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重归平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叼着猫的鼠 书名:多面夫君
    “你们都别动,否认我就杀了他”此时的右相已经进入疯狂状态。

    “把我儿子松绑,给我们准备马车出城”

    众人一片茫然

    “快”说着匕首更加用力了一些,老皇帝的脖子又了淡淡的血迹。

    “来人,松绑,再准备一辆马车”陌上轩冷静的吩咐道。

    湘然被夜带回太子府的时候已近傍晚,一行人都随着马车而去,陌上轩一个晚上也没有回来。湘然也一夜未眠。

    等湘然见到陌上轩的时候已是三以后了,匆匆见了一面,陌上轩见湘然安然无事便又去了皇宫,其后即墨离来了几次,湘然就见了他一次,让他带走了韩月儿,也希望他好好珍惜如此对他的女人,即墨离没有说什么。在即墨离走的时候留了一句他宁可发动两国战争也不肯用你交换,而后留下湘然遐想了半天。

    非国的冬季长短不一,而今年便是雪季较长的一年,不过还好,早已习惯冬季的湘然,并不觉得这个冬天有多漫长,此时三月微凉的夜风吹来,才觉得冬天似乎要过去了,

    这儿的天对湘然来说,美得非凡。没有惋惜,没有惆怅,只有美丽。在满枝的花下,湘然似乎感到了腹中的胎动。一个不属于他体控制中的动作,但又在她的完全接纳之中。湘然想着她孩子在子宫中欢乐地舒展体,享受着和温暖。手抚着微凸的小腹,湘然不自觉地微笑。开始享受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美好生活

    “在想什么呢?”陌上轩从后面抱这湘然,头低着湘然的肩膀有点撒的味道。

    湘然没有说话只是抬手抚摸了抚摸了他的头。

    “想那个才是真正的你”

    “你喜欢那个我就是哪个,是不是怪我了了,嗯?”

    湘然摇了摇头,人不重要重要的他的心。

    “领你去个地方”说着不等湘然回答便双手抱起她。

    马车行驶了半个时辰

    “这是什么地方?”

    水色连天,人间奇景,远远的就看见前面,一个大约高有三十几米的瀑布从悬崖上直泻下来。巨大的飞瀑,未见其景,先闻其声。如临万马奔腾之阵;水拍击石,犹似雷劈山崩,令人惊心动魄。飞溅的水花,雾气腾腾,光照下,五彩缤纷。

    自己的脚下,都是小溪流水,缓缓的从边的流淌过去,发出悦耳的声音,旁变都是光滑的石壁,似乎让人累了坐着的,

    “这才是人间仙境。”湘然兴奋的提着裙子就跑了过去,她要去近距离感受一下,那天然的瀑布。

    陌上寒看着她那张开双臂,闭着眼睛站在那云雾缭绕之中的云飞雪,坚毅的唇角淡淡的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从后面环绕着湘然的子。

    “喜欢吗?以后我们在这里搭个房子可好”

    “好啊”湘然一回头撞见的是陌上轩那深的眼神,慢慢的低头亲吻着她那水润红嫩的唇,不满足地用舌将她的贝齿撬开,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品尝着她的甘甜。

    湘然不满地用丁香小舌抵抗着外来侵略者,陌上轩得到这回应,迅速追逐着她的丁香小舌,重重的吸,贪婪的汲取着她的气息。这些都还不够,远远不够!陌上轩改为一只手按紧她的后脑,一只手在她上游走,气息越来越重,直到湘然快背过去了,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唇。

    湘然大口大口地呼吸,脸蛋染上了不自然的红晕,陌上轩看着她的红唇被吻得微微肿胀,眼眸又加深了,没等她缓过劲儿来,又是一个深吻……

    时间过了很久

    回到马车湘然已经累了,也不顾什么矜持,上了软垫就往陌上轩的怀里钻去,陌上轩只是愉悦的笑笑,看着她的小动作。

    “我封你为后可好”自那刺杀之后两人没有谈论过关于皇宫的任何事,湘然听到这里体不用的一僵。

    “后宫只你一人可好?”陌上轩感觉到了怀里的人儿的僵硬,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好”

    湘然想都没想的回答道,脸贴着他的膛听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跳。

    “那我早有预防,没想到右相会来个破釜沉舟,我与四弟追随他们了一一夜,没想到他儿子不识路竟然驾车到了悬崖,四弟救了父皇,随右相一起跌入悬崖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湘然了立刻起不可置信的看着陌上轩。

    “已经派人到崖下寻了,没有找到尸体,但是基本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了,四弟对已有你知道吗?”

    湘然茫然的摇摇头,与陌上寒的接触并不多,只是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有点那易消化,那在宴会上还对她微笑的人今就没了,湘然一时有点难以接受。

    陌上轩抚摸了一下湘然的头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

    “四弟的母妃去世的早,因为她是非国小将之女父王也没多宠他,四弟十岁的时候他的母妃就去消香玉陨了,我以前一直以为是她生病而亡原来竟然跟我的大哥也有关系,那天右相口中我才知晓的,我大哥的死很蹊跷,我查了多年,是右相干的,也有四弟的帮衬,这次右相叛乱四弟没有参与,我母妃被毒害的,也是右相所为,母妃去世后父皇低沉了好久,不管我们,一直都是大哥带我护我的,前几年我一心为大哥复仇,当得知四弟也有份的时候我心里痛苦极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虽为同父异母但是在这世上我也就这一个兄弟了,后来我觉得放他一码只要他没有篡权之意,想必他也是念及兄弟之的,父皇的子嗣不多,世子尚未成熟,父皇这次体彻底垮了,国家的重担我必须得挑起来,你明白吗”

    “恩”湘然闷闷的说了一声,突然想起什么抬头看着陌上轩

    “那即墨离说要发动战争,说你不换我是怎么回事?”

    陌上轩亲了一下发问的湘然。

    “你不要担心,一切有我,好好管好我的孩子就好”说着又朝着湘然的樱桃小口啄了几下。

    “对了,那个木国来的公主怎么办,不是要和亲么?”

重要声明:小说《多面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