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神药护体

    龚虚子见识了程楚楚凡体削韧如泥的本事,惊了半响未曾回神。******$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直到程楚楚兀自用完晚膳,魂儿都还未复位。

    “喂,”程楚楚看龚虚子一副失心疯的模样,“我给你展示功力,不是叫你盲目崇拜的。为师生低调,不愿声张。你若是帮我办事儿,也得谨慎些。可知道?”

    “是!”龚虚子听程楚楚这么一说,更是对这二十刚出头的小毛丫头满腔的崇敬:只有真正的得道高人才能这般无视俗世凡尘,这才是超脱物外啊!“师父,徒儿现在就想先试着炼化炼化自己的,”说着有些乞求的意思“但是碧玉这类东西我着实懂得不多,况且又是要修炼用的珍石,恐怕必须劳烦师父与我一同寻找了!”

    程楚楚一听,终于要办正事儿了,内心自然是欢喜的。但是自己现在是得道高僧,武林怪才,不由装出些无所谓的样子:“也罢,见你这么诚心,跟你走就是了。”

    龚虚子听程楚楚这么一应,心中欢喜异常,立刻冲出房门,备置轿乘。

    云青尚思来想去,折腾了一宿,也没个眉目。这族母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待见自己,虽说自己是亲生的,但是因为要昭示自己母仪天下。把满心的意一股脑儿全给了大哥云青奕,自己愣是没有半点儿福利。这族王老爹又这么不靠谱,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实行自己的“抗娶”计划呢!

    程楚楚坐在轿中,龚虚子跟在轿旁。虽是第一次接触这种贵族待遇,却并没有感到多大的不便,反倒更关心去哪里的问题。

    龚虚子一心对程楚楚言听计从,但是现在的事儿,怎么也不好张嘴,只能一个劲儿的赔不是,却无论如何也不让程楚楚拉开轿帘。

    程楚楚也不多说,只叫龚虚子安静了些。

    在龚虚子看来,自是以为程楚楚心下芥蒂,便只得悻悻住口,不敢多说。

    地势平坦,人声越来越少,不是郊区而是府邸。百余步一停,应是盘查,想必戒备森严。走了许久,轿子未曾调头,这府衙规模宏大,十有**是皇城了。轿子入内都无需掀开帘子?”程楚楚心下有些疑惑“这龚虚子是什么人物,宫内这般自由?”

    “师父,到了。”

    程楚楚掀帘下轿,眼前的一幕雷的程楚楚是外焦里嫩:“这是哪里来的荒地?!”只见程楚楚眼前一马平川,除了摇曳在风中孱弱的细根儿小草,没有什么其他景致。“你让为师的在这儿陪你寻宝,”程楚楚一脸被耍的样子,很不悦的看着龚虚子“难不成是想为师的帮着你一起!!!挖掘!!!么?”

    “师父莫要误会,您先在这亭子休息片刻,我去去就来,去去就来!”说着便急急转离去。

    程楚楚坐在亭子中央,观察着四周。一片广袤,很远处似乎有高山,像是个小型的盆地。心下更是不解:“这算是个什么地方。”

    其实程楚楚猜测的并不错,这确是皇城。只不过毕竟相识不过几,就这样把一个怀绝技,又不是本族的人带入皇城,龚虚子是不可能这般大意的。于是,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先带程楚楚到这里,皇城内的精兵选拔场。精兵选拔场三年一次,主要是将参与战斗有战功的战士集结一起,选拔精壮队伍与精明队伍。算是一个分类与选拔双重提拔的武将武举场所。

    龚虚子运功移步,总算是到了云青尚的寝宫。

    “猴孙子,猴孙子!”龚虚子一面敲门,一面气喘嘘嘘。

    云青尚无精打采的开门,蓬头垢面。

    “嘭!”一拳直接打在脸上。

    “啊啊啊啊!”云青尚猛地蹲下,捂着颧骨青紫处,嗷嗷大叫。

    龚虚子一听这声音,才知是云青尚,不由惊愕:“小崽子,你这是怎么了。几天不见,怎么邋遢到这个程度?”说着将云青尚一头爆炸的毛发扒开“我真......”

    本准备道歉......

    “真是倒了血霉了!”云青尚抬眼看着龚虚子,正准备埋怨几句。只见龚虚子死命捂着鼻子,“呕......”龚虚子强忍住要吐的意愿,“什么味儿?!”

    云青尚见龚虚子这样的反应,居然暂时忘却了疼痛。表兴奋起来:“怎么样?是不是臭的惊天动地,恶心的史无前例?”

    “呕...~~~~(>_<)~~~~”实在是憋不住,一口吐在门边“这是什么玩意儿!”

    很有些得意的看着龚虚子:“前些时,小部族进贡的奇特植物提炼而成。内含魔芋、臭菘、大王花、白鹭花、死马海芋、大豹皮花等近十种珍奇植物,通过胆汁融合而成的‘闻必呕’!”抬头一看,龚虚子早已跳出五米开外。

    “你~~~梳~~~洗~~~干~~净~~~有~~要~~事~~~儿~~~~~”吼了两嗓子,果断捂鼻逃开。

    云青尚无奈摇头:“我这才点了一小滴,至于么。”磨磨蹭蹭多时,云青尚这才出了房门。说也奇怪,明明刚刚屋内还一股恶臭,没想现下竟是一点儿异味儿没有。

    “?”龚虚子看着云青尚,表示不懂。

    “遇水则消,气味会融在水中的。”

    “做这种不三不四的物件,到底干什么用的?”

    云青尚就等龚虚子这么问,有些洋洋得意:“什么皇泽绮儿,我就不信我比粪便还臭,她还敢嫁给我!!”

    龚虚子:“你这猴孙子,一天到晚,脑子里尽装这么些狗屎玩意儿!”

    争争吵吵,两人终于到了。

    而风中凌乱的程楚楚,已经快要坐成一尊!!!望夫石!!!

    似乎觉察出了不对劲,龚虚子急急忙忙走向前去,正要开口......

    “哎哟喂~哎哟喂~哎哟喂!”云青尚一脸“看不出来啊,怎么?玩完了这青楼小妹妹,还舍不得让别人走?!”极为猥琐的看了龚虚子一眼:“不错......”感叹词还未发出来,迎面一记飞腿,直接将云青尚踢爬在地上。

    “你......”云青尚咬牙切齿,正要起反抗。却又被龚虚子一觉跺趴下“这是你师祖!”

    “?”

    “瞪什么眼,”程楚楚俯视着云青尚“难道我不配么?”

    “你个青楼女.......”话未说完,程楚楚一记横扫......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特工不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