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拯救少年(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叼着猫的鼠 书名:多面夫君
    湘然没有什么行李,只是把即墨离给他的小提琴带在了上,公羊少白给了她一瓶压制蛊发作的药,说是能维持两个月,不用每天喝苦苦的汤药了湘然很是高兴,所以很快住到族长的家里,本来要给她安置单独的小院的,但是她拒绝了,而是要求跟公羊名柯同吃同睡,虽然很多人都很不解,但是还是应了下来

    公羊名柯的房间里面便多了一个软榻。

    一切安排好了之后湘然便走到前,看着瞪着眼睛怒视她的少年

    湘然有些郁闷地呼了口气,叛逆少年还是不要依着他为好,避开他那带了些抵触的目光,兀自凑上来翻看他的眼睑。完了之后又开口道:“张嘴,伸舌头。”

    见他闭着的嘴没有动静,湘然抬眸瞪着他,不耐烦地又重复了一遍。

    “你敢对我无礼?我是未来的族长”公羊名柯微微皱了皱眉,终于动了动唇无力地说道。

    “哟呵,就你?还族长呢......”湘然有些好笑地看着他,笑道:“都想死的人了,还会在乎别人对你有礼还是无礼?再说我比你打,算是你的长辈,你今天没给我行礼应该好好反省反省了”

    公羊名柯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些,死死地盯着她得意的笑脸,半晌后,竟从鼻腔里微弱地发出了一声轻哼。“你长得太老了......好让人叫你姐姐......真不害臊。”

    “你张不张嘴?”湘然眉头一挑,目露凶光,这个该死的小孩子,还真能气人,她的表还愣是让公羊名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最终极不甘地缓缓张嘴,伸出了舌头。

    “好了。”湘然仔细看了半晌后,扔下这么两个字,逍遥自在地站起往门口而去。舌有裂纹,为里极盛,津液大伤,脏腑大。想必是补多了,看来以后的饮食清淡为主,不易大补。

    “喂......咳咳咳......”公羊名柯一急,忍不住又咳了起来。

    “你要敢咳死在上,你试试!立马把你扔到荒郊野外喂野兽”湘然转恶狠狠地说罢,丢了他一眼,兀自扬长而去。

    公羊名柯一口气差点没顺过来,本就短促微弱的呼吸瞬间乱了节拍,直感觉出气多进气少,若不是有些忌惮她那句话,他或许真的有可能就势让自己断气而亡,求个痛快了。

    锦衣玉食又如何?万千宠又如何?十年来每天与药为伍,从未踏出这房间半步,不管他如何努力,如何想强健体,都始终甩不掉那该死的药罐。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公羊名柯无力地喘息着,口不断地起伏,心里暗想着要坚持,一定要坚持。

    哼!不对他恭敬有加不说,竟然敢吼他,凶他,还威胁他?都快死了也不能让他平静舒坦一点地离去,这口气他真是咽不下!

    “我一定要好起来,你这个老女人......咳咳咳咳......”

    湘然走出房子命人把窗户上的木板拆了下来,这样就可以让阳光照进来,湘然随手带走了应用于夜晚的蜡烛,湘然其实心里也很忐忑她这个方法对不对,她即将为人母,其实对孩子心底里有说不出的柔软,但是这个孩子明显是惯坏了的,要想征服他一味的顺从只能引起他的反感跟不配合,希望自己的方法没错。

    她记得曾经看过英国的一部电影叫《秘密花园》,讲述的也是一个孩子由于早产每天不出房屋,那个孩子总以为自己要死了后来在她的表妹的带领下走出房间,感受自然慢慢健康的。当把脉得知公羊名柯体本并未大碍之后湘然断定多少是因为心里的因素以及周围人的护导致成他这个样子。

    一缕新鲜的阳光透过精美的纸窗照了进来,那动听的鸟鸣朦胧的进入耳边,榻上,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妖娆的疏散着,俊美的面容宁静悠远,微微眯了眯眼睛。

    “快把窗户封上,我的眼睛”

    湘然洗漱完毕回来正巧听见公羊少白惊恐的声音。

    “还有力气喊叫那就没事了,现在这里一切我说的算,我让拆的”湘然说完便走到窗前,打开窗户,让更多的阳光照进来。

    “今天是个晴天,这个世界多么美好,空气多么清新”

    大大伸了一个懒觉,肚中的宝宝似乎也感应到了湘然的不错心也动了两下。

    “呵呵宝贝你也感觉到了是不是”湘然微笑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肚子。

    湘然的微笑刺痛了公羊名柯的眼,他从未见过娘,下人从来都是恭恭敬敬,祖母每次来看他都是对他泪流满面,没有人对他微笑,心里不由有些期盼别人也对着他温柔的笑。公羊名柯别过脸闭上了眼睛。

