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包子降世

    苍冥忽然有了一种现在就强行冲进去,这个孩子满头满脸以泄愤的冲动!

    但冲动归冲动,当他看向墨言的时候,就只有硬生生的忍住。******$****

    风雪中的墨言,虽然形变化,没有了往那般脱尘,但微微隆起的腹部,脸上自然而然带出来的父的光芒,看起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如果,如果能够忽略自那汹涌澎湃的**,这副场景就会更美好了!苍冥恨恨的想着,伸手搂住墨言,做慈状抚摸墨言的腹部:“你喜欢怎样,就怎样,我没关系的,能够忍耐。再说,我也很期望这个孩子。”

    墨言丝毫不知道苍冥的内心真实想法,只为他所表现出来的假象所迷惑,他有些感动的握住苍冥的手,真心诚意的说:“谢谢你。”

    在得到人最真诚的感激与笑容之后,苍冥就忽然觉得,那其实就是自己的真实想法了,自己真的喜欢小孩了。

    两人依偎在一起,并排站在葫芦树下,过了没多久,就听见大门口一个惊喜交加的声音传来。

    “师叔!”

    墨言回头,朝着大中走去,看见岳峰一是雪的正站在大门口,目光从惊喜渐渐的变成了惊诧,最后落在墨言的肚子上。

    墨言朝着岳峰走去,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来对方异样的目光。

    岳峰疑惑的看了看墨言,又看了看跟着墨言一起进来的苍冥,更加闹不明白了。

    “师叔……你,真的怀孕了?”岳峰问,“怎么,怎么会没用仙葫?你……你和谁……”

    苍冥将墨言拉到后,挑衅地盯着岳峰,不容置疑的说:“我的!那又怎样?”

    岳峰不敢和苍冥面对面的交锋,他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一时之间还不太能够接受这个事,只是喃喃的说:“不……不怎么样,只是……很意外。”

    岳峰说这句话的时候,耳朵根有点红。

    他虽然知道一些男女之事,但……到底要什么样的翻覆颠倒,才能够让男修结出果实啊?

    岳峰从来没想到过墨言和魔界尊主竟然是这种关系,他一直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朋友。

    一时之间,岳峰感到自己站在两人面前,尴尬的手脚都不知道放哪里好,却偏偏这个时候,小白从他后追来。眼睛异常尖的灭世鲨口没遮拦,张口就喊:“峰哥的耳朵都红了,他肯定在想不好的事!”

    岳峰一阵恼羞成怒,回头拎着灭世鲨的后脖颈,将他丢到一边之后,才再次返回。他不敢再去看两人,只是将目光落在大的地板上,道:“三个月后是儒文的大婚,金老爷子要来昆山,我和齐毅他们几个商量了一下,觉得如果师叔你不回来的话,是不是不太好?”

    灭世鲨趁机又从偏挤进来,扒着门缝叫:“就姓白的,有那么大的面子吗?主人别管他们,先生小孩……”

    一语未了,又被岳峰一脚踹飞了。

    这次岳峰的力度有些大,直接将灭世鲨踹到了山脚,一时半会爬不上来。

    “倒不是因为小白说的原因。此次前来昆山修士道行高深者应该有不少,但如果师叔不在,怕万一出了事压不住。”岳峰解释,“请帖我都已经发下去了,这些年每次仙家聚会都会出事,如果有什么高手在昆山闹事,光靠我们几个,不足以弹压。”

    墨言听了此话,有些犹豫,他实在是不想去参加洪儒文的大婚,但岳峰说得也有几分道理。

    昆山现在自己做主,门下弟子大婚,请了旁人山主却不到,未免让人觉得自高自大。便是墨言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如果有人见昆山主人不在,趁机闹事,也不是岳峰等人的修为,就能够镇得住。

    见墨言还在犹豫,岳峰又进一步道:“再说,那海底的四只神兽,也异常想念师叔,它们得知我要前来找师叔您,还特意让我传话,说让您回去看它们,否则他们就把昆山……”

    墨言皱眉:“他们敢怎样?”

