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奇峰城

    岳峰自从墨言出去“散心”以后,就一直有些提心吊胆,特别是墨言离开不久昆山就凌空飞起,这让众多昆山弟子都感到异常惶恐,等墨言回来的时候,众人都纷纷上去围住他询问。

    墨言安慰众人:“放心,以后不会有这种事了。”

    既然师叔这样说,昆山众弟子在岳峰的督促下,也都渐渐散了,岳峰上前,告诉了墨言关于洪儒文关闭的事

    墨言心很好,也不怎么理会洪儒文的事了,他自去藏经阁研读昆山心法,等到晚上的时候,便只入海。

    昆山弟子都知道师叔十年来一直在海边练剑,现在白天改成了晚上,也没什么人感到奇怪。

    便是有那么一两个感到奇怪的,又怎能管得着师叔在何处修炼?

    墨言离开昆山,御剑而行,他上带有黑龙玉佩,海中蟒兽不敢再来靠近,片刻之后,他便抵达和苍冥约定的那片海域。

    苍冥早已站在海面之上,等着他了。

    “中土仙家门派众多,心法也各有不同。你是上古神祇血脉,和那些心法也不甚相合。上古神祇自命不凡,高傲异常,自然也不肯去研究凡人修道之路。”苍冥在听了墨言关于昆山心法和墨家心法的疑问后,讲解道:“但大凡修道,无不是去伪存真,修炼自罢了。中土大陆的众人,虽然修行方法各异,但最终都会殊途同归。”

    苍冥的手掌,贴着墨言的小腹,他的靠着他的背,将其半搂在怀中:“这便是人的识海,法力聚集之地。你将全法力运至此处后融合一体,必然可以有所突破。”

    苍冥引导着墨言,缓缓将其法力去伪存真,引于识海。

    顷刻间,墨言便觉得原先有些空的识海被自法力所注满。

    他按照苍冥所教,运用起墨家心法,上古神祇之力此刻再现,天地灵气源源不断的注入墨言体内,识海所存法力不断增加,仿佛一个被不断吹大的气球一般。

    轰隆隆,墨言的耳中传来巨大的声响,体内无数法力流窜,竟是在苍冥的指引下,一夕之间,突破了长久以来无法突破的瓶颈。

    一瞬间,海面上紫气大涨,月华猛的闪动,天地灵气纷纷追逐而来,涌入墨言体内。

    正是上古神祇修炼突破第一重境界,所引起的天地异相。

    天明时分,墨言和苍冥分开,等到暮之时,他们再次相聚。

    每天,他们都在这片海域相聚。

    不论刮风下雨,不论酷还是飘雪。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未间断过。

    有时候是墨言练剑,苍冥修行。

    有时是苍冥在海中畅游,而墨言修炼心法。

    附近的鱼虾早已认得他们,便是连远处驮着昆山的四只玄武,偶尔也会互相之间议论此事。

    “昆山弟子居然跟着魔界尊主一起修炼!你说这算什么?”一只玄武问。

    “吾不知。”

    “你都活了上百万年,还什么都不知!”

    “吾知啊!吾知那昆山弟子,乃是上古神祇之后。”

    “你居然知道?!”

    “上古之事,吾尽知呀!吾还知上古本无中土魔界之分,两大神祇相争,才划此为界。”

    “你如何知道?”

    “吾曾参与此战呀!”

    “那此战谁赢谁输?”

    “吾不知呀!”

    “你不是说你什么都知道的吗?”

    “吾那时已被开山祖师抓到驮山,匆匆离开战场……”

    “你居然参与过两大神祇之战?那么厉害,怎么会被昆山祖师一个凡人打败?”

    “莫再问了,吾不知,真不知呀!”

    有晓花,秋有明月,夏雨冬雪,墨言从未间断过。他每晚上出海,早晨归来,夜不辍。

    苍冥见他如此刻苦,十分心疼,可即便是苍冥相劝,墨言也不肯休息片刻,更从未懈怠。

    他从囚洪通天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在掰着指头算时间了。

    十年。

    如何能够忘记这十年的一切?

    上一世,十年后他死昆山。

    这一生,来的如此宝贵,怎能不珍惜?

