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绝地逢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叼着猫的鼠 书名:多面夫君
    此时夕阳西斜,轻盈的夕光如一抹绯红的薄纱,静静地将天地都笼上一片明辉当中,微风轻拂,

    湘然睁开眼睛的时候便见一双滴溜溜的小眼睛正道望着她,似乎在打探她这个外来人,是北极狐,确切的说是一只才一月大的小家伙,较小而肥胖体型。短短的嘴巴,短小略呈圆形的耳朵。短短腿。长长尾毛特别蓬松。黑黑的眼睛,黑黑的鼻子,更其鬼啊的是耳朵也是黑黑的其他都是一片雪白,记得自己晕倒那一刹那似乎两个白影想必其中那个小的就是眼前这个小家伙吧。看着可的小东西,湘然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想伸手去摸摸这个可的小家伙,小北极狐似乎知道她的意图竟然往后退了几步,而此刻湘然也才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太不起来了,而自己此时半躺在地上。

    “少白,人都在面前了,你还不救?”

    听到声音,抬眼望去,还好脖子还能动,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只见

    院落的东角,有一处碧湖,湖上置有一水晶亭,夕阳的余晖下,那水晶亭散发着耀目的晶莹光泽,璀璨华美有如水中龙宫。

    湘然的眼力极佳,虽是隔着很远,但她还是看到水昌亭中有一白一黑两名男子正坐在那里品茗。

    说话的正式黑衣男子,白衣男子旁边蹲着一只体型庞大的北极狐,此时那只

    白狐嘴巴张大了,舌头吐在外面,那白衣男子一低头就看见大北极狐那副傻傻呆呆的狗狗样,拜托,你现在是狐王啊,怎么能露出这样的表呢?

    用脚踢了踢白狐,并且瞪了他一眼,白狐连忙卷回自己的舌头,找了个地方趴好。

    “出去玩一会还给我带个麻烦回来,真是不让人省心”

    “少白兄今有客,来再聚”黑衣男子双手握拳,说完便一个纵消失不见。

    湘然想起发现自己进入浑动弹不了,而且感觉到自己体内开始发,她想喊但是发现自己嘴巴干的竟然已经发不出声音来。

    不知何时白衣男子已经到了湘然面前,他的旁还跟着一只大北极狐,湘然定睛看清了眼前的人

    冷酷和邪魅,这本来不应该综合在一起用的词语,被他淋漓尽致的展示着,这个男人拥有着妖孽和杀戮的双重气息,却俊朗的天怒人怨。

    “既然小白把你带回来了,我也不能袖手旁观,不过我只救一人,你要你活还是你孩子活”

    湘然拼出力气也发不出声音,只是满眼期望的看着他,两行泪水从那坚定的眼神中划过。

    “你要自己活?”想必发现湘然说不了话,听闻他这样说湘然拼命的摇头。

    “要孩子活”湘然拼命的点点头,她要孩子活着,这是她目前唯一期望的。

    看着她那坚定而又期盼救助的眼神。公羊少白竟然一怔。她的肚子看着也就六七月的样子,如果命保下来以后孩子可以再有,不过见到这个女人竟然让他保孩子他还是有些佩服,这个世上能舍弃命的人还是少之又少,尤其在他们白领族里面女子当权,女人为了权势可以牺牲一切。

    “既然这样,那你就随我来吧”

    说着不管湘然双手一背径直离去,湘然用尽全力气也爬不起来,感觉自己的体温越来越高,猛然间湘然想起了白狐,抬头看见正望着她的一大一小白狐

    “救。救…。我的孩子”用最后一丝力气发出沙哑的声音湘然便又晕了过去。

    似乎听懂了她的话打白狐用力咬着湘然肩膀的衣服,拖着她朝着少白离开的方向艰难的走去,小白狐也是咬着另一端但是它的力气太小,大部分还是要靠大白狐的力量。

    周围没有一个人发现在北极狐拖湘然的那一路血迹斑斑…。

    公羊少白走了一段时间听着后面沙沙的声音,不经意间的回头忘了一眼,待看到他的宠物拖着湘然缓慢的走来而后面是一条触目惊心的血印时,公羊少白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来人”一声令下不知何时飞来两个人

    “把这个人抬到我药方,快”

    多年后公羊少白回想起当时认识湘然的那一幕还是心有余悸,如果当时他就救不下这个让她砰然心动的女人,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自己,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项清新寡的自己也会有动心的时刻,他也不会预料到这个女人会给他的族人带来怎么样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即墨离到了边境并未有所动静,只是驻扎在哪里,似乎在等待着时机,而另一边的非国的将领得知即墨离带领大军一到便已经熬不住了,受木国的欺负不是一天两天了,最近一直闹的人心惶惶很多人就已经蠢蠢动,与木国一绝死战,但是陌上轩却一直没有下命令,等待即墨离的下一步动作。

