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任逍遥

    青云老祖的寿诞在整好三个月后,此次洪通天不去,按理说洪儒文应该到场。

    但洪儒文自从上次被押回昆山后,就再次处于软状态,墨言不打算再带他出门。

    洪氏父子两人都不去,岳峰作为暂管昆山的大师兄,就必须前行了。他亲自去后山藏宝处挑选给青云老祖的寿礼,又安排好一切,十天后,昆山众弟子跟随墨言,扬帆而行,朝着东边行驶了。

    上次昆山弟子前去轩辕国,是洪通天开路,此次前去东土青云门,岳峰带着几名昆山弟子在前开路。

    但让众人感到意外的时,海上怪兽见了昆山大船都不上前,便是路过巨鲨阵的时候,那些巨鲨也都纷纷让路,不敢前来扰。

    岳峰和众位弟子都颇感诧异,任谁也没想到此次出行居然如此顺利。大船一路顺风顺水,才不到一个月,就已经驶过汪洋大海,看得见东土的海岸线了。

    这天晚上,墨言在自己房中修炼,他本来预计明天就可以登陆,心中对于即将要见到青云老祖有些忐忑,却不料半夜忽然起了大风暴,昆山众人猝不及防,大船被风暴卷回海中。

    风暴一直到天亮时才停止,墨言和昆山众人这才发现,自己的大船竟然被巨浪掀得离青云门十万八千里了!

    昆山其余弟子都只是感叹运气不好,私下猜测可能是遇到了恶龙或者别的什么怪物。但墨言却感到有些意外,因此行只有昆山弟子,并无高人在场,所以苍冥也未刻意收敛气息,海中怪兽知道有恶龙在船上,对大船躲避都来不及,怎敢前来捣乱?但当晚事发突然,墨言也没找到什么可疑人物,只得和岳峰辨明方向后,再次前行,大船依旧顺风顺水。半个月后,就又看见了海岸线。

    这天晚上,墨言十分警觉,一直呆在甲板上,天上明月高悬,海面风平浪静,巨船破水而行,一切都平静的没有半点波澜。

    墨言知道上次绝非巧合,他一直盯着海面,半夜之时,忽然一阵狂风不期而至,海面猛地掀起滔天巨浪。

    果然来了!墨言从甲板上跃到空中,在半空中的时候,他看的更加清楚,那巨浪不扑别处,就只冲着昆山大船而来,仿佛一条人的胳膊一样,推着昆山的大船往后飞速而行,果然是有人故意针对昆山。

    墨言在空中厉声喝道:“什么人!”

    巨浪仿佛有听觉一般,浪花在半空中打了个卷,朝着墨言扑来。

    墨言心随意动,腰间的秋水剑跳出剑鞘,在空中化作一柄巨大的宝剑,发出阵阵青光,朝着巨浪刺去。

    海水被宝剑分开,直击海底,巨浪被宝剑从中截断,黑色的海水顷刻间卷起千堆雪般的泡沫,一个人影从海底跃出,嗖的一声高高冲起,墨言岂容他逃跑,御剑直追而去。

    那人一青衣,踏月而行,墨言紧跟其后,死咬不放,在半空中兜了一个圈子后,那人背上的长剑猛然出鞘,直墨言而来。

    墨言不敢怠慢,用起自己所学的破晓十万剑与之对敌,秋水剑化作千道剑影,在半空中同那神秘人的飞剑厮杀。

    两人悬于空中,分离于明月两侧,那神秘人始终背对墨言,看不清其样貌。墨言手指微动,双方飞剑相搏。

    只见上千柄秋水剑化出万道光影,月下青光一片,仿佛千万闪电同时发威,而敌方那柄白色飞剑,却好似蛟龙一般,游走于这万道青光之中,潇洒曼妙,时如信步闲庭,时如暴风疾雨,竟是游刃有余。

    墨言眉头微蹙,他感到这个对手非同一般,运用起破晓十万剑的绝招--破天一剑。

    万千柄秋水剑合为一体,朝着月下敌手刺去,这一剑便是洪通天在此,恐怕也难以抵挡。可让人始料不及的是,敌方的白剑,顷刻间化成一道白色的盾牌,挡在秋水剑之前。

    轰!