    他一直没有告诉苍冥关于上一世的一切。那是属于自己的仇恨,属于自己的过去。

    那些痛苦和恨意,以及悲惨的过去,将统统埋葬在他的心里。仇人的心脏,当由自己挖出。

    苍冥血祭十万年功力,已经付出的够多,为自己做的够多了。

    这一世,他将依靠自己完成这一切,他不希望将这些引起痛苦愤怒东西,带给陷入幸福之中的苍冥。

    巨龙在海中用体圈出一片海域,而墨言则浮在这片海面上,打坐修炼。

    十年后,他必然战胜洪通天,用他所传授的“破晓十万剑”,杀死他。

    千年不过是弹指之间,眨眼已经五年过去。

    又是一年冬雪季节,半空中的雪簌簌落下,墨言坐于海面上,巍然不动。

    他已经突破墨家心法第一重境界,现在正在修炼第二层。

    他的法力比之前增加了十倍不止,昆山除了在闭关的洪通天外,已经无人是他的对手。

    而自从突破了第二层,墨言也不再需要睡眠,他的记忆力和领悟力都比之前有了质的突破。

    他曾经用了十年时间,练就“破晓十万剑”的前一万剑。

    而当他抵达第二层境界的时候,他仅仅花了五年,就已经练就了五万剑。

    他此刻,正在心中默默的演练那五万剑。

    苍冥则用体把心上人圈在中央,用脑袋枕着爪子,看着墨言。

    青年材修长,腰肢紧实有力。一白衣片尘不然,满头长发随着海风飘散,凤目微闭,眼角的一颗泪痔显得尤为突出,便是认真肃穆的神,也美得勾人心魄。

    苍冥再一次觉得墨言除了自的优点外,长得也很好看。

    他的尾巴在海中轻轻的甩动着,心中惬意到了极点。

    忽的,墨言睁开眼,朝着苍冥看来:“我又领悟了一点新的东西,想试试。”

    苍冥乐于奉陪,他收起体,化为人形,立于海面之上,对墨言微笑:“来!”

    秋水剑在海面上陡然变幻,化作千万柄飞剑,青锋闪烁,剑气破空,直刺苍冥的要害。

    血眸的男子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手指轻弹,片刻之间,千万柄飞剑同时发出嗡嗡的鸣叫声。

    “还不够快!这一击,最好用上你所有的法力!”苍冥道。

    墨言点头,他再次催动体力法力,加诸于剑上,更凌厉的剑气,卷起千丈巨浪,仿佛巨龙出水一般,犹如蛟龙逐,朝着苍冥击去。

    苍冥不敢再硬接,侧避过,赞道:“就是这样,继续!”

    墨言一笑,那笑容险些晃花苍冥的眼,让他几乎被击中。

    片刻之后,一条黑龙腾跃于海面上,苍冥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警告:“准备好,我不会对你客气的。”

    墨言露出笑容,剑锋斜指:“来!”

    黑龙呼啸而上。

    一个攻得急,法力非凡;一个剑招精妙,飞剑锋利。一白一黑,两个影子交缠于海上,雪花落下又飞快的融化,两人周围都升腾起白色的雾气,将这里弥漫。

    最后以墨言被黑龙压倒海底告终。

    苍冥的巨爪压着墨言的腰,还黑色的海水中,猩红的眸子带着一丝挑衅和玩味的笑意。

    墨言举手投降,见黑龙不动,于是便伸手抱住巨龙的爪子以示哀求。

    巨龙满意的放开爪下的人,将其背在背上,游至奇峰城的岸边,幻化人形后,两人并肩而坐。

    “你觉得我现在怎么样?比我师傅,谁更厉害?”墨言的眼神中都闪烁着晶亮的光。

    苍冥道:“已经天下无敌啦!”

    墨言哼了一声,十分不满:“我师父练就十万剑,又有破晓术催动,我招式才学了一半,心法也不对,亏你这马说的出口!”