    陌上轩不想让士兵做无所谓的牺牲,最起码在他知道即墨离的目的之前,韩将军要求陌上轩再调集三十万大军的时候陌上轩一直没有表态,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引起战争,就非国目前的实力来看非国犹豫右相的叛乱已经少了三分之的对外战斗力量,如果现在所有的士兵都调集这里,木国再一支队伍攻入皇都那样他们得不偿失,现在政局不稳还是小心为妙。

    夜晚,月光斜斜,收敛了华光,隐入云层。清凉的风,缓缓吹拂,树梢拂动,在一片荒凉的杂草下投下错落交叉的影。

    一个黑影悄然无息的走进了即墨离的帐篷。

    “阁下来的倒是快”刚一进帐篷的陌上轩便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陌上轩没有说话,而是站在帐篷中间。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随我来”即墨离确定是陌上轩之后便丢下一句话出了帐篷,湘然紧随其后。

    两国边境外树林。

    树梢在微风中轻轻舞动,带起丝丝响声,天的风清新的让人心旷神怡,耳间传来叮咚的河水声,河风气息远远传来,湿润。

    “非国皇帝真是好雅兴,竟然亲自夜探敌军阵地,你就这样自信就不怕被我军抓住?”

    “这两可有然儿消息?”陌上轩并未回答即墨离的问题而是问起了湘然,他这两天总是心神不宁,南宫玥一直没有给他传来消息,之前湘然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也正是这样他才安心在边防,至今已经两没有消息了,他等不及了,木国大军在侧,他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怎么能这时离去。

    “应该在研究她的新发明吧,前两她给南岳一个图纸改造一楼大厅经营方式的,很有创意”即墨离想到这里不由的一笑,这个女人本事还真多,每的南岳传来的消息都是抚平他内心急躁的良剂,他也发现南岳从开始的排斥到后面的夸赞,想比湘然还是做的事让南岳心里服气了,不过想想也是他看上的女人能差吗?

    可惜不是他的女人,即墨离转毫无形象的做到一个一棵树下,仰望着天空。

    星光璀璨,夜风微凉。

    两个人一见面不讨论军师反倒谈论起了女人,陌上轩还在琢磨即墨离的话的真伪,湘然为了要银子帮他们很快把账目理清这个事他知道的,当时他知晓湘然又这个本事心中一个震惊,不过随后他还是很开心,找到了可以绑住她的办法,但是这都是两这前。前两刚才即墨离也说前两,这么说这两他也没有得到消息?

    “你说的前两,昨跟今可有消息”陌上轩立刻走到即墨离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不用担心,南岳的武功保护她不成问题,我出发前得知我父皇的卫军并未有所动静”即墨离懒懒的伸了伸腰靠在树上,曾几何时他是那样的有洁癖,别说靠着树了尤其坐在地上那是从来不曾有的事,不过很多东西似乎都因为那个女人而改变了。

    “可是我也两没有收到她的任何消息了,你父皇为什么不放过然儿”陌上轩似乎因为他的话也定了定心神,挨着即墨离坐在了旁边。

    “你可记得你救走的苏景风,他是我父皇受益抓来的,他跟湘然的关系你应该更清楚不过”

    “他是然儿的二哥,这又有何关系”

    “杜家后代,你不懂的,目前形势你怎么看,如果我没有料错你前两应该被刺杀,杀手应该打折我木国的旗号”

    “想必太子下也是深有感受了,看来木国的朝廷要清理了”陌上轩没有料错这次的刺杀是有谋的,目的是极其他军队的愤恨发泄到前来的木**队。

    “这点本自有安排,倒是你堂堂一个皇帝,微服出访踪迹竟然被别人了如指掌,想必非国的清理内乱还不彻底啊”

    两人虽然针锋相对,但是无不是跟对方传递信息,陌上轩听即墨离这样说他心里也有了底,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内,但是这次的内不仅仅是叛乱而是通国。

    “既然太子心里已明,寡人这就告辞了”说着转便消失在丛林中。

    即墨离望着他离去的背景,心里多少还是敬佩的,一般人早就开战了而这个皇帝心系百姓,亲自来探个究竟,这一点他敬他。想着他刚才说的话,也改追问南岳了两没有消息,难不成真的有事?

重要声明:小说《多面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