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公羊少白的秘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叼着猫的鼠 书名:多面夫君
    今湘然睡了一个懒觉,昨熬夜让她突然感觉对不起宝宝,她没有经验但是多休息肯定错不了,这湘然起后慢慢悠悠的开始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逛了起来,小小白跟她一样一前一后。

    这里湘然非常喜欢,跟当初她刚穿过来的时候那个鳴啸山庄有些相似,不过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围墙没有别院,湘然绕着昨发现的湖走去,想看看湖的那面是什么样的风景。这种感觉很好有点像庄园,里面的侍从也不多,湘然走到湖边也未看见人影,走到湖的那头的不远处一个小房子倒是吸引了湘然的注意,跟之前看过书屋很相似,湘然想着应该就是书屋吧,这下不用无聊了。所以便加快了脚步。其实湘然料想的不错这正是公羊少白的书屋,走到房子跟前上面明晃晃的两个大字“书阁”印证了湘然的想法。

    书阁在一处偏僻幽静的地方,一路上梨树亭亭玉立,花色淡雅。清风拂过,溢出淡淡舒心的花香。书阁之所以名为书阁,因为里面藏书万卷。而公羊少白每五便会在里面呆上一整天,可见他多么喜好读书。

    湘然这次不敢冒失闯进去,便在在书阁门口唤了好几声,也不见有人出来出来。她上前几步,一边推门而入,一边呐呐道:“没人应我,我只是近来看看而已”

    湘然原以为会看见海量的书籍古卷,然而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满屋洋洋洒洒挂着都是一幅画卷,定睛一看不是女子,竟然是男子的,不对好眼熟,男孩孩逐渐成长为少年,或静坐,或笑,或撅唇,或生气,或正面,或侧面,或背影……正对门的那张,画中少年被重墨勾筋描络,衣袂斑斓,在梨树下翩翩起剑,四周飘洒着淡色花瓣,美不胜收。他嘴角的微微一笑,如绝色牡丹,绽放在赏画人的心头。真是比女人还要妖娆几分。

    是即墨离,难怪湘然会感觉的眼熟,不过这里怎么会有即墨离那个妖孽的画呢。

    湘然抬起头,伸手抚上了那张栩栩如生的画卷,侧脸就如此精美,正面可想而知。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渊源亦或是?湘然正在遐想连篇的时候,同时一个声音也随之入耳。

    “谁让你进来的!”一道怒喝从门口传来,惊得她脚一软差点没站稳。

    湘然抬眼望去,见公羊少白逆着风,急促地朝她走来,手一挥将她从画前挥开,紧张地看了一眼画。黑长的发丝漫风起舞,宽大的衣袖被风吹得凌乱无章,有一瞬间甩到了湘然的脸。

    知晓公羊少白是因她闯入而恼怒,毕竟是自己不对,湘然只有立刻嬉皮笑脸地赔礼道歉着:“嘿嘿,少白功能子,不就是发现你一点小秘密嘛,别气别气。”

    公羊少白面色微冷,此时那双如琉璃般淡然的墨眸中却流露了一丝别样的怒气,那抹浓烈的绪惊得湘然不由后退了一步。

    “出去!”

    湘然想这公羊少白是被自己发现了小秘密,因害羞有点恼怒。但为了表示自己大度,并不介意,甚至还好奇支持,她强颜笑道:“嘿嘿,美之心人皆有之,即墨离那个妖孽长的的确不赖”

    公羊少白闻之,脸色一变,有恼羞成怒之状:“你懂什么?!”

    说吧,转拂袖而去。可怜了小小白突然被吓到,却也不敢吱声儿。

    湘然愣愣地望着公羊少白气冲冲的背影,有些无语地撇撇嘴,大不了他们是同恋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回头望了望后面那么多的书籍,唉可惜了一屋子的书了,他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湘然兀自起回屋去了。

    暖芳菲,莺语花啼,梨花飘落。

    湘然坐在湖边,脑里一片空白。

    小小白看湘然不理它便趴在旁边,梨花瓣被风吹落,洋洋洒洒,有几片花瓣落在他鼻尖,小小白伸出爪子一扑,花瓣像狡猾的蝴蝶,被他扑到更远的地方,小小豁然站起来,后退一震,犹如脱缰的小野马飞扑向那些花瓣……