    苍冥看着墨言嗔怒,只觉得心中犹如吃了蜜一般甜,他的手在墨言背后数次举起,又数次放下。

    墨言笑道:“不过,虽然知道是假话,心中也还是高兴。”

    苍冥终于下定决心,将手搭在墨言的肩头,手臂稍稍用力,便将人箍在自己怀里。

    “我和丹阳子交手过一次,他的确很强……你在他手下,最多撑五十招。”

    “真的?”墨言心中一阵惊喜,丹阳子是不世之才,三百年便可飞升。能够在他手下撑上五十招,意味着墨言不用再担心被人一击毙命。

    苍冥郑重点头,他看着怀里人,不论是他高兴,还是生气,都让自己心神漾。

    就想,永远都这样下去。

    “我不骗你!”苍冥的声音低沉沙哑,“绝不骗你。”

    墨言挑眉笑道:“我不信,你刚刚就骗我说我已天下无敌来着……唔……”

    那挑眉调笑的神太过勾人,红唇上潋滟的水光过于撩拨人的心房,而那语气,亲昵中却又带着一丝狡黠。

    这一刻,苍冥心中的那根弦彻底被拨断。

    五年了,自从那年在海中喂他龙珠,就再也没敢如此做过。

    尽管他们每天都见面,尽管一天比一天的心灵靠的更近,但他始终不敢唐突。

    但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能够忍耐,特别是在小雪天,怀里的人挑眉轻笑时。

    苍冥在碰触到墨言的唇那一刻,就感觉仿佛有万千颗星辰在宇宙中爆炸一般。那种眩晕瑰丽的感觉,让他所有的血液都奔腾的涌向□。

    “唔……你……别这样……”墨言被吻得几乎要窒息,他断断续续的抗议,但却并没有真的生气。

    苍冥轻着,吸着那双自己想了很久的唇,在确定对方没有生气,也没有反抗的意愿时,他毫不客气的撬开对方的齿,舌就此长驱直入,在其中翻江倒海,将这五年想做的事,尽数做个够。

    墨言从未被人这样吻过,他被有力的臂膀紧紧箍在宽阔的膛上,被得无法呼吸,只得张开口,想要吸气,却迎来了更加狂烈的肆虐。

    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得小心翼翼的躲藏,却被缠住,肆意的纠缠。

    墨言伸手抱住苍冥,不再躲避,开始回应起来。

    两人吻得更加深入,雪花继续的飘落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苍冥才放开墨言。

    墨言的目光中满是雾气,双目有些微微失神,用着一种眷恋的目光,看着苍冥。

    那眼神,直入苍冥的心中,让他的□都肿的发疼起来。

    可是现在还不能……

    苍冥很清楚,墨言绝不会愿意在道法刚有小成的时候,去花百年时间来做那种事

    他更加不愿为了自己的一时之,就又将墨言上的血吸的半干。

    他只能够将他紧紧的搂在怀里,声音低沉沙哑,带着一丝宠溺,一丝隐忍:“墨言……”

    那声音百转千结,墨言微微抬头。

    “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苍冥低声喃喃,“你呢?你不会再讨厌我了吧?”

    墨言脸上有些发烧,他不敢去看苍冥,只是扭过头,看着大海深处:“不知道,我得想想……明天再告诉你吧。”

    苍冥并不追问,他只是再一次低头,封住了墨言的唇。

    他在其中攻城略地,肆意掠夺着,纠缠追逐,将其迫的无路可退。

    当两人的舌再次交缠在一起的时候,墨言听见了自己心底的声音:我也喜欢你……

    然而长吻过后,便又是再次的修炼,当朝霞升起时,苍冥化为龙形,驮着墨言,将其送回昆山。

    两人分别,苍冥道:“我明天等你。”

    “好!”墨言感到空气中满是苍冥的味道,他的唇的温度,尚未从心底散去,这让墨言不敢再如往常般去和苍冥嬉笑。

    他只是神颇为肃穆的道:“我明天,会来。”

