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怀孕

    墨言手臂一紧,他的双臂被巨大的龙爪抓住,双腿被强行分开,向上弓起。***[***请到看最新章节****]*

    苍冥变成了凶恶的巨龙,下面的凶器看起来尤为触目惊心,特别是那凶器在靠近墨言的时候渐渐变化,从两团花一般的东西,变成了两根又粗又硬的棍子。

    墨言浑一个哆嗦,他忽然感到自己稀里糊涂的就被带来了这里,真是一个笨到极点的决定。他猛然一个翻,合拢双腿,朝着这条巨大的黑龙蹬去。

    龙腹被突然袭击,苍冥感到一阵疼痛,然而那疼痛引起的是更多的不满足。

    血红的眼睛盯着那个躺在下等待宰割的人,黑龙的眼眸更加沉暗了。

    “你不是可以歇息一天时间么?”墨言急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知道上古神祇之战,不是……不是来……来这个的!”

    墨言的目光看向黑龙下面的那两个粗大的东西,先前光是一个就受不了了,现在两个,自己会被玩儿坏的吧?

    黑龙的龙腹渐渐下沉,冰凉而干燥的鳞片,蹭着墨言的皮肤,将他圈了起来。

    黑龙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他正在极力的压抑自己的念:“一天?”

    墨言用力点头:“一天!休息……一天。”

    黑龙从腔中发出闷哼声,终于放开了墨言的双手。

    巨大的龙卷着墨言,一个翻滚,便掉到了一旁的仙泉中。

    黑雾散去,双眼血红的黑龙又变成了那个英俊魁伟的男子,他将墨言抱在怀中,两人坐于仙泉的底部,他的下巴搁在墨言的颈窝,声音低沉:“嗯,我帮你洗干净。”

    “不……不用……”墨言赶紧反对,但有力的手指已经顺着他的缝滑入其中,在里面轻轻的搅弄着,水流带出来一股股白色的带着腥味的粘液。

    墨言咬住自己的唇,尽量不要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导致这一天的休息时光提前结束。

    但那修长而又指节分明的手指在里面轻轻按压的时候,一阵让他颤栗的感觉却传遍了全,他朝后扭头,看见的就是苍冥满是意的目光。

    两人就此接吻,只是轻轻的一吻,但却感到无比甜蜜。

    轻吻结束后,苍冥也结束了他的清洗,两人并肩走出仙泉,换上干净的衣服后,苍冥拉着墨言走向自己的

    墨言脸色一变:“我不行……现在不行……”

    苍冥的手微微收拢,将墨言的手攥在掌中。另一只手微微扬起,那张大发出红色的光芒,片刻之后,大微微挪动,露出一条地道。

    “你不是说想要看一看上古神祇之战么?下面便是魔宫的洞,里面有你想要的各种典籍。”

    墨言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他脸上微微有些泛红,但很快镇定下来,顺着石阶朝下走。

    原以为会来到一处四周都是石壁的黑暗地下密室,但让墨言吃惊的是,石阶的尽头,竟然是另外一方天地。

    那里是一个巨大的盆地,足足有昆山那么大,而盆地的四周,则是层峦叠嶂的山林,山林的顶端,建着岗哨,魔族侍卫守卫其间。

    太阳高悬,麒麟踏云而行,层林尽染,飞瀑于悬崖边倒挂,流水蜿蜒而过这片盆地,金色的娃娃鱼在溪中游,竟是一片连中土仙界也不曾有的美景。

    墨言吃惊的指着这里:“这是……魔宫的j□j?”

