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风雨前平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叼着猫的鼠 书名:多面夫君
    那下午陌上轩陪着湘然吃完午饭便就离开了,湘然在见陌上寒之前先见到了南宫玥,二话不说揩油了半天,才解气,南宫玥巴不得湘然占他便宜,他喜欢她他心里清楚的很,但是她是表哥的女人,得不到,宁可这种方式亲近她,他也愿意。玩够了湘然也累的够呛,有了孕的人体质大不如以前。让湘然没想到的是南宫玥会打扮成乞丐送她到盛阳阁。

    到了盛阳阁了,湘然准确无误的到了密室,其实这个所谓的密室只是不许外人进而已,按照现代来说就是财务室,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不过事先有人交代过湘然进去很是畅通,里面五个老头还在那霹雳巴拉打着算盘,湘然眼尖一眼看见旁边比上次进来多了一个贵妃榻,看来是为她准备的,之前对白毛不好的印象烟消云散。

    “各位先生好”老头都喜欢礼貌的孩子,这点湘然很明白,以后要共同处事不要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

    她的声音刚落,算盘声立刻停止,五个人朝他善意的点点头算是答复,然后算盘声又立刻响起,那天她一个人算出盛阳阁的总账五个人已经对她另眼相看了,不过应了主子的吩咐还是不开口为妙。

    湘然看除了软榻没有其他的位置也就不客气坐在那里等待南岳给她吩咐任务,可是一等一炷香过去了,湘然已经上眼皮打下眼皮了,最后歪歪躺在上面睡了起来。

    南岳走进账房挥手让几位管事退了下去,看着沉睡的容颜,南岳不由看看手中的药丸,这是这两天临时赶制出啦的药丸,应该可以抑制她体内的蛊,其实制作抑制蛊发做的药丸很快就可以做出来,但是因为主上交代要保住她肚子的孩子,这才费了点时间,慢慢走近她捏着她的下巴,把药丸塞了进去。

    感觉有异物进入喉咙

    “咳咳”湘然睁开眼睛看清楚眼前的人

    “你给我吃了什么?”说着伸着喉咙就要抠出来,白来对这个白毛儿的好感一落千丈。

    “要让你的孩子安然无恙最好吞下去”

    湘然止住了扣的动作。

    “我孩子怎么?”

    南岳说完根本不理会湘然而是径直走到书桌前开始看账目。

    看了他半天,这个男人定力还真是好,湘然看着也问不出结果也就不想追问,已经被吵醒了既然不给她安排就自己找点事做吧,湘然随手拿了一本书便看了起来。

    这不时是个好的机会,由于过往工作习惯使然,来到这个新时代,首先想到的是了解这里的社会人文环境,不能随意走动也没有太多人可交谈的况下,看书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湘然那了基本书躺在软榻上看了起来,当复习文言文了。

    南岳眉头不由的皱了皱,诧异这个女人竟然没有刨根问底,而是在一旁安静的看起书了,看来她还是有特别之处的。要不是主上让他贴保护这个人,他才懒得跟他共处一室,虽然那况对她之前的偏见已经少了许多,但是还是厌恶她在主子心中的位置。

    “古者生女三,卧之下,弄之瓦砖,而斋告焉,卧之下,明其卑弱,主下人也。弄之瓦砖,明其习劳,主执勤也。斋告先君,明当主继祭祀也。三者盖女人之常道,礼法之典教矣。谦让恭敬,先人后己,有善莫名,有恶莫辞,忍辱含垢,常若畏惧,是谓卑弱下人也。晚寝早作,勿惮夙夜,执务私事,不辞剧易,所作必成,手迹整理,是谓执勤也。正色端,以事夫主,清静自守,无好戏笑,洁齐酒食,以供祖宗,是谓继祭祀也。”这是什么破书,对于内心一直男女平等的湘然来说无法可忍,看看书名原来是《女戒》,古代的女人要么大字不认得几个,但是大户人家的女子女戒女红都是成长中必修之课,想到这里湘然忍不住义愤填膺,彻底搞不懂为什么会有女人这么喜欢给自己和同胞贬低自己,还引以为荣的。为了保持心平和以利养颜美容的需要,没事还是不要再不翻这本书。

    看无聊的书果然有利于培养睡意,湘然手中的《记札》才看了一页,眼皮就开始打架。

    朦胧中似乎又回到高楼林立的城市。自己静静在拉着大提琴。是她最喜欢的《天鹅》柔和,安详,沉稳的琴声抚平了她的内心。

    南岳看着梦中还在微笑的湘然,心中竟然莫名的砰然一动,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南岳赶紧走出了账房。