    苍冥转,尾巴在海中打了个圈,就此离去。

    而墨言也不急着回去,他躺在海水中,缓缓的浮动着。

    朝阳出万道光芒,照在他的上,雪早已停了,可心中的眷恋,却似乎永远不会停止一般。

    白天一整天,墨言都很高兴,洪儒文在两年前闭就结束了,虽然他被放了出来,但却再也不敢去找墨言,看见他都绕道走。

    这次墨言回山,见到洪儒文果然瞥到自己就又绕道了,这让墨言心中感到更加惬意。

    他径直前去藏经阁,翻看丹阳子的典籍和手记。

    尽管他一直抱有希望,希望能够在藏经阁中找到破晓术。

    但五年下来,他几乎将昆山藏经阁的书全部看完,其中却没有破晓术。

    墨言不曾忘记当年和洪通天在海上一战时,他所运用的破晓术的威力。

    墨家心法催动破晓十万剑,始终无法得心应手,这是他现在最大的困扰。

    便是法力绵绵,也无法跨过这个横沟。

    既好像一个满腹经纶的文士,却偏偏被得用脚写字一般。就算是有锦绣文章,也被那双蠢笨的脚给得语句艰涩。

    他在藏经阁翻看了一整个白天,依旧是毫无收获,便只能够放弃,回到自己房中。

    当年的竹园被冲毁后,岳峰又重新建造。

    尽管墨言现在已经可以随意进入昆山宝藏,但他的住处却依旧如以前一样,里面并不奢靡,只是摆设装饰十分精细。

    这是墨言第一次在大白天就坐在石凳上发呆的。

    他看着太阳一点点的往下走,想着今晚的约定,有些心绪不宁起来。

    破天荒的,今天白天他一招也没练,心法也没修。

    带到夕阳西下时分,墨言便已经按捺不住,朝着海边奔去。

    他早早的等在两人约定的地方,现在时间还早,苍冥还没到。

    墨言在那片海域自己练习着,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多少心思练习,他只是不停的想着那个问题:要怎么回答苍冥。

    直言喜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可若是说不喜欢,苍冥肯定会很失望的吧?

    墨言发现自己的内心从未如此纠结过,他自己想了半晌,随即又笑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直言便是了,至少,苍冥应该会很高兴……他,应该会吻自己吧?

    墨言感到自己有些留恋那个吻,他轻轻的咬唇,浮出海面,却见到太阳已经落下,月亮正缓缓升起。

    苍冥还没来?

    墨言心想他大概是有什么事耽误了,五年来自己虽然风雨无阻,从不迟到,但苍冥却不一样,他有时候来得早,有时候来得晚。

    所以,今天来晚了点,也是寻常。

    月亮慢慢的跨过海面,升于半空中。

    已经是半夜了,苍冥依旧没有出现。

    墨言心中有着一丝不妙的感觉,五年来,苍冥从未爽约过,他每天都会出现,便是偶尔来晚,也是去找什么稀罕宝物送给自己耽误了。

    这次,他怎会来晚?

    或许,他有什么事

    墨言继续等待着。

    长夜漫漫,月亮落下,漫天朝霞再次照在他的上,苍冥还是没来。

    墨言继续在原地等待着,太阳升起又落下,月亮再次挂在天空,苍冥还是没来。

    他在原地等了三天三夜,虽然不愿承认,不敢去想,但也意识到那个问题——苍冥肯定出事了,他必须去找他!

    墨言当即返回昆山,交代了岳峰几句,告诉他自己要去云游天下后,就此出发。

    早在三年前,墨言与岳峰切磋,实力就已经在他之上,如今师叔要出去游历,岳峰自然不敢阻挡。他很快帮墨言准备好一切,包括创药,备用的飞剑,甚至连凡间的金银都没有缺漏。

    最后岳峰询问:“师叔若要出海,可需要备船?”

    墨言摇头:“不用,我御剑前去便可。”

    这些年墨言在海中行走习惯,岳峰也不担心,只是叮嘱道:“师叔出去云游当然是好的,但五年后师傅便会出关,到时候最好回来。”

    墨言此刻满心都是记挂苍冥,根本没心去理会洪通天出关的事,他道:“知道了,你去吧!”

