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开山祖师

    白涟在被金家三舅扔到半空中的时候,感到一阵窒息。*******$******

    他觉得好像每个人都在看他的笑话,都在嘲笑他一般。

    白涟的手朝着怀里掏去,他的怀中,有着一枚青云老祖所赠送的灵石。

    当洪通天带着他去见青云老祖。木慈航便对白涟青眼有加,甚至私下中对他说过,如果有什么困难,或需要的地方,取出这枚灵石,他必然到场。非但如此,在白涟讲述道“怀疑墨言私藏了全本的变化术”时,青云老祖还答应,一定会帮他主持公道。

    这灵石是青云老祖背着洪通天给的,白涟深知不能够随意拿出,然而此刻,他看着周围的一切。

    洪通天被废去了灵根,永囚水晶宫;外公彻底的抛弃了自己;而洪儒文——那个多负心人此刻狠心薄

    白涟盯着墨言,他恨透了这个突然闯入的人。

    如果不是墨言,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如果不是墨言,外公和金家,将会是自己最坚固的靠山;如果不是墨言,洪儒文定然会对自己俯首帖耳。

    杀了他!不管别人怎么看,在这一刻,杀了他!

    一个声音在白涟心中想起,他将那枚灵石握在手中,心中默默的念动了现形咒。

    白涟于半空中转,落于地上,躲过洪儒文的怀抱,朝着墨言奔去,发起自己所能够做的最后一击。

    “墨言,你这个卑鄙小人!我父亲明明是你害死,我白家变幻术,也被你夺去!我和你不共戴天!”灵石在白涟手中晃动,升腾到半空中。“青云老祖已经尽知此事,他定会出来为我主持公道!”白涟狠狠的说。

    巨大的幻象在空中呈现,隐隐的显出一个巨大的影,那是仙界众人都无比熟悉的影子——青云老祖木慈航。

    在这一刻,远在青云门的木慈航,终于收到了先前埋下的种子的感召。

    他的目力和听识一直跟随着白涟,即便是被囚也并未阻隔。

    一开始他给白涟这东西,无非还是为了白家变化术。却没想到跟随白涟,竟然一路上看了这么多好戏。

    只可惜这枚召唤灵石,白涟不使用,他根本无法现

    虽然他即便是被召唤,也不可能真过去,只能是神识转移。但这对木慈航来说,已经足够了。只要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击杀墨言,他就能够在千里之外,将人抓回自己的囚室,吞吃血,突破囚笼。

    青云老祖的影在半空中,从半透明渐渐变成实像,他的面目悲悯,天生一副佛陀之相,此刻悬空端坐,躯扩大百倍,正如神祇之相降临人间,威严端庄。

    青云老祖在半空中伸出指头,虚指向墨言:“你在说谎。元光镜的东西,是你编造的!昆山洪山主,是你谋害的!这一切,都是你的谋!”

    墨言万万想不到,青云老祖竟然会在此刻现,还在空中大上百倍。

    众仙在青云老祖说出这话的时候,都纷纷朝着墨言看去。

    青云老祖这话,没有半点证据,更没有半点因果。

    但他的宝相庄严,已经成了最公正的审判,甚至在这一瞬间,有不少心存正义的仙人被蛊惑,想要冲上前去问个究竟。

    然而墨言只是微微一笑,轻轻跃起,于半空中和青云老祖面对面。

    一白衣的墨言,腰间的紫色腰带随风猎猎而动,他看着青云老祖冷笑了一声。

    “我今将杀你!替天行道!”青云老祖的声音显得格外威严,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震得在场所有仙人的耳朵都隐隐作响。

    墨言挑眉,微微一笑:“不怕死就尽管来!”

    青云老祖一掌击出,这一掌,他尽了全力。

    这是他扭转目前逆境,飞升得道的最好机会。

    他清楚墨言的实力,一个月前,两人还曾经交过手。

    十万年的修为,在这一刻凝聚于掌心,朝着墨言拍去。

    而墨言亦在同一时刻,朝着青云老祖击出了一掌。

    双掌相撞,应该惊天动地。

    但实际上,竟然只有一声噗的灵石破碎成粉末的声音。

    小小的墨言立于青云老祖巨大的手掌上,仿佛一束光撕破重重壁垒屏障。那半空中的手掌以墨言所站的位置开始产生裂纹,仿佛蜘蛛网一般的裂纹渐渐扩散,迅速蔓延到青云老祖的整个体。

    轰!巨大的像迅速的倒塌,碎裂,青云老祖感到自己的心脏在这一瞬,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中,他感到一股真气在腔间流动,最后竟控制不住的尽数喷出。

