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纠缠(上)

    苍冥的眼眸沉暗了片刻,四周空无一人,甚至连普通的鱼虾都不敢靠近。

    四周冰冷,寒风于海面上飘过,带着点点冰渣。

    但怀里的人,却越来越,平一丝褶皱也无的白袍,此刻失去了法力的护持,早已被海水浸湿,扯得凌乱。领口滑落于肩膀处,隐约露出膛。

    往那种正襟危坐的样貌已经全都不见了,青年黑色的头发垂下,尽数落在腰间,缠绕着那大大分开的腿上,勾出一副的摄魄画面。

    “帮帮我……”那声音哀求得破碎不成调,眼神也混乱的让人癫狂。

    苍冥的手握着墨言的东西,感到一阵骑虎难下,也舍不得下。

    他想要抽开自己的手,但墨言紧紧抓着不放,非但如此,两条腿还紧紧的缠绕了上来,断断续续的低哼声显得越发渴望。

    平时两人相处,苍冥就尽量克制自己,他很清楚自己经不得半点撩拨,一直保持距离。

    可即便是平时墨言的那些不经意的笑容,都能够随时激发出苍冥心中的。更何况如今这幅模样?

    苍冥感到在经受煎熬的根本不是墨言,而是自己。

    在有一瞬间,他甚至想要将墨言丢下,自己躲入深海。

    但他不能,他只能够任由自己的眼眸越来越暗,喉头越来越干。

    “帮帮我……”墨言的双眼难以聚焦,红润的唇瓣微微张开,因为折磨和煎熬显得有些干涩,粉色的舌隐约可见,苍冥记得那味道。

    “呼……”苍冥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他感到自己的忍耐已经抵达极限,尽管他害怕伤害墨言,但在这种况,他没法再忍耐。

    “帮……唔……”

    苍冥的头埋下,封住了那微张的唇,舐着那有些干枯的唇,当舌尖触及到唇部因为干裂而形成的细小裂缝时,苍冥感到自己心中的那根弦快要断了。

    这个吻前所未有的激烈,墨言不似清醒时那样矜持,他烈的回应着,发出嗯唔的声音,那声音传到苍冥的耳中,将他所有被自己强行锢起来的念尽数激发。

    他的舌刮擦过对方口腔的每一寸粘膜,肆意的吞噬着每个地方。

    在这一刻,他感到发狂,他拼了命的想要将面前的人吞吃入腹,不留半点。

    他吻得更加深入,怀里的人不住轻颤,双臂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似乎想要将自己整个体都被对方吸进去一般。

    苍冥感到自己埋藏在深处的东西再一次被狂暴地激发出来,他手变作利爪,朝着自己上狠狠抓去。

    一片鳞片被抓下,疼痛带来的感觉在这一刹那压制了内心的汹涌澎湃,他终于能够控制自己放开对方的唇了。

    “别……别离开……”墨言的声音断断续续,那种破碎不成语调的声音从唇边溢出,无时无刻不在挑战苍冥的底线。

    “墨言……”苍冥的声音有些低沉,“别这样……以你现在的况,承受不起……”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在这种况下撑多长时间。

    他不知道是在劝说墨言,还是在劝说自己,他只是反复的提醒自己:不能,不能!

    但是当他向墨言看去的时候,看的的却是那具得不到安慰的体,痛苦的在地上卷曲着,衣衫早已被他自己扯破,整个体暴露在空气中,原本白色的皮肤,此刻因为煎熬,好似煮熟的虾子一般,前的两点更是醒目,结实的肌近乎完美,腰紧致结实,小腹平坦,往下则是矗立的最渴望解决的地方。

    又长又直的两腿紧紧的夹着,不安的在冰面上扭动着,划出一道道的痕迹。

    体因为难受,微微弓起,形成让人心脏窒息的弧度。

    在地上扭动的体,空中挥抓的双手,终于再一次抓住了那双温暖又粗糙的大手。

    神智混乱中的墨言张开双腿,紧紧的缠住苍冥的腰。

    苍冥把那两条腿拉开,但很快又被缠上。

    有人在耳边低声祈求:“别离开我……”

    苍冥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他的下面已经硬的发疼,前端不停的渗出液体,如果面前的人不是墨言,他早就不管其死活,将其压在下任意妄为了。

    但他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样做。

    对方陷入幻境,和心魔交锋,是最要紧的时刻,稍有不慎,就会死灵灭。

    他不能再这个时候,把对方送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他要做的,是帮他……

    帮他解决掉自的问题,哪怕,自己被憋死!

    苍冥深深吸了口气,决意不再去看面前的一幕。

    他闭上眼,伸出手箍住墨言的腰,将他扶了起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另一只手,握住对方急需解决的东西。

    当粗糙的手碰到对方的直时,墨言发出了一声舒服至极的轻哼声,他忍耐不住地在苍冥怀中微微送,以图获得更多的东西。

    当他难耐的扭动腰肢之际,亦触碰到苍冥的小腹,甚至还会做到那已经坚持到极限的硬物上。

    这种感觉让苍冥几乎崩溃,有一瞬间甚至他心底冒出一个念头:不管墨言的死活,干他,搞死他!

