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传功

    昆山大地都开始颤抖,众仙纷纷跃起空中,将墨言和洪通天围在中央。******$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而有些心思活络的散仙,已经趁着这个难得的混乱,摸黑偷偷朝着昆山后山的宝藏跑去。

    洪通天的剑峰直指墨言,对着还站在下面广场发呆的大弟子岳峰喝道:“峰儿,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结剑阵,助我诛灭姓墨的小贼!”

    岳峰闻言一怔,太抬头朝着半空中的师傅和师叔看去。

    他从未违拗过洪通天的任何指令,但这一次,他看着师傅的样貌,想起刚刚元光镜中所发生的一切,心中失望,怀疑,彷徨,各种滋味一起涌上心头,竟使得他一时之间,第一次犹豫起来,不知道是否该照师傅吩咐的做。

    还是墨言的当头棒喝敲醒了岳峰:“师侄,你命弟子结好剑阵,护住昆山,若有人想要浑水摸鱼,将其就地格杀!”

    岳峰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他连忙召集昆山众弟子,分成三批结成剑阵,一批守护昆山后山的宝藏,一批守卫昆山历代先祖的灵位,最后一批,却留在前广场上,和轩辕帝一起防备某些心怀叵测的散仙趁机作乱。

    洪通天万万想不到,自己养育多年的大弟子,竟然在关键时刻不听自己的,而去听墨言的吩咐,他没有精力在此刻去计较这些小事。

    于目前而言,格杀墨言,才是重中之重。洪通天周白气蒸腾,半空中怒吼:“小贼,你心机再多,也必将死在我剑下!”

    巨大的剑芒于空中闪现,仿佛撕裂黑暗空中的一道闪电一般,朝着墨言劈去。

    而同一时刻,一柄一模一样的巨剑,亦出现在空中,正是墨言出手了。

    两人的招式都是一模一样,皆是破晓十万剑的第一招。

    众仙同时得见有人用同样的招数拼死相搏,不由的睁大了眼睛,不愿错过这样一处好戏。

    两柄巨大的剑芒在空中相撞,发出震天地的巨响,一白一紫两大光芒,在空中争斗,仿佛耀鈤争辉一般,将原本黑暗的天空,照的彻亮。

    一招过后,两人都第一次真正摸清了对方的实力。

    竟是在伯仲之间,不分高下。

    洪通天的手有些发抖,他的剑芒在空中微微鸣叫。

    他怎么也没想到,就是短短的一个月,甚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墨言的实力,竟然已经可以和自己匹敌!

    洪通天不敢再有半点怠慢之心,他的破晓十万剑,只练了不到百剑就搁置了下来,这剑法并非他所长,洪通天拿出自己平时用得最得心应手的剑法,催动心法,将毕生法力,尽数凝聚于剑锋之上。

    而墨言更加积极应战,两柄飞剑在半空中幻化出千万柄,互相交锋之下,一时如深海龙啸,一时又如猛虎出林。

    两人越战越猛,越战越急,从昆山的前广场打到半空中,又从半空中凌驾于海面之上。黑色的海浪在这样的打斗中,咆哮着,拍打着海中小岛的岩石,卷起的浪花仿佛堆集在海中的白雪一般。

    最后,轰的一声巨响,两人一同刺入海底。

    洪通天立于海底,四周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的感官却无比敏锐,任何微小的水流动向,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他一剑出,带着白色的光芒,将海底照亮,剑锋所指的方向,正是墨言站立之地。而在同一时刻,于墨言的飞剑所发出的紫色的光芒,也朝着洪通天来。

    两道光芒于海底相撞,甚至将海底都震得隐隐动,无数鱼虾纷纷躲避,而两人依旧在海底拼死搏杀。

    众仙自从洪墨二人落入海底之后,便没有人再敢上前观战了。

    他们等待在昆山的岸边,等待着最后归来的胜者,以确定自己以后的言辞方向。

    而海底,就在墨言和洪通天两人斗争最激烈的时候,一个人的影子渐渐呈现。

    那条黑影,有着血红的双眸,锋利的面容,以及所有仙界众人看见都会颤栗的气息。

    “小贼!原来还有帮手!”洪通天咬牙切齿,企图飞出海面,却在这一刻,那个人的影子,幻化成一条巨大的黑龙将其压制。

    黑龙亦有着血眸,锋利的牙齿。

    便是洪通天再迟钝,此刻在见到了从人形化为龙后,也知道这条黑龙的份。

    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墨言在海上不死的真正原因。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元光镜为什么会落到墨言手中!

    洪通天怒喝:“小贼,你竟然勾结魔界尊主!”