    苍冥点头,带着墨言参观各处,并且耐心的解释:“魔界大陆和中土大陆并不太一样,是它的反面。或者换句话说,魔界的反面是中土大陆。这里夜星辰和中土大陆没什么不同,但外面却犹如岩一般,天空厚的看不到边际,终年黑暗。反而是这些地下洞,和中土仙界的景象一样。”

    苍冥带着墨言来到这处盆地的中央,那里有着一个巨大的堂,苍冥带着墨言走入其中:“这里是存放典籍的所在,你看那墙壁之上,画的就是上古神祇之战。”

    墨言站在大中央,看着四周的壁画。

    那些画惟妙惟肖,上面讲述的都是这个世界最古老的故事。

    天地初始,不分月,一切都在混沌之中。一道闪电的出现,使得这片大陆被分成两半,有了最初的生灵。

    最初的生灵,便是上古神祇,他们出生于泥土之中,拥有无尽的力量,往来于大陆的正面和反面。

    但却有一天,一对最亲密的兄弟,忽然生了间隙。

    两人反目成仇,大战就此开始。

    墨言看着那墙上的一幅幅画面,其中一幅画最引起他的兴趣。

    那是一个犹如天神般光辉的男子,抱着另外一个绝美的青年,两人吻在一起。

    “这是什么?”墨言问。

    “长得很好看的那个青年,是你的祖先。而那个吻他的男人,就是他哥哥。”苍冥平静的说,“两人本来是最亲密的人,朋友,人,但却因为对修行的理解不同,而就此闹翻。哥哥认为就生活在这片大路上很好,而弟弟却认为通过修行,能够进入更高的境地。两人谁也不服谁,就此打了起来。最后,各自占据大陆的两面,终没有再见。”

    墨言的手轻轻的摸上那些画,似乎感到里面有着一种奇异的力量。

    这对最亲密的朋友,亲人,人,在彼此分开之后,后悔了吗?他扭头看向苍冥。

    苍冥道:“我那是只是一条初出茅庐的黑龙,遇到了哥哥。那时候他每天都会坐在这里,朝着大陆的另外一边看去。他虽然从来没有说过后悔,但却每天都在画着弟弟的样子。可当我去问他的时候,他却从来不说话。他说这片大陆,便是两人最好的归宿,当生于此地的泥土,最后归入此地的泥土中。可他虽然这样说,但却创造了一种全然不同的修道之法。因我常年陪伴在他边,他便叫这功法为龙神心法,他常常说,如果有一天,能够飞升的话,他会去另一个世界,找回他的弟弟。”

    “龙神心法中,最高境界便能够逆转时空。我想,他应该是后悔了吧。他应该是,希望有一天,时间能够倒转,他能够找回他的人。”苍冥的声音越来越低沉,他不由的想起十万年前的往事。

    俊美的男人坐于此处,每天都在画着心上人的样貌,但却为了自己的信念,不肯屈服妥协。

    最终他忽然了悟,觉得一切都不重要。

    他开始修炼,有了逆转天地的力量,飞升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前去找自己的人,希望一切能够重新开始。

    墨言忽然心有所感,他回头问:“那后来呢?他……找到他的弟弟了吗?”

    苍冥看着墨言,过了很长时间,才道:“当然没有。他永远不可能找到了,你还记得,你墨家心法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墨言想了想:“移山倒海,颠覆三界……没……没有飞升……”

    苍冥低低地叹了口气,说:“是的,在我师傅走了很久之后,我偷偷来到落崖,才知道墨家后人一直都守在这里,才知道,你们一直留在落崖的原因。”

    “那是什么原因?”

    “就和那个哥哥,终年坐在这里的原因一样。因为这里,是整个魔界,最贴近中土大陆的地方。而落崖,则是整个中土大陆,最贴近魔界的地方。”

    “他虽然认为飞升之后更好,并且为了修道的不同,引发了神祇之战。可最终,他也一样后悔了。他常年独坐落崖,所创的心法,尽管所向披靡,但却没有飞升之道。他要永远留在这片大陆上。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飞升了,就再也见不到人了。他期待着有一天,自己的哥哥会穿越魔界前来找自己,但始终等不到那一天。”