    正在这个时候下人送吃的来,湘然见状接了过来,转进了屋,绕过屏风将餐盘端到公羊名柯边的头小柜上放下,这才俯去扶他起来。

    她没有跟他打招呼,而是直接动手,甚至不管他睁没睁眼。不是她虐待病人,实在是她不怎么待见这个病人,而且看他眼皮睫毛直颤,一看就是在装睡。

    哼,都这样了还装模作样的不老实。

    “你......你个丑女人”公羊名柯被有些粗鲁地提了上来,坐靠在头,心里说不出的懊恼。虽然他现在是很瘦弱不堪没错,但就这样像拧小鸡一样被一个十五六岁的丫头拧起来,这感觉真不是滋味儿。拿了软枕塞到他的后背。

    湘然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还真是固执而又顽皮的小孩子,兀自端起一旁的一碗小米粥轻轻吹了起来。湘然认为清淡的饮食有助于肠胃的消化,据她所知,公羊名柯虽然每喝的也是粥但是不是燕窝这类大补的粥就是粥这些油腻的,他现在需要一个好的肠胃,所以她近吩咐熬的是小米粥,小米含多种维生素、氨基酸、脂肪、纤维素和碳水化合物,营养价值非常高,一般粮食中不含地胡萝卜素,小米也有,特别是它的维生素B1含量居所有粮食之首。所以相处第一天她安排的是小米粥。

    公羊少白斜眼看了看,想必也是寡淡无味的粥吧,虽然跟以往的不同,不有些无力地闭了闭眼,道:“我不想吃,拿走。看着就没有胃口”

    真是奇怪,她干嘛跑来喂他吃东西?真不明白祖母为什么会给她这些特权。

    湘然理也不理他,兀自舀起一勺吹凉了些,然后送到自己嘴里认真地品尝了起来。恩味道还不错,够清淡。

    看着她的举动,公羊少白黯淡无光的眼里闪过一丝讶异,随后是极度不满。之前伺候他的丫鬟都知道他心好了会吃上几口,心不好直接倒掉,丫鬟不敢说出一个不字的。她这是干嘛?他就算不吃,那也只能倒掉,绝对轮不到她吃的啊!

    刚想到这里,他却见湘然又舀了一小勺吹了几口后,竟然送到了他的嘴边。公羊少白眼眸瞪得大大的,有些嫌恶地看了看勺子,又看了看她,抿紧了自己的嘴。警惕的看着湘然。

    湘然咬牙看着眼前消瘦苍白得像鬼一样,却依旧一副欠揍模样的少年,双眼忍不住微微眯了起来。小样,姐姐学会整人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他刚刚那是什么表?嫌恶?呵......有人喂他不感激涕零也就罢了还摆个脸色给人看,他不知道天下多少人连饭都吃不上吗?

    孕妇的绪不要激动,不要激动,隐忍地深呼吸了一口气,湘然将手里的粥碗重重地放回盘子里,然后径直抬手上前粗鲁地捏住他的下巴,迫他张开了嘴。

    “你!”公羊名柯震惊不已地转眸看向她,那夸张的眼神配上此刻已成啊型的嘴,说不出的滑稽跟可

    湘然挑眉得逞地笑了笑,丝毫不顾他眼里的愤怒和不甘,径直将勺里的粥灌进了他的嘴里,然后才松开了手。

    公羊名柯面色极难看地完成了有些艰难的吞咽动作,依旧难以置信地瞪着湘然。

    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这般无礼,这般粗暴!可恶!可恶!这个丑女人,他要好起来,好好的整整这个丑女人。

    “怎么样?还要我帮你吗?”湘然再度舀起一勺吹凉了些的粥,送到他嘴边“温柔”地笑问道。

    公羊名柯动了动嘴,最终心不甘不愿地缓缓张开了嘴。不得不承认,她的笑容真的很美,但是,那笑里的邪肆也同样的让他无法忽视。

    “等我见了祖母一定把你赶出去”吃完公羊名柯恶狠狠的说道。

    “好,我期待着,不过这一个月你别想见到了”湘然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之后边走到桌边开始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最近的胃口大好。

    吃过后湘然便到厨房去安排中午的饮食。湘然想了想还是弄些过水面条比较好,以前生病了老爸就会给她做过水面条,说是清肠胃,其实湘然最近胃口很好,她想吃些荤的,不过想想现在自己可是一个医者还是为病人考虑为好。

重要声明:小说《多面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