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公羊名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叼着猫的鼠 书名:多面夫君
    见公羊少白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眼里有种让她忍不住紧张的莫名神色,湘然忙低下了头,有些别扭地玩起了手指。

    “少白一起去吧”

    “也好”

    三人一行便倒了族长家里,湘然来不及参观便被领进了正厅。

    下人传话下去,三人坐下后便有丫鬟沏茶,三人没等多一会

    令湘然诧异的是听闻族长是个女人还以为是个大美人,没想到是一个面目和蔼可亲但是又不失威严的一个老

    公羊少白跟问天便站了起来

    “参加族长”湘然看见他二人起便也站了起福了福

    “你就是少白带回来的人?”

    老太太走到湘然跟前的时候打量了一下湘然便问道。

    湘然点了点头,垂目盯着茶杯里碧绿的茶水,徐徐升起的雾气将她的脸熏得有些朦朦胧胧的,略带湿意

    “看样子有七八个月了吧”

    “是,七个多月了”湘然抬头望着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她没想到老太太会问她的孕期。

    “恩”说着越过湘然走到正坐坐了下来。

    “少白你几没见柯儿了,他这几状态更不好了”老太太说着流露出沉痛的表

    “在下这几感染风寒所以没有前来给柯儿把脉,族长大人放心柯儿体只是虚弱,并无疾病”

    “无事就好”老太太叹了一口气。

    “我跟着少白公子学了一些皮毛,是否可以去看看况呢”一直未语的湘然开口道。

    “万万不可”

    结果换来公羊少白狠狠一个冷眼,她才看了几书就可以给人看病了,更何况是柯儿。

    “这么多年柯儿一直这样,不如让这个女人看看说不定又办法呢”问天倒是插了一句话进来表示支持。

    “也好,少白你在这里等我,我还有话问你,丫头你随我来吧”

    湘然给公羊少白一个安定的眼神,湘然想着公羊少白既然说只是虚弱那么她就算看不好就说虚弱就好,看了那么多天的书现在要用到实处还真是有些紧张呢。

    族长走在前面,湘然紧随其后。没多久便倒了目的

    族长一个示意,旁边伺候着的两名侍女忙上前轻轻将纱帐撩到了两旁。侍女的形移开过后,一名看上去十一二岁,瘦弱不堪,面色苍白中有些发青的少年映入了湘然的眼帘。

    只见,他平躺在上,已是快入夏了,但是他的上还盖着厚厚的淡蓝色锦被,只露出脖子以上的部位来,一头有些干涩的墨色长发在枕边散开,和他的人一样无力。

    他的面色苍白,嘴唇干裂夫人起了皮儿,却毫无血色,唯有那秀气的眉毛、英的鼻梁和浓密纤长的睫毛展现出两分俊逸的迹象。

    “柯儿,你今天好些了吗?”族长眉心拧紧,走到边轻轻坐了下来,那脸上的关怀和心疼之意深深汇聚在了他的脸上和眼眸里。此刻的她,完全像是一位年迈的,而不像先前那个威严族长。

    湘然定定地看着他,心里竟莫名地有些酸涩起来。想起了现代疼自己的,自己的消失一定很难过的吧。

    “祖母......”上的人儿动了动嘴,无力地轻唤道。他的睫毛颤了颤,却并未睁开眼。

    闻声,湘然忙收起了难过的绪,转眸看向上的少年。

    “我的柯儿,我可怜的孩子......”老太太心痛不已地轻声道,“柯儿别怕,今祖母给你换了个大夫一定能看好你的。”

    “咳咳咳......”少年忍不住又一阵无力的咳嗽,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感觉好像每一声咳嗽都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似的。

    “柯儿......”来太太面色一变,忙轻轻去顺他的口。

    半晌后,他终于又平静了下来。老太太正准备让湘然赶紧过来为他把脉,却不料上的人儿幽幽地吐出了一句话,让他瞬间僵在了那里,心如刀割。

    “祖母......孙儿是不是要死了......孙儿真的好累......好累啊......”话音落,他的眼角滑落一滴清泪,刺痛了老太太的心,也刺伤了湘然的眼。每个人对生命的惜的这个少年怎么一心想死呢?