    “他们……他们一个说不驮山了出来您,另外三个说‘吾不知’。”

    墨言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他看向苍冥。

    苍冥道:“去当然可以,不过……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岳峰虽然觉得面对两个□到孩子都怀上了的人不太好意思,但这关系着昆山的大事,于是尽管脸已经红到了脖子跟,却还一本正经的建议:“这个不妨。三个月后才大婚呢,看……看师叔这样子……估计快了吧。”

    这次轮到墨言顿感尴尬无比了,手足无措了。

    几个人都没生过孩子,苍冥很自私的建议将孩子挖出来丢到仙葫中扔给灭世鲨招呼。

    而灭世鲨拉着墨言前去藏宝阁,给他展示这几年自己去山下询问了凡人之后,准备的一系列小宝宝的用品。

    墨言更加不知道孩子该怎么出生,前世他虽然怀了,但是被洪通天剖腹取胎。

    最后还是岳峰叹了口气,这四个人中,可以说他是最有经验的人了。

    岳峰二十五岁才拜入昆山门下,在他当凡人的那些子里,也当过几年父亲。只是后来家中变故,家破人亡之后,才顿悟一切,踏上仙途。

    但岳峰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在踏上仙途了之后,还会遇到这等男修产子的奇事。

    可岳峰再怎么有经验,毕竟是男人,他也只是在几百年前,听到过新婚妻子在产房中叫喊,至于具体发生了什么,还真不知道。

    无奈之下,他只得建议墨言静坐修行,先弄清楚自己体内到底是什么样子再说。

    墨言盘膝而坐,收敛心神,内观五脏,一天之后,他的灵光终于从识海处开辟,渐渐照亮内府。

    他能够清晰的“看”到,在自己的丹田之中,有着一个被薄膜包裹起来的婴孩。

    那婴孩上两股气息交织,一半紫色,一半黑色,正在酣睡,而自己体内根本没有如同凡人的那种脐带,以及出去的门之类的东西。

    墨言这才是开始真正的发愁,这个孩子是怀上了,可是怎么出来呢?

    他对这方面简直是一片迷茫,只能够安心等待着,每天都观察这个孩子的况。

    有时候孩子侧,蹬腿,伸懒腰,墨言都能够看到,他甚至还会用自己的灵识跟这个孩子打招呼。

    而更多的时候,这个胎儿就沉睡在墨言的丹田气海之中,靠着吸取父体的营养而生长。

    落崖的几个人对于这个即将到来的小生命都充满了期待,就连苍冥那样凶残不耐烦,在听说这个孩子是个女体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的心变得柔软了,甚至不再因为下半的困扰而焦躁。

    唯有灭世鲨很伤心,他所准备的小孩子的用品全部都是男孩儿的,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为什么主人和黑龙都是男体,却竟然会拥有一个女婴。

    岳峰摸着灭世鲨的脑袋安慰他,耐心解释:“师叔是上古神祇,远古之时,神祇不分男女,无有别。他的血液自然也可以孕育女婴了!”

    灭世鲨非常不满岳峰的解释,他反驳道:“峰哥你昨天不是还说,你一个凡间的神医朋友说,生男生女是父亲的事吗?就算是我家主人可以决定是男孩还是女孩儿,那也应该是黑龙怀孕……”

    灭世鲨感到自己彻底被弄晕了,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快乐地幻想起抱着一个小女孩儿,被小女孩儿骑在上揪鱼翅的形,于是他在这几个月内,又开始疯狂的准备各种小女儿的玩物,并且拼命的自我解释说“仙界的事不能够用凡尘的道理来推算”。

    这大雪终于散去,明月高悬,天气回暖,墨言盘膝坐于落崖顶,内观之时,终于见到体内的胎儿两股气息纠缠交融,渐渐的,紫气和黑气缠绕而上,从骨髓到皮肤,每一寸都生长,最后那两股灵气,终成实体。

    体内的胎儿终于长成,在这一刻睁开眼,于墨言的灵识对上。

    “什么东西偷看我?!”胎儿发出质问,她不能说话,但却自然而然的拥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甚至将墨言试探的灵识反击,弄得墨言感到丹田之处一阵疼痛,直钻脑海。

    胎儿的灵识还在不断发问:“怎么这么黑?”

    “我要出去!”