    第二湘然吃完早饭正准备去账房找一些好玩的书来消磨时间,伺候的丫头又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碗药。见湘然便跪在她的面前,双手呈着药碗。

    “请主人喝药”

    “药?我没病为什么要喝药,你端下去吧”

    面无表的丫头一听顿时苦起了脸,似乎预料到湘然会这么说,她顿时又伏在地上,“请主子怜惜,主人说了若是主子不肯喝,就是奴婢服侍不善,要罚奴婢一周只不吃不喝。”说着,口中竟有呜咽,想必这样的惩罚已屡试不鲜。

    “他这是做什么?”湘然皱眉嗔怪一声,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好好的要让她喝药,昨吃了一粒药丸并未感觉任何不适所以也就没有多想,但是今天竟然开始喝药这让湘然不想多想都不行

    “主子,盛阳阁中从来不养闲人,奴婢做不到主子的吩咐,就是奴婢无能,必须受罚。主子放心这药对主子腹中胎儿很好的”

    “你起来吧!他说怎样就怎样……”说这话时,湘然已经带上了气。

    那丫头竟然欢喜一声从地上爬起来。

    好苦,喝完湘然就后悔的要死,那丫头见湘然喝完拿起碗二话不说就跑了出去。赶紧喝了一口茶水漱漱口这才压下去那难闻的药味。

    走进账房南岳已经在哪里对账了,湘然没有跟他打招呼而是径直到书架拿了几本书躺在软榻上看了起来,两人谁也不理谁。

    其实明明可以给她药丸的,但是南岳还在为昨天这个女人干扰他的绪而懊悔,所有的错也归结到湘然上,所以并未给她制作药丸而是让她至今喝药已做他小小的报复。

    到了中午自己有小二送饭菜上来而且还是两份,还好都是清淡一些的,虽然反应不是很强烈但是碰到油腻的湘然还是感觉不太舒服。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吃完早饭,看见伺候丫鬟端着药碗,湘然视而不见正要离开

    那丫头却撇着嘴一副泫然泣的样子扑通一声又跪倒在她面前,举着碗,沉默无声,一副她若不喝完她就会被罚饿死的样子,让湘然想说话却根本无话可说。

    以前这个伺候丫头都是面无表,怎么这几天反倒表丰富了让湘然一时摸不到头脑。

    她轻轻接过碗,“当真要全喝?”

    那丫头竟使劲地点头。

    湘然顿时深吸一口气,直接头一仰,一口气灌下。

    时间缓缓流逝,这样的子重复过了五天。本来湘然不想理南岳的,冷战谁不会,但是想到答应陌上寒要三天就去看他的,也不知道她设计的轮椅在这个时代能否做出来,想想现在这都超过三天了,记得第三天她要出去就被门口的小二给拦了下来,没有主人的命令不准她出去的,湘然当时一气之下就返回卧室睡了一下午,死白毛竟然限制她的人自由了,憋了几天最终还是湘然还是忍不住先开了口。

    “今我要回去看我的小叔”

    南岳停下手中的笔,起就往外走

    “喂,你干嘛去”

    “不去看你小叔了?”说着走了出去。

    “喂,等等我啊”反应过来的湘然赶紧跟上她的脚步。

    而此时的木国的皇宫已然是危机四伏,即墨离回到皇都之后并未直接找他父王,既然是父王派出去的军都没告知他那么他去皇宫找他也是徒劳。

    回到太子府,即墨离直接到了书房,这个事也是给即墨离心里敲响了警钟,以前他一直以为父皇是信任他的,如此看来他太天真了,五弟六弟一直对于他这个太子之位虎视眈眈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他一直没有放在眼里,但是现在他要重新认识一下他这两个弟弟了。

    正在思考的即墨离被一个声音打断。

    “太子,臣妾得知你回来特意熬的燕窝粥,想必下累了所以送来”太子妃柔柔的说道,太子已经好久没有到她寝宫了,这让她感觉很是不安。

    “放到这里,你下去吧”

    “下”

    “退下”音声已经有变的严厉,太子妃不好说什么垂着眼便乖乖的退了下去。那个女人竟然还活着,这是她刚得到消息,想到太子因为那次坠崖之后就不待见她,如今那个女人竟然大难不死,想着当得知那个女人没死,她的心就如蚂蚁班吞噬的让她不得呼吸,这次要让你死无葬之地看谁还可以跟她抢即墨离。太子妃眼里竟是恶毒。

重要声明:小说《多面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