    墨言看着大中四壁上的那些画,忽然明白了父亲为什么一直独坐落崖,为什么一直没有朋友。

    原来,他只是在完成先祖的遗愿,要一直一直,在落崖守下去,等待那个永远都不可能出现的哥哥,前来找自己。

    甚至到死,尸体都要飘回落崖。

    墨言微微扭头,看向一旁的苍冥。

    苍冥也在这一刻,看着他。

    “这个故事,我父亲应该知道,所以他才会一直留在落崖,只是为了帮先祖完成那个永远也不可能完成的心愿。”

    一对最亲密的恋人,兄弟,亲人,却最终各奔东西,他们在分开之后懊悔,努力地朝着对方靠拢,却不知道,竟然越走越远。

    已经飞升了的哥哥,在另外一个世界,永远不可能找回弟弟。

    而独坐落崖的弟弟,为了等待哥哥,永远不会飞升,他永远也见不到他想要见的人,直到他化成一剖尘土,都依旧见不到他想要见的人。

    他们本来存在于最近的距离,最终却走向了相反的方向。只是当他们后悔的时候,谁也没想到要向对方妥协,最终,他们永远无法再见。

    苍冥忽然伸手,将墨言抱在怀中,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在低低的诉说:“看到他们,再想到我们。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幸运。前世我运用龙神心法,扭转了时空,换回你永远在我边。”

    “我们永远在一起,不要因为任何事分离,好不好?”

    “好……”

    两人深深的吻着,在这一刻,他们都从心底感到一件事,那就是,这一刻,两人能够在一起,就是最美好的事

    太阳在这一刻缓缓的落下,苍冥将墨言放到在大中,化为龙。

    他尽的缠绕着下的人,掠夺他体的每一寸地方,丝毫都不放过。

    在墨言忍耐不住的时候,他会发出低低地哼声,然而大多是时候,他都是紧紧地抱着这条黑龙,和他纠缠在一起。

    这一场欢,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月,从j□j的大,到溪水中,从溪水中,在回到魔宫的仙泉,然后两人纠缠于苍冥寝宫的大张大

    他全心全意的着他,侵占着他的每一个地方,撩拨着他的每一个敏感点。

    在到极致的时候,墨言的脑袋会被放空,整个人都感到一阵失神。

    整个空间,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们,在这一刻,他们能够严丝合缝的贴合在一起,近的没有半丝缝隙。

    暧昧的啪啪声在空旷的空间响起,巨龙的一根棍子进去了,还有另外一根在外面徘徊。

    它已经不能够在满足于对方的手,它也想进入那紧密温暖的地方。

    “不……!别再进来……”墨言难耐的低声喊着,但苍冥却更加急切。那在外面的一根东西,在j□j周围转动着,寻找着契机。

    墨言的体被弯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在外面的那根棍子,这一刻找到了一丝缝隙。

    它趁势挤了进去,本来就已经被占满的地方,此刻挤得有些难受。

    但更强烈的刺激,却不断的传来,终于,所有的地方,都有了温暖的感觉。

    黑龙紧紧缠绕着下的人,发出一阵阵咆哮,整个宫都在隐隐震

    而墨言在这一刻,微微的睁开眼,他已经被推上了无数个极致,但这一次,却有着全然不同的感觉。

    当黑龙再一次更深的进入的时候,墨言忽然感到内心中有个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颠倒,沉迷,无分夜的更加深入,使得墨言在这一刻,感到自己像是被扔到岸边窒息的鱼,他忍不住的紧紧夹拢双腿,却换来对方更加疯狂的动作。

    当巨吼声,闷哼声,和靡靡的水声充斥着整个大的时候,墨言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无法形容的癫狂的颤栗,墨言的体有一种虚脱到极致的感觉。

    而在同一刻,一股流再次入墨言的体内,比前些次都深入,仿佛能够触及灵魂一般。

    两人终于在不知道纠缠了多长时间后,停了下来。

    黑龙卷着心的人,沉沉睡去,它把人卷在自己腹部最柔软的地方,它尚且不知道,自己的麻烦来了……

    等到苍冥再次醒来的时候,休息了不到三天,便又迎来了下一次更加剧烈的发

    但这一次,让苍冥感到意外的是,墨言特别地抗拒。甚至在他靠近的时候,会凝聚法力打他。

    苍冥一开始很不解,甚至连墨言自己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对着人做出那样无法自控的事

