轻易就放你走。”声音有些小,似乎真的在害羞一般。

    “是么?”程楚楚扬眉,“可是我怎么觉着你在怀疑我?”

    子虚双眼下意识的往地上一看。

    “被人戳穿的表。”程楚楚看着子虚,心内不由有些轻视。语调也不由加的有些重“不是么?”

    “是!”子虚抬头,双眼带坚定“我觉得你是个女子!”

    “嗯?”依旧保持理直气壮的表,心内却一沉。不过过了今,往后分道扬镳,倒不是太顾及。只是若还未启程便招来怀疑,还是权贵之人,确实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子虚看了程楚楚一眼“刚刚见过你的本事,确实是我想多了。”

    程楚楚只一笑,心下却大赞好在自己下得了心。

    “你这般怀疑我也没什么,”有些叹息的意思“只是今天确实没了什么心,我还是先回去了!”

    “回哪儿?!”

    程楚楚一愣,吐字有些慢:“客栈?”语气有些牵强。

    “哈哈,”子虚大笑,皓齿若珍珠,仙一般美貌,“正好!”说着带有蔑视的看了看后的女子“我也没什么心,而且现在也无处可去,能不能同行?”

    “什...什么?”程楚楚心内一惊。

    “难道程楚公子不愿意么?”细长的眼眸,清澈地仿佛未沾染尘世一般。就那么看着,眼神一动不动的注视着。

    没道理啊,难道是还在怀疑我的女子之,所以想一直跟着我么?这异国王子,什么没见过,不至于这般好奇吧,到底是想知道什么呢。

    程楚楚用手摩挲着没有胡须杂儿的下巴,一副为难的样子。

    “就带着我吧,带着我吧。”竟然满是乞求的意思,脸上也似乎委委屈屈的。

    程楚楚眉头一皱:“居然卖萌,擦!”

    “行不?”眼睛有些刻意的眨巴,那般若仙的容貌,怎么好说不。

    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插着小腰,有些埋怨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是,反差太大了也。”

    “就带着我到处玩吧,好不容易跑出来一次。”语气中满是委屈,稍稍抿嘴,完全与之前的冷峻不羁形成鲜明的反差。

    程楚楚看着子虚,心内知道一定会是个拖油瓶。可是自己偏偏是个扛不住帅哥攻势的人,况且还是这么一个上能做腹黑少爷,下能为卖萌小宝的极品。

    子虚却并没有分神多想的意思,似乎真是一心想要跟程楚楚在一起。

    “好!”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程楚楚一拍手,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的应了下来。

    “真的!”子虚立马换上笑脸,如沐光华,温馨暖人。

    程楚楚只回应一笑:“在门口等我,之前在这里纳了个姑娘,我还有点小事要处理。”

    “什么?”子虚一愣,满是好奇“什么姑娘?”

    “就是我钟的女人,要不然今天这不会这般没有兴致。”说着对子虚摆摆手“私事儿,你在门口等着就好。”

    子虚也不做多问,乖乖出到门口等着。

    程楚楚进到大堂后的廊道里,向老鸨嘀咕了几句,掖了点东西在袖中。顺便得知了晴?与龚虚子的去向,心中也安心许多,便准备找个客栈休息一晚再说。子虚一直尾随,表似乎很开朗。

    “到底想知道什么。”作为特工的程楚楚在interc组织里面算是出奇厉害的人物,最独特的是非主流的出牌方式,每每都让对手不知所错。完全没有常理与规则,最难得是无论外表表现的多么暴躁,内心都是极度冷静的。自接受任务以来,从来没有失去过理的判断。而对于眼前这个男子这么反常的态度,她怎么可能没有觉察。只是无论什么原因,她目前并没有牵扯什么复杂的事,自己想做的事也与这个异度空间没有太大的牵扯,便决定不去花费过多的精力。

    两人来到客栈,程楚楚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反感的绪。反倒嘘寒问暖,倒茶端水的,很是

    子虚坐在边,将抹额除去,雪白顺直的头发垂下,白皙的肤质如凝脂一般有着浅浅的光泽。精致的五官,无论男人还是女人看了,都会心生嫉妒。

    程楚楚暗暗干咽一口,第一次看见男人整理自己的长发,本以为会极度娘范儿,没想到竟是这般妖魅。

    “怎么还不休息?”子虚看着足够两个人睡的,对程楚楚微微一笑,示意程楚楚与他一起入睡。

    早在决定带子虚来的时候,程楚楚就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了。便也没有什么慌张神色,只点头道:“好!”说着便走到边,脱下靴子,慢慢解开衣衫......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