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窥探艳景

    子虚被程楚楚这么大的动静吓得一愣。*****$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

    程楚楚一脸惊恐的站起来,双手紧抓着口:“你干嘛,你要干嘛?!”眼睛瞪得浑圆,鼻孔内也喘着粗气。

    可能是被程楚楚连续的问句吓到了,子虚愣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不是应该选了么?”说着斜眼瞟了一下表演的姑娘们。

    “哦..哦......”程楚楚尴尬的笑了笑,不由不自然摸了摸脖子“那...选呗。”

    子虚淡淡一笑,却有着难以捉摸的光彩。嘴角似乎隐藏了一缕阳光一般,微笑的很璀璨。

    见子虚这般,程楚楚也不好表示什么,索转向了比表演的姑娘们:“你你你.....过来!”也就随指乱点一通,并没多加关注。

    姑娘们先是一愣,后也顾不上那么多,一窝蜂的全都上了软座。

    程楚楚将姑娘猛地往怀里一搂,下巴抬得很高,活像一个浪高调的少爷:“子旭大少爷,您也走着!”说着还刻意扬了一下下巴。

    依旧只是一笑,声音很柔:“程公子,您先玩。我喝点儿酒,调整调整状态。”

    “您随意。”说着又将姑娘搂紧些,有些色迷迷的看着钻进自己怀里的姑娘,语气颇有些猥琐:“可看得上公子我?”明眸轻佻,不由惹的怀中女子低头偷笑。

    酒过三巡,程楚楚脸颊稍稍有些红晕,人也觉得有些飘忽,说话声音似乎都大了起来。可子虚呢,却是面不改色。程楚楚本想等子虚等不及和美女温存,亲自请她离开的。可是万万没想到,眼下竟然是这样的况。可是现在已经确定同生璧就在皇龙族,急切想要完成任务的她,怎么能够在这么耗时间。

    “程公子~~~~”

    正在想事,便被一个姑娘黏住。女子大眼红唇,确实很有姿色。有些暴露的装束,但凭哪个男人看了都会有非分之想的。

    “在呢,在呢!”程楚楚立马端起酒杯,准备对饮。

    “哎哟,老喝酒有什么意思嘛!”此时头已经靠在的程楚楚的膛上,右手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这程楚楚的脖颈,有些想往下摸的意思。

    程楚楚一愣,想必自己要被玩了。立马一把捉住女子的手:“你这手可真是滑溜啊~”语气极为猥琐。

    女子一看程楚楚这般,更是放心。“哪有!”左臂猛地搭在程楚楚腰间,却不知足,只在腰间磨蹭了小会儿,便有些想顺势往“重要部位”游走的意思。

    “啊啊啊,”程楚楚猛地弹坐起来,面容潮红,却极力佯装出淡定的样子:“子旭兄,我先出去下!”

    “请!”子虚却不多问,只绅士的示意了下出门的地方。

    刚出房门,程楚楚便径直去敲上午龚虚子在的房间。哪里知道房间里面女人的叫声一波连着一波......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真是,”程楚楚长叹一口,“这破古代,伟哥技术就这么发达了么?一天到晚的......”不由狠踹了一脚房门,哪里知道......

    “你谁啊!?”**着上半的男人急急将摁在桌上女子的衣衫一拉,遮住了自己的下体。而桌上的女子,猛地护住双峰,一脸惊愕。

    “!”程楚楚眼睛瞪直,完全不能反映过来,自己遭遇了什么。

    “看什么看,还不给老子滚!滚~~~~~!”

    呆呆傻傻的走下了楼梯,才猛然回神。“呀呀呀,不仅差点做了女同片的主角,还看了真人版的av,”不由浑一麻,“这龚虚子到底去哪儿了?存心要误老娘的大事么”想着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哎呀,自己走不是好了,何苦因为他耗费时间,青菜吃多变植物人了么这是!”不由缩缩脖子,准备走出去。

    “程楚兄!”子虚看见程楚楚从手下告知他龚虚子所在的房间走出来,脸上几分难以置信。

    程楚楚步子一停,心下凄然。

    子虚却急急跑下去,一把拉住程楚楚:“你这是?”微微皱眉,表示对程楚楚即将要走的行为很是不满意。心里却在疑惑,这人为什么单单去了那个房间......

    “嘿嘿,”程楚楚憨笑两声,看了一眼子虚“我这不是给你留机会嘛!”

    “哦?”手这般滑腻,子虚似乎渐渐看穿了什么。

    程楚楚看着子虚,发现这男人眼眸深处有着怀疑,似乎是发现什么想急于证实一般。这才明白现在子虚这么拽着自己,事并不是那么简单。“难道知道我利用他了?”心中疑惑,却不宜长时间发愣。便急忙回手拉住子虚,凑近子虚耳边:“其实弟兄我是准备买那个的,你知道吧,嗯?”还不忘用眼神提示。

    子虚一脸云里雾里的表

    “就那个啊,男人用的。”眼眸微微一敛,有几分邪。

    “哈。”子虚似乎觉得太荒唐了些,拍了拍程楚楚的肩膀,“快上去吧,兄弟你不该是这么弱的人!”

    “哈哈哈哈,那是那是。”随着子虚上去,并没做多说。但心下已经完全猜出子虚应该知道了什么,先前还那般冷漠,现在却不愿意放自己走,估计也是有企图的人。

    回到雅阁,姑娘们也都喝的不少。或者随意拉扯着自己的衣物,或者露出自己的锁骨与肩部,活生生一副饥渴难耐的模样。程楚楚见到此此景,更是心内忐忑。“这要是被女人强摁,失了贞就不好咧。”回神却看见子虚一脸很有余的样子。“这小子到现在都这般清醒,若是不用点儿手段,非得亲眼看我被女人轮了不可。”想到这里不由假惺惺的微微笑:“子旭兄,这是准备继续喝?”

    子虚刚端起杯子,没想到这程楚楚就开了口。脸色有些懵:“那是自然!”

    “哎哟,我就说子旭兄不像个男人!”极度猥琐的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嘴角似乎还有哈喇子“我可是不住了!”说着将旁的姑娘猛地一拽,“去找个房间了!”一脸色相,展露的淋漓尽致。

    子虚表有些强忍,却还是一本正经:“兄弟你还说常来,怎么这般没见识。说着将桌子角上攀的一根绳子一解,程楚楚所在的软榻四周,猛地垂下帘子。“这若隐若现的氛围是何般暧昧!”

    “咳咳咳......”程楚楚一脸黑线,心中暗骂:“古代还尼玛走范儿。”

    “兄弟若是常客,不至于这么害臊吧!”说着兀自喝干了杯中的酒,似乎等着一场好戏一般。

    程楚楚将拉着的女子猛地一拉,女子一个旋躺在了软榻上。程楚楚将女子一摁,头微微地下,有些靠近的意思。

    子虚看着帐帘中的虚影,瞳孔不由放大,直勾勾的盯着。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