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救命恩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叼着猫的鼠 书名:多面夫君
    窗外凉风吹来,明明是初夏时节,却冷的人从心底里发寒。

    湘然醒来的时候已经绝望了,刚才体下流的液体她再清楚不过了,不能哭,不过感觉到有人抓着她的胳膊她还是缓缓睁开眼睛,在看清为自己把脉的人之后,湘然暗淡无光的眼里似乎瞬间明亮了一些。气息依旧微弱,但她却强撑着有些疲乏的眼皮,默默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公羊少白把完脉放回她冰凉的手,一抬头却发现她竟然睁开了眼睛,并且定定地盯着自己在看。突然发现,她的眼睛那样的亮那样的吸引他的目光。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湘然用着沙哑的声音说道。伸手抓住公羊少白的衣袖。

    “你中了蛊,先好生休息,小小白走了”说着便离开小白狐不是何时在湘然旁边一跳,随着公羊少白跑了出去还不忘回头看湘然一眼。

    湘然立刻把手放在肚子上,肚子还在,肚子还在,看来孩子有救的,湘然抚摸着肚子,一个瞬间地狱道天堂的感觉,湘然心里说不定的激动,她没有把宝宝弄丢。湘然在静静流下的泪海中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她这一睡就是三天,这三天外面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非国士兵经不起木国士兵的挑衅,发生了冲突,两边都有伤亡,最开始只是一小部分人而后演变成几百人甚至几千人,等陌上轩知道的时候事时候战事已经不得控制,发怒了的非国士兵不要命的往上冲。

    两败俱伤之后非过士兵退回营地等待陌上轩的处罚。陌上轩也理解他们的憋屈,被欺负了折磨了这么多年终于爆发了,但是不处分军令如山,所以几个领头的人挨了几十军棍也没有再深追究。

    月色隐隐,丝丝黑云从天幕中飘来,遮挡了那明媚的月色,天地间,一片隐隐约约

    “今找我何事?逍遥楼的楼主竟然护不住一个人真是让寡人刮目相看”陌上轩好不留的把火发到对面的即墨离上,湘然失踪生死未明,他恨不得立刻飞过去看况,但是谁想到这个时候军心不稳,时不常的与木国发生冲突,如果这个时候他离开只能让原来人心惶惶的军心更加散乱,军队最忌讳的不过如此。

    “南岳已经把逍遥楼的的人都召集回来寻找了”似乎有些心虚人在他手里没了,他的担忧并不比陌上轩少上几分,况且湘然上还中着蛊,之前有南岳压制着这都三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想必凶多吉少了。

    “这次叫你来需要你的帮助”

    “寡人可没答应你什么”

    “你难道不想让给她中蛊的人不如死么”

    听闻此言陌上轩挑了挑眉头,示意即墨离继续说下去。

    “这几次挑衅不是本的授意,以我木国的实力虽然吞不下你非国但是绝对会给你国一个重创,自古以来战争带给百姓的都是灾难,你是皇帝更应该明白战争带来的后果,此次前来本迫不得已,有人不仅仅想挑拨而是想让我也消失在这里,本现在没有时间回去查,所以这次需要你的配合”

    “如何配合?”

    树林中只有两人窃窃私语的声音。

    公羊少白给湘然吃了几味药丸,又为她施了针,一个时辰后,拔去所有银针,说道:“胎儿已经无碍,你的盅昨发作了一次,已经渗透到胎儿体内,今天我只是把胎儿体内的移到你体内了,我这里用一些极烈的药炼制了这瓶药丸,从现在开始,你每吃一粒。等你生产完后我再配置解药给你”说罢,他将一个小瓷瓶递给了湘然。

    “谢谢你”被清洗过后的湘然不如之前那样的狼狈,几的调理液恢复了好多。

    “不必谢我,是小白救你的”公羊少白冷冷的说道然后收起银针转离去,大北极狐紧紧跟随其后。

    真是个面冷心软的家伙,之前还直说救一个人如此看来她的命保下了。

    自己竟然中蛊,难怪一夜之间陌上轩竟然同意她去南岳那做事,南岳之前给她喝的药原来是可以抑制蛊发作的,可是她没有得罪什么人,蛊是谁下的呢?那杀手为何要杀她呢?湘然虽然白的不思其解但是有一点她心里明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杀上门来来了,也别当我我是软柿子好捏。

    这个叫少白的虽然看着年纪轻轻看看医术了得,要想办法拜他为师,学学医术,也要学配置毒药,等她以后好回去报仇,想到这里湘然笑了。湘然就是这样一个人,遇强则强,越弱则弱。