    两剑相撞的那一刻,大地天空一齐为之颤抖,海水纷纷被激到半空中,如水帘般落下。

    一时间,两人被海水的水帘隔开,墨言抬头,只见水帘如同瀑布一样从天空落下,仿佛苍穹被击穿,从中泄出海水一般。

    待到海水重新落回海中时,一直背着的那人转过头来,朝着墨言嘻嘻一笑:“十五年不见,小毛孩居然有这般修为了!不错不错!”

    月华下,那人一青衣,腰间挂着葫芦,一柄宝剑随随便便倒提在手中,嘴角带着懒散的笑容,正是十五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青云门剑仙任逍遥!

    墨言又惊又喜,他一开始还以为这人是青云老祖派来的,却怎么也没想到半路的拦路虎是任逍遥。

    任逍遥嘻嘻笑道:“怎么,不打算请我去你船上坐一坐吗?说起来,能够在这里相遇,也算是有缘……”

    墨言如梦初醒,慌忙相请:“请!”

    两人飘然而下,落于船头甲板上,岳峰等人上来行礼拜见,任逍遥随意点头算是还礼。墨言又命人拿出琼汁仙果招待他,其实众人远航,也没带什么好东西,任逍遥只把墨言送上来的酒闻了一下就扔到了海里,歪着脑袋不停的上下打量墨言。

    墨言被他看的浑不自在,问道:“剑仙看什么?”

    任逍遥道:“看你长得好看,别剑仙剑仙的称呼我,我比你大几岁,叫我一声任大哥就行了。”

    墨言感到自己的手臂又被苍冥缠住了,他有些犹豫,却没想任逍遥眼睛一瞪,怒道:“怎么?难道我还不配当你大哥吗?”

    墨言赶紧从命:“任大哥……”

    任逍遥转怒为喜,拿出自己的葫芦,喝了一口,递到墨言手里,道:“你们昆山哪里有什么好酒?尝尝我这个,才是佳酿!”

    墨言见那酒葫芦上水光潋滟,也不知道是任逍遥的唾沫还是酒水,十分为难。想要推辞,但眼看着任逍遥又要生气,只得咬牙喝了,结果酒葫芦才刚凑到嘴边,手臂上就又是一紧,墨言的手差点拿不住那葫芦。

    任逍遥皱着眉头揉了揉鼻子,四处张望,喃喃道:“好奇怪,我刚刚似乎闻到危险的味道……”

    墨言赶紧换了一只手拿葫芦,将苍冥藏的袖子背到后,闭着眼睛一口气咕噜噜把酒葫芦中的酒给灌了下去,才灌了一半就被任逍遥抢走。

    任逍遥极为不高兴:“省着点,我好不容易从魔界偷来的!这可是魔界尊主珍藏了上万年的好东西!”

    墨言一口酒尚未咽下去,直接喷了出去。

    任逍遥见状,又是心疼又是期待,问:“你真是太浪费了!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墨言一口酒喝的提心吊胆,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要被苍冥给勒掉了,哪里有心思尝它的味道如何?只得老实说:“我不喝酒,尝不出来好坏,觉得一般。”

    任逍遥十分欢喜:“太好了,那我就可以独自喝,不用分给你了!”

    墨言哭笑不得,问起任逍遥这些年的行踪,结果却让人意外至极。

    原来任逍遥自那年离开昆山后,竟然一直没回青云门,四处游了一年有余,听说世上佳酿在魔界,就冒险穿越落崖底的恶鬼之地,潜入魔界,足足潜伏十三年,终于趁着魔宫守备松懈的时候偷灌了这么一葫芦佳酿。

    说到此处,任逍遥颇为遗憾,一手搭住墨言的肩膀,道:“墨小弟,告诉你件事!我在魔界潜伏十三年,打探到一个惊天秘密!”

    墨言和袖子里的苍冥赶紧洗耳恭听。

    任逍遥左右看了看,凑近墨言的耳朵,小声道:“我打探出来了,魔界尊主的名字,原来叫做苍冥!”