    “这破天,捅个窟窿好了!”

    胎儿的手朝着遮蔽她的天地伸去,一股巨大的力量自墨言的小腹发出,他的腹部被高高的顶起,然后又再次回落。

    但胎儿却依旧不肯甘休,挣扎着在胎膜内站起,发誓要捅破这让她感到黑暗和窒息的天空。

    墨言从未感到这样的疼痛,一下子从落崖滚落,一条黑龙及时接住了他,伸出爪子,准确的划开了墨言的腹部,一个尚未撑破胎衣的婴孩,从墨言的腹部跳出。

    岳峰见那跳出来的婴孩在地上乱滚,被胎衣包裹着活像个球,便取出宝剑,将球割破。一个胖乎乎圆滚滚的婴儿从球中跳出,朝着岳峰的怀里蹦去,抓住岳峰的鼻子用力扯了扯,又抬头看了看天。

    婴儿力气异常打,她随手一扯,就扯得岳峰鼻子有些疼,但幸好她很快就对岳峰失去了兴趣,滚到了抱着墨言的苍冥面前。

    “言,言你没事吧?”苍冥抱着墨言,他正在用法力渐渐愈合墨言的伤口,但这次伤口和往常不同。

    苍冥的爪子划破的地方很容易就愈合了,但却有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洞,却怎么也无法及时合拢。

    那是女婴在破体而出时,用自己的拳头划开的伤口。

    墨言睁开眼,对着苍冥笑了一下表示自己没事。他看着自己丹田处的那个伤口,看样子是暂时无法愈合了,只得先如同凡人一般包扎起来,再服用疗伤圣药试试看了。

    当他包裹好自己的伤口后,便对着正趴在地上看自己的那个婴孩儿招手:“来!我就是你的父亲。”

    婴儿眨了眨眼睛,咿咿呀呀的张口:“父亲……”

    墨言听到这个孩子喊自己,忽然感到一阵想哭。

    他伸手将孩子抱住,发现这个孩子特别有力量。非但如此,她的灵识也异常强大,几乎是一出生,便有着普通引气期修士的修为。

    看到这个孩子的平安出生,墨言有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上辈子最不能够释怀的一件事,终于在今天得到了补偿。

    墨言抱住自己的女儿,下巴轻轻地蹭着她的脑袋。

    小婴儿也很乖巧,伸出小手抱住墨言的脖子,用自己的脑袋在墨言的下巴上顶着。

    苍冥见到这一副父女慈的画面,忽然觉得自己被嫌弃成多余的了,他不满的朝自己的女儿伸手:“过来,我也是你父亲,让我抱抱。”

    那女婴扭头,看向苍冥,小小的婴儿脸上,做出狰狞的表,胖乎乎的小手指着苍冥:“你……坏人……打我,还朝我吐口水!”

    苍冥发怒,伸手去提那女婴,结果那女婴更加暴烈,吱呀呀的叫了两声后,忽然浑凝聚出紫红色的气息,气息中带着暴戾杀戮之意。

    苍冥亦在同一刻化,变成黑龙。而那女婴,在这一刻已经化成了她的另一种形态,是一条约莫两米长的,浑紫红色的小龙。

    小龙飞向空中,朝着黑龙咆哮怒吼,而黑龙亦在同一时刻,怒吼回去。

    小龙冲向黑龙,张开自己尚未长硬的爪,朝着黑龙的鼻孔抓去。

    黑龙在心中咒骂了一声,避开这一抓,张口咬住小龙的脖子。

    小龙拼命的挣扎,嚎叫,最后变成哀嚎,两条龙在空中打斗,简直是命相搏。

    墨言在下面看的心惊胆颤,他一时担心苍冥伤到了女儿,一时又担心女儿抓伤了人。

    直到苍冥叼着女儿回到墨言面前时,墨言才放下心来,他因为怀孕,丹田处受损,一时半刻难以恢复,所以伸手去摸孩子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被女儿咬伤。

    但说来也怪,小龙一接触到墨言,便立刻安静下来,她的体又渐渐被紫气萦绕,片刻之后,依旧变回那个人畜无害的女婴模样。

    “怎么会这样!?”墨言感到一阵哭无泪。他的确很期待女儿的到来,可是……如果女儿也是一条深海恶龙,还暴戾的话,那就得另说了。

    苍冥倒是一脸慈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十分满意:“我们龙族,就应该是这样!这家伙比我小时候还要烈,是我的好女儿!哎呀!”