    湘然看着小小白玩自己玩的不亦乐乎!手臂撑着下颚,看着他来来回回的扑那些花瓣,竟忍不住笑出来。

    小小白扑了一会转过头来,看着湘然嘴角挂着微笑看着自己。  “小小白,过来!”湘然在朝他招手!小小白放弃花瓣直接着湘然怀里蹦去。湘然接住后坏心一起。

    “碰”的一声就将小小白扔进了湖里。

    小小白猛地一跃,手矫健的上岸,酷酷的甩了甩脑袋,又将全的水甩到湘然上,然后拽拽的走到旁边的草地上开始晒太阳。

    湘然也跟着小小白到了草地上,一阵凉风吹来,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起来,早晨的不愉快也立刻抛在了脑后。

    两湘然都是在这种无聊的子中度过。饭药照样有人送,第三湘然忍不住那个书屋的惑,想着自己有错在先,还是应该自己退让一步。

    下定了决定,这送药过来的是那个丫头。

    “带我去见你家主子吧,就是少白公子”

    丫头从来没想到湘然会跟她说话而且一说话就是见主人。这两主人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不准人进入。

    “怎么?你主子不在吗”

    丫头摇了摇头,示意湘然跟她走。

    到公羊少白的住处丫头便闪开了。

    “少白公子,在吗?”敲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应,难道没在?没在那个丫头应该不会带她来这里吧。胆大的湘然门一推还好没锁,古代这点特别方便,现在就算是防盗门想推开还真不容易呢。

    看着躺在上苍白的公羊少白,湘然愣住了,怎么会这样,顾不得男女有别就伸手朝着额头探去。好烫。原来是发烧了。

    湘然感觉去外面叫了几声,安排小丫鬟少了一些

    被水烫过毛巾搭公羊少白的额头,温的触感,一波一波地传来,一点一滴地灼蚀着他的额头,挑动着他僵硬的心跳。

    公羊少白朦朦胧胧中感觉有东西在额头上便睁开眼睛,只见湘然着大肚子在桌前正在倒水。

    公羊少白忍不住悄悄地瞧了瞧湘然然而只见她双手捧着水杯,怕他烫嘴,不停地吹着气。待到温度凉得差不多了,才递到他的唇边。她的眉眼在飘渺的水雾下特别的不真实,也特别的温柔。

    “醒了?来喝点水”

    依着湘然倒来的水,公羊少白缓缓地喝着,液体顺着他喉咙滑下,温暖着他的心扉。

    “那我无意走到书阁,想着跟之前的书屋一样,所以冒冒失失的走了进去,你不要生气”接过他喝完水的杯子,湘然缓缓说道,她没想到会让公羊少白气的生病,怎么说这个人也是她的恩人。

    “与你无关”

    那夜晚他一个人在树下喝酒回忆着跟即墨离的点点滴滴,第二醒来有些头疼没想到这次烧的这样严重。

    喝了一些体果然好了许多,拿掉头上的毛巾,走到柜子前拿出即墨离交给他的盒子。

    “这事太子下让我交给你的,让你打发无聊时间”

    “哦?”湘然诧异的接过盒子,那样的熟悉,是小提琴,她心的小提琴。

    “真的是给我的吗?”

    “恩,我去的时候他被陌上轩刺伤了”

    “什么?”抚摸着盒子的湘然吃惊的问道。

    “两国边境前几开战,太子受伤木**队的已撤出边境,你现在有危险这几年都要呆在这里,陌上轩哪里我也传了你的消息过去”

    “我还想少白兄为何几不去看望柯儿,原来是有佳人在此啊”

    湘然正想问个究竟,一个戏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转看去只见一简简单单的月牙黑长衫,黑发束成一束随意之极,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却风姿天成,傲世独立。

    一的清冷,一的风骨。

    黑如曜石一般的星眸扫过公羊少白,灿烂的阳光几乎都被他夺了光彩,简直俊朗的好似画上走下来的,翩翩风度,人中极品。最后视线定落在湘然

    “可是那大白救的女人?”

    “湘然见过公子”又是大帅哥一枚,湘然简单施施礼。

    “问天,找我何事?”

    “还不是柯儿那小子,几不见你又哭又闹”被叫做问天的男人一股坐在椅子上端自倒了一杯水喝了下去。

    “我感染风寒,不能去见他,会把病菌带给他的,你回去与他说”

    “这次可不是我来叫你的,是族长让你过去的,听说你带了一个外人进来,估计是这个事吧”

    “这样,那我随你过去”公羊少白看了一下湘然回答道。

    “我能不能随你一起过去,我去看看那个孩子”湘然感觉这是一个机会,她自然明白一个外人到一个陌生的族群会受到歧视,公羊少白一定是因为即墨离的关系才会这样对她,她也不想给他引来麻烦,不是说那个孩子又哭又闹吗?如果可以平息他的绪会不会就不会那么排挤她也不会让公羊少白为难呢。

重要声明:小说《多面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