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赴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叼着猫的鼠 书名:多面夫君
    湘然离开了竹园,并未回到她的景园,而是停留在了当初掉下去过的荷花池旁,已入秋的荷花池不似夏那样旺盛,就像此刻湘然的心一般凄凉。

    若是以往她肯定受不住如此枯燥的子,但此时不一样,从她来到这里,每为了自己的命提心吊胆的,已经不去计较这子是否舒适了。

    她不知道即墨离如何对付她,说不害怕是自欺欺人的,这时她不仅想起了哪个金色面具的男人,想必是毁了容才带上面具的吧,不知道他此刻在哪里,能否像上次一样解救她于危难之间。

    “湘然”

    “世子,你怎么来了”湘然很是诧异这个时候碰见陌上旗。

    “我母妃以前最喜欢荷花了,小的时候母妃经常带我赏荷,母妃离开我之后,每当我想念她的时候我都会来这片池塘,看着他们我就能感觉到我的母妃就在我边”

    “你的母妃一定很你,她此刻说不定在另一个地方看着你成长呢”

    “真的吗?”陌上旗不相信的看着湘然。

    “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

    一尺三寸婴,十又八载功。

    母称儿干卧,儿屎母湿眠。

    母苦儿未见,儿劳母不安。

    老母一百岁,常念八十儿。

    尊前慈母在,浪子不觉寒。

    你母亲生前那么你,她并没有死只是到了另一个地方,因为心中有对你的所以她不会痛苦。”

    湘然突然有些同这个少年,从小没了父母,虽然过继给了三王爷这个叔叔王爷可以给他父,但是从湘然对王府的了解,嫁过来的妾室年纪跟他差不多,先不说她们的不接触,就凭年纪也无法给他完整的母。生活在现代的湘然有个闺蜜父母离婚,一直跟着父亲生活,虽然父亲一直未娶,但是确实母的闺蜜在某些方面的想法很是极端。很多时候也很是缺乏安全感,想必这个世子也是的吧,帝王将家的孩子更是缺乏亲的呵护

    不知此时的生活在现代的妈妈是否也在常想念着她,真后悔之前为什么总是跟妈妈吵架,明明知道是为了自己好还是要去争辩,现在连想去补偿的机会都没有了,人就是这样失去的时候才会后悔,当下却不好好的珍惜。

    “湘然,谢谢你”

    之后,二人静立在池塘边,徐徐的轻风拂面,仰起了二人的发丝,他们都不曾动,也不曾在说话,陷入了各自的思绪当中……

    “小姐,原来你在这里,害的奴婢找了你半天”

    “参加世子”

    “香草”湘然转看着向她跑来的香草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不知道是为了谁,也许更多是为了她自己吧。

    就在香草到跑到湘然面前的时候,湘然一把抱住了她。她现在需要一个肩膀。

    “香草,答应我,要好好的活着”

    “小姐,你这时怎么了?我们不是活的好好的吗”香草很纳闷她家的小姐怎么突然会这样,也许是王妃的死对小姐的触动,说着反的拍了拍湘然以示安慰。

    “起风了,赶紧扶你家小姐回房吧”

    湘然回头看了一眼陌上旗点了一下头示意告别,就随香草离去,陌上旗依旧站了很久才离去。

    湘然本想着利用陌上旗再出府的,不过刚才见过他之后反倒不忍心了,之前害过他一次受罚,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连累他了,可是怎么样出府呢,信中约定的是亥时,天色已黑,此时的湘然如同锅的蚂蚁,在房子内转圈圈。

    “笃笃笃笃笃笃”一阵急促打断了湘然。

    开门竟然是送信的丫鬟,丫鬟二话没说递给湘然一小厮的衣服。

    “厨房一会有人会出府,车里会有一个空桶你可以藏到里面出去”

    说完也不等湘然回答,就走了出去。

    “小姐,她怎么来了”

    “香草,怎么你认识她?”

    “菊园蒋夫人的贴丫鬟,平时跟我们不说话的,今天真是奇怪怎么来这里呢”

    “香草你别多想了,我要休息了,你也早点下去休息吧”

    打发了香草,湘然迅速换上了小厮的衣服,熄灭了蜡烛,就等着一会夜深人静的时候出发了,没有过经验的湘然还是紧张的心里砰砰直跳,想必那个丫鬟不会骗人,菊园的蒋夫人本就是木国人,看来跟那个太子还是有一些渊源的,至于他们什么关系湘然不想去思考,当下的就是赶紧赴约把苏家二老救出来,那样她死也无憾了,古代人不把人的命当回事湘然一直接受不了的。

    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湘然悄悄的走到了厨房

    “夫人,这边”一个农民打扮的大叔的出现吓了湘然一跳。

    “你?”

    “夫人不要耽误时间,一会巡逻的侍卫会来的”

    湘然按照大叔的指示钻进了一个木桶里面,原来是装垃圾的车,周围的气味让湘然有些作呕,在湘然还没有准备好之前木桶晃悠了一下,害的湘然捏着鼻子的手不由的扶着木桶。

    一路上似乎很是顺畅,湘然在木桶里面迷迷糊糊的晃着。

    “夫人到了”

    打开盖子湘然一下跳了出去,时间再长点湘然一定相信自己会被哪些味道熏死的。

重要声明:小说《多面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