    青色的光芒在一瞬间弥漫在他的囚室中,这一掌,墨言竟然能够以纯净的法力,伤他百年修为。

    青云老祖在这一瞬间,忽然意识到了。这个上古神祇,已经觉醒,彻底的觉醒。

    他可能永远都抓不到这个上古神祇了,他最后一丝希望可能会就此破灭。

    若如此,那也没有必要那个秘密。他之前不说,是因为害怕有人跟自己抢,但现在,他不甘心自己万千道行,竟然连一个刚刚二十五岁的幼龄神祇都比不过。

    在他还看得清墨言的那一瞬间,他声音洪亮的大声道:“诸位,这个人是上古神祇!他边的,那个人是魔界尊主!杀了他们……”

    然后,他就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了。

    在外看守的剑仙任逍遥,听到密室内的动静,抢过来一步,见到的却是满室青光。

    “你刚刚在和谁说话!?”任逍遥厉声喝问。

    木慈航不答,他低着头,眼睛却朝上翻着,以一种带着仇视的目光看着任逍遥。

    “你在和谁说话!!”任逍遥怒喝,但他得不到任何回答,木慈航的手紧紧地抓住囚笼的铁栏,尽管他在刚刚那一掌中落败,但伤了自己的墨言和魔界尊主,也别想好过!

    “说话!”任逍遥念动囚仙笼的咒语,囚笼发出万道光芒,将木慈航绑缚,鞭笞。

    青云老祖闭上眼,咬着牙,默默的忍耐着师兄的怒斥和锢,他在心中发誓,总有一天,要从这里走出去。

    总有一天,要和墨言,面对面,一对一的战一场!

    不死不休!

    而在昆山,当青云老祖的塑像碎裂的同一刻,他的那句话,所有的仙人都听到了。

    众人都用着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墨言,上古神祇!

    所有人的血一下子都激动了起来,这种血脉,只是一种传说!一种修仙之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传说。

    但现在,那个传说就在面前,众人在这一刻,有一种想要蜂拥而至吞食其的疯狂。

    但他们没有忘记,还有另外一个被透露出来的秘密。

    魔界尊主。

    在这一刻,一白一黑,两个影并肩而立,没有半个人怀疑青云老祖的话。

    甚至有人怀疑,墨言是否真的如白涟、青云老祖所说,故意陷害洪通天。

    “你,一定是你陷害洪山主,大家一起上,杀了他给洪山主报仇!”一名散仙实在是按捺不住心中对于神祇血脉的向往,不自量力地大声吆喝。

    却没有人真的敢上。

    刚刚墨言击碎青云老祖的那一掌,已经打碎了所有人的企图和妄想。

    墨言微微挑眉,轻松了拍了拍手:“是,我便是传说中留着神祇血脉的人。我知道有些人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如果谁不怕死,就尽管来!”

    墨言一步步的朝前走去,他路过的地方,那些心怀叵测的散仙,纷纷让开道路,不敢试其锋芒。

    最后,墨言一步步走到白涟面前,手微微收拢,便抓起落在地上的那枚已经没用的石头。

    “这就是你最后的本事?和你的灭门仇人联合起来,这样报答恩人?”墨言的手指一捻,灵石碎成粉末。

    白涟大叫:“你说谎!你才是我的灭门仇人,是你勾结魔人……”

    然而他话音未落,却听见天边传来一个沉痛的声音。

    那声音带着疲惫,伤心,与决然:“他没有说谎。他说的都是真的!”

    一剑东来,一个青色的影子从剑尖上跳下,落在墨言面前。是剑仙任逍遥!

    众人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墨言亦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青云门离这里万里之遥,他竟然能够在一瞬间抵达?

    任逍遥来到墨言面前,低声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我已经全部知道了。我拼了全力,才能够及时赶到,幸好来的不太晚。”

    墨言伸手,握住任逍遥的手,他知道对方做出这个决定多么艰难。现在离当初的约定才不到一个月,青云门准备好遭受责问了吗?

    “你准备好了?”墨言低声问,“如果没有,可以不用解释……”

    任逍遥苦笑了一声,摇摇头:“这件事不说清楚,给你带来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困扰。”

    说完这句,任逍遥看向白涟,一字一句的道:“你可知,当悬空山的魔人,是谁派去的?”,他又转向轩辕帝,“当轩辕城的魔人,又是谁所为?”

    “你们可知,是谁于奇峰城作乱?是谁杀了东海十八仙……?”