    直到数月后,墨言的肚子渐渐的鼓了起来。

    一个让人难解的难题,终于出现了。

    在前一阵的纠缠中,墨言被极致的癫狂再一次触动了仙灵,竟用结出了果实。

    尽管苍冥很期待上一世的那个孩子到来,但……但不能是这个时候啊!

    他低头看看自己,那里的顶端在不停的往外冒水,而且因为墨言的抗拒,这几个月进去了也根本没有好好的动过一次,现在,已经涨的发疼,无法忍耐。

    发到一半,却不能够在做的感觉,简直让苍冥有一种崩溃的疯狂感。

    就连墨言用手,用口,也无法抚平他心中的这种焦躁感。

    实在无法的时候,苍冥只能够咬破墨言的脖子,吸他的血液。

    可这也非常困难,墨言自从功力大涨,血液根本不再像以前柔弱时那样容易外泄了。

    苍冥便是趴在墨言的脖子上,吸了数,也只能够吸到一两滴血。

    苍冥简直感到自己快要疯掉了,他开始咆哮,吼叫,甚至开始用利爪撕裂自己体的鳞片。这种景象让墨言感到非常担忧,他虽然在心里也有些隐隐期待这个孩子,可是,没想到竟然会来的这么快。

    “苍冥!苍冥你冷静一点!”墨言不敢上前去阻拦苍冥的发狂,但他也不能够这样看着苍冥发狂。

    他凝聚了全的法力,划开自己的皮肤,割断手腕,并且努力的克制自己的心法不去流转。

    血噗哒哒地从墨言的手臂流下,滴入苍冥的口中。

    那种略带清凉的味道一入口,终于让癫狂中的黑龙好了一点,它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气,浑伤痕累累,用一种哀求的目光看着墨言。

    看到这幅景象,墨言的心中没来由的感到一阵钝疼。

    上一世,它在离开自己以后,也是这般忍耐,这样的伤痕吗?

    墨言上前,抱起黑龙的巨大脑袋,将它放在自己腿上,想要再次割破手腕。

    却被黑龙一爪子抓住:“别……别这样……”苍冥的声音都有些艰难,“我们离开这里……这里的气味,太浓烈了。”

    墨言尚且感觉不到什么气味,黑龙于地上渐渐化为人形,一个黑发的男子半躺在地上。

    在他是条龙的时候,墨言尚且感觉不到,但此刻他化为人形,可以轻易的看出来,他的额头青筋都在跳动,而双目红的仿佛要出光芒一般。那里一直高高的着,上面青筋环绕,勃发耸立,而他的口唇都似乎干燥的裂开一般。

    这景象,是正处折磨的男人,最求不满的表现。

    苍冥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站起,拼命的摇了摇脑袋,定了定神后,走出这个很长时间都没有离开过的地方。

    墨言跟在他旁,外面的守卫见到魔尊竟然提前出来了,都感到异常惊诧。

    但是当他们看到苍冥旁的人那微微隆起的腹部时,就明白了——自家的主人真是太雄伟了,才这么短的时间,就弄出了人命!!!还是把一个男修的肚子弄大了,这到底要多深入,多颠倒才能够做到啊!

    当墨言一走出寝宫的时候,他就忽然感到外面的空气格外的清新,此刻他回头,发现先前所呆的宫中,那股混杂着淡淡腥味的气息,到底有多么靡烂。他在其中呆久了,根本闻不出来,可苍冥的嗅觉比他灵敏很多,那里面的气味,定然无时无刻不再刺激着黑龙的每个鳞片。

    怪不得……苍冥无法呆在那个地方冷静。

    想到曾经有过的那些纠缠,墨言忽然感到有些脸红。

    然而苍冥的心却更加容易暴躁,他拖着墨言就往外走,边走边说:“回落崖,把这个孩子封在仙葫内后,我们再继续!”

