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陌惜惜降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叼着猫的鼠 书名:多面夫君
    剩下的时间湘然都亲自喂他吃饭吃药,饭后还经常推着他在园子里散步,或者是在绿水青山中看着朝霞夕阳,看着池中各种各样的鱼类悠闲自在地游来游去。

    现在湘然练习曲子不敢再外面了,所以在房间的时候就会拉琴,让婢女找一些书来,公羊名柯看书,湘然拉琴,小小白欣赏,子到过的也快,转眼一周过去了,公羊名柯脸色不如之前那样惨白,红润了一些。也胖了一些。

    在湘然的坚持下,公羊名柯已经可以站三五分钟不成问题了,看见好的势头,不出半个月让柯儿走路应该不是很难。想到柯儿能走路湘然便有说不出的高兴不仅为柯儿也为自己。

    时间一闪而过,一个月转眼即逝,盛夏的威风已经带上微微炙的气息,漫天而过洒下火的种子。

    今天湘然格外的开心,因为刚才有只喜鹊将尾巴对准了她,

    今天会有什么喜事呢?湘然早早便起来,沉重的体已经让她无法睡懒觉了。

    一如既往的,柯儿泡完脚,湘然便推他出去透透气,夏的阳光很,这几湘然径直走向院落的东角那处一处碧湖上的水晶亭。

    “柯儿,今尝试走走可好”

    “好”

    公羊名柯就这样踉踉跄跄走了几步便扑到了湘然的怀里。两人又反反复复练习了几次。

    “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我们再继续”几个来回两个人已经大汗淋漓了。但是公羊名柯跟湘然都十分的高兴。

    接连几,药浴加上康复训练,公羊名柯已经行动自如了,让湘然没想到的是正常了的公羊名柯已经不是被他欺负的小孩子了,现在反过来给他讲东西,虽然很多湘然都听不懂,不过不能打击人家弱小的心灵,原来那个叫问天的竟然是柯儿的师傅,从公羊名柯那崇拜佩服的深里面可以看的出,那个叫问天的有两笔刷子。

    本来说好的一个月为期限要给族长一个交代的,听下人说族长回到了族里主持大事去了,所以这几她跟公羊名柯在族长家里可谓是老大级别的人物了。小小白最近也消失不见,这也不知道大天到哪里避暑去了。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公羊名柯也不会像最开始那样拉着她跑着跑那的,而是整天天天念叨让她生个女儿做她媳妇儿,经常领湘然苦笑不得。

    “柯儿,今天想吃什么”

    公羊名柯歪着头想了想,其实最怀念的是哪个白水面条,那个时候虽然还在跟湘然赌气,但是那个面条的清淡让他一直念念不忘,谁知后来跟湘然和好之后再不曾吃过。

    “白水面条”

    “恩,好,这次亲自给你做完好吃的面条好不好”

    公羊名柯点了点头。

    “要不一起来做?”

    “好哇”公羊名柯一下子跳了起来。

    说着着大肚子的湘然便牵着公羊名柯的手走向厨房。

    “奴婢参见少主”两人刚一进厨房,一行人竟然赶忙的一起跪了下来,胆战心惊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怎么会一起来厨房。这里虽然不比皇宫,但是在白灵族眼里少主跟太子的地位是差不多的。

    “你们起来,都出去吧,这里不用你们了”湘然吩咐到,她要和柯儿一起完成。

    “是”一群的奴婢都退了出去,守在厨房外,不知道湘然和少主要做什么?

    湘然扫了一下厨房,还真是应有尽有,她选了一块瘦跟青菜,很熟练的切菜,切……柯儿责瞪大眼睛看着她,眸中都是佩服,等准备好一切。

    她才吩咐他到:“柯儿,你来烧火,好不好?我们一起做。”

    “恩,好呀,好呀。”柯儿很兴奋的蹲在那里,手里拿着柴,往里面送着。

    门外的奴婢倒是吓坏了,一个年长的奴婢马上走进来到:“少主,让奴婢来。”

    “你出去。”柯儿正在兴奋呢,就命令到。

    奴婢站在那里不安的看着湘然,这要是让族长知道了,不知道要发多大的火呢,族长可是疼及了这个孙子呢,这次他们要挨罚了

    “没事的,你出去吧,”湘然语气和善的到,知道她们在担心什么。这个古代还真是。

    “是,奴婢遵命。”听到她这么说,那个奴婢才退了出去。

    香喷喷的面条终于做好了,柯儿上脸上狼狈,手上都是黑黑的,却很高兴,口水都流出来了。

    “柯儿,你……哈哈……。”湘然看着他的摸样忍不住的笑着。

    “湘然姐姐,你,你敢笑我。”柯儿佯装生气,黑乎乎的手就往她的脸上抹去……

    “啊……我不要,柯儿我错了,我再也不笑你了。”湘然一面慌忙的躲着,一面求饶到,但是还是忍不住的笑。

    “不行,我一定要给你也抹上。”柯儿并未停手,轻轻的一用武功,湘然的脸上就多了一个黑乎乎的小手印。她的行动不便怎么能是灵活自如的公羊名柯对手呢

    “哈哈……。”柯儿也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臭小子,你敢戏弄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要把你涂成小黑人,”湘然也佯装生气,把手抹黑,然后贼笑着要去抓他……。