    “柯儿......你,你要坚强一点......”来太太嘴唇微颤,双手也跟着抖了起来,含着泪意哽咽道,“你爹娘走得早,祖母不能再失去你,柯儿你怎么舍得让你祖母一个人在这世上受苦啊”

    眼看着那泪就要夺眶而出,湘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族长,请您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

    闻言,老太太这才收回神来,忙仰头敛去泪意,整理了一下神色之后,这才起走到湘然的面前,又恢复了族长的威严,唯独那双泛红的眼泄露了她的悲伤。

    正准备开口,湘然却抢先一步说话了。“请族长给我几天时间,我需要观察几才能断定。”

    来太太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终归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又转眸深深看了一眼上虚弱的孙子之后,这才转步履沉重地缓缓离去。

    见老人已经离去,湘然又示意那两名侍女也退下。她们面面相觑,很是犹豫,却最终受不住湘然冰冷的眼神,一齐退下了。

    直到卧室里只剩下了她和少年,湘然这才走上前,将他侧的被子微微掀开,将他瘦如干柴的手拉了出来。手指刚刚触及他的手,便感觉到冰凉渗人,同时也感觉到他下意识地颤了一下,并试图收回手去。

    湘然哪容他躲避,并无多少怜惜的拽了过来兀自为他把起脉来。

    “走开......”

    尽管声音微弱无力,但湘然还是能听出他语气里的不耐和厌恶。

    “你给我闭嘴!”湘然白了他一眼。她没有意识到,就是这么一吼,竟然让上的人儿忍不住缓缓睁开了眼睛。

    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他倒想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敢如此对他叫嚣。

    “你是谁”竟然是个陌生的女子站在面前。一个二话不说抓住他的手就为他把脉漂亮女人。

    湘然想着她最近可是翻阅了近十本本医术,《神农本草经》、《千金方》、《脉经》、《针灸甲乙经》、《本草经集注》等。

    《脉经》将脉象总结为二十四种,湘然虽然还未完全参透但是基本的还是能领悟出来的。随后湘然又把了把细脉最终得到的结论是这个少年没病,只是子虚弱。

    “你没病”说着手一甩把少年的手扔到了上。湘然一向讨厌滴滴的孩子。

    “我快要死了你还要这样说活,你出去”少年似乎用着全力抬起手指着湘然吼道。

    湘然没有理会他,看来这个小朋友脾气也不好啊,湘然便站了起来观察起四周的环境,这间屋子不大,不过门窗紧闭,桌子上还有昨夜未燃尽的蜡烛。

    屋子里面除了残留的蜡烛问道还有一些中草药的味道

    这会一个丫鬟走了端了一碗粥跟一碗汤药过来,是燕窝粥,湘然喝过,看来每这个少年的饮食并不缺乏营养,但是他这个症状的原因又是为何呢?

    湘然有了想法便没做停留,而是让丫鬟带她到大厅见族长。

    而大厅上公羊少白正在讲述湘然的来历以及打算长留在此处的想法。他并没有说湘然中毒的事

    “小小白认她做了主人?”族长很诧异的听到这个消息,没想到这里未来的狐王竟然会认外人做主人,这可是多少年都不曾有的事

    “看来也许这就是天意吧”老太太叹了一口气,不仅想起了她的女儿,大白之前的主人便是她的女儿,女儿死后大白伤心了好一段时间,公羊少白救了大白的命随后它才跟的公羊少白。

    “如何?”老太太见湘然进来似乎有些激动。

    “我能详细了解一下柯儿的况吗?”

    “我来说吧”公羊少白竟然主动说了起来

    “柯儿是个可怜的孩子,他娘肚子有你这样大的时候贪玩出去,不趁碰到几个坏人正对他娘形图不轨她娘逃脱了,跑回了族里,犹豫惊吓以及跑的速度太快导致大出血,柯儿就出世了,她的娘也因为他的出世丢了命,他爹伤心绝竟然随着他娘而去,柯儿从出生到现在子一直很虚弱,三天就要把一下平安脉,体虽然无碍但是体制一直虚弱,这一卧便是十年,他承受的痛苦比我们成年人还要多”

    说吧公羊少白也无力的叹了口气。

    原来是早产儿,湘然一下子便明白了,犹豫他是早产儿,体本就虚弱,所以周围的人更加护,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而柯儿从小没有父跟母只有导致他的脾气暴躁格偏执。

    “交给我吧,我有办法,一个月的时间就会有成效,不过一切要听从我的安排包括饮食”

    老太太正要说什么,但是看到湘然那自信而又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

    公羊少白也是很吃惊的看着湘然,十年他都改变不了的事,这个女人看了一次就可以下定断吗?

重要声明:小说《多面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