    “啊?不!不行……”一句话还未说完,墨言就已经被苍冥卷走,朝着黑暗无边的天际飞去。

    黑龙穿破恶鬼之境,继续盘旋而上,终于抵达落崖的崖顶。

    此刻正是正午十分,中土大陆的冬季已经到来,满目琼枝,飞雪连天。

    墨言见到这幅景象,不觉愣住,没来由的就想起曾经坐在崖顶的墨家祖先来,他可曾夜风雪不变的坐在此地,宁愿后悔吞噬自己的内心,也不愿下去找那个人吗?

    和墨言相比,苍冥显然没有那么多的心思,他目前的全部需求只有一个,那就是——赶紧解决孩子,然后把墨言按在里狠狠的继续干!

    苍冥将墨言拖下崖顶,朝着落奔去,那里有着仙葫,之前经过灌溉,已经开花,想必此刻葫芦都已经结好,只需要将胎儿封存其中便可。

    但是当苍冥抵达落后面的仙园时,他不由的呆了一下。

    墨言在看到那株仙葫的时候,也呆住了。

    他记得两人离开的时候,仙葫不过才刚刚发芽,而此刻,仙葫已经长得枝叶茂密,葫芦结了一串,便是飞雪纷纷而下,也丝毫不影响它的生长。

    一名小童正在仙葫旁飞来飞去,将落于葫芦上的雪扫掉。

    那小童一看见墨言,就惊喜万分,跑过来叫道:“主人!你终于回来了!我足足等了五年,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五……五年?”墨言有些不敢置信,他回头看苍冥。

    苍冥显然也有些意外。

    两人于魔界纠缠,感觉只是过了一瞬,但却没想到,一晃,竟然做了五年。

    一想到整整五年都在做那种事,墨言恨不得想要找个地洞钻下去。

    而且,五年?墨言在心中默默的计算着,他随口问:“今天是什么子?”

    灭世鲨掰着指头算:“今天是紫月房,嗯,对了,岳峰哥哥也在,他说过来找主人有事,已经在这里等了两三个月了。我不是偷懒,我让他帮我看守藏宝阁,我照顾完这些仙葫就回去继续看守藏宝阁……”

    灭世鲨说完就朝着藏宝阁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峰哥,峰哥!主人回来了,他还怀孕了!”

    墨言在这一刻,完全震惊呆在原地。

    如果,他没有算错,那这个腹中的孩子,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一个孩子。

    他来临的时间,和前世那个青云老祖吃掉的婴灵,一模一样。

    一分不多,一秒不少。

    那是上一世的孩子,再次回到了自己边。

    “苍冥,我想……亲自将他生下来!”墨言的声音有些闪烁,尽管他知道这个要求对苍冥来说意味着多么残忍,但上一世那个可怜的孩子,尚未出世就被剖腹取胎,成了他人的补药。

    墨言感到亏欠这个孩子太多。

    尽管,男修用怀孕生子这件事,对于中土大陆的修真众人来说,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但墨言还是想要让这个孩子在自己体内成长,而不是将其封存于冰冷的仙葫中。

    苍冥在听到墨言这样说的时候,忽然有了一种崩溃的感觉,墨言的这句话,就意味着,他这些天,还要必须忍耐,忍耐下去。

    一直忍到——数月后这个孩子出生……

    苍冥忽然有了一种想要这个孩子满头满脸以泄愤的冲动!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包子很快就会出来了。

    苍冥给点蜡。

    谢谢大家的霸王票。

    谢谢尹银的手榴弹和地雷。

    谢谢mair的手榴弹谢谢j0j0一糜音baili1985被踩住尾巴的猫u酱诺永在楚卿歌柳五随风豆子瞄小星的地雷l3l4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