    墨言不发一言,他已经积聚了力量,破晓十万剑的绝招,最后一招“破晓”,已经可以祭出。

    他在海底,引动剑气,从青云老祖的密室中得到的那柄白色的飞剑,带着青色的光芒,于海底放大数百倍,朝着洪通天刺去。

    破晓一出,无人能挡,无人能敌。

    而洪通天在这一刻,眼见到背后追来的巨剑,脸色一刹那变白。

    洪通天做梦也想不到,墨言他竟然练成了“破晓十万剑”!!他不敢相抗,在海底朝着昆山逃去。

    黑色的海水在这一刻被“破晓”之剑照亮,仿佛一条白色的巨龙在追赶厮杀一般。白色的飞剑不被任何东西阻挡,一直紧洪通天后。

    轰!

    一声巨响,一路奔逃的洪通天,终于明白自己在剑招上无法战胜墨言,他被最后的关头,用着所有的法力,运用起学到的白氏变幻术。

    一条巨大的黑龙凭空在海中出现,洪通天在变成苍冥的一瞬间,忽然感到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伸出利爪,一爪挥出,抓住了那柄追杀自己的飞剑,四爪用力,这柄白色的飞剑,就此被抓成一团废铁。

    “小贼!受死吧!”洪通天变成的黑龙,朝着追赶而来的墨言咆哮,巨大的水流被他引动,朝着墨言击去。

    而当巨大的水流,击中墨言的那一刻,一个让洪通天担心的奇迹产生了。

    一白衣的墨言,此刻也运用起了变化术,另一条和苍冥有着同样力量的黑龙,横空出世。

    同一时刻,苍冥赶到,他看着面前两个一模一样的自己,一时间竟无法分辨出到底谁才是墨言。

    然而就在他愣神的片刻,另外两条黑龙已经在命相搏,巨大的旋窝在海中产生,从天际连接到海底,苍冥被卷入其中。

    三条黑龙在海底翻腾,搏杀。扩大了三倍的魔界尊主,朝着守卫昆山的四只玄武靠近。

    昆山再一次面临灭顶之灾,数万年来,从未有过这样的力量,挑战上古四兽的力量。

    昆山震不已,山中弟子纷纷飞起,而尚未修炼到御剑飞行的白涟,在海水淹没,在海中拼命挣扎着,被金老爷子看见,一把拎起。

    众仙在这一刻,纷纷逃离众仙,朝着海底看去。

    激战已经进行了一夜,天边的朝霞慢慢出现,众仙于海面上,可以隐约看见海底的形。

    那是让人震惊的一幕,旷古都为有过的一幕。

    三条巨龙,拥有者毁天灭地的力量,以命相搏,而和它们战在一起的四只玄武,则结成一团,努力抗衡这这种力量。

    海底的猛兽在这一刻露出它真正的面目,玄武们发出阵阵怒吼,掀起巨浪,而黑龙亦不敢示弱,互相厮杀于海中。

    鲜血渐渐的从海水中泛起又漾开去,四只负责守卫昆山的水晶宫玄武,是上古神兽,其中还有一只参与过上古神祇之战。

    但即便如此,它们也无法抵挡三个苍冥的进攻。

    在这种争斗搏杀中,四只玄武被轻重不一的击伤,尽管它们一直尽力抵抗外敌的扰,但在此刻,却已经力竭。

    它们所守护的水晶宫入口大开,四只玄武已经无力在这种战斗中,继续驮住昆山。

    轰!玄武门忽然散开,丢下昆山。整个昆山没入海底。

    巨大的水流在这一刻,以旷古未有的力量,朝着水晶宫的入口冲击而去。

    位于昆山底部的水晶宫终于被三条黑龙卷起的力量冲开,苍冥及时的对抗住了这种巨大的冲击,而另外两个变化成他的中土仙人,却根本无力对抗这种力量,一起被水流卷入水晶宫中。

    “墨言!墨言!”

    待苍冥于旋窝中稳住躯时,他才发现,墨言和洪通天竟然一起进入了水晶宫。

    他想要强闯进去,但四只玄武,结成阵法拦在了他的面前。

    四只玄武前所未有的意见一致:“魔界尊主,速速退去,若要硬闯,昆山和所有的人,都将死于此!”

    黑龙于海底发出阵阵的怒吼,他甚至试图上前,然而四只玄武紧紧的守卫者入口。

    “此乃昆山弟子之间的争端,当由他们自己解决!”玄武道,“活着走出来的人,我们不会拦他。”

    苍冥感到一阵发狂的闷,他第一次意识到,有可能会在这里失去墨言。他不顾一切的伸出利爪,想要撕碎昆山,将墨言从水晶宫中救出。

    然而玄武的话,让他无法再前进一步:“休得莽撞!汝若要毁昆山,密室中的两人必将先死。”

    另一只玄武平见过苍冥和墨言的交,劝道:“且等待,汝且等待。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苍冥无法,只能够盘绕在昆山附近,等待着这一战的最终结果。