    任逍遥的语速越来越慢,他的声音也越来越低,但却清清楚楚的钻入每个人的耳朵。

    “我本来,打算三个月后,安排好一切再说……但如今,却等不到那个时候了。我师弟……我不能因为想要护着师弟,就让好人蒙冤。”

    任逍遥的神色沉重,他的手微微扬起,巨大的幕布于他后出现。

    上面都是青云老祖被囚期间,亲自承认的做过的恶事。

    一桩桩,一件件,一样不少。

    任逍遥不愿多说,但却不能不说,他从青云老祖即将面对天人五衰讲起,直到墨言离开青云门结束。

    “所谓这些年,中土魔人作乱……青云门难辞其咎。若是有人想要上门讨个公道,我青云门……只能够奉陪。”

    剑仙的道法比青云老祖更强,在青云门也更加有威信。

    他所说的话,加上青云老祖亲口所述的恶,便是最好的证据。

    众多散仙见到这一幕,心中的震撼多余仇恨。巨大的幕布上人影晃动,青云老祖的声音地沉中带着一丝疯狂,将他数万年来悲天悯人的形象尽数打碎。任谁也没想到,木慈航最后竟然会走到这样可怕的地步。

    白涟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白氏悬空山灭门案。

    他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墨言,最后的目光,落在地上那一对已经成为粉末的灵石上。

    “不!不是真的!不——!”白涟高声叫到,他颤颤巍巍的指着墨言:“这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想要谋夺昆山山主之位,串通的!你串通轩辕帝,串通青云门,串通我外公,你……那些恶事,都是你和你的姘头做的!”

    然而他话音未落,昆山山体忽然震,海水不断涌来,竟将昆山吞没了一半。

    众仙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惊恐的看向海面,却见到两只巨大的神龟缓缓的浮出水面。

    待到神龟浮出水面之后,众人才明白,那哪里是神龟,分明是一直镇守昆山的上古神兽玄武。

    一只玄武与海中怒吼:“墨言,你出来!出来!”

    众仙心中一惊,不知道墨言如何得罪了玄武,而有些心怀叵测之人,则在幻想墨言被玄武打死后,或许可以分一块涨涨道行。

    众仙纷纷给墨言让出一条道路,墨言朝着海边走去。

    玄武漂浮在海面上,巨大的蛇头伸到墨言面前,将他上下打量一翻后,朝着还站在昆山的众仙怒吼:“是谁敢污蔑我家主人谋夺昆山?谁敢污蔑他串通中土四大仙家?”

    白涟被这上古神兽的怒吼吓得瘫软在地上,玄武的蛇头朝着他伸来,巨大的口张开,里面锋利的牙齿和血腥之气隐约可见。

    “是你吗?!”玄武怒斥?

    白涟拼命摇头,尖叫道:“不是!不是我!我没有……”一句话未完,竟然已经吓得昏了过去。

    玄武从鼻孔中发出冷哼声,再次将头伸到墨言面前,蛇头蹭了蹭墨言,低声说:“上来。”

    墨言按住那只玄武的脑袋,跃上他的额头。

    玄武将他高高的举起,声音稳重:“吾乃昆山开山祖师坐下上古神兽。奉命护持昆山,甄别山主。墨言得破晓术真传,练就我昆山镇山之宝,护持昆山。”

    一只玄武张开口,从口中吐出一块令牌,交与墨言手上。

    那令牌浑发出柔和的白光,正是昆山开山祖师亲手所炼制的宝物。

    “此乃我昆山上届主人所留,他仙去的时候,曾将此信物交由我们保管,此乃昆山真正主人的信物,得我四玄武守护!”那只背上还有着一道抓痕的玄武大声道,“从今往后,他便是昆山之主。我昆山四大神兽,就此听他号令,若有人敢来捣乱,先过我们这关!”

    众仙听得玄武此言,都是一怔。墨言手中的昆山信物,此刻发出万道光芒,一个白色的虚像悬浮于令牌之上,所有昆山弟子都认得,那正是自家开山祖师之相。

    “我托坐下神兽择我继承之人,如今看来,此事已定。只可惜,我不能够亲眼看一看你。不论你以前是什么人,但望你从此以后,引领昆山,不堕我威名!”

    墨言恭恭敬敬的躬,白光再次收入信物之中,这是昆山的开山祖师,留下的最后一道符令。

    直到此刻,众人才知,原来往届那些所谓的昆山之主,包括洪通天,甚至连丹阳子,都是暂代。

    “还有谁不服,想要挑战我昆山的主人?!”一只玄武在海中怒吼,“还有谁敢说他,为了谋夺山主之位陷害洪通天?!”

    事已至此,无人再有半点怀疑,也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唯有洪儒文跌跌撞撞上前,对着那两只玄武鞠躬行了大礼,问道:“前辈,小子只求问一件事,我父亲……我父亲到底怎么样了?”

    两只玄武大眼瞪小眼,完全不明白这个昆山弟子在问什么。

    墨言低声道:“他父亲是洪通天,被关在水晶宫的那个!”

    两只玄武朝着众人怒吼:“洪通天心机不正,我等已经奉山主之命,将其囚水晶宫!”