    “别动!”苍冥大声呵斥,用手将那不老实的腰紧紧的箍住,另一只手深入对方的裤子里,将其握住。

    当粗糙的掌心,没有任何间隔的抵住那一切的根源时,墨言一下子感到整个感觉都真实起来。

    他睁开眼,能够看见深处冰岛,但却分不清现实还是迷幻。

    苍冥的手缓缓的撸动起来,每一下都分明,特别是当他略微粗糙的掌心,刮擦过顶端时,墨言的双腿忍不住微微弓起,脚趾紧紧的抓着地。

    一下一下,那些破碎的哼声不断在苍冥的耳边响起,最后变得急促,慌乱,大叫。

    怀里的人在不安的扭动,苍冥只有用更大的力气和意志来压制,直到对方喷薄而出。

    墨言开始安静下来,苍冥轻轻的松了口气。

    但是当休息了片刻之后的墨言再次睁开眼,再次缠上来的时候,苍冥的意志力,已经全部耗尽。

    他便是闭上眼,封闭了自己的五感,将所有感官降到最低,也难以抵挡这样的引

    嘭!苍冥感到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在响,他知道,那是那根一直紧绷的弦终于承受不住这样的反反复复的挨擦斯磨,绷断了。

    尽管他不想伤害墨言,尽管他不想在这种时候给墨言带来任何麻烦,但苍冥还是一头栽了下去。

    他将墨言扯入海中,希望能够用冰冷的海水来降低两人的温度。

    但等到的却是对方凑过来的火的吻,以及疯狂缠过来的腿。

    他们周围的海水,都被这种度灼得冒出白气。

    苍冥紧紧的拥着墨言,低下自己的头,朝着墨言的脖颈咬去。

    他没法再控制自己了,为了避免更加可怕的事发生,他只能够选择对墨言伤害最小的方式。

    当血液进入苍冥喉咙的那一刻,他终于感到那种浑血液沸腾的感觉好了一下。

    他将墨言抱在怀里,伸手去帮他纾解。

    他一直不敢睁眼,五感被他自己封闭,但却忍不住在心中幻想。他带着墨言在水中翻覆,只会偶尔睁眼查看一下怀里的人的状态。

    便是这偶尔的睁眼所见到的墨言的种种姿态,对于苍冥来说,也是极为可怕的折磨。

    他感到自己深处冰火两重天中,简直像是炼狱!

    这种炼狱,一直持续了十天,才结束。

    墨言耗尽了所有的力量,累积多年的真阳尽数泄光,最后一丝法力也被消磨殆尽,他终于安静下来。

    苍冥将墨言拖上岸边,用手抵住对方的小腹,将自己的龙神心法所炼化出来的法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他的上。

    幻境中的墨言,在海中颠覆,终于遇到了人救助自己,他和他交缠,不知多少月,直到药效过去。

    他依旧不肯认输,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小腹在渐渐的隆起,却在这个时候,一股浑厚的力量,从小腹处传来,迅速的注满他的整个体。

    那力量让人感到无比的强健,似乎有一种无所不能的自信,混合在其中。

    隆起的小腹渐渐消失,弥漫的青雾化去,墨言终于缓缓睁开他的眼。

    眼眸依然迷惘,但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黑色的瞳孔,白色的眼白,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自己处于一个不知名的满是冰雪的小岛上,天上月色依旧,但已经不似前些天的弯月,而已经成了圆盘。

    竟然昏迷了十来天么?

    墨言在心中默默的计算时间,于此同时,他感到有人用结实的臂膀搂着自己。

    墨言回头,就看见那个窝在自己颈窝的男人,男人的嘴角还带着血迹,刚毅的面庞显得无比英俊,深邃的眸子正看着自己。

    “你……终于清醒了……”苍冥的声音低沉沙哑的不像话,他分辨出墨言的心魔已经被压制下去,便放开了自己的五感。

    “嗯。”墨言轻轻的应了一声,声音轻柔,仿佛有一个羽毛撩拨着苍冥的心一般,让他本就硬的难受的东西,生生涨大了一圈。

    墨言刚刚清醒,还未发觉异状,他顺着苍冥刚硬的下巴往下看,看的是两人不着片缕的以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搂在一起。

    墨言感到有些别扭,但他一动,就发现了一个火滚烫且坚硬的东西,正抵着自己下面。

    非但如此,那东西还在瞬间弹动了一下,变得更加粗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亲们的霸王票~

    谢谢 月影轻寒 的三个地雷

    谢谢 尉迟 的手榴弹

    谢谢 燕子 、甜宝宝2009 、茶会哇哇夏 的两个地雷

    谢谢 懿~团、有利君、ddang12、dodo35、迷糊、叼烟不点火 っ、未酆、苡在翩跹、指尖灵、撸撸帮帮主、吾辈°F、幻月水羽 的地雷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