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拯救少年(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叼着猫的鼠 书名:多面夫君
    看着那白查查面条,公羊少白很是奇怪,虽然很想尝试但是想到湘然那得意的神色,结果又是一番恶斗迫他吃了一些湘然这才放心。其实中午的面条吃过之后非常合公羊名柯的胃口,他刁难不过是不想湘然那么得意而已,早上的小米粥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喝,他的饮食十年如一,今不同他其实很期待的,只是看到湘然那恶狠狠的样子所以才装出不愿意的样子。

    下午湘然无聊便在在院里拿出了她带来的小提琴,已经有些子没碰了,湘然显示抚摸了抚摸,然后拿起来站在院子里拉了起来。

    湘然本要拉梁祝的,但是那个太悲伤了,她想把快乐传递给肚中的宝宝,所以她拉了一曲《美丽的西班牙女郎》

    琴声缭绕,风吹动着湘然的长发和衣摆,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美得让途经的两名婢女怔在了原地,几乎忘了呼吸。

    公羊名柯从来未听到这样美妙的曲子,想起看看是谁在哪里,但是双腿怎么也动补了。

    懊恼之下,他看见了头小柜上的茶壶和水杯,便挣扎着抬手有些艰难地将茶壶给推了下去。

    “啪!”一声刺耳的脆响声响起,门外的音乐戛然而止,很快,湘然便快步冲了进来。

    “怎么了?”绕过屏风,湘然第一眼便往榻上看去,见公羊名柯正一脸不悦地看着自己,看样子没什么事,这才暗松了口气。

    “你是要喝水吗?”见地上的茶壶摔成了一地的碎片,湘然看向他苍白干裂的唇,忍不住问道。

    “嗯。”公羊名柯没好气地应了一声,兀自转回头闭上了眼。从刚才外面的声音突然停下,然后她就跑了进来,可以看出正是她外面演奏。本想质问她,可突然又不知确认了之后自己又该说些什么,索就顺着她的问话掩饰掉自己那莫名的怒意。

    “你喊一声不就得了,干嘛自己动手啊?”湘然没好气地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公羊名柯睁开眼斜看过来,不悦地瞪着她道,“你在外面弹的什么琴?吵死人了。”话音依旧无力,却有着明显的不满。

    “你懂什么?小小年纪真是不懂得欣赏”

    “本公子需要静养......”公羊名柯不屑地轻嗤了一声,再度闭上眼不理她了。其实明明是很想听,但是嘴巴还是倔强的不敢承认。

    听到声音外面那两名婢女已经回来,湘然便使唤她们将地上的狼藉处理干净,然后再去拧一壶开水过来。

    听着耳边不断传来倒水的声音,公羊名柯忍不住有些好奇地睁开眼转过头来,见湘然拿着两个水杯不断重复着将一个杯子里的水倒进另一个杯子里,看样子应该是想让那滚烫的开水赶紧凉下来。是因为听他说口渴了吗?公羊名柯心中不由一暖。

    “好了。”湘然边说边放下水杯,起弯下腰去扶公羊名柯坐起来。两人挨得很近,公羊名柯几乎可以感觉到她的鼻息吹打在自己的额头上,心跳竟莫名地有些加快起来。

    以前婢女喂他喝水的时候都是那勺子递过来,从来未有人这样扶起他近的喂她。

    湘然拿了软枕塞到他的后背,一垂眸却见他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那神色和往常很不一样,没有恼怒和厌恶,只那么面无表地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仿佛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于是端起盛了温开水的茶杯送到了他嘴边。

    公羊名柯难得温顺地张开嘴缓缓喝了起来,期间不时地抬眸看她。

    湘然忙将他的手拿开,抬眸看着他,也用极认真的语气跟他说道:“我知道你这十年是怎么过来的,也知道你平常很孤单无趣,不过你放心,等你能下了,我再给你开些方子好好调养调养你的体,你就可以恢复正常人的体魄。你已经十岁了,也应该是个铁骨铮铮的小男子汉了,到时,外面大千世界任你逍遥。”说罢,她对他笑了笑,使力推开了他,兀自往自己睡觉的软榻走去。子重了,拉了一曲就累的不行了。方才肚中的宝宝似乎很兴奋,不停的踢打她。

    湘然的离开公羊名柯有些失落,他喜欢那个温暖的气息以及方才对他温柔的微笑。他好喜欢,从未有人对他如此。

    静,房中是一片死静。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湘然睡的也越来越不安稳,湘然望着窗外的月光。想着