    而在神兽混战,命搏斗的时刻,被卷入昆山密室的两条黑龙,在被巨浪送入水晶宫的那一刻,终于露出了原形。

    墨言和洪通天,都瘫软在地上,不停的喘气。

    在刚刚那样的打斗和变化中,他们的法力已经被尽数耗尽,此刻没有半点法力支撑,几乎和力气耗尽的凡人无异。

    两人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量都没有,此地没有外界帮忙,只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决一胜负。

    墨言和洪通天各倒在入口处的甬道内,两人一边互相看着对方,打量着周围。

    他们从未进过此地,便是在昆山的藏经阁祖籍中,都没有见过这个地方。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条长长的甬道,甬道非常宽大,足足有上百米宽,应该是供玄武通过所用。

    甬道潮湿,但却没有水,尾部呈一个钩子的形状,将海水隔在外面。这是一个于昆山底部所挖出来的巨大空间,甬道四壁上,镶嵌着闪着淡淡蓝光的海底宝珠,将整个通道照亮。

    在通道的一头,是汹涌的企图涌入的海水,两人现在法力全无,出去等于送死。

    而在甬道的另外一头,是一扇巨大的拱门,那门处有着薄薄的一层水帘,水花轻溅,通过水帘,可以隐约可见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而一具人形棺材,便在那个空间的中央,周围溢出淡淡的紫色的光芒。那正是十五年前,存放于此的墨升邪的遗体!

    墨言和洪通天对望一眼,两人从来没有想到过,竟然会来到这个地方,更加没有想到过,会再一次见到墨升邪。

    出去是死,而进去,或许会生!

    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墨言和洪通天同时奋力从地上跃起,朝着那处奔去。

    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闯入那到水帘,又同时因为力竭而倒在地上。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洪通天自从修仙一来,从未有过这种法力耗空,如同凡人一般挣命的奔跑,当他倒在地上喘气的时候,他震惊地看着面前的一幕。

    这是一个足足有百丈的地下室,周围空无一物,仅有中间的一具水晶棺,静静的矗立在原地。

    地面是光滑的晶石作成,可以映出人的影子,而四壁涂着一层淡淡的白色荧粉,将整个空间照亮。

    紫色的光晕,星星点点。那些光晕从水晶棺中朝外发散,悬浮于半空中,甚至溢满了整个石室。空中弥漫着一种诡异的略微带着清香的味道,是落崖的味道。

    长眠于水晶棺中的那个人,有着美艳绝伦的面容,修长的双目。他眼角的一颗泪痔,在这一刻显得无比清晰。

    棺材中的人,已经死去整整十五年,却不腐,非但不腐,就连他所穿的衣物,在没有了法力护持下,竟然也保存如新,竟好似活人站在面前一般。

    洪通天心中一惊,那种对墨升邪多年一来的敬畏恐惧之感在第一时间袭击他的内心。

    他不敢去看墨升邪,因为他在这个人面前,本能的感到一阵心虚。他将心中泛起的那种恐惧压下,朝着倒在一旁的墨言看去。

    墨言的眼中也满是震惊。

    他趴在地上,如同一条狗一般的喘气,在法力耗空的一瞬间,他感到自己又回到了前世一般,又成了那个什么都没有的人。

    然而,当他在这一刻,于昆山底部的密室,见到宛若生时的父亲时,一瞬间,对父亲的思念和震惊,便如巨浪一般袭击了他,将他淹没。让他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父亲……”墨言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一幕。

    他虽然知道父亲死后法力并未消散,但那也只是知道,却从未见过这一幕。

    点点的紫光流溢,将墨升邪的尸体包围,使得整个空间,都变得如梦似幻一般。

    然而,这不是梦幻,而是,更加残酷的现实。

    墨言在洪通天看向自己的一瞬间,也看向洪通天。

    两个人的法力耗空,而此刻的墨升邪尸体,却有着千年的法力。

    非但如此,那墨升邪的法力,还在不停地外泄,任谁都能够打坐运转心法之后吸取。

    在这一刻,墨言和洪通天同时意识到,谁在这里,得到了墨升邪的功力,谁,就赢了!

    “哈哈哈!”洪通天忽然狂笑起来,他缓缓的从地上站起,一步步的来到墨言面前。

    而墨言直到此刻,还是难以动弹。

    在这一刻,两人的力量终于露出了本该有的差距。

    尽管墨言的实力和洪通天不相上下,但一个修炼了几百年的人,和只有十五年修为的人,还是有着本质区别。

    墨言的修炼来的快,去的也快。他的法力恢复速度,根本比不上洪通天这种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打出根基的修炼方式。

    在洪通天已经能够站起,甚至已经能够聚集出一小部分法力的时候,墨言还是无法动弹。

    洪通天走到墨言面前,朝着倒在地上的人踢了一脚,居高临下的说:“想要跟我斗,你,还有你父亲,都不是我的对手!”