    墨言和袖子里的苍冥感到自己各吐出一斤鲜血。

    任逍遥见墨言居然没有惊喜附和之状,甚感失望。他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道:“只可惜,我这次去,听说苍冥在闭关修炼,没撞见他。不然也可以交手看看,到底是谁比较厉害!对了,墨小弟,你说……是你大哥我的仙法强,还是那个魔头道行深呢?”

    墨言感到苍冥在用尾巴挠自己的手臂,此此景,他终于觉得让苍冥藏自己的袖子中,是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任逍遥两个眼睛直发亮,满怀期待的盯着墨言,希望听到他大拍马

    墨言一咬牙,口是心非的说:“当然是大哥你厉害了!中土仙界,谁不知道青云门的两位掌门,是一等一的人物,那个什么苍冥遇到大哥你,一定会落荒而逃的!”

    任逍遥听了这番吹捧,感到心满意足,眼睛瞥见墨言的手臂,便奇怪问道:“小弟,你手抖什么?”

    墨言哭丧着脸:“任大哥你别问了,我心里苦……说不出来的苦。”

    任逍遥赶紧问:“怎么,小天天又调皮欺负了你?”

    墨言太庆幸这位任大爷转移话题,赶紧把这十五年的点点滴滴叙述了一遍,直讲了三天三夜,绝不给任逍遥任何提问的机会。

    但他的生活颇为枯燥,三天三夜后经历说完,生怕对方又开始问“剑仙和苍冥谁更强,猜想谁更帅”之类的问题,便转守为攻,问道:“大哥你刚刚为什么要在海上阻截我,我没得罪你吧?”

    任逍遥笑道:“我刚刚从魔界回来不到半年,听说中土仙界出了一名新秀,居然学了当年丹阳子的破晓十万剑,就想见一见,比试比试,看看到你是你强,还是我厉害。”

    说到此事,任逍遥有些惆怅:“前些年,我曾经和你师傅丹阳子交过手,败在他的破晓十万剑下。此仇不报非君子,可惜他已经飞升了……不过幸好借着这次我师弟过生,邀请你前来,看看你的破晓十万剑修炼的如何。”

    墨言一愣,问道:“给昆山的请柬是你写的?”

    任逍遥颇为得意:“当然是我写的,我在这里等候你多时了!本来打算在海里跟你玩儿上几个月,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识破了,真没趣!”

    墨言怎么也没想到请柬居然是任逍遥写的,他想起之前对于青云老祖邀请自己前去的举动猜测提防,登时感到一口气噎住了喉咙。

    任逍遥笑嘻嘻的说:“小弟,没想到你居然长这么大了,又和我谈得来,仙法也马马虎虎。等这次来青云门就别急着回去,和我住一起,白天一齐喝酒,晚上论道切磋,如果住烦了也可以一起遨游四海,陪我玩儿个两三百年如何?”

    墨言的手臂又开始发抖,苍冥都快把他的胳膊给勒断了!

    尽管他知道拒绝任逍遥,会惹得对方不高兴,但是如果答应了,苍冥会更加恐怖。

    墨言在心中权衡多时,终于颇为艰难的开口:“多谢任大哥美意,我……我喜欢一个人住。”

    任逍遥果然十分失望,袖中的苍冥倒是很高兴。墨言感到自己的胳膊又被苍冥缠住狠狠的亲了一口,亲的墨言都感到自己皮肤有些微微发疼,恨不得亲手去把这条老龙的鳞片给揭一把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回来了,过年期间大鱼大,作息不规律,搞的胆囊炎又犯了,半夜被疼醒跑医院,带了一堆药回来,于是从今往后开始了吃素的生活。

    更新恢复正常,谢谢亲们的关心。

    谢谢下面的霸王票:

    叼烟不点火 っ 扔了一个地雷

    绿丝丝扔了一个地雷

    紫夜云雾扔了一个地雷

    巚巚扔了一个地雷

    角頭老大扔了一个地雷

    清幽儿扔了一个地雷

    尉迟扔了一个地雷

    古今多少事扔了一个地雷

    夜恋扔了一个手榴弹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