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说书玄机

    “混蛋!忘恩负义!重色轻友!背信弃义!”云青尚盘腿坐在上,看着四周华丽的陈设,表却很是不好看“什么狗师父!我都快要到皇都了,居然敢给我玩消失?!”用手捂了一下额头,心痛失望“师祖居然也不要我了!”

    夜泊满心不愿意的在前面带路,晴?与龚虚子在后有说有笑,似乎聊得很畅快。*****$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

    “哦,原来是这样。”龚虚子点头笑了笑“我家程公子倒真是路见不平的好人呢!”|

    晴?点头,脸上有莫名的红晕:“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这么走运,遇上程公子这样的人物。”就算只是这样提及程楚楚,晴?都忍不住满眼的笑意。

    龚虚子见晴?这般的表,心下暗叫不好,恐是恋上了!!!立马接话:“姑娘也不用这么感激,程公子对每个人都是这样子的。”

    “恩。”晴?点点头“程公子是真正的仗义人士,现在愿意救无关人士与危难之间的人真的不多了。”说着,也抿嘴一笑,似乎原先的崇拜更加深了些。

    龚虚子见晴?这样,心中估量这女子起码对程楚楚有五分以上的恋了。要是这样发展下去,必定是万万不可的。但是现在正逢追杀,也顾不了那么多,只得能注意的就注意下,也不好多说。

    晴?本带两人逃离了追杀,心里暗自以为现在应该是去找程公子。但是三人已经走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连一点见到程楚楚的迹象都没有,心中不有些着急起来。正巧到了下一个驿站的休息地点,晴?走到龚虚子与夜泊的边,此时两人正喝茶。

    “程公子到底去什么地方了?”眉头微微皱,有些焦急的意思。

    “恩?”龚虚子顺着杯沿看了晴?一眼,才将被子放下“你说程公子啊,他现在应该在赶往皇龙族的路上吧。”

    “什么?!”晴?一惊,“我们赶了两个多时辰的路都是往青云族方向的,你现在怎么能说程公子要去往皇龙族呢?!”

    龚虚子正准备开口解释,却被夜泊一把挡住,夜泊示意龚虚子住嘴,眼神很是认真的看着晴?:“这程公子算是你的救命恩人是吧。”

    晴?一听,定定点头,毫无疑问。

    “你知道我们现在是逃亡者的份没错,”说着掸了掸袖口的灰尘“你若是现在去找程公子,先不说这皇龙族我们不熟悉,若是被追杀的人看了去,还真心以为程公子与我们是一起的。到时候若是惹的程公子有个伤动,想必你是一定不愿意的。”

    “我懂了。”晴?抿嘴,声音极小,很容易让人听出不愿意的绪“我跟你们走就是,程公子也是让我随您去找他的。”说着很信任的看了龚虚子一眼“你说什么,我听便是。”

    “好!”龚虚子点点头,如释重负。

    三言两语就将事搞定,夜泊颇有些自豪的看着龚虚子,眼神似乎在说“你兄弟我不错吧!”

    龚虚子感激的笑笑,却不多说话。

    程楚楚虽是被店小二的“镇店之宝”雷的外焦里嫩,却还是没有放弃福祥来的意思。虽说新世纪的预测传感技术没有达到百分之百的准确度,但是对于稀缺物质的感应一向是十分敏锐的,就算这福祥来没有同生璧,也不可能毫无用处。想到这里,程楚楚决定继续待在这里,一探究竟。可是天色已经渐渐晚了,自己又要怎么拖着子虚帮自己挡挡风头呢!想到这里,程楚楚明显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怎么?”子虚看着眼前的男子,心中疑惑更重,总觉得这人后似乎藏着很大的秘密一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的店小二却又走了过来。

    “我们吃饱了!”程楚楚做了个停的手势,却并没有很生气。

    店小二理解的点点头:“|两位客官,您们刚刚点的菜都是我店的特色,也算是今天的大客户了!”说着做了个请的姿势“我们店里有说书的场,“老板特意让我请二位去听听,免费的!”

    程楚楚心内一笑“这店儿还有营销手段的嘛”

    店小二见两位不动,又笑了笑,将腰压得更低了些:“请!”

    程楚楚看了看子虚:“要不.......”

    子虚又是一愣,完全不懂自己现在究竟在做什么。更是不懂这男人为什么要对自己这般死缠,到底是何目的?

    见子虚又发愣,受不了扭扭捏捏的子,又是将子虚一把拉住:“走啦!”

    程楚楚的手,十指修长,皮肤光滑软腻,这么来来回回将子虚牵了好几次,让子虚颇有些不习惯。

    说书台子不大,但桌面雕琢精细,一枚惊堂木也是颇具光泽。一看便知是个十分老道的说书人的家当。刚刚与子虚吃饭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酒楼有多少顾客,但现下,说书台四周竟然还是围满了人。

    “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次可能找到同生璧的机会。”程楚楚虽是对着说书不敢兴趣,但是这酒楼若是没有同生璧,那必定是有线索的!

    “啪!”惊堂木猛的一拍。本还熙熙攘攘的看客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上回说道先皇励精图治,将这本涣散的皇龙族彻头彻尾的整治出兴旺,这回我们来说说这皇龙族与青云族的百年之好!话说,青云零八一五年,皇龙族与青云族因为边境之争又起了战事。这时,青云族正是太平盛世,而皇龙族也因为先皇治理有道,国富民强。两军皆兵壮粮足,实力相当。苦战三月,将士们是唉声载道,颇为凄惨。两军首领也是急的焦头烂额,却也无计可施。三月长战,弄的民生困窘,兵将更是死伤无数。然,这一战是两国谁拥有主宰权的尊严之战,两国君主都没有示弱的意思。就在月末的最后一,两军对峙,准备一句生死。将士心中都明白,这无异同归于尽了。而就在两军举戈之际,天降磨盘大的一个天石,不偏不倚,正砸在两军之间。”程楚楚一听天石,双耳竖起。

    “这磨盘因为从天而降,砸出好大一个土坑。圣石一裂,中间竟是一块碧绿的玉石!”

    “哇......”堂下哗然。

    “这就是同生璧!!!”

    程楚楚一听,心猛地一提,面露惊喜之色!

    “两军觉得是天降旨意,皆不敢轻举妄动。后两国求和,缔结圣石之约。而这璧玉便两国各持一半,同生共死之国,名曰同生璧!阳璧,同生石,天下和!”说书人还在滔滔不绝,程楚楚早已来不及听清后话,急急忙忙走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