    岳峰又给墨言备了和昆山通信来往的青鸟,说道若遇到事,尽可用此来联络,他必然带弟子赶到。

    在交代完一切后,墨言从此离开昆山,他先是去奇峰城找了一番,又去苍冥平时去的海域,整个中海几乎被他找遍了,都没见苍冥的影。

    墨言不知该去何处寻找,更加不知道是否该只前去魔界。

    他在海上转了一圈,再一次途经奇峰城的时候,却发现北边的城中,似乎有人的踪迹。

    墨言记得清楚,上一次他前来,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的。

    他御剑飞行,在空中打了个转,直飞到奇峰岛北面的城墙前。

    依山而建的城池周围有着隐隐的蓝色半透明结界,近在靠近大路的地方,开着一个城门。

    墨言刚刚在半空中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城中宇,亭台楼阁,其中有人,还非但不止一人,甚至还有凡间炊烟从其中袅袅升起。

    墨言不敢孟浪,他来到城门前,只见城门紧闭,便朗声道:“昆山墨言拜会奇峰城主。”

    片刻之后,城门大开,两位约莫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穿蓝袍,腰束玉带,头带金冠,从城中走了出来。

    那两人来到墨言面前,四周张望,一位个子略高的问:“喂,小子,你不是说墨师叔他老人家过来了吗?人呢?”

    墨言一愣,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老人家”了?

    他朝着两人拱手:“我就是墨言,老人家实在不敢当!”

    两名男子朝着墨言上下打量,脸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你是墨言?不可能……不……年龄上到是能对上,但……样貌也应该能对上……”

    两人实在不信,面前穿白衣,上无半分装饰,衣饰朴素的青年,会是大名鼎鼎的墨言。

    两人尚未说话,墨言便见到另外一人从城中走来。

    那人满头银发,胡须眉毛全都白了,穿着锦袍玉带,云靴蟒皮,衣饰华贵至极,虽是仙人,但手中却如凡人的老太爷般,拿着两个果子转着玩儿。

    墨言见到这个老爷子,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愣了足足有半柱香的功夫,才反应过来,道:“怎么,金老爷子竟在此处!”

    金参商哈哈大笑起来,对那两名二十j□j岁的男子道:“这就是你们的墨师叔!错不了!”

    那两名男子慌忙行礼,自我介绍:“晚辈金厚德,晚辈金载物见过师叔。”

    墨言赶紧还礼,又问金老爷子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奇峰城。

    金参商一边请墨言进城,一边解释:原来他的女儿于五年前亡于魔人,金家虽接过外孙后,但却从未忘记为女儿报仇,所以这五年来一直追查当年灭门白家的魔人,一路追查至此,他们比墨言先到三天抵达城中。

    墨言随口问道:“就你们三人前来?”

    金参商摇头:“本来妞妞的三个兄弟都要来的,但仙园不能无人看守,所以只来了老大和老二,另外还有一些我门下弟子。对了,我外孙也来了。”

    墨言脚步一滞:“白涟?”

    金参商道:“是,为他母亲寻仇,他岂可不来?”

    墨言四处张望,却并未见到白涟的影子,感到有些奇怪,金参商解释道:“我那外孙是个感恩重义的人,他说此地离昆山甚近,当年若非昆山出手相助,他早就葬魔人手中了。所以先去昆山拜会道谢过后再来。墨仙长……你没撞见他?”

    墨言心中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他摇头:“没有,我已经出来几天了,大概是……错过了吧。”

    金参商道:“那真是不凑巧,白涟在家时,还常常念叨你的恩,他前去昆山,却见不到你,肯定会失望难过。不过也没关系,算算时间,今天也该回来了。”

    金参商话音未落,忽听得城外有一个声音高声响起:“昆山少主洪儒文,拜会金老爷子。”

    墨言脸色微变,金厚德赶紧前去迎接。

    片刻之后,便见到洪儒文和白涟并肩而来,跟在他们后的,则是昆山大师兄岳峰,齐毅,和几名四代弟子。

    几人再也没想到,竟然会和墨言在奇峰城重聚。

    洪儒文见到墨言竟然在此后,更是目瞪口呆,直到岳峰咳了一声后,洪儒文才如梦初醒,一拜到地:“儒文见过师叔。师叔……实在是没想到,师叔竟然也在此处……”

重要声明:小说《重登仙途(重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