    洪通天朝着墨言一脚又一脚的踢去,法力渐渐的凝聚在他的脚尖,甚至在最后一脚时,能够把墨言踢出百米开外。

    洪通天不再去理会墨言,而是踱步到墨升邪的遗体面前。

    他看着这个帮过自己,救过自己的人。棺材中的人眼眸紧闭,只是一具尸体,再也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自己在这具尸体面前,不用在颤抖!洪通天的眼中流露出嫉恨,自卑,以及疯狂的神色。

    这一天,从发难擒墨言,到被他反制,到两人打斗,到卷入水晶宫,再到发现墨升邪的功力未散。洪通天没有想到会有这种奇遇。

    他刷的一声,拔出自己的宝剑,他的法力尚且不足以支持他在这样的空间运用飞剑,但却也足够,他杀人了。

    他指着墨升邪的遗体,脸上满是狰狞之色:“你再怎么厉害有如何?你便是千算万算,也万万想不到,会有今这一幕!墨升邪,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儿子,死在你面前。让你们墨家父子,死在这里!我要让你们明白,和我做对的,都会死的很惨!”

    洪通天转,朝着在角落的墨言一步步的近,水晶宫中,地面上的紫色光晕渐渐聚集,挡在洪通天面前,仿佛一个父亲在用最后一丝力量保护孩子。但那些紫色的光晕,根本无法阻挡洪通天的脚步,事实上,它们只是一些光晕,连一个凡人的脚步,都无法阻挡。

    “墨言,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想,凭什么你一生下来,就能够拥有仙根。凭什么我经历了那么多苦难,还要还你父亲的。凭什么,他救过我一次,就要永远当我的恩人。凭什么,我要一直战战兢兢的对你和颜悦色!”洪通天咬牙切齿,在这无人知晓的水晶宫中,他再也不用害怕被旁人戳穿他的面具。

    “今天,就在今天,一切,都了解了吧!你就算是背着我修炼,就算是法力和我一样,但在这个时候,你终究不及我!”

    洪通天一剑横出,朝着在地上,已经连挣扎都无力的墨言刺去。

    而在他这一剑刺出的同时,洪通天似乎看到了一种错觉,似乎,那个临死的人,脸上竟然有着诡异的笑容。

    洪通天将刚刚恢复过来的那一点点法力,全部凝聚于剑尖,朝着嫉恨忍了多年的人刺去,却不料嘭的一声,他什么都没刺中。

    白色的雾气突兀的就在他边升起,巨大的玉牌似乎从天而降一般,将其困在其中。

    无数的猛兽蛇虫,从那些玉牌背后而出,将洪通天死死的困住。

    “小贼!你竟敢,竟敢如此!”洪通天直到此刻,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被法力全无的墨言困住。

    而墨言,在洪通天刺向自己的一瞬间,借力滚开,此刻正倒在地上喘气。

    他微微扭头,看着那被困于一角的洪通天,轻轻的松了口气。

    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最后的争斗中,竟然是轩辕帝当年给自己的礼物,派上了用场。

    墨言于地上缓缓坐起,回想起当轩辕帝拿出这礼物的时候,所说的话--这是你嫂子送给你的,她亲自用丝线打结,给你做成了这个捆仙阵,似你嫂子那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都能够将我困在其中数月,你拿着,一定会有用。

    看着水晶宫角落里的捆仙阵,墨言忽然有着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怎么也想到不到,竟会在这种况下,用此物来扭转一切。

    他在地上歇了一会儿后,缓缓站起,来到父亲的遗体面前。

    墨升邪遗体和墨言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水晶棺中的男人眼眸微闭,脸上带着死亡之时,对子的留恋之

    墨言伸出手,隔着水晶棺,摸着父亲的遗体。

    紫色的光晕聚集在他的手边,随着他的手掌移动。

    “父亲……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墨言低声喃喃,声音哽咽。

    “原谅我,在重生回来的时候,没有告诉你一切。我只是希望你能够走的平静些,心无挂碍些。”墨言俯,趴在父亲的棺材上,“却没想到,在这一刻,最后站在我这边,帮我的人,是你。”

    紫色光晕朝着墨言的周聚集,那些光晕纷纷奔入墨言的体内。

    一股强大而柔和的力量,从四肢百骸,侵入墨言的经脉。

    那是--墨升邪千年的功力,在这一刻,找到了继承者。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今天就很想让洪通天死,但看起来,今天死不了,看来只有明天了。

    洪通天痛哭流涕:谢谢作者让我又活了一天……

    另外,作者也要谢谢亲们的霸王票。

    地雷谢谢遥远星河、君符的谢谢甜宝宝2009的手榴弹l3l4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