    “吱吱”一个声响吸引了湘然的注意。

    湘然歪头一看,见有个小东西竟然躲在门后面,只探出一个小脑袋出来,竖着两之黑黑跟全白色不搭的小耳朵,一双漆黑的眼珠子正滴溜溜地转动着,用一副既好奇又谨慎的样子盯着她看。湘然被它的模样逗乐了,忍不住哑然失笑。

    “小小白,谢谢你。”她冲笑着说道

    小家伙有些蠢蠢上前的样子,却又像个害羞的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在门后面扭扭捏捏的。

    “呜呜”一个很大叫声传来。小家伙似乎跟做错事一样噌的一下就消失不见了。哈哈太可了,想必是那个大白召唤它了吧,它一定是偷偷跟在公羊少白后面来探望她的。

    几的恢复,湘然气色很好,湘然这才发现这个府邸虽然很大,但是人丁很少,就有两三个男丁来劳作,厨房只有一个老妈妈为他们做饭。这两三个男丁并不是干粗活,而是整理一些药材,湘然跟他们熟悉后便开始帮忙,工作内容并不难,只是帮忙收药,晒药,煎药,偶尔会做一些杂务活儿。湘然干得很起劲,也开心。以这样的方式还他人,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公羊少白看在眼里并未说什么,每按时把脉,偶尔会施针,原以为她会是滴滴的人没想到干起活来一点都不含糊,每天停着大肚子在那忙里忙外。

    夜幕下,星空璀璨。

    湘然睡不着也没什么事要做,便想起这白天偶尔经过的后院,哪里有个小书房,算是她的意外发现,于是湘然便独自来到后院一间小书房门口,望着里面书柜里一排排的医书,湘然紧抿着樱唇犹豫了半晌后,最后还是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点燃蜡烛,古代有个不好就是晚上蜡烛不是很明亮,湘然举着蜡烛也开始看自己感兴趣的书。

    当湘然浏览到《音驭》这本书的时候便抽了出来,跟音乐有关的东西湘然一项不释手。

    “以音驭兽?”湘然随意一翻,微微诧异的读道。

    “以音乐来指挥野兽,百年前,祖宗们示为圣物”湘然看到前面不由的扬了扬眉。

    以音驭兽,这个是有点想象力,不过,也不是那么完全行不通。

    这点相然就很清楚,当声音到达一定的临界点时候,就具有无坚不摧的力量,不是声音大,而是一个临界点,那些女高音,震碎玻璃杯,这并不是什么神话。

    既然声音都具有这么高的攻击力,那么通过它来征服或者驾驭,也不一定就是不可能的事,只不过中间需要一个临界点而已。

    湘然拿着书走到书桌上,放下蜡烛开始有滋有味的读了起来。

    湘然眉头微皱,目光随着书页上的文字而缓缓移动。浓密卷翘的睫毛像把小扇子,不时扑扇两下,额头光洁,鼻子俏,红润的樱唇微微抿着,灵巧的下巴在烛光的晕染下显得异常柔和。

    跟随她而来的公孙少白在不远处看着一门心思埋头学得专注的湘然,公羊少白忍不住露出淡淡的诧异。读书的女人在这个朝代很少,喜欢读书的女子更少,难怪离喜欢喜欢这女子。如他师弟所说,的确是个特别的女人。

    想着这几他师弟竟然调用逍遥楼的全部人疯狂的找她,公羊少白心里不由冷笑,他这儿师弟不知道在他手里,不过就算知道又如何,想从他公羊少白手里找人,这世上布阵他公羊少白是第二那就没人敢出第一,不过想到他那师弟公羊少白还是皱了皱眉头,南岳对于离的忠心可鉴,但是他跟南岳一手创造的逍遥楼从未被一件事或是一个人所召集在一起,天大的事还都各持其职,如此重用,难不成他师弟对她…。

    一个已怀六甲的已婚女人,竟然把离跟师弟迷成这样,此女留与不留?公孙少白不仅握紧了拳头。他是离喜欢的女人,如果她死了离一定伤心,想到这里公孙少白握紧的拳头又松开了。

    公羊少白默默地看着她的侧脸,不有些看呆了。湘然抬手去翻书页,他才醒过神来。她是他的敌,等医好她产完子再折磨她也不迟,孩子是无辜的,在白灵族,每一个孩子生下来就是希望,没有人会将仇恨种植到孩子上,况且他跟湘然谈不上有仇恨,紧紧敌而已,白灵族一直期望新的生命到来。

重要声明:小说《多面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