    苍冥的好女儿,趁着他不注意,就揪了他一片龙鳞。因为同是龙,知道什么地方最疼,苍冥被揪到脖子出的鳞片,疼得忍不住叫了一声,抓过女儿就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于是女婴再次化龙,两条龙又开始厮杀,将落崖搅得一团糟。

    墨言在此刻,忽然庆幸起来,他对岳峰感叹道:“万幸孩子的父亲是条恶龙,否则,这么个小恶魔,我还真管不过来。”

    岳峰奇怪的看着自家师叔,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道:“师叔……如果,她父亲不是恶龙,她又怎么会这样暴戾?”

    墨言一下子愣在当地,说不出话来。

    而在同一时刻,先前发誓说要给小孩子喂,会好好照顾新出生的小师妹的灭世鲨,在见到两条恶龙于半空中打斗的形后,吓得赶紧捂住了眼睛,心中默默的祈祷:“我以前什么都没说过,我不要给恶龙喂,她会吃了我的……呜呜呜……”

    在这个孩子诞生的晚上,整个落崖就在巨龙打斗,婴孩哭闹,墨言石化,以及灭世鲨的担忧中度过了。

    女婴和父亲打斗到后半夜才累,化为人形,睡在灭世鲨给她准备的摇篮中。

    人形的女婴看起来可极了,白皙的皮肤,漂亮的凤目,以及眼角的一颗泪痔,和墨言长得极像,从小就可以看出来,将来一定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女婴因为天赋不同,长得奇快,简直可以用见风就长来形容,才刚刚出生两三天,就已经如同凡人满了周岁的婴儿那样,能够蹒跚走路了。

    当她是人形的时候,脾气和格都像墨言,十分的温婉安静,看起来感觉异常乖巧聪慧。

    然而当她变成龙形的时候,就会异常暴戾,谁都不敢上前惹她,几乎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除了苍冥,她什么人也不怕。

    就算是怕苍冥,也是在被抓着狠狠教训了几次揭了龙鳞之后,女婴才变得稍微老实点的。

    每当女婴是人的时候,灭世鲨都异常喜欢抱着小女孩儿玩儿,有时候还带她去崖底的瀑布中游泳,背她去后山采蘑菇,野菌。

    但是当她变成龙形的时候,灭世鲨就避之不及,根本不敢靠近,特别是当灭世鲨看见这条紫红色的小龙竟然会在后山的深潭中抓鱼生吞之后,更加要小心远离了。

    墨言给这个女孩子取名为重奎,感谢上苍,让孩子在奎,重新回到自己边。

    虽然,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这样暴戾美艳。

    自从重奎出生后,几人在落崖停留了十天,一开始苍冥打算把重奎含在嘴巴里去参加昆山宴会,但是十天后,重奎的龙已经有十多米长,而人也有三岁婴儿那么大,可以走路了。

    墨言自从生了女儿,便是吃了灵丹运功,伤口恢复的依旧很慢。

    这样的墨言不可能满足苍冥那样狂烈的**,而苍冥因为女儿的降临,搅得焦头烂额,倒是不介意等墨言慢慢恢复了。

    十后,五人从落崖出发,前往昆山。

    岳峰一直担心会回去的晚了,毕竟在落崖耽搁了不少时间,而且出崖的时候,离大婚只有半个月时间了,他很担心赶不到。

    但实际上,等到抵达海中时,岳峰才发现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

    苍冥驮着墨言,乘风破浪在前,普通的灭世鲨游起来就飞快,何况像小白这种有了道行的,海中航行简直就和儿戏一般。

    而岳峰,很尴尬的骑在重奎的上。

    自己在海中前进的速度,还有没有一个才出生十天的小女孩儿的快,简直是太丢脸。

    墨言看出来自己这位师侄的尴尬,便善意宽解:“她生来就是恶龙,你是凡人修行,不同也是寻常。”