    洪儒文与玄武对话之时,便已经感受到了上古神兽所带来的巨大恐惧和威胁感。

    然而他不问清楚父亲,却始终不能够甘心。

    他忍着那种从骨头缝中冒出来的畏惧感,战战兢兢的询问:“那……那父亲什么时候可以出来……?”

    “吾不知!”

    “父亲法力被废,成了凡人……我……我能够去给他送饭么?”

    “吾不知!”

    “求……求神兽前辈开恩……让我……让我……”

    玄武不耐烦的打断这个不断扰自己的昆山弟子,一齐喝道:“吾等不知,汝莫要再问!”

    洪儒文双膝一软,跪在地上,果真不敢再问。

    而那两只玄武,却载着墨言,渐渐潜入海底,找到自己的位置,驮好昆山。

    墨言看着那四只玄武,在这一刻,有一种无可奈何之感。

    “喂,你上去跟那些人说清楚了吗?”一只玄武问另外一只。

    “吾不知呀……大概是,没人敢来找麻烦了。除了那条黑龙……”

    “为什么要除了他?”

    “吾不知呀!”

    “那他以后再来昆山,要不要阻挡?”

    “吾不知呀!”

    “三个笨蛋,现在有了新山主,问他便是!”

    于是四只玄武一齐看向墨言,墨言从未听到过玄武这样的对话,在这一刻,他忽然感到一阵无语。

    “为什么要帮我?”墨言问,“如果敢说‘吾不知’,你们几个等着被收拾!”

    于是四只玄武面面相觑,片刻之后道:“刚刚在底下问过你了,既然你不愿意当我们的人,那……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决定做你的龟。”

    待墨言再次从海中回到昆山陆地上时,所有的昆山弟子都已经接受了墨言的份,便是前来观礼的散仙,也都纷纷向墨言示好。无人再那么不长眼去询问关于为什么墨言会和魔界尊主搅到一起的事

    众仙不是傻子,当初一拥而上,有些是因为怀疑,有些是因为想要捡便宜,有些是因为痛恨那些作恶的魔人。

    但现在,中土恶事并非魔尊所做,青云门才真正成了众矢之的。

    至于墨言,有上古神兽护持,亲口奉他为主,再加上他自实力强大,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觊觎的。

    非但没有人敢质疑墨言和苍冥的关系,甚至有些心不纯的散仙,反而对苍冥起了阿谀之心,对他拱手感谢:“多谢墨山主,若非你亲自出手,我们竟一直不知仇人是谁,白白冤枉了魔界尊主。”

    在墨言正是宣布接手昆山之后,众仙都陆续离开了昆山。

    有的前去青云门讨回公道,有的回自己洞府继续修炼,还有的,则是和其他人结伴而游,重新过着逍遥长生的子。

    轩辕帝也在不久后就告辞了,当他听说墨言和洪通天斗法的最后关头,是靠自己所送的困仙阵取胜的时候,不尽欢喜,道:“如此最好了,你如今执掌门派,和往不同,得你昆山开山祖师亲手指认,也算是名正言顺。”

    墨言微微笑了笑,在轩辕帝和他拥抱告别的时候,墨言感到袖中的苍冥又在使劲的勒自己的手臂。

    轩辕帝又和墨言说了几句之后,就携妻离开。

    倒是金家在昆山留的时间比较长,是和墨言商议白涟与洪儒文的大婚之事。

    对这两个人,墨言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但金参商的意思是他不想把白涟带回去了,就此留在昆山。

    双方商量过后,决定将洪白二人的婚期,以洪儒文要为父守哀为由,拖到五年后举行。

    以金参商看来,白涟恐怕五年后就已经被墨言j□j的不那么讨厌了。自己到时候过来走个过场,也就万事了。

    金参商离开的那天,白涟曾经去苦苦哀求外公,痛哭流涕,但却被舅舅给拎了出来。

    他实在无法,便又去找墨言,在门外跪了十天十夜,才能够得见一面,叩头恳求,让墨言能够帮忙给自己说一句话,让金老爷子拿出金家仙园的秘药,解开血契。

    而墨言看着跪在门前后悔不已的白涟时,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忘记了吗?当你曾经说,一定要和洪儒文结亲。我劝过你了,你没听,如今的事,也只能算是,求仁得仁了。”

    白涟回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种种,悔不当初,疯狂的尖叫起来。

    而在同一刻,未受半点亏待的洪儒文,想起自己后半生要和白涟拴在一起,不由地朝着墨言的住处看去。

    墨言搬入昆山祖师的大外一轮明月高悬,月华洒下满地银辉,就好像洒在他心头一般,尽管距离遥远的永远无法触摸,但也永远难以忘怀。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半夜的时候忽然想起这章有个bug,于是爬起来改,晚了一点。希望没晚太多。谢谢兰的地雷。l3l4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