    “柯儿,你睡着了吗?”隔着屏风,湘然试探的问。

    本以为公羊少白不会搭理自己,没想到听到

    “嗯”的一声,算是答应湘然了,湘然不由的笑了笑,真是倔强的孩子,以往都是一个人在房子里面睡觉吧,一天到晚除了吃就是睡晚上能睡的着才怪。

    “以后你可以叫我湘然姐姐”

    “哼”虽然是不乐意但是哼的一声特别的小,生怕惹的湘然不高兴不再理他,公羊少白没想到晚上会有人跟他说话,平时他睡不着的时候都是一个人瞪着眼睛一直到天亮的。

    “姐姐给你讲个故事吧”湘然起绕过屏风坐到了公羊少白的前,讲故事还是面对面比较好,湘然不喜欢对着空气说话。

    不等公羊少白答应湘然便自顾讲了起来。

    “从前有个木匠,到老了的时候他倍感孤独,有一天这个孤独的木匠爷爷这晚亲手制作了一个木偶男孩,并给他取了个名字叫皮诺曹。可能上天眷顾爷爷,午夜,蓝仙女显灵了,她让这个木偶男孩具有了意识,能像其他男孩那样跑跑跳跳了。获得了生命的皮诺曹兴奋不已,很快和屋子里的小动物交上了朋友。早上爷爷起来见到皮诺曹惊讶不已,他十分感激上天赐给他的礼物。然而,皮诺曹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和其他男孩子还是不一样,他没有**,不会疼痛,只有冰冷了木制躯体。他开始不满足于现状,梦想着找到蓝仙女让她将自己彻底变为一个真正的男孩子。于是,他踏上了旅程……。”

    湘然其实也没想到自己随口就来了这个故事,这个是她小的时候妈妈讲给她的。

    安静了几许

    “说谎的孩子就会长鼻子吗?”湘然还以为边的公羊名柯说着了,没想到他还在想刚才给他讲的故事。

    “当然会啊,所以千万不能说谎”当时她他妈妈也是这样教育她的。

    “那你今天看见我的鼻子长长了没有”公羊名柯似乎又写害怕的问道。

    “是啊,但是看你不听话我便每对你说啊,今天你对我说谎了是不是”到底是单存的孩子,真是好骗啊。

    “午饭我很喜欢,琴声也很好听”公羊名柯委屈的说道,一直摸着自己的鼻子生怕他长长。

    湘然不由的一笑。

    “现在你对我说实话了,明天鼻子就长回去了,睡吧”她也懒得动了,既然还宽敞,那就在这吧。

    “你同我一起睡吗”从小到大都是他一个人睡的,哪怕是他害怕的时候。

    “是啊,欢迎吗”

    “恩”

    第二湘然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上,公羊名柯在她的旁边,紧紧的抱着她的胳膊,这让湘然不由的心里一酸,母泛滥,也有些后悔最开始对这个小子是不是太苛刻了。这个孩子从出生便没有安全感,此刻把她当成依靠了吧。

    “嗯~”公羊名柯此时也醒了,发现自己抱着湘然不自然的收回了收转过去,他害羞了,湘然微笑的摇了摇头。柔声的说道

    “柯儿,想站起来吗?”

    公羊名柯立刻转过来,战战兢兢的问道

    “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过你以后配合我的治疗好吗?尝试着把我当成你的朋友,以后我也不会凶你,之前那么凶你向你道歉”湘然抚摸着公羊名柯的头发,柔声的说道。

    公羊名柯愣了一下,随即

    “哇…。”公羊名柯竟然抱着湘然痛哭了起来,这一哭让湘然更是心里难过。

    “不哭啊,乖不哭,姐姐以后再也不凶你了”湘然轻轻的拍了拍公羊少白,眼泪也不自的流了下来。一切东西似乎悄悄改变了。

    两人起后,公羊少白这次非常乖的吃了早饭,湘然很是满意,大大的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公羊少白不由的脸红,但是他喜欢湘然那样待他,经过一夜两个人似乎都变了。

    湘然要了笔墨,回忆了一下给陌上寒设计的那个轮椅。

    画好后,湘然轻吹了那张纸,然后递给一个婢女。“将这稿纸拿给族长,让她请最好的木匠,要他们照着这画上的轮椅做一个出来。”

    公羊少白腿没有受伤,但是常见的不运动想必站起来都很吃力,行动极不方便,周围的人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他边,所以她要为他设计一个轮椅,跟当时给陌上寒的一模一样,只是尺寸上少了两圈而已,如此公羊少白的行动便可以方便很多。第一步还是让他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只要他配合站起来应该不成问题的。

    那个婢女看着画上的轮椅,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她还是很小心地将画放好,跟湘然应了声后,便去找族长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多面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