    岳峰只能够抱着那条现在已经长到十米长的紫色恶龙的脖子,不好意思的许诺:“小师妹,辛苦你了,待到了昆山,师兄给你去抓鱼吃。”

    重奎一甩尾巴,回过头,咧开嘴笑了起来。

    恶龙的笑容看起来极为诡异,但岳峰知道她这是高兴的表现:“啊……我要吃……嫩嫩的小鲨鱼……我喜欢……大哥哥抓给我……”

    跟在一旁的灭世鲨小白浑打了一个哆嗦,明智的游远了一点。

    重奎不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保姆兼食物兼玩伴,说:“我不吃自己认识的鲨鱼。”

    小白鲨顿感自己的鱼生,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十之后,一行人终于抵达昆山,几乎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这次前来昆山参加婚礼的人并不多。

    除了轩辕帝和金老爷子,其他的散仙几乎都是送了礼物或者干脆连礼物都没送。

    金老爷子尚未到,墨言是知道他的心思,应该是打算婚礼当天来走个过场就回去。而轩辕帝则早早的就来了,他前来全然是看墨言的面子,也或者说是他想墨言了,所以趁机过来看看的。

    当他得知墨言竟然有了个女儿,更是惊奇万分,修仙之人,一般男修孕男体,女修孕女体。

    男修孕女体或者女修孕男体的况非常少见,更何况是一个一出生就修为不凡,才离开孕体十天就能够跨越大海,拥有龙和人两种形的女婴。

    更加让轩辕帝感到惊奇的是,这个叫做重奎的女婴,在化为人形时,上没有半点恶龙的暴戾之气和魔界的杀戮味道,反而是一派仙气。

    但是当看到重奎化为龙形的残暴之后,轩辕帝不由的为这个侄女担心起来,他拍着墨言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侄女可以说是中土仙界,第一奇人了,它修为必然不凡。但她亦正亦邪,若好好教养,自然是中土大陆之福;若是走入邪道,杀戮起来,恐怕腥风血雨永世难停。如果将来道行高深,无法克制自己的暴戾之气,便是毁天灭地都有可能。”

    轩辕帝说这话的时候,重奎就在他脚边,趁机耍滑抱住轩辕帝的脚,用力的眨自己明亮乌黑的大眼睛:“轩辕叔叔,我是很乖很乖的小女孩儿,不会调皮。”

    轩辕帝不为所动,但他的妻子完全无法抵挡这种小女孩儿的撒,一把将重奎抱起,又摸又亲,还送了很多女孩子喜欢的首饰珠宝衣服鞋子,将这个小女孩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异常艳。

    墨言看到自己的女儿被打扮漂亮之后,终于有了一个做父亲的愧疚之心。

    他一个大男人,根本不太懂这些女孩子的打扮,况且女儿凶残的时候多,听话的时候少,墨言很少把她和凡尘间那些听话乖巧的小女孩儿联系在一起。甚至连她的穿着打扮,都和男孩子没什么太大区别。

    直到此时,重奎遇到了一名阿姨,才变得像个女孩儿了。

    轩辕帝的妻子带着重奎在昆山闲逛,并且给她讲解各处的故事,又带她去海边玩儿。

    重奎到了海边,当即就一个猛子扎下去,足足一个时辰都没上来,把轩辕帝妻子急坏了,就在她到处寻找的时候,昆山忽然地震似得动,小女孩儿从海里踏浪而来,双臂举着一只小山一般大的乌龟,大叫:“淼淼阿姨,我抓了一只大乌龟,晚上给你做汤喝!”

    乌龟的四只脚都吓得缩在龟壳里,唯有蛇头在外面,朝着主人呼救:“我不是乌龟,我是驮山的玄武啊!!主人,主人快来救我……”

    作者有话要说:嗯,于是渣作者很喜欢女儿,所以就给了小受一个女儿。

    喜欢儿子的读者也不用失望,咱没多久还会迎来葫芦七兄弟的。

    我忽然觉得好丧失……

    醒来发现更新不在,一看才知道忘记设存稿发表时间了,囧。

    谢谢亲们的霸王票。

    谢谢蝶恋花、夜恋的手榴弹

    "border="0"class="imagecontent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