    “来呀,来呀,你抓不到,哈哈。”柯儿得意的躲闪着,还不停的笑着……

    厨房外的奴婢都笑盈盈的看着在厨房里的她们,这种场面很温馨。

    公羊霞和公羊少白还有问天一回到这里,就听到从厨房里面传来的嬉笑声。

    “是柯儿。”他们互望一眼,就往厨房走去,他在干什么?这么开心,在他们的记忆里,柯儿从来没有这么开怀大笑过。

    厨房外的奴婢看见走过来的王族长,刚要行礼,就被公羊霞轩阻止,他们走过去往里面一看,就看见湘然和柯儿的影一前一后的追逐着,上,脸上狼狈不已,却异常的开心。

    厨房中,湘然笨重的子追逐了小巧精灵的柯儿,门突然被推来,她伸出的手来不及收回,一下子就拍在公羊少白的口,银灰的衣服上,立刻多了一个黑黑的手印……

    湘然一个惊喜往后一跌,问天手快一把扶住了往后跌倒的湘然,而此刻湘然有了后力的依托脚软了下来,慢慢蹲了下去,脸上不由的冒汗,一定是刚才运动太大了。

    发现异样的公羊少白也伸手扶起湘然

    “怎么了”

    湘然皱皱眉,好不容易咬牙忍住了一声呻吟,这疼痛怎么这么强烈起来了?

    “”肚子,肚

    子疼“”别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吓傻的湘然半响挤出这一句话。

    “快,请稳婆,烧开水”公羊少白一听立刻双手抱起了湘然走了出去。

    公羊名柯也被突然起来的状况吓呆了傻傻的跟在其后,方才不还是好好的吗?

    没人告诉过湘然生产是怎么一种疼。突来的疼痛里夹杂着抽搐的难受感觉,好像有根棍子在肚子里搅动。公羊少白感觉到怀里的湘然浑发冷,剧烈抖动。到了屋内赶紧把她放下,可一阵疼痛袭来,湘然竟然双手握了正离开的手。

    哭泣一点都不能让那搅得肺腑错位的疼痛减轻半分,湘然无意识的喊着

    “轩,轩”

    公羊少白体一僵,最后叹了一口气挣开了湘然抓住她的手,如果是离听见会难过的吧。

    没多一会稳婆走了进来。

    手一挥:“男的都出去!”

    公羊霞、公羊少白还有公羊名柯一行人走了出去在门外等着。公羊少白一脸平静,公羊名柯一脸的焦急。

    “柯儿,你已经能够走了”公羊霞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方才在厨房很是震惊,虽然湘然的突发事件让她来不及激动。

    “祖母,是湘然姐姐,她会不会死啊?”公羊名柯问的时候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不会的。”说着看着门,一脸沉思。

    此时屋内的湘然疼痛来得越来越频繁,中间没有了喘息的间断。让湘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湘然没想到生孩子这样痛,要是在现代她一定会选择剖腹产,此刻她多么希望才可陌上轩可以再边啊。

    稳婆给湘然脱了下衣。湘然已经疼得毫无羞耻之感,觉得把她大卸八块也没什么了。稳婆检查了一下说:“再疼就推吧。”

    湘然觉得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可“再疼”时,疼得要发疯,不大喊起来,

    “陌上轩,你个王八蛋”子都弓成虾米状,

    稳婆这会跟容嬷嬷一般残酷地说:“子!使劲往下推!”

    “夫人啊,看见孩子的顶了,就要出来了,赶快使劲。”

    “已经看见头发了,再使劲。”

    接着是孩子嘹亮的哭声

    稳婆跟婢女手忙脚乱地收拾干净了,把湘然的衣服也换了,湘然不哭了,舒舒服服地半躺在一堆枕头上。

    “是个女娃”

    等稳婆把孩子送到虚弱的湘然那,湘然双手把那个孩子抱在前,他睁着眼睛,眼眸漆黑,修长的眉毛,明显是陌上轩的遗传,嘴唇像朵花。脸上根本不皱,乌黑的头发湿漉漉的。小家伙有些怔怔地看着湘然,其实看不清人的,但是湘然却觉得他看到了人的心里去。看着孩子湘然忘记了方才的疼痛。

重要声明:小说《多面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